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9章 番外:我的大小姐(五十)

算大,但也不小,可想而知這幾年霍淵時在背地裡做了多少的努力。今天這件事,完全是巧合。的確,霍淵時也沒有故意給她製造麻煩的必要。隻是因為之前發生在付胭身上的那些事,令他心有餘悸,纔多了個心眼。沒聽到他承認吃醋之前,付胭還覺得他應該隻是心裡不太舒服,可聽他說完,她才意識到霍銘徵是將醋罈子打翻了。老男人哄起來是麻煩了點,但她心裡樂意。她捧著霍銘徵的臉,說:“我第一時間想的就是你,可是我不能什麼都依賴你,...紐約。

助理掛了電話,走到鬱蘭身邊。

“鬱總,現在整個智國在抗災,航線限飛,以我們的條件沒辦法通行。”

“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助理搖頭,不敢去看鬱蘭。

“要多久?”

助理硬著頭皮,“至少要一個月以後。”

鬱蘭當即摔掉手裡的筆,“這麼久!萬一小恆想起以前對季晴的感情,萬一他們在一起了呢!”

她決不允許!

助理低著頭,不好說話。

她是從鬱蘭帶秦恆來紐約之前,就在鬱蘭身邊做事了。

這些年她目睹了阻攔對秦恆近乎病態的控製慾。

但秦恆每次都顧念母子情分,沒有跟她計較。

她在想,萬一真有一天秦恆知道自己母親對他做過的事,會不會恨她?

“那能電話聯絡上嗎?”

鬱蘭又問。

她今天看了新聞,智國又發生了一次震波較強的餘震。

她已經超過一週沒有聯絡過秦恆。

生怕這樣斷了聯絡,之後就再也聯絡不上。

助理表情為難,“秦少所在的區域是災情最嚴重的地方,那裡的通訊裝置還沒有修好,衛星電話必須預留出來,一旦情況危急的傷患,能儘快聯絡外界,我們打不進去。”

鬱蘭站起身來,雙手叉腰來回踱步。

去不了智國,電話也聯絡不上!

就在這時,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

鬱蘭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毫不遲疑掛了電話。

幾秒鐘後,助理的手機響起來。

助理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看了看鬱蘭的臉色,小心翼翼開口:“鬱總,是秦先生打來的。”

“掛了!”

助理隻好把電話掛了。

紐約時間晚上八點。

鬱蘭的別墅來了一名不速之客。

“秦先生,鬱總真的不在,請您不要為難我們。”

助理攔不住秦興遠。

鬱蘭看著一副興師問罪表情的秦興遠,臉色冷沉,“你來幹什麼?”

“你為什麼不攔著小恆去那個危險的地方!”

“他是我的兒子,輪不到一個外人指指點點。”

秦興遠知道鬱蘭還在恨他,“小恆也是我兒子,不論從親情的角度還是血緣的角度,我們都是父子,這是你無法改變的。”

鬱蘭坐在沙發上,冷靜下來,“我也是他去智國之後才知道。”

“還不是你這幾年逼他逼得太緊,他才什麼都不願意跟你說!”

鬱蘭紅著眼圈,“我逼他什麼了?他做那些事有多危險你不知道嗎?我那是逼他嗎?”

“你敢說你在其他事情上沒有逼他嗎?”

鬱蘭雙手環胸,不看秦興遠。

秦興遠深吸一口氣,“當年他跟你出國,是不是你動了什麼手腳?”

鬱蘭眼底劃過一絲精光,“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當年我跟小恆提過要把秦氏集團的總部遷到國外,要他高考後跟我一起出國,他拒絕了,當時我還疑惑究竟國內有什麼他放不下的,直到我親眼看見小恆給那個姑娘補課,我當時就清楚了。”

“那又如何?”

秦興遠:“你當時住院,梁暮行怎麼會去看你?他跟你哥是情敵,你們兩家水火不容,他去看你,難道不是你主動聯絡他的嗎?”

“我根本沒見過樑暮行。”鬱蘭語氣淡漠。

“你親眼看見他去病房看我的嗎?”

麵對商場上早已是老手的鬱蘭,秦興遠知道她已經有了一套自我防禦機製。

他點了點頭,“行,鬱蘭,我希望那是唯一一次,否則小恆要是知道你對他做過什麼,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

秦興遠走了之後,鬱蘭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端起茶幾上的茶杯喝茶。

直到杯子裡的茶水涼了。

一杯茶還剩下大半。

鬱蘭直接摔了茶杯。

他們誰都不懂。

她這樣做是為了秦恆好。

佛經裡說: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她已經吃夠了感情的苦,她的兒子不必再重蹈覆轍。

……

秦恆把季晴放在病床上,摸了摸還沒幹透的髮尾,“彆著急睡覺。”

“等你嗎?”季晴明知故問。

“能不能正經一點。”

季晴的目光肆無忌憚地往他身下移。

秦恆知道她要看什麼,在她眼神下移的瞬間,矇住她的眼睛。

“別亂看,乖一點。”

季晴沒有抓開他的手,眨了一下眼睛,長翹的睫毛掃過他的手心。

像有一道電流從秦恆的手心穿過。

他下意識把手移開,左右看一眼,沒其他人注意到這邊,扣住她的後腦勺把人拉進懷裡吻了一會兒。

“聽話,等頭髮幹了再睡。”

季晴似笑非笑,“知道了,秦醫生。”

秦恆覺得自己不能繼續在這裡待下去了。

否則他一定會捨不得離開。

這會兒他根本不管有沒有人朝這邊看過來,捧住季晴的臉,又吻了她一會兒。

這才離開。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季晴躺在枕頭上,摸著自己被吻腫的唇,低聲笑了一下。

這個木頭,總算開竅了。

秦恆回到醫療隊,不一會兒便聽見有人喊他。

“秦醫生,有電話進來,說是找你的。”

秦恆一愣,他們這的衛星電話不能隨意使用,更不可能有外麵的人能打進來。

衛星電話的號碼,一般人拿不到。

“對方有說是誰嗎?”秦恆一邊往外走,一邊問。

“他說姓霍。”

秦恆腳步微頓。

那就沒什麼好奇怪的了。

拿起電話,秦恆餵了一聲。

“還活著?”

“終於想起有我這個人了?”

兩人同時開口。

電話那一頭,霍銘徵嗤笑,“你還真別說,我前兩天纔想起你這個人的。”

秦恆就知道,“勞煩您還記得我。”

“順便的事,不麻煩。”

兩人一開口就忍不住互損。

霍銘徵是看到新聞,智國發生強的餘震,他這幾天,每天都關注智國的新聞。

第一時間就找人要到這裡的衛星電話號碼,打一個電話看看人是不是還活著。

還活著,那就問題不大。

掛電話之前,秦恆突然開口:“捐一批物資過來吧。”

“捐了。”

秦恆又開口:“多捐點女性衣物,最好能讓這裡的災民每天一換。”

霍銘徵額角青筋跳了跳,“你有……病。”倫一個你自求多福的眼神,並壓低聲音說:“你不是一直抱怨沒趕上好時候嗎?現在付小姐需要你,她一定會給你好臉色看。”索倫:“……”問題是現在,付小姐要他教格鬥術啊?萬一他一個沒把握好,讓付小姐受傷什麼的,銘徵少爺不得找他麻煩啊?他可打不過銘徵少爺。不過銘徵少爺看樣子很想親自教付小姐,肯定會拒絕的……“好,到時候就叫索倫教你,他要是教不會你,我就辭退了他。”霍銘徵說得雲淡風輕,眼風輕輕一掃,掠過索倫。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