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番外:我的大小姐(五十一)

需要用藥了,之後是因為她逃離南城,引發了他的舊疾。隻是最近剛好停了療程,筱醫生暫時不需要給他治療。她以為已經控製得挺好了,沒想到還是需要藥物來輔助。難怪他要偷偷揹著她吃,他不想讓她擔心。付胭在心裡悄悄鬆了一口氣,如果是這個藥,她倒沒什麼擔心的。見她的神色從一開始的緊張到釋然,珊珊安慰她,“別想那麼多,劉韜說這種藥對身體沒什麼影響。”付胭點了點頭,沒有什麼影響就好。至於他的病,隻有她留在他身邊,慢慢...某一天,周琰欲言又止地看了秦恆幾眼。

直到他再次看過去,秦恆輕飄飄地說了一句:“到底什麼事?”

“你這裡……”

周琰說到一半,又開始欲言又止。

秦恆看了他一眼。

周琰指了指他的脖子,“你自己照鏡子看看。”

秦恆覺得他莫名其妙,這裡上哪找鏡子去?

不過一些檢查用的器械會反光,勉強能當鏡子用用。

他拿起一把手術刀,刀麵對準自己的脖子,然後他垂眸看了一眼。

脖子上有吻痕。

而且不止一道。

他眨了一下眼睛,餘光瞥見周琰一副“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的表情。

他清了清嗓子。

昨晚他忙完後和其他醫生換班,他去休息。

隻不過他的休息和別人不一樣。

他的休息就是洗澡。

給他自己洗澡。

給季晴洗澡。

這些都是順便的事。

最重要的事當然是和季晴深入交流。

他和季晴兩個人的身體彷彿天生就是為對方長的。

每一個細節都恰到好處的契合。

比如季晴喜歡快一點的,他根本慢不了。

比如他的尺寸長,季晴足夠深。

再比如他們的身高差,不論哪個姿勢都能得到最愉悅的體驗。

脖子上的吻痕應該是昨晚留下來的。

不過除了第一次,之後的每一次他都沒有把東西留在季晴身體裡。

回國之後,他自然會去季家提親,但他也希望季晴能當一個美美的新娘嫁給他。

如果懷孕,似乎就沒那麼方便了。

當然了,如果真有意外懷上了,她依然能當一個美美的新娘。

她怎麼樣都是最美的。

秦恆走過去拍了一下週琰的腦門,“男歡女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我是沒想到,你也有這一天。”

秦恆嘖了聲,“我是和尚還是太監,我怎麼就沒有這一天了?”

周琰嗬嗬一笑,“你還真別說,以前在學校那會兒,你既是和尚又是太監。”

秦恆踹了他一腳,“你才太監!”

周琰躲閃開,朝秦恆身後看了一眼,“季晴來了。”

秦恆下意識往後看。

結果他身後一個人沒有。

他無奈地扶額,“你真的是夠了。”

周琰一邊整理器材一邊說:“秦恆,你之後一定是個怕老婆的人。”

“誰說的?”秦恆不服氣。

因為不用等以後。

他現在就挺怕。

……

當地的救援工作接近尾聲。

這天傍晚秦恆忙完要去找季晴,忽然被一個白人護士攔下來。

季晴拄著柺杖出來的時候,正好看見這一幕。

秦恆看見她,正準備過去找她,結果她斜靠在一邊,一副看戲的表情。

如果不是條件不允許,她這架勢恨不得再來兩斤瓜子。

和他眼神對視上,她竟還衝他挑了挑眉,示意他繼續,她著急看戲。

秦恆真是氣笑了。

“秦醫生,我其實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喜歡你了,我前幾天問了周醫生,他說你單身,你能不能考慮一下我?”

秦恆心火在燃燒。

這個周琰!

不過既然對方說是前幾天的事,當時他和季晴還沒在一起。

這麼說也不能怪周琰。

但秦恆還是忍不住生周琰的氣。

而他更氣的是季晴,還坐在那看戲!

