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才會更開心,不是嗎?”“阮沉瑾,陰陽怪氣也要掂掂自己份量。”厲慎的聲音不止是不耐,冷質的聲音從話筒傳來,帶著沉沉威壓:“你最好......”“我掛了。”厲慎的話沒有說完,阮沉瑾就掛了電話。不是她敢跟厲慎耍脾氣了,是流產的二次出血潮來了,阮沉瑾顫抖地捂住肚子,從包裡拿出一個針盒,在自己的關元,神闕幾個位置紮上了銀針。手機還不停在震動,阮沉瑾癱在了計程車上,昏睡過去。等到司機說到達厲家,阮沉瑾總算恢複...厲慎的手一頓,跪著的白凝星仰頭看著他。

“因為你在乎我,所以才會介意我是不是惡毒的人,才會介意我犯的錯是不是推脫在彆人身上吧?”阮沉瑾越說臉上的笑容越燦爛。

尤其是看到白凝星和厲慎兩人不約而同的臉色變了變,她的心情就好了許多。

“阿慎……”白凝星顫顫巍巍地站起來。

厲慎鬆開她,嫌惡冷笑:“在乎你比在乎一條流浪狗還讓我惡心!”

“是嗎?可是你的情緒因為我被牽動著呀。”阮沉瑾俏皮地眨巴著眼睛,俏皮反問:“你真的清楚心裡想要的是什麼嗎?”

厲慎憤怒的情緒瞬間平淡下來,那雙犀利的眼睛厭惡的瞪著她。

阮沉瑾被他的目光灼傷,可她卻若無其事的拿起工服往裡麵走去,利索的換上淺粉色的工裝後,將烏黑的長發重新紮了個高馬尾,巴掌大的瓜子臉完全露出來,飽滿的額頭精緻的五官,臉色隱約有些病態。

換好衣服,阮沉瑾戴上白色口罩往外走去。

厲慎看著她羸弱的背影,煩躁的內心忽然多了一抹莫名的心疼。

白凝星看著沉默的厲慎,她有些後悔剛才故意挑起事端,她以為阮沉瑾會繼續默默無聞,像個啞巴一樣任由厲慎羞辱,卻沒想到她表現的和以往不一樣。

門外。

阮沉瑾跟著宮連赫認識了節目主角們,此次參與節目的老人們最大的年紀是95的張爺爺,最小的85,還有一個是從前幾天才從其他養老院轉來的人叫羅亞龍,是這群老人裡年紀最小的,才65歲。

因為主嘉賓是白凝星,所以許多的事情都需要她親力親為,阮沉瑾隻需要在一旁搭把手,體現出白凝星的不一樣即可。

厲慎坐在鏡頭後麵看著鏡頭裡的白凝星,隻是他的目光總是不自覺的被阮沉瑾給吸引。

阮沉瑾靜怡地坐在白凝星的側邊,當有老人不舒服的時候,阮沉瑾都會主動為他按摩,並且軟聲軟語的和老人聊天。

一整個白天就在怡然自得下過完,傍晚,節目組工作人員準備了歡迎晚會。

因為老人休息比較早,所以晚會五點多就開始了。

“軟喵喵,你不要忙活了,一起出來和大家吃飯唱歌!”宮連赫興奮的推著在準備藥膳湯的阮沉瑾,說什麼也不讓她繼續在廚房裡待著。

阮沉瑾很警惕,笑著搖頭:“我不太喜歡人多的場麵,再說張爺爺要睡了,我將藥膳端給他喝完,他就可以安心睡覺。”

“沒事,不差這一會兒。”宮連赫將她推到人群裡。

白凝星和厲慎金童玉女的依偎在一起,看到阮沉瑾出來,白凝星拿起一旁的香檳遞給阮沉瑾:“沉瑾,這是果酒,不會醉人,你嘗嘗。”

阮沉瑾忽然想到上午換衣服時,白凝星說還有一個驚喜等著她。

果酒……雖然不會醉人,但也容易出事。

“不了,我喝點牛奶就好。”阮沉瑾笑著拒絕。

白凝星聳聳肩,靠在厲慎懷裡認真的看著電影,雙手環著厲慎,時不時地側臉和阮沉瑾對視,彷彿她在炫耀她的勝利果實。

阮沉瑾覺得有些搞笑,拿了一盒沒有開封的牛奶,倒了杯喝了起來。

入口牛奶有一股很甜的味道,阮沉瑾疑惑的看了眼牛奶,見是風味飲料,配料表上有許多的新增劑,疑惑的心倒是放鬆下來。

“偶像,你平時喜歡做什麼?”宮連赫也拿了個杯子倒了杯牛奶,抿了一口看著她。

他很好奇在被厲慎冷落了三年時間的阮沉瑾,內裡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阮沉瑾餘光若有若無地看向厲慎的側臉,她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去看他,可就是控製不住自己的眼神。

即時她表麵表現的再淡定,但心臟依舊會讓她很難過。

宮連赫有意想讓阮沉瑾開心一點,多瞭解她一點,結果後期剪輯找過來:“宮總,你能過來一下嗎?我們後期剪輯需要討論一下。”

