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偷兒

方。他有的時候會住在靠近山腳的村子裡麵,有的時候會住在山頂上,總而言之,隻有主人喚我們過去,我們才會知道他到底住在什麼地方。不過,等見過我們這些所謂的外人之後,他就會立刻換地方的。而我們呢,一般都住在山腳下,後來隨著年紀慢慢變大,我們就住到了半山腰,後來”善大幽幽的嘆了口氣,“就跟著一起出來了,先前住在完顏世子郊外的宅子裡麵,後來完顏世子圍了宜青府,這纔跟著住進了他的大帳。說起來,也就是從山裡出來...豐寧四年,初冬 進入臘月之後,嘉平關城的夜晚來得比平時要早一些,天氣更加的寒冷,這裡的百姓也不在街上閑晃找凍了,早早的回家去抱著暖爐取暖去了。

不過,某些職業相對比較特殊一點的人群卻不是這樣想的,天色越黑,天氣越冷,越適合他們行動。這不,就有一位大膽的“高人”準備開工了。

鎮國公府位於整個嘉平關城的正中心,可以毫不客氣的說,嘉平關城就是圍繞著鎮國公府建造的。

其實,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可以追溯到先武英帝的時候,這裡不過是荒涼的斷壁殘垣,因長年戰亂,這裡的百姓流離失所,常年受外族們的欺侮。要不是老鎮國公自動請纓來鎮守,狠狠的教訓了外族們,把他們給打怕了,這塊地方估計早就被外族佔領了。

先武英帝是個知人善用的明君,對於嘉平關城的糟糕情況,心裡跟明鏡兒似的,既然他的老兄弟有這個能力守住這個地方,不讓大夏的第一道防線就那麼輕易的被攻破,乾脆就把這個地方交給老鎮國公負責了,除了守好這個關隘,還要負責安置百姓,雖不能讓他們過上像西京人那種生活,至少溫飽是要保證的,要不然,外族不來侵擾,大夏的內部就要亂起來了。

老鎮國公領了旨意,帶著二十萬大軍正式進駐嘉平關城,與他一同前來的,還有老武定侯一家。武定侯府與大夏皇室有姻親關係,加上戰功赫赫,早就成了西京某些人心中的一根刺,若是武定侯賴在西京不走,恐怕過不了多久就會被人上表參奏的。幸好,武定侯在這方麵的嗅覺還是很靈敏的,或者說,從他娶了先武英帝的妹妹之後,就有了這個覺悟。所以,察覺到了丁點兒的不對勁,就帶著一大家子人,跟著自己的好兄弟屁顛屁顛的來到了這個被西京貴族們稱為寸草不生的荒蠻之地。

按照老武定侯自己的說法,寸草不生不要緊,荒蠻也沒什麼關係,能保住一家人的命纔是最重要的。更何況,武將的價值是體現在沙場上,而並非都城之中。在西京的時候,他們要小心翼翼的,不可以行差踏錯一步,否則被唯恐天下不亂的言官盯上,那纔是要命的事兒呢!可嘉平關城就不一樣了,這裡是他們的地盤,由他們說了算的。

於是,嘉平關城在老鎮國公和老武定侯的共同努力下,經過幾十年的改造,從一個荒涼的邊關,變成了一個熱鬧的、繁華的城鎮,和西京相比還是差的很遠,但比以前那要好太多了。城防方麵,雖不至於固若金湯,但外族不敢輕易來犯,隻因城中百姓多是軍伍出身,當有戰事發生,可以扔下手裡的鋤頭,揮舞著長刀,保衛自己的家園。

鎮國公和武定侯治理嘉平關城,使用的是治軍的手段,沈家軍軍紀嚴明,這是整個大夏人盡皆知的事實,所以,嘉平關城有了這樣兩位軍中大佬坐鎮,甚少有違法亂紀的情況出現。

不過,話也不能說得太滿,確實有一些自以為藝高人膽大的傢夥要挑戰鎮國公府和武定侯府的權威,這種情況尤其是老國公爺和老侯爺過世之後更為明顯,隻因這一代的鎮國公和武定侯太過於年輕,除了軍功赫赫之外,在其他方麵並無太大的建樹。

所以,這纔出現了有那個膽大的人,想趁著月黑風高夜來鎮國公府探探路了。

入夜沒有多久,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現在了鎮國公府的圍墻外麵,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左右,發現沒有人跟蹤、沒有人監視,沒有人注意到他,便從懷裡掏出了一卷繩索,將五爪鉤扔進了鎮國公府的墻內,自己則是要順著繩索,爬進鎮國公府。

可讓這位英雄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的一舉一動皆在幾雙眼睛的監視之下,以至於他的繩索剛剛掛好,就被幾個黑衣人給圍得嚴嚴實實的。

