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趙弘信的反擊

連慶是一個十分要麵子的人。曾經有一個下麵的處長因為一些事情讓賈連慶丟了麵子,後來,那位處長直接被找個理由給了一個嚴重警告處分,緊接著就被打到了清水衙門,混日子去了。現在李天逸一個小小的村支書竟然敢直懟賈連慶,這不是找死嗎?雖然梁天華想要保護李天逸,但卻沒有想到,李天逸已經看出了梁天華的意思,便不亢不卑直接看向賈連慶說道:“賈市長,我是過山村村支書李天逸。”賈連慶這次可是徹底震驚了。有些不可思議的望...趙弘毅死了。

這事情一夜之間傳遍鳳凰市。

弘信集團為趙弘毅舉辦了盛況空前的喪葬儀式,整個儀式之浩大,引起了整個鳳凰市的關注。

在趙弘毅的葬禮上,趙弘信咬牙切齒的說道:“弘毅,你放心的走吧,大哥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誰把你逼死的,我不會讓他好過的!”

一邊說著,趙弘信一邊拿出一把匕首,一刀捅進了旁邊一個紙紮的小人身上。

這個小人的臉上,赫然貼著李天逸的照片!

這個片段,很快就被有人釋出到網路上。

李天逸知道這個片段還是透過吳誌宏。

吳誌宏把這個影片發給李天逸之後立刻撥通了李天逸的電話:“天逸啊,你可一定要小心點啊,趙弘信已經把趙弘毅的死算在了你的身上,據我所知,這是一個外表平和實則心狠手辣之人。你千萬要小心啊。弘信集團的真正核心首腦是趙弘信。”

李天逸點點頭:“誌宏,謝謝,放心吧,趙弘信如果真的想要對我玩陰的話,他一定會得不償失的。”

吳誌宏看得出來,李天逸並沒有把趙弘信放在眼中,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結束通話電話之後,李天逸卻陷入深思之中。他剛才的表現全都是裝出來的,他必須要給所有朋友們以信心,但是作為一個官場菜鳥,他對於趙弘信這種人物還是相當小心的。

李天逸千防萬防,卻沒有想到,事情的發展還是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關於趙弘毅的死,表麵上風平浪靜,實際上,暗地裡,一封封舉報信被送到了省紀委、省委、省政府很多領導的手中。

在這一封封舉報信裡,舉報人是弘信集團副總裁秦風華,他實名舉報,在舉報信裡,秦風華以一個個詳細的材料指證趙弘毅的是死是迫於李天逸所製造出來的一個個壓力。

最終,白雲省政法委書記親自表態,對於此事必須要認真調查,不能讓白雲省內出現冤死事件,更不能讓某些公務人員依仗著各種身份欺壓百姓。

這個指示檔案直接轉到了鳳凰市市委書記賈連慶這裡。

賈連慶看著這份檔案,眉毛微微挑了挑。

他立刻喊來市長劉曉寧、市委副書記範明德、市紀委書記陳可諫以及市政法委書記郭炳達,召開書記辦公會。

“大家看看吧,這份檔案是省政法委書記李偉山對於秦風華舉報材料的批示檔案,要求我們鳳凰市徹查此事。大家是什麼態度?”

眾人把李偉山的批示仔細看完之後,劉曉寧皺著眉頭說道:“賈書記,依我看,這份舉報材料多以推測分析居多,並沒有一個比較詳實可靠的證據,我不知道李書記到底是怎麼看這件事情的,但是我認為,這個批示有問題。”

郭炳達卻搖搖頭說道:“劉市長,我知道李天逸是你的秘書,所以你對他愛護有加,不過我要說的是,站在一名執法者的角度,我們對於群眾的舉報必須要認真對待,尤其是涉及到弘信集團這種大型財團,這可是我們鳳凰市的支柱性企業,其稅收每年高達上億元,對於這樣的企業,我們必須高度重視。

至於你說這份舉報材料多以分析推測居多,但問題是,這份舉報材料裡的很多事情都是真實存在的,比如說李天逸的調查組曾經多次對趙弘毅展開調查,比如說鳳凰市公安局代理局長王亞倫曾經指使公安局人員暗中調查趙弘毅,這些行為,雖然都是側麵的,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樣的行為的的確確給趙弘毅帶來了巨大的心理壓力。”

“既然省委領導指示我們調查,那我們直接把李天逸喊過來調查詢問一番也就行了。”市委副書記範明德說道。

郭炳達說道:“喊過來詢問比較簡單,但李天逸是否認可這些事情不得而知,就算是他真的認了,但是,我們如何認定李天逸和趙弘毅的死之間的關係也是一個問題。

我建議啊,為了能夠更好的對李天逸展開調查,為了防止有些人為針對李天逸的調查作偽證,我們應該立刻停止李天逸的一切職務,而且在整個調查過程中,劉曉寧同誌應該迴避。”

賈連慶立刻點點頭:“嗯,劉曉寧同誌確實應該迴避,您說呢?劉曉寧同誌。”

劉曉寧點點頭:“我迴避是沒有問題的,不過我要說明的是,針對李天逸的調查必須要合理、合規、合法。隻有證據確鑿的情況下才能給予處分。”

