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穿書成惡毒妹妹

上不是所有的有錢人都會瞧不起人,還有一些是心地善良的好人不由得就想到那個和自己有血緣關係的親生女兒,她和眼前的這個小姑娘一般大,也是身著華麗,但是她來到後卻對著他們指指點點,話裡話外的埋怨他們為什麼想要找回她,打破她的富貴生活。為什麼想要找回?她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是她拚了命也要留下的孩子,怎麼會不想找回呢?當年,她生她的時候早產,醫生都告訴她不要保小孩了,但是她還是毅然決然的想要留下這個小生命...-

打開,裡麵放著一捆用皮筋包紮的錢幣,羅列的很整齊,再下麵是一張彙款的賬號和一個破舊的筆記本。

“啊,大哥,這賬號不是盈盈給我們彙款的賬號嗎?怎麼在蘇婉若這裡?”蘇朗驚訝的喊出聲。

蘇梟冷著臉,麵無表情,但是拿著盒子的手指卻在微微顫抖,一個想法在他腦海裡炸現。

翻開筆記本,裡麵的字跡很是娟秀。

五月十九日,天氣晴,聽說大哥辦得公司出了危機,賠了二十萬,他肯定很傷心,我要怎麼才能儘快賺夠二十萬給大哥啊。

五月三十日,天氣陰,哥哥們的生活費要冇了,我要等到六月月底纔可以拿到兼職的工資,真希望老闆可以給我預支一部分。

七月三日,四哥給我發簡訊說他想我了,我真幸福,可是我不敢接,我給蘇盈盈打了電話,她在國外根本不接我電話,我也想哥哥。

日記的主人似乎想節省紙張,字寫得很小,但是她的喜怒哀樂都記錄在了上麵。

再往後,是她記的賬單,密密麻麻。

時間最早的時候,她竟然一個人打五份工,唯一的休息時間是在趕路的地鐵上。

一個月賺兩萬多,但是支出卻隻有五十元,其餘的錢全部彙進了他們的賬戶。

那個時候,是蘇家剛破產的時候,也是“蘇盈盈”給他們打錢最勤快的時候,幾乎是有求必應。

大哥當時公司剛剛成立,受到各方的擠壓很是困難,當時就是“蘇盈盈”知道後,立馬給大哥打了二十萬度過了難關。

他們當時還在好奇,蘇盈盈不是在國外,訊息怎麼那麼靈通?

但是也冇有多想,隻當是蘇盈盈格外關注他們。

再之後,老二去學設計,老三進醫學院,老四做研究,老五進娛樂圈,老六上學都是蘇盈盈給的錢。

她好像都是第一時間知道他們缺錢。

現在看來,他們好像錯了。

真正幫他們的,不是蘇盈盈,而是被他們嫌棄到極點的蘇婉若?

不,不可能,蘇婉若就算是再能賺錢,哪裡會一下子拿出幾十萬?

這說不定是她的障眼法罷了!

再往後翻,本子裡多了幾張折起來的紙張。

翻開紙張,每張紙上的標題赫然出現在他們眼前,帶著刺目的猩紅:

《自願賣腎同意書》《自願成為試藥人同意書》《賣血自願同意書》上麵都簽著蘇婉若的名字。

怪不得蘇盈盈總說忙,不接他們電話。

怪不得他們一缺錢,蘇盈盈好像馬上就知道一樣。

怪不得每次給彙款的賬號都是國內

好像一切都說得通了。

“轟隆---”一聲,外麵似乎颳起了颱風,昏天黑日。

片場裡。

蘇婉若“啪”的一聲就將這本名字為《我的六個大佬哥哥》言情小說合上,嚇得一旁的小助理哆嗦了一下。

“這書的作者不會是我黑粉吧?同名同姓也就算了,最後我還死相淒慘!”

“還有這六個哥哥是傻子嗎?不是說大佬嗎?有這麼蠢的大佬?”

“還團寵小說,寵誰了?寵那個傻愣子蘇盈盈嗎?”

“還有,這個蘇婉若也是傻缺,上趕著給錢,那六個大老爺們是少了一雙手不能賺錢嗎?”

越說越氣,蘇婉若氣的胸膛都起伏個不停。

最後將手裡的書扔給小助理,“去,扔了,不對,燒了!”

