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意外穿越

“還杵著幹嗎?給本王使勁的潑水!直到潑醒賤跛子為止!”狠的男嗓音約約傳的耳際,隨後,一道冰涼刺骨的寒意再度刺穿了的。“冷……”海瞳不住連打了幾個寒,不得不從痛楚中清醒過來。勉強地睜開眼睛,目朦朧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事。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一個個古裝扮相的男紛紛映眼簾。他們是誰?為什麼會在麵前?不是在自己房間裏麼?為什麼會出現在奇怪的地方?難道自己在做夢?夢見自己異,還遭非人的待,一定是這樣的!但,為...“啪啪啪……”響亮而狠重的板子一下又一下地擊打在子上。**拍打聲,男男或嘲笑,或譏諷的說話聲不絕於耳。

痛,好痛,海瞳隻覺一陣陣鋪天蓋地的疼痛從後蔓延至全!子彷彿被大車輾過一般,隨時都有散架的可能。

“疼……”下意識地咬了牙關,渾的力氣猶如被空似的,什麼勁兒也使不出來,整個人宛若失了靈魂的玩偶般,地攤在原地,獨自承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楚。

“還杵著幹嗎?給本王使勁的潑水!直到潑醒賤跛子為止!”

狠的男嗓音約約傳的耳際,隨後,一道冰涼刺骨的寒意再度刺穿了的。

“冷……”海瞳不住連打了幾個寒,不得不從痛楚中清醒過來。勉強地睜開眼睛,目朦朧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事。

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一個個古裝扮相的男紛紛映眼簾。他們是誰?為什麼會在麵前?

不是在自己房間裏麼?為什麼會出現在奇怪的地方?難道自己在做夢?夢見自己異,還遭非人的待,一定是這樣的!

但,為什麼一切都來得如此真實呢?好像臨其境似的!全痛得痙.攣噬骨,尤其是從後傳來的疼楚,更理智地告訴:的屁.好像被板子開啟了花!

不行,要趕快結束這種恐怖的噩夢。然,就在此時,那個可怕的男子嗓音再次竄耳中,“賤人,終於捨得醒了?”

賤人?確認自己沒有聽錯後,海瞳不由得瞪大了雙眼,一怔一驚地打量著那一張俊逸而猙獰的臉孔。倏地,清澈如水的明眸時而睜,時而閉,時而,無論怎樣折騰,前方的那些影就是揮之不去。

最後,索揪起了手臂上的,“呀,痛痛……”該死的,原來這一切都不是夢,他們都是活生生且真實存在的人啊!

那麼,當下隻有一個可能,穿越了!

等等,到底是怎樣來到這裏的?思緒過於混的,本來不及思考任何事,頃刻間,不知從哪兒竄出了一隻手,狠勁地掐住了的嚨,“咳咳咳……”

“你是誰啊?”海瞳呼吸困難地出了一句話,“放開我……”轉眼間,看向旁的另一個錦男子,從相似的容貌可以推斷出,他和那個可怕的男人是兄弟,“該死的混蛋……”

“你竟然罵本王?”錦男子微微一怔,毫不憐惜地扳過了海瞳的臉龐,“瞳兒,你越來越放肆了!居然連為兄也敢頂撞!”言畢,他更進一步掐了的嚨。

“神經病,誰認識你啊!”海瞳起掙紮。

“慕海瞳,你今天打算又想唱哪出戲?裝失憶,還是裝傻充愣?就憑你這點伎倆還想上臺麵?你當本王是傻子嗎?會被你輕易糊弄過去?”

***

求收藏~各種求~著那一張俊逸而猙獰的臉孔。倏地,清澈如水的明眸時而睜,時而閉,時而,無論怎樣折騰,前方的那些影就是揮之不去。最後,索揪起了手臂上的,“呀,痛痛……”該死的,原來這一切都不是夢,他們都是活生生且真實存在的人啊!那麼,當下隻有一個可能,穿越了!等等,到底是怎樣來到這裏的?思緒過於混的,本來不及思考任何事,頃刻間,不知從哪兒竄出了一隻手,狠勁地掐住了的嚨,“咳咳咳……”“你是誰啊?”海瞳呼吸困難地出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