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3 踐行宴10.0

想好了一個計劃,並付諸行動了?”金苗苗原本是很困,昏昏沉沉的,都快睡著了,但聽完沈茶的話,她被自己想到的那個可能嚇得一激靈,那點睏意消失的無影無蹤。“你…”她吞了一口口水,有些緊張的問道,“她…想的是什麼計劃?”“你說呢?”沈茶一歪頭,“她想的那個計劃,可是歷朝歷代後妃們慣用的,下作、無恥但十分有用,且鮮有破解之法。”“她選定的目標是誰和誰?”“被皇後看好的未來太子妃、太傅甄澄的外孫女,還有剛剛被...水雲間大掌櫃甲爺,懶洋洋的靠在膳房門口的大樹上,探著頭瞅著裡麵。

因為國公府和侯府晚上要在這裡有一個小的宴請,所以,膳房裡麵已經忙活來了,十幾個幫廚乾的是熱火朝天的。廖老爺子有條不紊的指揮著手下的幫廚備菜,一會兒看看這裡,一會兒看看那裡,在這個膳房遊走,時不時的吼幾嗓子,指出幫廚們的錯誤。

幫廚們的臉上都是認真、欣喜的表情,一點都不在意老爺子的高門大嗓,不僅不在意,反而被老爺子罵了的人,看上去還很開心的樣子。

「聽老爺子的這幾聲還真是中氣十足的,這嗓門亮堂的,哪兒像快八十的人啊,說他四五十也有人信,時不時?」影五站在甲爺身邊,小聲的嘀咕著。

「你要是讓老爺子聽到你說他快八十了,他敢動手揍你。」

「我又不是傻的,怎麼可能在老人家跟前嘀咕這個。不過」影五壓低聲音說道,「他們挨罵還挺高興?」

「那是,大將軍要是在你練功的時候罵你,說你這個不對,那個不對,你不高興?」

「高興啊,指出我的問題,我可以及時改正啊!」

「這就是了,他們現在的心情跟你一樣,好不容易得了老爺子的指點,沒笑得蹦高就已經算是剋製了。」

「說的也是。」

甲爺看了一會兒,確實沒什麼問題了,這才帶著影五離開,慢悠悠的往大堂走。

「這也就是大將軍開了口,老爺子肯親自動手,否則的話,他老人家才懶得伺候呢!」

「老爺子疼我們老大,這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實嘛?」影五輕笑了一聲,「每次在街上看到老爺子,不是喝茶就是聽曲兒,要不然就跟路邊的大爺們下棋,日子過得很滋潤啊!不過,老爺子喝茶從來不去茶樓,問他老人家為什麼,說茶樓的小夥計們看到她,都敬著他,還給安排包廂,拘謹得很,沒什麼意思。」

「是啊,老爺子就是想出去聽聽閑篇兒,去茶樓也不肯讓他做大堂,他說又不是會客,坐什麼包廂。何況,二爺在那兒,他覺得渾身上下怎麼都不自在,喝茶喝的心驚肉跳的,還不如去外麵的茶攤兒呢!」

「是啊,自在最重要。」

「不過我有個事兒想要問問你,你可要老實回答。」

「您說。」

甲爺想了想,壓低聲音問道,「今晚上宴請的主角黑祿兒,金國的禁軍大統領,大的名號,我倒是聽過,不至於如雷貫耳吧,那也是非常熟悉。隻不過,金國的禁軍統領也不上沙場,什麼時候跟咱們有了牽扯,感覺還很熟悉的樣子?」

「不熟悉,第一次見。」影五擺擺手,「隻不過神交已久而已。」

「神交已久?」甲爺伸手抓住他,「能在這裡辦踐行宴,大將軍還點名是廖老爺子,就說明國公爺也好、侯爺也好,大將軍也好,都是非常看重他的。你老實說,他到底是個什麼來頭?依我看,他也不可能跟大王子有什麼牽扯,年紀都對不上。」

