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是水做的

去攙扶住他的胳膊,“小心!”傅寒霖晃了晃腦袋,是有點醉了。“我送你進屋吧。”付胭攙扶著他走進別墅,傅寒霖用指紋解了鎖。門開啟,屋內的一切就跟樣板房一樣,一點菸火氣息都沒有,乾淨得像沒人住過的一樣。她扶著傅寒霖坐在沙發上,直起身,“我去給您燒點熱水。”沒有煙火氣息的房子,付胭指望不上有什麼燒水的便捷工具了,好在廚房裡有各種鍋,她拿了一口小鍋,燒水正好。她開啟冰箱準備拿一瓶純淨水燒開,結果冰箱門開啟,...“很緊張?”

男人喑啞磁性的嗓音壓在付胭的耳邊。

“你瘋了,這裡是霍家……”

她一邊躲,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手指攥緊沙發巾。

臉頰紅透的模樣惹得身後的男人更加狂野。

茶室外麵來來往往的腳步聲,今晚是霍家的家宴,很多人都回來了。

付胭擔心隨時會有人闖進來。

她不敢發出聲音,可男人像存了心要捉弄她,一點一點地磨她,險些叫出聲來。

玻璃上倒映著男人那張輪廓深雋的臉,一雙眼睛帶著幾分戲謔,觀摩著她臉上的驚慌神色。

“怕什麼?”男人勾唇,對她的反應很滿意。

直到不遠處有人喊了一聲老太爺,他才掐緊付胭的腰,匆匆結束。

男人抽身離去,付胭不堪重負跌倒在地上。

麵前正好有一麵方便整理儀容儀表的鏡子,付胭看著自己的臉像染了胭脂,衣服淩亂不堪,而站在她身後的霍銘徵——

衣冠楚楚,斯文英俊。

他在霍家孫輩裡排名老二,上麵還有一位堂哥,卻是名副其實的霍家太子爺,權勢滔天,輕易招惹不得的物件。

男人的視線落在付胭腰上的指痕,丟開手帕,點了一支菸,緩緩吐出一口煙霧。

左手拇指上的翡翠扳指泛著淡淡熒光,陰冷冰寒,是緬北絕版的極品龍石種翡翠。

“聽說最近在看車,給你買一輛?”

“不用,我自己會買。”付胭穿好衣服,攥緊手指,沒去看鏡子裡男人的臉色。

她知道男人生氣,剛才變著法地折磨她,這句話更是火上澆油。

“這是真打算跟我劃清界限了?”

付胭垂低著頭,按著上衣的紐扣沒說話,手指捏得發白。

“付胭,你真出息了。”霍銘徵冷笑。

目光從她的腰際挪開,抽了幾口後把煙掐了。

付胭低著頭從地上起來,跑進洗手間裡整理。

茶室的門開了又關上,她知道霍銘徵出去了。

過了一會兒,等她臉上的紅潮完全消退下去,身上確定沒有什麼痕跡,才從洗手間出來。

等她到了餐廳,人基本上都到齊了。

霍家的家宴,回來的人坐了三個大圓桌,熱熱鬧鬧的,但是沒人主動上來和付胭說話。

付胭也不想應付霍家人,低著頭找自己的座位。

“去哪了?找你半天,電話也不接。”母親宋清霜過來拉她的手,不滿地瞪了她一眼。

付胭不著痕跡地抽手,低聲道:“沒聽見。”

其實聽見了,但霍銘徵不讓她接,在那種事情上,他不喜歡被打攪,會生氣,更折騰人。

付胭剛落座,就聽見主桌上有人說了一句,“二哥,你袖子溼了。”

付胭聽見霍銘徵輕笑一聲:“剛才被水弄溼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了,總覺得霍銘徵在說完這句話後似乎看了她一眼。

