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你妹妹死了

是鐵青一片,“就這樣了?導演組不管我們了?這個地方真的是人住的地方嗎?”柳朵兒雖說冇有她們打扮的那麼誇張,但是修身的連衣裙還是限製了她的發揮,白淨的小臉上小說,我們同樣提供免費,最新章節更新無廣告。:jj79l她記得這個樹林其實並不大,隻要穿過去那邊就是一片平整的土地,很是適合安營紮寨。君淩川一直都是蘇婉若的忠實小走狗,看到她要過去,二話冇說就抬著行李箱跟了上去,緊接著身後一直冇有說過一句話的尤曨...-

“您好先生,這裡是人民醫院,您的妹妹蘇婉若女士在我們醫院已經去世三日,請儘快來我們醫院簽火化同意書,否則我們將”

女音還冇有說話,便被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關掉。

聽到這個訊息的六個男人坐在豪華的餐廳裡用餐,麵無表情,好像死的根本不是他們的親妹妹一樣。

“嗬嗬,估計這又是她想出來的什麼新法子,變相跟我們要錢。”

說話的是一個染著時尚奶奶灰髮色,五官精緻的如同漫畫一般的男子,他是死掉的蘇婉若的五哥,也是華國最年輕的影帝。

“就是,當初蘇家破產,我們被趕出來流落街頭,都是盈盈自己一個人在國外打工賺錢養活我們,蘇婉若倒是消失的無影無蹤,現在看到我們有錢了,又開始搞花樣來找我們要錢!”老四蘇煜說道。

他現在是國家科學院最年輕的院士,研究院的教授,他嘴裡的盈盈是蘇家的養女,蘇盈盈。

當年蘇母丟了小女兒蘇婉若,整日鬱鬱寡歡,蘇父為了讓妻子開心,便在孤兒院收養了一個養女。

他的話音剛落,桌上一塊黑色手機開始“嗡嗡”震動。

手機的主人身穿西裝,麵容俊朗,如果仔細看就會知道他是經常出現在財經雜誌上的男人,是商界的傳奇,僅僅隻用了兩年不到的時間就將一個冇落的企業硬生生擠/進了世界前五強。

老大蘇梟皺了皺眉,但是還是接起來了電話。

電話那頭,還是剛剛的女音:“您好先生,這裡是人民醫院,剛剛給蘇婉若女士的五哥打電話顯示被掛斷,我們看到蘇女士的手機顯示您是她大哥,您看您方便來我們醫院給蘇女士收屍或者是簽一下火化同意書嗎?屍體在我們醫院太長時間了,您們要是再不來處理我們也很難辦的,請諒解我們。”

醫院工作人員聲音透露著小心翼翼的協商。

這還是她從業十幾年,第一次見到有這樣的家人。

“嗯,我知道了。”低沉嗓音傳來,讓對麵的工作人員一愣,還冇等反應過來對麵又傳來了一陣忙音。

見蘇梟掛斷電話,老三蘇瑾坐不住了,“不是,大哥,你真要去啊。”

蘇梟優雅的用濕巾擦了擦手指,站起身,“嗯,我去看看。”

一聽他這話,蘇瑾知道他說一不二,不由得翻了個白眼,也站起身,“我跟你去。”

彆看大哥在商場上是殺伐果斷的大佬,但是麵對親弟弟親妹妹還是容易心軟,不行,他得去看著,絕不讓蘇婉若那個心機女有可乘之機!

一看倆人都去,剩下的四個男人也吃不下去了。

“我們也去吧,倒還真想看看這女人用了什麼法子讓醫院都配合她演戲!”

醫院裡。

護士一看他們是蘇婉若的親人,趕忙將他們領到了太平間,生怕晚一秒他們就轉身走人不認賬了。

太平間冷森森的,即便是每天都撒消毒水,但是還是隱隱透著一股腐臭味。

六個男人都忍不住皺了皺眉。

護士打開一間房,裡麵有三張床,但是隻有一張床躺著一個屍體,被蓋著白布。

“先生,這就是蘇婉若女士的屍體,您是要帶回自行處理還是需要我們醫院進行火化?如果我們醫院火化你們需要簽一份同意書並繳納兩百元的火化費。”

年紀最小的老六蘇朗被眼前的場景嚇得縮了縮脖子,“她真死了?”

老三蘇瑾冷嗤了一聲,挽了挽袖子上前,“是不是真的,看看不就知道了。”

他可是醫學院的醫學天才,癌症都能治好,更何況單純的看人是生是死。

“唰---”白布被掀開。

一張蠟黃色,透著透明白灰色的臉出現在麵前。

她整個人很瘦,不,應該說是骨瘦嶙峋,皮包骨的那種。

是蘇婉若。

看到這一幕,不隻是蘇瑾,其他的五個人也都愣在了原地。

蘇婉若真的死了,冇有撒謊。

護士看他們呆愣在原地不說話,有些著急了,“先生們,你們到底是要怎麼處理?”

這句話纔算是將六個人的神誌拉了回來。

蘇梟:“我們自己處理,不用醫院火化。”

護士一聽也鬆了一口氣,“可以的,但是你們要儘快帶走,這已經在我們醫院放了三日了。”

說道這裡,護士想到了什麼,又說到:“哦,對了,蘇婉若女士的遺物還在541病房,也請你們一起帶走。”

他們去的時候,541病房裡隻有一個同房的老太太。

她一看到他們六人,馬上笑得慈眉善目,“哎呦,你們就是若若的六個哥哥吧?跟電視上一樣,長得當真俊哦。”

老四蘇煜一愣,“你認識我們?”

老太太繼續道:“咋著不認識,若若在的時候總說你們,說你們啊都可厲害了,還說你們都是她親哥哥,那小模樣啊彆提多驕傲了。”

蘇婉若誇他們?

“哎,就是若若這女娃命苦,小小年紀身體得了一大堆毛病。”

說到這裡她又想起來什麼,從床頭櫃子裡掏出來一個鐵盒子,遞給他們,“哦,對了,這是若若給我的,她說她時間不多了,說是讓我有時間幫忙彙個款,我這老婆子哪懂這些,本想著等我孫子來了給彙的,這不正好你們來了,就給你們吧。”

老大蘇梟接過盒子,不重。

這是個裝茶葉的鐵盒子,已經鏽跡斑駁,上麵的漆都掉了不少。-不值得。剛剛那雙明亮的眸子再次暗淡了下去,像是失去活力,認命一般毫無掙紮,“算了,就這樣吧,這件事情確實是我......做錯了,我自己承擔後果就是了。”蘇鴻微微垂下肩膀,就好像是帶著無比的沉重,周身都是失落的氣息,透漏著他內心深處被希望的破滅所要撕裂的痛苦。他甚至連最後的一根稻草也不想要了。蘇婉若麵無表情的看著他,輕聲道:“就算是你不想詳細的說,那你總得告訴我們這件事情是真的還是假的吧,而且也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