“這個是必須的。”賈連慶立刻點頭。

麵對這種情況,劉曉寧也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回到辦公室之後,劉曉寧把李天逸喊了過來。

“天逸啊,你之前猜測的沒錯,弘信集團果然針對你進行反擊了,而且這次對方反擊的規格很高啊,竟然直接從省裡下來的檔案要求調查你,我無力阻止,你自己可要小心了。”劉曉寧語氣沉重的說道。

李天逸點點頭:“劉市長,您放心吧,我會小心的。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歪!他們願意查就查吧。”

當天晚上,下班之後,李天逸被市委、市政法委、市紀委組織的聯合調查組帶到了一個賓館內。

市委方麵是市委副秘書長呂青波親自出麵,市政法委方麵是辦公室主任出席杜豔秋出麵,市紀委則是派出了吳誌宏出麵。

“李天逸,說說吧,對於秦風華所反映的因為你的魯莽和有針對性的調查行為導致趙弘毅心理壓力過大之事,你怎麼看?”呂青波冷冷的說道。

李天逸微微一笑:“秘書長,我認為這舉報信純粹是無稽之談啊,我從來沒有聽說因為被調查就心理壓力過大跳樓自殺的。而且說實在的,目前我們掌握的諸多線索都十分明確的指向了趙弘毅,也就是說,如果趙弘毅還活著的話,那麼他已經被我們鳳凰市公安局給逮捕了,因為他涉嫌參與了多項嚴重違法行為。至於說他的死,恕我直言,應該是為了幫助某些人掩蓋罪行,切斷線索而採取的棄卒保車的策略。”

“李天逸,你不覺得你的推斷有些武斷了嗎?他們為什麼要棄卒保車?”呂青波問道。

“秘書長,我建議你去市公安局那邊調閱一下相關的調查材料,看看真相到底是什麼。”李天逸態度強硬。

隨後,其他人接連問了李天逸幾個問題,李天逸全都強硬回擊,調查持續了1個小時之後不歡而散。

李天逸獨自返回家中。他此刻的心情很遭遇。因為他現在已經被停職了。隻能呆在家中等著調查結果了。

就在這個時候,吳誌宏打來電話:“天逸啊,剛才我們調查組開了個會議,從呂青波的提議來看,他似乎打算把針對你的調查搞成長期形式,也就是說,對你的調查將會是一個長期調查,而這種調查的結果就是對你的調查不完成,你就無法繼續工作,隻能以停職的身份尷尬的待著。”

李天逸聽到這個訊息,臉色頓時一沉。他想到了趙弘信方麵會反擊,也想到了趙弘信方麵會動用各種資源來打擊自己,卻沒有想到,對方竟然使出了這麼陰險的一招。

隻要對方把調查無限期拖延下去,自己就隻能無限期的等待下去。

自己能等嗎?

不上班就沒有工資?沒有工資自己如何生存?

這一招可夠狠的。

就在這個時候,李天逸的手機響了。

李天逸拿起電話接通,電話是從省會遼源市打過來的,而且是從省公安廳打過來的。

李天逸接通電話之後,十分意外,因為電話竟然是吳德亮打給自己的,看樣子,省公安廳的人似乎被吳德亮說服了,這才同意他給自己打這個電話。

“李天逸,我是吳德亮,對於你已經被停職的訊息我已經知道了,大體的過程也知道了,我想要告訴你的是,趙弘信此人十分陰險狡詐,和他打交道,你必須要多長幾個心眼才行,我認識一個弘信集團的高管,他一直對弘信集團的所作所為十分痛恨,但是呢,他又不想失去這份高工資,所以,他一直在高薪和痛恨這種矛盾中掙紮著。我建議你可以去找他認真的談一談,如果能夠說服他,也許他可以幫你揭穿趙弘信陰險的嘴臉。他纔是鳳凰市最大黑惡勢力、鳳凰市地下高利貸集團的幕後操控者!”

李天逸聞言,心中一動,沉吟片刻,隨即讓吳德亮把電話還給附近的警務人員,沉聲說道:“您好,我是李天逸,我希望能夠和省廳李廳長通電話,您能否幫忙轉接一下?”

對方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答應了。

電話很快接通了,李冠儀威嚴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了出來:“李天逸,聽說你要和我通電話?”

李天逸點點頭:“李廳長,我想要跟您借用一下吳德亮,有了他,我能夠儘快解開籠罩在我們鳳凰市上空的層層黑幕!希望您能夠成全!”十萬,距離死者家屬所要求的金額差距很大。死者家屬方麵對此十分不服氣,但由於是終審判決,結果已經無法改變,他們便找到混混的幕後主使者吳德亮,想讓他出錢彌補這種損失,但是吳德亮不願意出錢。因此,死者家屬中有混社會的人出麵綁架了吳德亮。要求吳德亮家屬拿出幾百萬賠償款出來,吳德亮家屬已經答應要給錢了,但是,突然之間,他們和綁架人員徹底失去了聯絡,也就說,現在,吳德亮和綁架者已經徹底消失在了我們警方的視線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