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天妖鳳

非要動大公主。這不觸怒龍鱗?聞言。那多管閒世和尚倒是不以為然。看著沈柒柒的眼神之中,儘是貪婪。他嘴角微微往上揚起,邪魅一笑,自以為魅力十足。“你便是這皇朝之主?”這和尚乃是一位妖僧,由妖獸所化,其貌、行為看起來像是個和尚的原因,則是因為在早些年之前吞噬了一位名為閒世的僧人。依靠著自身的天賦神通,不僅霸占了其身軀,吞噬了其靈魂,還將其畢生所學也儘數給學了去。化成人形的那一刹那,慘遭那僧人背後勢力的佛...-

“滾!”

低沉的聲音徹響在這天地間,伴隨著天空迴歸平靜,躺在莫染懷中的小肉糰子扭了扭身子。

清澈的眼眸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他的這個便宜老爹,似乎不是一個善茬。

方纔那道劍氣針對的是他,雖然威力很小,但屬於不敬仙帝,而引起的天罰。

可她這個便宜老爹僅僅隻憑一個字,便讓天罰消散......

這不由人讓她重新打量起他這一世的便宜老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人。

而一旁的莫染,輕輕的撫著她的頭,笑道:“乖,壞雲雲,不怕嗷。”

沈青青嘴角不受控製的抽了抽。

莫染纔不管躺在他懷裡的小人想什麼呢,手一攤便從係統空間中取出了方纔係統獎勵的棉花糖。

這棉花糖他看過了,不是尋常的棉花糖。

正所謂係統出品,必屬精品。

這棉花糖看起來很普通,可卻大有作用,特彆是對於小孩子而言,有溫養經脈,淬鍊肉身的效果,很適合小孩子。

“這..這是何物?”

沈青青看著突然出現在莫染手中的棉花糖,有些好奇。

此物與雲無異,是雲嗎?

好奇心的驅使下,她伸出小手扒拉了幾下,撕扯下一塊,然後送入嘴中。

好軟。

甜的?

零食麼?

入口即化

刹那間,一股她從未感受過感覺流經全身。

她的經脈得到了溫養,體內的靈氣擴張了一倍有餘。

“這...這竟有如此神效,抵得上我一晚苦修了!”沈青青大喜。

冇想到這世間還有如此神奇之物。

冇想到她這個看似平平無奇的老爹,竟能得到這種好東西。

要知道,就連她的母親青羽皇朝女帝要想弄來一份滋養經脈的東西都極為不容易,這種東西現在有那麼一大串就在她旁邊,不僅如此,吸收之後還無任何異樣的感覺,十分的溫和。

沈青青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莫染手上的棉花糖,又看了一眼嬉笑著臉皮的莫染,兩隻小胖手不斷地朝著莫染手上的棉花糖扒拉。

莫染自然是知曉他的寶貝女兒是何意。

小孩子嘛,喜歡甜食,多正常啊!

“彆急彆急,這可不能多吃......”

說著莫染從棉花糖上扒拉出適量的一塊,然後手一揮,那串棉花糖便又重新被收了回去。

這一番操作下來,給我們的落月仙王氣抖冷。

我潮!本王的棉花糖!快都給本王啊!

啊啊啊啊啊!

莫染纔不管三七二十一呢,前世身為二十一世紀好青年的他深知一個道理。

小孩子可不能多吃糖,牙齒會壞的。

就這樣,莫染的養娃之路,徹底開始了。

時境變遷,歲月如梭,光陰似箭。

山內的莫染二人過的是世外桃源,清淨且舒適的養老生活,在這裡上界仙王轉世的落月仙王也得到了很好的成長。

而山外的世界卻是很不太平,青羽皇朝女帝沈柒柒以強勢之姿逆伐三大皇朝,征戰四起。

短短兩年便將三大皇朝覆滅,青羽皇朝在她的帶領下走向了前所未有的輝煌。

戰後的損失,皇朝內的殘餘,還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來慢慢洗淨。

總而言之,這兩年的沈柒柒都很忙碌,與身處世外桃源,清淨無比的莫染而言,形成了極為鮮明的對比。

三年時光,稍縱即逝。

此時的莫染正站在院子裡,身旁一隻被五花大綁的火蛇,看著架鍋燒油一氣嗬成的莫染,瑟瑟發抖。

因為今天是他女兒四歲的生日。

同時還是覺醒體質的日子。

【宿主,請問,你是想把你女兒煮了嗎?】

“滾!”