這位英雄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是如何暴露了行跡,是如何被人盯上的,就被站在身後的黑衣人一掌劈暈了,他隻覺得眼前一黑,緊接著就失去了知覺。

看到小賊暈過去之後,其他的黑衣人也沒有閑著,堵嘴的堵嘴,綁手的綁手,塞麻袋的塞麻袋,順便還有人跑過去收了掛在墻頭的繩索,稍微看了一下,嫌棄的撇嘴,就這樣的質量還來爬鎮國公府的墻頭,真的是太不自量力了。繫好了麻袋的收口,黑衣人中的那個個子略高的人扛起麻袋,朝著他的同伴打了幾個手勢,幾個人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整個過程很短暫,若不是留下淺淺的鞋印,彷彿這一切都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似的。

“晏老伯,我們回來了!”

“人呢?抓住了?”

“那是當然了,這對我們來說還不是小菜一碟兒?要是連個小毛賊都抓不住,估計我們頭兒非得把我們打廢了,然後讓我們回爐重造不可。話又說回來了,您老也是神人,就白天的時候看了那麼一眼,就知道這人是踩道兒的,讓我們晚上在那兒守著。我們還以為您老是胡說的,沒想到這小子是真來了。老話說的沒錯,薑還是老的辣,晏老伯以後可不能藏私啊,有什麼好經驗可要傳授傳授的!不過,這位英雄也挺讓我佩服的啊,要知道,自從老國公爺負責鎮守嘉平關開始,就沒有人敢打咱們府邸的注主意,這位可是第一位,該好好的招待招待的。”扛著麻袋的黑衣人大大咧咧的拍了拍肩膀上的東西,一點都不怕裡麵的人忽然醒過來,“晏老伯,這玩意兒怎麼處理?”

“先扔後麵軍營的地牢裡去,別留在府裡,太晦氣!”被稱作晏老伯的,是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穿著一件褐色的棉袍,揣著雙手,笑意盈盈的看著站在麵前的幾個年輕人,“今兒太晚了,大少爺和大小姐都已經歇下了,又不是什麼大事,咱們府裡也沒什麼損失,明兒早早說吧。兩位因著金那邊的亂子,有好幾天沒正經休息了,好不容易結束了,別為了這樣的小事再去攪擾他們。”

“是!”

“等等!”晏老伯叫住幾個要往後麵走的年輕人,“知道你們剛回來,應該讓你們歇歇的,但如果你們精神還好、覺得黑夜漫漫太無聊的話,就先問問看,問得出來、問不出來都無所謂。”

“知我們者,晏老伯也!”大高個兒朝著晏老伯扯了扯嘴角,“我們正好有這個想法,要是能問的出來,也省了我們頭兒的麻煩,您也知道,我們頭兒就不喜歡這些事了。”

晏老伯看著幾個年輕人越走越遠、漸漸融入黑夜的身影,臉上的笑意漸漸的消失了。

沈茶知道鎮國公府差點遭竊的訊息,已經是第二天一早了,這些天因為金那邊的訊息一波接一波的傳了過來,都是很要緊的訊息,不僅她沒好好的休息,她家兄長也是幾天幾夜沒閤眼了。等著金那邊終於有了一個結局,他們纔算是鬆了口氣。本想著要好好的歇兩天的,沒想到,她剛剛起身,就收到了親衛的報信,好長時間都沒有回過神來,說真的,從她記事起,鎮國公府就沒發生過這樣的事。

作為鎮國公府和沈家軍的當家人之一,不管是府內發生的事情,還是軍中發生的事情,或者是嘉平關城發生的事情,都會在第一時間送到她這裡的。一般來說,這些訊息都是由她進行歸納、整理,將一些緊急地、要緊的訊息收納起來,再送到鎮國公、沈家軍統帥沈昊林的案頭。

“小偷兒?”沈茶微微皺了皺眉,放下手裡的梳子,轉過身來看著站在門口的親衛,自從上一代鎮國公沈天航,也就是她老爹鎮守大夏第一防線嘉平關城以來,除了一直都對大夏虎視眈眈的遼、金會時常來搗亂以外,那些小偷、馬匪什麼的,早就被揍得服服帖帖的,根本不敢出來作妖,一聽到鎮國公府的名頭,跑得那叫一個快。她本來以為這就是常態了,沒想到,居然還有小偷主動的跑到家裡來的一天,沈茶覺得這件事情很有趣,她很有興趣。

“是小偷兒,晏伯白天的時候就發現了,正好影三和影四他們從遼回來了,就被晏伯派去守著。他們以為晏伯是人老眼花看錯了,沒想到,真的被他們給堵了個正著。”

