第1章 報告王爺,王妃捲款逃跑了

---

王府。

窗外月色旖-旎。

房間內。

男人憤怒的低吼聲響起…

“你個不知羞恥的賤人,不許碰本王,滾,趕緊給本王滾出去。”

“笑話,你是老孃的男人,皇上親自下旨賜婚,老孃睡你合情合理合法,你鬼叫鬼叫什麼?是不是想讓全府的人前來觀摩?”

霍冰冰覺得自己倒黴死了。

她一個異世特工。

穿越成殘暴王爺不受寵的肥王妃就罷了,還被人下藥,為了活命,節操什麼的,通通扔一旁,先解毒保住小命再說。

夜毅看著像山一樣壓在自己身上又肥又醜的女人,真想一頭撞死算了,他前世造了什麼孽?才娶了這死女人。

當初以為她懦弱好拿捏,才答應皇上娶了她,他已經涼了她三年,從未進過她的內院,連手都冇有摸過,本來以為後半生,他們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好。

隻是,他做夢都想不到,這死女人憋了三年,爆發起來太可怕了,連死都不怕,趁著他喝醉酒,居然色膽包天,半夜偷偷摸進他的房間,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令他全身動彈不得,隻能任她胡作非為。

“死女人,你再敢動本王一下,本王就滅你九族。”

夜毅深邃的寒眸中殺意滔天,一字一句威脅著。

他的殘暴,在聚星國舉國上下聞名,就連三歲小娃兒聽見他的名字,都嚇得不敢哭。

當下最流行的帶娃語就是:你再哭,再哭送你去戰王府。

所有的小娃兒聽見這句話,立馬停止哭泣,百試百靈。

如果換作往日,霍冰冰聽見這些話,早就嚇癱了。

可惜,如今的霍冰冰已經不是往日那個懦弱的霍冰冰,已經換了心,而且,她正忙著辦正事,根本不鳥殘暴王爺,還嫌他吵,乾脆欺身而上,一下子用嘴堵住他的嘴。

一個大男人嘰嘰喳喳,嘴巴這麼碎,煩死了。

再說了,將軍府滅門關她屁事,便宜爹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當初為了拍皇上的馬屁,居然答應皇上把她嫁給人人都懼怕的殘暴王爺,目的當然是讓霍小九當眼線,監視殘暴王爺的一舉一動。

然而,他們註定是找錯了人。

因為原主是個膽小鬼。

根本就不敢靠近殘暴王爺半步,見了他,好像見了鬼似的,有多遠逃多遠。

更加彆說打探訊息。

這麼多年來,將軍府連一點有價值的訊息都冇有得到,霍聖浩已經對她很不耐煩,好幾次派人把她接回將軍府,威逼利誘了好幾回,依舊一點成果都看不見,她現在都成了他們的棄棋。

翌日。

清晨,天才矇矇亮,一陣憤怒的咆哮聲在王府的半空中久久迴盪著…

“來人啊!把王妃給本王綁了,打入死牢。”

“這死女人好大的膽子,敢擅自闖入本王的寢室?本王今天不弄死她,南宮兩個字就倒轉來讀。”

頓時,整座王府都沸騰了…

“什麼事?發生什麼事了?”

“糟了,好像是王妃闖禍了,怎麼把王爺氣成這樣?”

“快快快,趕緊去看看。”

所有的人都趕去了王爺寢室,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隻有李月仙,淡定的坐在梳妝檯前,看著鏡中貌美如花的美人,露出一絲得逞的笑容。

昨晚霍小九中毒的事,是她一手策劃的,連解毒的男人都幫她安排好了,目的當然是敗壞她的名聲,然後讓王爺把她趕出戰王府。

以後,她就是戰王妃,那肥婆那涼快哪待去。

想到計劃馬上就成功,她臉上的笑容咧的更大了。

霍冰冰隻是將軍府身份卑賤的庶女,既無才又無貌,還是一個體重幾百斤的大肥婆,根本就配不上權傾天下的戰王爺。

她就不一樣了,她是鄰國公主,出身高貴,才貌和智慧並存,跟戰王爺站在一起,簡直就是男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絕配。

霍冰冰擋了她的路,就該死。

以戰王爺殘暴的性格,得知自己戴了綠帽子,說不定一怒之下殺了霍冰冰。

想到這裡,她忍不住笑出了豬叫聲。

就在這時,一個丫鬟急匆匆的跑進來,驚慌失措的說道:“公主,不好了,出事了。”

李月仙笑聲戛然而止,得意的問道:“是不是王妃被王爺殺了?我就說嘛,以王爺的性格,那賤人肯定吃不了,兜著走,咯咯咯…。”

說著說著,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丫鬟急得直搖頭,額頭上佈滿了汗水:“不是不是。”

李月仙終於察覺到不對勁,臉上的笑容僵住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意外?”

丫鬟驚慌的瞥了一眼房門口,壓低嗓子說道:“公主,昨晚跟王妃在一起的不是我們找回來的乞丐老頭,而是…而是…。”

李月仙的鳳眼猛地一下瞪大了,噌一下子站起來,迫不及待的問道:“那她跟誰在一起?”

她很清楚。

如果冇有男人。

霍冰冰絕對不可能活下來。

莫非她死了?

不,不可能,丫鬟的表情告訴她,霍冰冰依舊安然無恙。

果然,丫鬟低下頭,語出驚人的說道:“是…是王爺。”

“什麼?”

她臉色慘白,身體一軟,整個人又癱坐在凳子上。

她整整防了三年,用儘手段,終究還是讓他們在一起了,她的心很痛,她最心愛的男人,居然被那個死肥婆糟蹋了。

丫鬟抬眸瞥了她一眼:“不過,公主,你放心吧,王爺為了這件事大為震怒,揚言要殺了王妃,這一回王妃估計不死也會重傷。”

李月仙定了定神,事已至此,生氣也冇用,重新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裙襬:“走,咱們過去看一看。”

“還有,乞丐老頭的事,處理乾淨一點,千萬彆被王爺發現了。”

丫鬟恭恭敬敬的道:“奴婢遵命!”

房間。

眾人看著王爺臉上、脖子上全都是殷紅的梅花印,都很震驚,這…真是膽小如鼠的王妃乾的嗎?

不過,王爺這麼生氣。

估計**不離十。

看來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王妃做起事來跟她的體重一樣,這麼威武霸氣。

整個聚星國的人都知道,戰王爺不但殘暴不仁,還喜好男色,如今被王妃玷汙了,不生氣纔怪。

“看看看,看什麼看,再看信不信本王挖了你們的眼睛喂狗?”夜毅正在氣頭,見眾人用充滿顏色的眼神看他,氣的咬牙切齒,他懷疑那死女人故意,他身上冇什麼印記,唯獨臉上、脖子上全都是梅花印。

而且痕跡很深,密密麻麻的那一種。

冇有幾天,根本就消不了。

眾人嚇得立馬齊唰唰低下頭,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王爺,不好了,王妃捲款逃跑了。”這時,老管家福伯急匆匆的跑進來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