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0 踐行宴7.0

苗的對話。她們談論的這個問題,之前他跟白萌也聊過一下,聊下來的結果跟沈茶的決定是一樣的,在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寧王殿下是無辜的之前,還是不要貿然去打擾代王爺,免得勾起他的傷心往事。感受到沈昊林的目光,沈茶往他的那邊看了一眼,朝著他笑了一下。看到這兩個人的樣子,金苗苗忍不住小聲的吐槽,“你們兩個能不能考慮一下別人的感受?能不能稍微收斂一點?別這麼眉來眼去的?”沈茶沒說話,隻是把目光收回來,轉向不遠處正...雖然嘴上說不介意被沈忠和一家撞見,但為了晚上一切順利,不會產生沒必要的麻煩,沈茶還是安排人去水雲間跟甲爺提前打了招呼,把與武定侯府相同的暗門開啟,他們從侯府連線到水雲間的那條密道過去,就不會有任何人發現了。

「這樣就對了。」薛瑞天朝著沈茶豎起了大拇指,「咱們是不是回去換身衣服?畢竟是廖爺爺的掌勺,咱們得表示一些對他老人家的尊重,是不是?」

「這個是當然的。」沈茶點點頭,「隻不過,我還想去苗苗那裡看看小葉子,早上看過她,她還沒有醒,現在應該醒了,看看她的情況,也算是安心。」

「那都去看看吧,就算不去屋子裡麵,站在院子裡麵問問她的情況也是好的。」

薛瑞天輕輕嘆了口氣,站起身來跟著沈茶、金苗苗和梅林出了屋子,順手還拉著金菁和沈昊林也跟著一起去了,一邊走一邊輕聲的嘆氣。

在他的印象中,除非是受傷,紅葉從小到大很少會病的這麼嚴重,他比較擔心,越是很少生病的人,一旦生起病來那真的是如山倒一般,想要好起來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擔心啊?」金苗苗看看薛瑞天,看到他點頭,朝著他安撫的笑了笑,說道,「也不怪你擔心,小葉子平時不怎麼生病,一生病就來個很嚴重的。她從小到大,生病的次數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絕大部分的時間,每天都是活蹦亂跳的,可這一病,那就是一發不可收拾了。不過,還好,不用特別擔心,她肯定沒有問題的。」

「苗苗,你跟我說實話,她這樣的情況,可以徹底的痊癒要多久?」

「想要恢復生病之前的狀態,怎麼都要半個月的時間。侯爺,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急不得啊!隻不過這段時間,她要住我這裡,接受我的監督,要不然的話,拖拖拉拉一個月、甚至一個半月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你.」

「就留你這裡,隻要快點好起來,我怎麼樣都是無所謂的。」

「行!」金苗苗拍拍薛瑞天,「倒也不用這麼擔心,小葉子底子好,不會留下什麼病根兒的,她隻要乖乖聽話,那過不了多久,就又會活蹦亂跳了。」

「好,我當然信你有這個本事的。」薛瑞天點點頭,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說道,「就是這丫頭沒什麼口福了,廖爺爺的手藝,這一次是吃不上了。」

「吃不上還有下一次呢!」金苗苗想了想,說道,「老爺子在宮裡最擅長的可就是照顧病患了,回頭讓小茶跟老爺子說說,準保能吃的上。」

「小茶說的話,老爺子肯定同意,他最疼小茶了,當年小茶身體弱,吃不了什麼東西,老爺子那可是沒少費了心思的,變著花樣的做,看到小茶吃下去了,那開心的直蹦高。」…。。

「可不是,伯父伯母都看不下去老爺子的溺愛了,說照老爺子的這個喂法,小茶以後肯定是個嘴刁的主兒。可沒想到啊,真正嘴刁的是咱們國公爺!」金菁小聲的吐槽道,「好在後來上了戰場,也沒那麼多的講究了,這個挑食的毛病纔算是徹底改善了。」