“晏伯年輕的時候是斥候出身,眼睛尖、鼻子靈,判斷也準。要不是受了傷不得不退下來,這會兒還會在軍中發揮餘熱呢!那幾個小子什麼都好,就是這看人的本事差了一些。真應該跟晏伯聊聊,把你們都丟給他好好訓練一下。對了,那個小偷呢?關在哪兒了?”雖為女兒身,但沈茶從小長在軍中,十二歲就帶兵征戰沙場,對那些女孩的裝束、首飾、胭脂水粉什麼的都不瞭解,也不稀罕瞭解,就連她的院子、臥房都充斥著陽剛之氣,一點都沒有小女兒閨房應有的樣子。她整理好自己的棉袍,把長發束好,轉身看著站在臥房門口的親兵梅竹,“國公爺也知道了?”

“稟將軍,那個小偷被十七、十八關在地牢,問了一個晚上,現在還沒有結果。虎丘那邊遞過來的訊息,國公爺尚未起身。”親兵梅竹站直了身子,“將軍是要去見國公爺?陪國公爺用飯?”

“不急,先去地牢看看。”

沈茶穿好披風,將掛在墻上的軟鞭摘下來,帶著梅竹風風火火的去了後麵軍營的地牢。等她們到的時候,負責看守、審問的影十七、影十八剛結束了新一輪的拷問,那位藝高人膽大的英雄沒扛過去,很沒出息的再一次的暈過去了。

“頭兒!”

影十七、影十八看到沈茶,立刻扔掉手裡的鞭子,單膝跪地,其他的小卒也趕緊跪下,口稱參見將軍。

“起來吧!”沈茶看著那個被打得完全看不出模樣的瘦小男人,微微皺了皺眉,“怎麼樣,問出什麼沒有?”

“並沒有!”影十七走過來,朝著沈茶搖了搖頭,“我和十八是後半夜接手的,前半夜是五哥他們負責的,聽說暈過去三次了。這小子的骨頭不是一般的硬,嘴巴不是一般的緊,都這樣了還不肯吭聲,頭兒,怕是來者不善,我看不像是一般的小偷小摸!”

“是嗎?”沈茶冷笑了一聲,讓梅竹去弄了一盆熱熱的鹽水,直接朝著那個人劈頭蓋臉的潑了過去,效果很明顯,那個人瞬間就醒了過來。“你們繼續,要是暈過去了,就照我剛才那樣做,還有,別給他飯吃。如此的硬氣,想來餓上幾頓是沒有關係的。”

“是!”影十七和影十八相互對望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驚訝,說起來,他們頭兒今天心情不錯啊,還有耐心跟這個小毛賊耗著。按照以往的經驗,他們頭兒可沒有這樣的耐心,問不出來就不問了,一鞭子下去,這位就一命嗚呼了,看來昨天應該是有好事發生的。

“對了,去看看小五醒了沒有,醒了讓他用過早飯去見國公爺,遼那邊的情況應該有個結果了。”沈茶又囑咐了幾句,看都不再看那個小賊一眼,帶著梅竹大搖大擺的走了。

“誒,十七哥,今兒的太陽是從西邊升起來的?”等到沈茶的身影消失在地牢,影十八走到影十七身邊,戳了戳他的胳膊,“頭兒的心情不錯啊,怎麼著,她是跟國公爺挑明瞭呢,還是接受了侯爺呢?”

“去,別瞎琢了,肯定跟這個沒半點兒關係,咱們頭兒是什麼人,你還不知道嗎?”影十七摸摸下巴,看了看墻上掛著的鞭子,挑了一根看起來還算順眼的,輕輕的甩了甩,說道,“咱們頭兒在情情愛愛這方麵一向都很遲鈍,根本就不開竅,她到現在都認為侯爺對她是兄妹之情呢!”

“可不是嘛!”影十八也挑了一條順手的鞭子,他們都是沈茶帶出來的,十八般兵器用得都挺好,但這鞭子用得更好,甩起來虎虎生風的。他朝著看著他們的小偷隔空甩了兩下,說道,“哎,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咱們才能吃上頭兒的這頓喜酒啊!”德筱二人,也暗中調查過,但沒查到什麼東西就被人警告了。這就可以說明,這個背後的人手眼通天,勢力遠比他們想象的要大得多。」「被警告了?」薛瑞天看了沈昊林、沈茶一眼,想了想,「被什麼人警告了?胡商?」「不是。」梁潔雀輕輕搖搖頭,「聽說是大晚上的被人在床邊放了一把刀,刀下麵壓了一張紙,那上麵就是讓他們不要多管閑事,做好自己的本分。不過…」她輕輕停頓了一下,「祖父也跟我說過,他的祖父,就是田陌,提到那張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