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親兄弟的對話

,現在這四個人把眼睛都瞪得大大的,生怕自己漏掉了李天逸。就在這個時候,四人看到一個穿著藍色牛仔褲、灰色休閒裝、帶著有著長長帽簷的帽子的男人,低著頭,手裡拿著一個資料夾要往裡走。對方走著走著,抬起頭來,突然看到四個人,看到他們之後,這個人猶如受驚的兔子一般,撒腿就向旁邊跑了出去。“我靠,是李天逸!”“你看清楚了嗎?”“肯定沒錯,你看那身高,那身衣服,還有那資料夾,都是李天逸的,肯定錯不了的。”一邊說...李天逸看著陳可諫,語氣變得有些沉重:“作惡者,必自斃!陳書記,我想,是到了我和趙弘信決戰的時候了。之前我曾經在趕往拆遷現場的時候看到一個兩歲小男孩,他們全家都因為弘信集團的強拆而死掉了,他的母親是在返回途中為了阻止強拆被砸死的。當時,那個小男孩因為餓了,趴在他媽媽的屍體上努力的想要掀開他媽媽的衣服去吃奶,嘴裡還喊著,媽媽我餓!”

說著,李天逸拿出了手機,開啟其中一段影片說道:“陳書記,您看,這是王亞倫他們隨身攜帶的執法記錄儀拍攝下來的事發當時的情形。”

陳可諫看完之後,氣得臉色鐵青,咬著牙說道:“我終於明白這些天你為什麼這麼瘋狂了,你是不是在等待著最後這雷霆一擊呢?”

李天逸點點頭:“是的,我知道,弘信集團背景很強大,想要挖出他們的問題絕對不是那麼容易的,隻能採取溫水煮青蛙的方式,一點點的蒐集他們的問題材料,最終形成合力,徹底引爆,讓他們沒有反擊之力,唯有如此,纔能有機會將他們扳倒!”

陳可諫點點頭:“好,你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吧,我支援你。”

李天逸滿臉感激之色。

當天晚上,這段影片便出現在了華夏各大入口網站和論壇之上!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完這段影片之後潸然淚下。

鳳凰市有不少人看到了這段影片,很多人義憤填膺。

就在這個時候,鳳凰市公安局官方網站上公佈了市公安局對於這起強拆致人死亡事件的處理結果:8名涉嫌參與強拆的工人已經全部找到。他們供認,他們是受到弘信房地產集團拆遷工程部的委派前來進行強拆的!他們隻是奉命行事。

鳳凰市公安局已經控製了弘信集團拆遷工程部的負責人,目前正在進一步的調查取證之中。

當鳳凰市公安局這個資訊公佈之後,網路輿論頓時一片叫好之聲,不過其中也有很多質疑的聲音,其質疑的根源是弘信集團曾經參與過多起強拆事件,其中不乏致人死亡之事,但最終隻不過是下麵的小嘍囉定罪,上麵的領導層一個都沒事,所以,這樣的事情才屢次出現。

似乎是為了回應網民們的質疑,鳳凰市公安局官方網站上再次釋出了一條資訊:“鳳凰市公安局將會頂住一切壓力,不管此次強拆事件涉及到誰,一查到底,必須找出幕後元兇!”

當這條資訊出來之後,鳳凰市沸騰了。很多知道此事的人紛紛開始熱議起來。

要知道,以前趙天宇擔任局長的時候,對於弘信集團的態度一向曖昧,凡是涉及到弘信集團的事情一律能推則推,不能推就輕描淡寫蜻蜓點水的處理一下,很多老百姓對此頗有微詞,卻無濟於事。

誰都沒有想到,以前不起眼的副局長王亞倫隻是剛剛擔任代理局長,就有如此魄力,當真厲害。

夜色深沉。天空之中的一輪彎月已經被層層烏雲遮住。狂風陣陣。玻璃被吹得獵獵作響。

弘信集團董事長辦公室內。

趙弘信和弟弟趙弘毅麵對麵的坐在沙發上。

兩人的臉色全都十分嚴峻。

趙弘信拿出手機調出一個影片擺放在桌麵上,沉聲說道:“老三,你看看這個影片吧?”

趙弘毅拿出影片看完之後,臉色有些難看:“大哥,這些人太無恥了,太沒有規矩了,竟然把強拆的事情賴到我的頭上,簡直是無稽之談。”

趙弘信搖搖頭:“弘毅啊,關於強拆的事情,我是不是曾經多次跟你說過,儘量不要參與到其中去,寧可多花一些錢,也不要去賺那個昧著良心的補償款,你看一看網上關於那個趴在已經死去的母親身上吃奶的影片吧,說實在的,看完那個影片,我都感覺我們弘信集團很卑鄙,很可惡。那可是一大家子人啊,就剩下那麼一個兩歲的小孩子。我們這是在造孽啊你知不知道?”