她心虛地抬頭看去。

霍銘徵右手的衣袖溼了一小塊,因為是黑色的衣服倒是沒那麼顯眼。

她想起之前他就是用那隻手託著她,熱氣騰騰的,咬著她耳朵說她是水做的。

付胭的臉騰地一下燒紅。

霍銘徵將西裝外套脫下搭在椅背上,旁人跟他說話,他漫不經心地應了幾句,也沒人敢說他不是。

他在霍家向來是眾星捧月般的存在。

不像付胭。

她是隨母親改嫁進的霍家,嫁給霍銘徵的五叔。

霍家孫字輩的從大到小,從大少爺,二少爺,到五小姐,聽稱呼就知道是霍家人,隻有她,被傭人們稱付小姐。

是外人。

宋清霜在她耳邊唸叨。

“老爺子本來就對我們不滿,你還這麼不守規矩,不知道今天是家宴嗎?幸好老爺子沒怪罪下來。”

母親是改嫁,從一開始就被人用有色眼鏡看待,尤其是霍銘徵的五叔去世之後,她們娘倆更不受待見。

暗地裡傭人們說宋清霜剋夫,說付胭是掃把星。

所以宋清霜格外謹守霍家的家規。

付胭已經習慣了,也不怎麼搭理她的牢騷,腦海裡都是霍銘徵最後那句意味深長的話。

餘光不時地朝主桌方向看去。

和霍銘徵之間剪不斷的關係讓她的思緒不由回到了兩年前。

大學畢業那晚她和同學喝醉了。

其實在以前她是滴酒不沾的,那一天是因為霍家準備給霍銘徵談婚事。

霍銘徵,她偷偷喜歡了好多年的男人。

沒想到那天晚上霍銘徵也在酒吧,她喝了酒,膽子也大,貼著霍銘徵問他——霍銘徵,你覺得我怎麼樣?

霍銘徵抓開她攀在肩膀上的手,似笑非笑地反問:“什麼怎麼樣?”

付胭從來不知道一向乖乖女的自己會做出如此離經叛道的事,霍銘徵可是她名義上的堂哥。

她踮起腳尖在霍銘徵的耳邊說:“做你的女人。”

霍銘徵倚著牆點燃一支菸,在煙霧繚繞中問她:“你敢嗎?”

付胭輕啄一下他的下巴,再次不怕死地勾著他的脖子,挑釁地說:“那你呢,你敢嗎?”

霍銘徵掐了煙,沒回答,隻是笑了笑。

那雙眼睛在燈火交織下彷彿深不可測的寒淵,又好像要將人焚燒殆盡的火焰。

那一晚她就做了霍銘徵的女人。

欲生欲死之際霍銘徵咬著她的耳珠,“付胭,記住你今晚說的話。”

那一晚付胭說了很多話,多到她也想不起來霍銘徵說的是哪一句。

在那之後付胭是有些後怕的,招惹上霍銘徵這樣的男人,是危險的。

他們的關係見不得光,也就意味著,霍銘徵永遠都不會承認她。

她是喜歡霍銘徵,默默喜歡了那麼多年的人捨不得就這麼放手。

可他終歸要結婚生子,聽說老爺子已經給他物色好了結婚物件。

他沒提過,是預設她見不得光的身份,情人、小三,付胭不敢細想。

如果這段感情註定是不平等的,那她是不願再卑微下去。

所以上週末她給霍銘徵發了資訊,想結束兩人這樣畸形的關係。

一直到今天霍銘徵都沒有任何的回覆。

傍晚她回到霍公館和他遇見,在沒人的走廊,她低著頭打算饒過他,卻被他扣住手腕拉進茶室……

看他的樣子,是被她惹惱了。

席間陸續上菜,付胭的思緒也被拉了回來。

傭人端了一條魚上來,今晚的海鮮都是從國外空運回來的,清蒸魚,潑了熱油,魚肉翻起,香味撲鼻。

付胭強忍不適,剛想躲開這個味道,卻來不及地發出一聲:“嘔……”過來了?”霍老太爺想抬一下手示意管家推輪椅,奈何兩隻手都不聽使喚,好在管家伺候他多年,就算他不說話,也能猜中他的心思。輪椅停在霍淵時的床邊,他看著比之前更清瘦了的長孫,愁容滿麵,“早知道阿吉是這樣的白眼狼,我說什麼也不會把他留在你身邊!”“爺爺,千金難買早知道,如果真的有早知道,人生可以解決掉大部分的麻煩,您說呢?”這個道理霍老太爺何嘗不懂。林嬸端了三杯茶進來。霍老太爺掃了一眼,“我已經不喝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