「誒呀,您就不能裝個糊塗,不問嗎?」影五哼哼了兩聲,很沮喪的拍拍自己腰間掛著的荷包,「我就說我不能賭,逢賭必輸,這點銀子還是要輸給我們老大了。」

「啊!」甲爺看著他這個樣子,覺得很好笑,「早說啊,早說我就不問了,讓你好好賺上一筆。不過,也沒關係,就當我沒問,你沒聽到。」

「願賭服輸,不能這樣玩賴的。」影五苦笑了一下,「要是您能把這點銀子補給我就好了。」

「補補補!」甲爺伸手捏了捏影五的臉,「說吧,到底是誰?」

影五左右看了看,沒看到什麼可疑的人,湊到甲爺耳邊小聲的說了幾句。

然是」甲爺聽完了,有些感慨的說道,「之前一直都有傳言說他們還活著,傳的神乎其神的,我都沒信過,畢竟他們活到現在,那可以稱得上是高壽了,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是真的,二爺都已經確認的,怎麼可能不是真的?」影五嘆了口氣,「他們那樣的人,肯定是有自己秘不外傳的長壽法子,對吧?」

「沒錯。」甲爺點點頭,輕輕嘆了口氣,說道,「既然是那兩位的人,自然是要好好對待。我們事成之後,金國確實是要交到這種知根知底的人手裡的。」

「這也是國公爺、侯爺和老大的意思。」影五嘆了口氣,「我要回去復命,這裡您就多費心吧!還有,我來之前,老大囑咐過了,甲爺把通向侯府的那條密道的門開啟,他們從那邊過來。」

「好。」甲爺看了看後院,「是因為他們家?不想被他們看見吧?」

「甲爺英明,就是這麼回事。」

「行,交給我吧,請轉告大將軍,不必擔心,一切都會安排妥當的。」

「好。」

兩個人短暫的聊完,這才慢悠悠的溜達回了大堂,影五本來馬上要走,結果就被甲爺拽住。

「怎麼了?」影五看著甲爺從後麵的櫃子裡拿出一個三層的食盒,「這是什麼?」

「給大將軍的點心,廖老爺子做的。」

影五笑了笑,提著點心盒子就離開了水雲間,甲爺看著他離開,本來想要去看看包廂的準備,還沒轉身就看到他又跑了回來。

「這是怎麼了?又想到什麼沒囑咐的?」

「不是,剛才差點忘了,勞煩您跟老爺子說一聲,小葉子今晚上不來,不用特意準備她的。」

「小葉子不來?」甲爺一皺眉,「她不是最喜歡老爺子的手藝?怎麼會不過來?有任務?」看到影五搖頭,他又繼續說道,「那為什麼不來?這可是過了這村兒可就沒了這店兒了。」

「病了,昨天整整高熱了一宿,今天早上老大去看的時候,還沒有醒過來,高熱也沒有徹底退下去。」影五嘆了口氣,「就算晚上能爬起來,估計也沒什麼胃口吃東西了。」

「這好端端的,怎麼就病了呢?」甲爺嘆了口氣,「行了,我這就跟老爺子說一聲,就別備小葉子喜歡的菜了。」

影五點點頭,再次提著食盒離開了,這一次沒有再折返回來。

甲爺看著他跑走的身影,再想想人在病中的紅葉,無奈的搖搖頭,準備重新回膳房跟廖老爺子提前打個招呼,沒想到,他這一轉身就看到了沈忠和抱著小寶站在了不遠處。

請:wap.99xs.info歸屬。他們商量了一下,又找了完顏喜征詢了一下他的想法,最終還是把他留在了西京城,交給白萌和宋爻佳負責照顧。對於這個決定,完顏喜一點抗拒都沒有,不止沒有抗拒,反而還非常的欣喜,比起跟著沈家的人回到嘉平關城,他覺得自己留在西京,似乎能做的事情會更多一點。最起碼他可以留在禁軍,可以繼續跟著白萌的手下操練,可以更好的磨練、完善自己。他在西京、在禁軍的這段時間,他想了很多的事情,甚至是審視了一下自己過去的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