就在他準備過去好好“教訓”她一番的時候,季晴拄著柺杖過來。

她停在秦恆麵前,用英文對身邊的護士說:“年輕人你這樣不行,看我的。”

秦恆看著她眉眼含笑的模樣,不知道她想幹什麼。

隻見季晴突然丟掉柺杖勾住他的脖子,笑容嫵媚。

“秦醫生,我也喜歡你很久了,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她衝著秦恆挑了一下眉。

秦恆瞬間get她的意圖。

他輕笑一聲,把人打橫抱起來,“別說是男朋友了,當你的情人都願意。”

旁邊的護士看得一愣一愣的。

她氣惱不過,哼了一聲,轉身大步跑走!

秦恆根本沒搭理她,隻顧著低頭看季晴。

季晴的食指往他心口上戳了戳,“我要是不過來,是不是打算收拾我?”

秦恒大膽承認,“怕我收拾你,才幫我解圍?”

“我會怕你?”季晴勾住他的脖子,把他的頭往下壓了壓。

秦恆順勢低頭,碰著她的額頭,低沉道:“那是什麼?”

“早就想這麼幹了。”

秦恆低聲一笑,“下次不用你出手,我叫她們離我遠遠的。”

季晴揚起下巴親了他一口,“宣示主權的感覺還不錯。”

“季總這是玩上癮了?”

季晴隻是笑笑不說話。

秦恆愈發察覺到,在他和季晴心意互通之後,她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多了。

“上次我們救下來的那名孕婦還記得嗎?”

季晴嗯了聲,“記得。”

“那天孩子宮內缺氧緊急剖腹產了。”

季晴沒想到是這個情況,“孩子足月了嗎?”

“差一點。剖出來之後送外麵醫院的保溫箱了,今天剛回到媽媽身邊,你想不想去看看?”

季晴點頭。

因為之前那名孕婦喝了海水,導致體內電解質失衡,情況不穩定,這幾天一直在這邊的加護病房。

秦恆帶季晴進去的時候,寶寶正在給寶寶餵奶粉。

秦恆將季晴放在護士身邊的椅子上。

看著小傢夥賣力地吮吸奶嘴,季晴在商場上強硬的心,此刻變得十分柔軟。

她甚至伸出手,輕輕碰了一下小傢夥的手指。

看著她小心翼翼,卻又躍躍欲試的模樣,秦恆忍俊不禁。

這一刻的季晴竟有些孩子氣在身上。

“謝謝你們。”

產婦對他們開口道。

季晴看過去,微微頷首,“不客氣。”

“那天要是沒有你們,我跟我的孩子絕對活不過來。”

秦恆莞爾,“在我們國家,很多事情是講究緣分的,說明這個孩子和我們有緣。”

這次輪到季晴忍俊不禁,她抬眸看著他,“年紀不大,還挺迷信。”

離開病房之後,秦恆帶季晴往“澡堂”而去。

一番深入交流之後。

他抱著渾身是汗的季晴,“你不相信緣分嗎?”

“我隻相信自己爭取來的。”季晴並不是什麼浪漫主義者。

秦恆看著她的眼睛,“可是我相信。”

季晴微微一愣。她擦眼淚,她躲也躲不開。“害怕就不要做這些無用的反抗。”給她擦眼淚的動作格外輕柔,她仍是哭個不停,霍淵時嘆了一口氣,一隻手在她的腦後輕輕撫了撫,“是我的錯,以後不這麼嚇你,好不好?”付胭趁機轉過頭去,她咬著唇,盯著自己躺過的枕頭。的確是嚇到了,可她更為肚子裡的孩子著想,試圖用委屈的情緒讓霍淵時對她一時心軟放過她。她不該這麼不理智,如果惹惱了霍淵時,他沒有底線,隨時可能強要了她。不能被他發現孩子的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