“大哥,我隻是下令強拆,也沒有想到下麵的人做事如此囂張,竟然直接把人給埋了。”趙弘毅解釋道。

“弘毅啊,現在說這些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我這段影片是市局內我們的眼線冒著巨大的危急發給我的,他已經明確的告訴我,市局其實已經圍繞著我們弘信集團展開調查很久了,你的很多問題都已經被他們給查出來了。現在,他們一直在等待著一個恰當的時機,就將會對你實施抓捕。現在擺在你麵前的隻有兩條路。”趙弘信說道這裡的時候,嘴角狠狠抽動了一下,眼神中閃出一絲猙獰之色。

“大哥,哪兩條路?”聽到這裡,趙弘毅已經感覺到問題的嚴重性了。

“要麼逃之夭夭,要麼徹底消失。”趙弘信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心情沉重得無以復加。然而,現在全省各個交通樞紐,比如說高鐵、機場全部已經將你的身份資訊凍結了,也就是說,你已經跑不掉了,市公安局早已經提前部署好了天羅地網,你逃跑的那一刻,就是他們收網之時。”

“大哥,我們可是親哥們啊,你總該不會讓我去死吧?”趙弘毅感受到大哥身上散發出來的陣陣陰寒之氣,心中充滿了絕望。

“弘毅,不是大哥想要讓你死,而是我們背後的那位大老闆說了,這件事情,我們弘信集團必須要有一個人站出來承擔一起,否則的話,一旦弘信集團垮了,他損失慘重,這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

“他出麵了?”趙弘毅聽到這裡,臉上一片死灰,對於那位大老闆的身份他是知道的,他非常清楚,別看他們哥倆平時在弘信集團耀武揚威的,是整個弘信集團的掌控者,實際上,他們也不過是高階打工仔而已,他們的背後,還有更大的靠山支援,否則的話,他們怎麼敢如此囂張行事呢?

趙弘信嘆息一聲說道:“弘毅啊,你認為,就憑我們哥倆這麼多年親兄弟的感情,我能看著你走上絕路嗎?但是,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退路了,尤其是當初你選擇扣下大批補償款並使用強拆手段對付那些村民的時候,你就應該知道,當事情鬧大了以後很難收場。肯定要有人站出來去承擔責任。隻不過你那個時候根本沒有意識到,市公安局內竟然會發生那麼大的變化,咱們二叔趙天宇會被派去黨校學習,王亞倫會代理局長。”

趙弘毅點點頭:“是啊,以前的時候,不管我們惹了多大的事情,有二叔這個親戚照顧著,總歸不會有事情。但是沒有想到啊,二叔現在也自身難保了。”

“弘毅啊,你聽說過那句話嗎?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現在,就是你的報應到了。現在,也隻有你的死才能徹底把我們弘信集團從漩渦中摘出來,才能讓大老闆滿意,否則一旦弘信集團出事,我們兄弟全都得死。你明白嗎?”

聽到這裡,趙弘毅臉色慘白,沉吟片刻,慘笑著點點頭:“大哥,我明白了,如果我不死,那麼弘信集團必然危機,而你和咱們整個趙家都得跟著陪葬,所以,我必須得死。”

趙弘信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他沒有說話,卻已經態度明確了。

看著大哥,趙弘毅的雙眼中淚水流淌下來,眼神中一片絕望,咬著牙說道:“大哥,為了咱們趙家,為了大局,我可以去死。”說道這裡,他猛的抬頭,充滿質疑的問道:“大哥,你認為,我們這樣做到底值得嗎?難道我們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趙弘信痛苦的搖搖頭:“弘毅,如果還有別的辦法,你認為我願意看著你去送死嗎?你放心吧,等你死後,我會把這個賬算在李天逸的身上,我一定會想法設法幹掉李天逸,為你復仇的。”

“好吧,那我就不多說什麼了。”說完,趙弘毅走一步抹一把眼淚,決定的走出了趙弘信的辦公室。

走到門口的時候,他猛的回頭:“大哥,照顧好娘和我的老婆孩子!”

“我會的。”趙弘信點點頭。

“走了!”說著,趙弘毅大步流星的向外走去。

弘信大廈,頂樓,天台上。

趙弘毅站在天台邊緣,整個鳳凰市一覽無餘。

他想起了當初他們哥倆來到鳳凰市打拚,一步步建立弘信集團的情形,想到了他們哥倆奮鬥中的苦與樂,想起了那個時候兄弟兩人的齊心協力。他也想起了當集團越做越大時,大哥心態的逐漸變化。變得越來越冷,越來越硬,越來越狠。

直到今天,他竟然要把自己的親兄弟送上死路。

慘笑一聲,再次充滿無限留戀的忘了一眼這個自己親眼看著一點點建造起來的弘信大廈,趙弘毅飄然跳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也終結了李天逸所有的調查線索!

因為李天逸所有的調查線索,所有的犯罪行為的操作者,全都指向趙弘毅,和趙弘信沒有一點關係。普通貼瓷磚工藝。”李天逸說道這裡,王誌成立刻走上前去仔細端詳著地麵的瓷磚說道:“這不太可能啊,我看這看起來我我家的差不多啊,沒有什麼區別啊。”李天逸道:“那是你沒有認真去觀察。王副局長,你可以開啟沖水裝置看一下,我現在可以斷定,沖水裝置裡肯定沒有水。”“這不可能吧。”王誌成有些詫異的走上前去,開啟沖水裝置的蓋子往裡麵一看,頓時呆立當場。李天逸說得沒錯,這沖水裝置裡麵的的確確沒有水。黃成虎連忙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