冇見識,自己這是在給女兒熬製覺醒體質所材料好不好。

裡麵可都是神獸的精血啊,他廢好大力氣才取到的。

這三年時間,雖說莫染依舊離不開這裡,但是卻是通過簽到,獲取到了一次去上界看一看的機會。

俗稱,上界一日遊。

同時通過係統的告知得知了自己女兒即將到達覺醒體質的年紀,需要大量的妖獸精血做藥引,引導體質覺醒,體質越強所需要的妖獸精血也就越強。

他女兒可是先天道體,註定成聖的存在!

所以他就跑去上界,借了一點點神獸精血。

不多,就一點。

一切都是為了女兒!

這時,一道嬌小的身影,邁著輕輕的步伐向莫染走來。

看著忙碌著的莫染,女孩臉上不由得浮現出特寫的問號:“老爹,你在做什麼?”

剛剛結束脩煉的沈青青一出門便看到了一個俊俏極為帥氣的男子正擺弄著他手裡的大勺子,還架著一口大鍋。

有點奇怪,不確定,再看看。

“啊,冇什麼,今天不是你的生辰嘛,為父在給你熬湯!”

熬?熬湯?

生辰!?

好傢夥,見過用小鍋熬湯的,冇見過用那麼大的熬。

你怕不是想熬我吧?

這誰能喝得完啊!

當然,這些話,沈青青隻敢在心裡吐槽,畢竟再怎麼說,莫染也是她這一世的爹爹,雖說有點普通......

但不管怎麼樣,莫染是她爹的這個身份,是板上釘釘的事,身為人子,怎麼能不敬呢!

不對!差點忘了正事!

她是來找他爹爹商量的,今天可是她覺醒體質的日子。

根據她上一世的經驗而言,她體內存在著一股極強的力量,那是一種極強的體質,即便是她上一世的天靈聖體都不能與之相比。

雖擁有如此強橫的體質,覺醒所需要的材料絕非她能承擔的起的。

但是為了能夠重回上界複仇,無論如何她都要將這個體質覺醒!

不惜一切代價!

而如今,唯有她的母親,青羽皇朝的女帝沈柒柒才能幫她。

所以她想跟莫染商量一下,帶她去找沈柒柒,覺醒體質。

“父......”

正當她緩慢靠近莫染‘父親’二字尚未來得及叫出口。

隻見被莫染架起的鐵鍋之中,一道極為強橫的氣息從中噴湧而出,感受到這股強橫的氣息後,沈青青身形急忙倒退,險些要嚇得坐到了地上。

天妖鳳!

是天妖鳳的氣息!

隻見一道天妖鳳的虛影浮現在鐵鍋之上,其聲勢令人不寒而栗。中信小說

“這是,這是天妖鳳一族的精血!”

這怎麼可能!!

下界,怎會出現天妖鳳的精血!

天妖鳳一族極為護短,哪怕是身隕也得燃燒掉自身的全部精血,以免被人奪取。

每一位天妖鳳的強者,實力極強,最弱小的也得仙王境。

可現在擺在她眼前的這道天妖鳳虛影所散發的氣息,已經遠超仙王了......-..不然的話,他哪怕是要把這牙給嚥下去,也要給夜北一點顏色瞧瞧。夜北的出現,讓他感到生氣的同時,也是同樣的讓他感受到驚訝。因為他不知道外麵的世界現在是怎麼個情況了。自從被屠戮仙帝給弄傷了之後,他就一直在處於一個半閉關的狀態,平時不閉關也是在上玄帝宮裡麵處理事物。對於外界的資訊,基本上都不怎麼過問的。而在他的記憶中,也是冇有見過夜北的印象存在的。故而他猜測,夜北應該是來自一個新晉勢力的新晉仙帝,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