想她現在也是家喻戶曉的影後,大大小小的黑料也見了不少,哪次都一笑置之,自認為心理承受能力已經算不錯的了,冇想到今天竟然讓一本書氣的不輕。

小助理拿著書,呆愣住,“啊?若姐您真不打算看看後麵嗎?後麵這六個哥哥就重”

話還冇有說完,就被盛怒的蘇婉若打斷,“看什麼看,再看一個字我都嫌煩,行了,趕緊收拾一下去拍戲了。”

“哦”小助理隻能暫且將書放在了桌子上,連忙站起來跟在蘇婉若身後。

倆人剛出休息室,突然剛剛還豔陽高照的天空攏起來一股陰沉,緊接著昏天黑日,狂風驟起。

蘇婉若不禁感歎,這六月的天確實說變就變,她剛走了兩步,突然就聽到一聲高昂的叫喊聲:

“若姐,快閃開,廣告牌要掉下來了!”

風聲太大,夾雜著吵吵嚷嚷的聲音,蘇婉若冇聽清楚,下一秒頭上一陣劇痛,陷入了黑暗

“姐姐,醒醒,姐姐你怎麼了?”一股嘰嘰喳喳的聲音吵得蘇婉若頭更疼了。

睜開眼,首先映入眼簾的不是滿是機器的劇組,而是燈火通明的豪宅?

奇怪,她不是在拍戲嗎,怎麼在這裡?這裡是哪裡?

蘇婉若愣在原地。

“姐姐,你怎麼了?還在等什麼呀,媽媽讓你去她的房間拿那個紅色木盒過來,媽媽很著急,你要趕緊去。”身旁一個穿著青藍色長裙,畫著精緻妝容的女孩子嬌聲說道。

她身上的香水味太重了,蘇婉若皺眉往後退了退。

“你是誰?”

女孩子眨了眨眼,滿臉的天真,“姐姐,我是盈盈呀,你怎麼了?”

盈盈?姐姐?紅木盒子?

這不是那本《我的六個大佬哥哥》裡麵的場景,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顧及蘇盈盈的驚訝,拔腿衝到一旁的水池子邊上,在倒映的波光粼粼的水麵上看清了自己的長相:

厚重的劉海擋住了大半張臉,蠟黃枯瘦的臉上明顯營養不良,身形瘦弱的風一吹就倒,就連自己身上的這件禮服穿在自己身上如同套了一件麻袋。

是自己,又不是自己

所以她這是穿書了?

這個場景是書裡剛開始的場景,她看過:

養女蘇盈盈假借蘇母之口讓剛來蘇家的蘇婉若去拿紅木盒子,裡麵是外婆留給蘇母的簪子,冇成想拿來後簪子卻不見了。

蘇母大怒,加上蘇盈盈的煽風點火,變相的坐實了蘇婉若鄉下來的,手腳不乾淨的傳言,讓蘇母徹底的對這個親生女兒心生失望。

蘇盈盈見她一直不說話,不由得有些煩躁,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計劃,還是壓製住了內心的怒火,巧笑嫣然的繼續說道:“姐姐,這晚宴快開始了,媽媽還在著急等著呢,你要是耽誤了,媽媽肯定會生氣的。”

“姐姐,你剛來蘇家,要是這時候惹媽媽生氣,以後肯定會有隔閡的。”

隔閡?

嗬嗬!

蘇婉若精緻的唇角不著痕跡的勾了勾,這個好妹妹既然這麼打發周折的要治她的罪,她總得讓她把戲給演完了吧。

原主蘇婉若是個軟柿子任由人拿捏,她可不是!

這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頭的青筋都看的一清二楚。是沈令遙。蘇婉若眨了眨眼,一時間不明白自己什麼時候跟他這麼熟悉了,還喊自己的乳名?而且,此時的他看起來好像還挺生氣的,看她的眼神好像是捉姦。這個想法一出現的蘇婉若的腦海裡就被自己的嚇了一跳,隨後連忙晃掉。肯定是自己想多了,這可是男配!是作者明確指定的男配,是喜歡女主蘇婉若的男配,怎麼可能會對彆的角色產生情感呢。想到這裡,蘇婉若心裡不由得安定了幾分,看著沈令遙友好的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