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2 踐行宴9.0

妖呢!”“說的就是啊!”宋其雲很贊同的點點頭,“萬一再出現前太子妃那樣的情況,可就真受不住了。”“再出現那樣一位,以崇德帝的脾氣,可能會把後宮的人都給轟出去,光明正大的將桐王接入宮裡。”沈茶輕笑了一聲,“這次如果不是桐王及時的醒過來,他就會這麼做了。不過,朝堂上也有不少的人,由此看出了一些端倪,什麼位高權重的王爺危及皇權,什麼功高震主妄圖取而代之,都是睜著眼睛說瞎話。這兩位恐怕早就不分你我了,徹底...看到紅葉非常快速的睡著了,金苗苗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讓他們小聲一點,不要吵醒了她。

「這剛剛還跟我們說了話,現在馬上就睡著了,這速度還是挺快的。」薛瑞天湊過去看了看,輕輕探了探她的額頭,說道,「我怎麼覺得好像還有些發熱?」

「發熱是正常的,還會反復幾次,比如白天看著很好,但下午又開始發熱,晚上甚至高熱,這都是有可能的。」沈茶嘆了口氣,指了指自己,說道,「經驗之談,反復個幾天,就徹底好了。不過」「什麼?」

「她不經常生病,所以,可能會反復很多次。」沈茶嘆了口氣,「不過有苗苗在,情況會好很多的。」

「原來是這樣。」薛瑞天點點頭,看了看沈昊林,「看來咱倆真的很抗造,每次就是發熱一個晚上,第二天就沒事兒了,對吧?」看到沈昊林點頭,他又看看沈茶,指著紅葉,小聲地說道,「你之前也是這麼快入睡的?好像我記得,你睡得也不算多,是不是?」

「還是挺多的,生病了就是這樣的,整個人沒什麼精神,身上沒有什麼力氣,總是懶洋洋的,醒著的時候很短,睡著的時候會更多一些。再加上也確實跟她說的那樣,沒什麼胃口,不想吃東西,人就是軟綿綿的。這麼一來,就更容易睡覺了。」沈茶想了想,說道,「剛才我聞著她的藥。應該有安眠的作用,是不是?」

「安眠?」薛瑞天一挑眉,看向金苗苗,「是這樣的?」

「對!」金苗苗點點頭,「就是讓她多休息休息的。」

「也是,之前她帶了好久的小孩,一直都是睡不好的,就算是小孩已經不在身邊了,也時常驚醒的,她應該是因為這個,才生病了,是需要好好的歇一歇,多睡一些,把之前的都補回來。」薛瑞天一邊說,一邊接過金苗苗遞過來的毯子,給紅葉蓋上,又在她的頸後墊了一個薄薄的頸枕,朝著其他人打了個手勢,說道,「咱們走吧?」

沈茶看了看紅葉,看她睡得非常好,輕輕點點頭。

「咱們把那東側的窗戶開著,用來通通風,其他的都關上吧,免得吹到了她,反倒不好。」

「小茶說的是。」

金苗苗看到其他人去關了窗戶,又去重新弄了炭盆,隻不過放在離紅葉相對遠的地方,免得她睡得太熟,誤吸了碳氣。

準備好了一切,大家才離開屋子,沈茶站在院中,朝著從房後探出腦袋的暗影招招手。

「老大!」影二十三朝著沈茶行了禮,又朝著沈昊林和薛瑞天行了禮,「國公爺、侯爺!」

「你一直在這兒看著紅葉?」

「是啊,老大擔心紅葉姐姐,所以,讓我在這裡看著。」影二十三嘆了口氣,看了看屋子裡麵,「她真的是昏昏沉沉睡了大半天,也就是剛才你們來之前的半個時辰才睡醒了,這會兒怕不是又睡了。」