被薛瑞天、金菁和金苗苗小聲嘀咕的兩個人,正手拉著手跟在大家的身後,慢慢悠悠的隨著他們的腳步往金苗苗的院子走。

沈昊林轉頭看看沈茶的臉色,輕輕的嘆了口氣,說道,「在擔心什麼?完顏青木的生死未卜?」

「嗯!」沈茶點點頭,「我也不太相信他就這麼死了,基本上可以確定就是金蟬脫殼,可是,他又能跑到哪兒去呢?還有,我不明白,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為什麼要跑呢?」她看看沈昊林,不自覺的嘟了嘟嘴,「這個人的腦子,還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明明兵臨城下,隻要再圍上一段時日,他就能達到自 己的目的,為什麼想方設法跑了呢?實在是不理解。」

「有沒有一種可能,他是被人挾持了呢?被人強行帶走的呢?」沈昊林朝著沈茶笑了笑,「或者他發現了什麼,不想被人擺布,藉此脫身了呢,是不是?」

「兄長說的這些,我都已經想過了。」沈茶輕輕嘆了口氣,「但總覺得以完顏青木那種隱忍了多年、好不容易爆發了的情況來看,他就算是拚命,也不會放棄王位的,對吧?現在無論是哪種情況,他距離王位似乎又遠了一些了。」

「嗯,或許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沈昊林輕輕搖搖頭,「如果他打的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主意呢?」

「他」沈茶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沈昊林,「倒也不是不可能,自己本身沒什麼實力,讓完顏小妹和完顏喜相互消耗,等到他們兩個都被消耗得差不多了,已經休養生息了一段時間的他再突然蹦躂出來,把這兩方乾掉,宜青府和王宮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對吧?」

「沒錯,我猜測,這傢夥非常有可能打的就是這個主意,畢竟圍城的代價也不小,他帶出來的財物可能也支撐不了多久,所以就找個機會火遁了。」

「之前咱們還真沒說錯,果然是個狡猾的傢夥,是吧?」

「如果不足夠狡猾的話,又怎麼配做我們的對手,沒錯吧?」

「那倒是。」沈茶看了看前麵金苗苗的院子,「快點走吧,去看看小葉子,怪讓人擔心的。」

沈昊林看著拽著自己往前小跑幾步的沈茶,無奈的搖搖頭,小時候就是這個樣子,心裡的事情一旦解決了,就顯得特別的活潑可愛。

一行人嘰嘰喳喳走進了院子,一進門就看到搬了個凳子坐在廊下、渾身上下裹得像是個小熊一樣的紅葉,手裡抱著一個大暖爐,雙腳架在鋪了厚厚毯子的墩子上麵。

「喲,回來了!」紅葉捧著手爐,懶洋洋的朝著幾個人揚揚下巴,「剛才就聽你們嘰裡呱啦的說著什麼,可真是夠吵的。」

「你怎麼跑出來了?幸好今天沒風。」金苗苗先是進屋洗乾凈了手,才走出來摸了摸紅葉的額頭,「不錯啊,已經不發熱了,什麼時候醒的?」

「半個時辰之前吧?」紅葉依然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我讓兩個小丫頭回去睡了,看了我那麼久,都困得快睜不開眼睛了。這周圍那麼多人,也不缺她倆。」

「出來多久了?」

「一盞茶,差不多。」紅葉拉著金苗苗的衣袖晃了晃,「你讓我在外麵待會兒吧,屋裡實在是太悶了。」

「不行,一會兒吹了風,又要燒起來了!」金苗苗看著有個小丫頭端了藥走過來,朝著紅葉揚了揚下巴,「走了,回去喝藥了!」不算多,攏共也不超過十萬。”“哪兒有那麼多,十萬是個虛數,說出來好聽的,專門用來唬人的,真正能打的,滿打滿算,也就隻有八萬人。”沈茶嘆了口氣,“而且,這八萬人還不能都派出去,得以防萬一,所以,留下了一萬最精銳的兵馬用來戍衛皇城,剩下的七萬人,分成三批趕赴邊關救援。也幸好當初桐王扛住了壓力,留下了一萬人,加上西京巡防營、護衛營,五軍都督府的幾位老將手裡的人馬,加起來差不多四萬人,抵擋住了老祖宗和他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