「是睡了。」沈茶看著她,「你去陪陪她,看著些碳火,免得滅掉了,也省得你在外麵受凍。她睡醒了要什麼東西,也能及時有個回應。」

「好。」影二十三笑了笑,朝著沈茶又行了禮,「紅葉姐姐交給我了,老大、國公爺,還有」她瞄了一眼薛瑞天,壞笑了一下,「侯爺,請放心,保證照顧的妥妥當當的。」

「那可敢情好!」薛瑞天拍拍影二十三的肩膀,「我指望你了啊!」

影二十三沒說話,隻是很嫌棄的把薛瑞天的手從自己肩膀上拎下去,沖著大家行了禮,甩給薛瑞天一個白眼,順便又哼了一聲,轉身進了屋。

金苗苗湊過來看看薛瑞天,很是無奈的拍拍他,說道,「你怎麼人家小姑娘了,人家這麼的看不上你?」

「別胡說啊,本侯爺正人君子,纔不做這種事呢!」薛瑞 天看了看笑瞇瞇看著自己的沈昊林、沈茶和金菁,「別這麼看著我啊,不說別的,就小茶身邊的這些小丫頭,又有幾個能看得上我?不都是這樣嗎?」

「這倒是!」沈茶點點頭,看了看金苗苗,「那我們先走,一個時辰之後,花廳集合?」

「好!」金苗苗笑了笑,學著剛才影二十三的樣子,白了薛瑞天一眼,又哼了他一聲,轉身走了。

薛瑞天剛想要說點什麼,就看到沈昊林、沈茶拉著金菁一起走了,他趕緊跟上去,在幾個人耳邊還哼哼唧唧的。

梅林按照沈茶的意思去下了命令,回來正好看到薛瑞天這個樣子,忍不住好奇。

「侯爺這是怎麼了?」

「小梅林,你回來了!」薛瑞天招招手,「快來,你告訴我,為什麼你們這些小丫頭都不待見我?」

「這」梅林看看沈茶,看到她對自己笑了笑,說道,「侯爺想要聽實話嗎?」

「當然了,到底為什麼?」

「因為侯爺脾氣好啊!」梅林笑瞇瞇的走在薛瑞天的身邊,「就算開玩笑也不會真的生氣,是不是?何況,我們姐妹也不是真的不待見侯爺,隻是有的時候侯爺嘴欠,最愛惹人生氣的。但平心而論,我們還是很願意跟侯爺一起玩的。」

「這麼一說,心裡舒服多了。」薛瑞天伸了個懶腰,拽了一把金菁,「走哪兒去啊,咱們院子在這邊呢!」

「哦,對!」金菁朝著沈昊林、沈茶揮揮手,「一會兒花廳見!」

沈昊林和沈茶看著兩個人走遠了,這才往他們自己的院子走去,梅林快走了兩步,跟在沈茶身邊。

「已經傳令下去了,請國公爺、老大放心。」梅林想了想,「屬下鬥膽,也通知了我們跟遼國接壤的邊境,讓他們也加強防護,現在還不知道完顏青木到底能跑到哪兒去,萬一他或者他們覺得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呢?」

「你想的對。」沈茶很滿意的拍拍梅林,說道,「你剛出屋子,我馬上就想到了這一點,本來想著回頭讓小五去那邊傳令的,沒料到你提前做好了,就省事兒了,非常好。」

「謝老大誇獎,這也是我應該做的。」梅林伸出三根手指頭,「舉一反三嘛!」

請:wap.99xs.info把匕首給拔出來,“看看裡麵是個什麼樣的。”“好。”沈茶接過另外一隻手套,戴在自己的手上,輕輕一拔,但沒有拔動,她微微一皺眉,看了一眼沈昊林,又用了一些力氣,匕首依然紋絲不動。“給我試試”沈昊林戴好手套,拿起那個匕首,用力往外一拽,隻聽得呲啦一聲,匕首終於出鞘。“等一下,兄長。”沈茶用手指著匕首刀身上麵的鐵銹紅的印跡,“這是什麼?血跡?”沈昊林湊過去聞了聞,朝著沈茶點點頭,“對,是血跡。”他想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