“抱歉,我失陪一下。”宮連赫抱歉地笑了笑,起身跟著剪輯離開。

阮沉瑾笑著搖頭,端起牛奶喝完後,重新回到廚房去準備藥膳湯,這湯已經燉了三個小時,現在喝剛剛好,而且還新增了酸棗仁,有助眠的效果。

當阮沉瑾端著藥膳湯來到已經睡了的95歲張爺爺的房間時,發現65歲的羅亞龍也在這裡。

房間裡燃著熏香,濃鬱的蚊香味道蓋住了原有的香味。

這混合的香味讓阮沉瑾覺得不太對勁,猛地吸了一口的阮沉瑾想分辨裡麵都用什麼材料,結果卻發現腦袋有點兒昏沉。

“張爺爺、羅爺爺,睡覺前先把這藥膳湯喝了吧,這湯有助眠效果哦,能讓你們減少起夜次數。”阮沉瑾軟聲笑著解釋。

羅亞龍手腳靈活地走過去將藥膳端給張爺爺,笑嗬嗬道:“小阮啊,你這人還真是勤快,嘴巴還甜,要是我孫女有你這一半貼心就好了。”

聞久了濃鬱的香味,阮沉瑾覺得腦袋越來越昏沉沉,渾身發軟有點使不上勁,她隻好坐在護工床上。

張爺爺喝了幾口藥膳就擺擺手,躺下來不舒服的閉著眼睛。

羅亞龍放下碗踱步走到門口,將房門鎖上,隨即走到阮沉瑾身邊坐下,見他過來,阮沉瑾迅速站起來往椅子上走去。

阮沉瑾剛站起來走了兩步,就覺得腦袋眩暈的厲害,好在她及時扶住了桌子,這才沒有摔倒在地上。

“小阮啊,你沒事吧?”羅亞龍咧嘴笑著,伸手就要去扶她。

阮沉瑾躲開他粗糙肮臟的手,皺眉喊道:“我沒事,張爺爺就拜托你照顧了,我先回去休息。”

“彆著急走啊,我們聊聊嘛!不熟悉一下你怎麼知道其他老人的生活習慣呢?”羅亞龍嘿嘿一笑,一把扯住她的手。

阮沉瑾踉蹌著沒有站穩,整個人摔倒在了地上。

“咚!”

阮沉瑾的額頭磕在了桌子上,疼痛讓她皺緊了眉頭,小臉慘白。

“你是不是都知道了?”羅亞龍忽的湊過來。

他那放大的醜陋的臉將阮沉瑾給嚇了一跳,她後仰地看著他:“是白凝星讓你來做這一切的?你就不怕被人發現?”

阮沉瑾故作鎮定的讓自己冷靜下來,冷汗將她打濕,可她卻不敢鬆懈下來。

羅亞龍居高臨下的在阮沉瑾麵前踱步,猙獰的笑道:“知道了也無妨,誰會相信你說的話啊?”

阮沉瑾跌坐在地上,指甲用力地摳著掌心,儘可能的讓自己不要昏過去。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繞圈子了。”羅亞龍一腳踹在阮沉瑾的胸口上,陰森森的笑道:“那天你本該和你那短命孩子一起死的,你怎麼不去死呢?”

“既然不想死,那就好好在人間感受一下地獄是什麼樣的存在吧!”

陰冷的聲音落下,羅亞龍好拿出鞭子,狠狠地往阮沉瑾身上招呼。

這要是在平時,阮沉瑾一定能躲開,可現在她卻難以動彈,根本沒法自救。

“啪、啪、啪——”

羅亞龍連著抽了三鞭子,阮沉瑾被打得皮開肉綻,疼痛讓她清醒了不少。

她踉蹌的站起來躲到張爺爺的床後,卻看到羅亞龍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以為這老頭能救你呢?馬上……你就要跌進深淵了!”羅亞龍大步走過來。

他抓著血淋淋的阮沉瑾,絲毫沒有要憐香惜玉。

將她身上的血跡擦在張爺爺的身上,原本休息的張爺爺忽然渾身開始抽搐,緊閉著的雙眼也睜開了。

他瞪大了眼睛,雙眸渙散,伸出手好似是要求救。

不一會兒,張爺爺整個人都沒了生氣。

阮沉瑾吃驚的看著這一幕,他們是想將張爺爺的死嫁禍到她身上?

“看到了嗎?”羅亞龍陰森森的聲音在寂靜的房間裡再一次響起:“現在,輪到你了……內心苦嗎?阮沉瑾一邊吃,眼淚一邊無聲地滑落。收拾完廚房的秦嫂看著這一幕,忍不住歎了口氣,少夫人的命真苦啊!阮沉瑾吃完粥,磨蹭了許久,就在厲慎要失去耐心時,換了一身休閒家居服的阮沉瑾走了進來。她的眼睛有點兒紅,好像哭過了,但臉上卻帶著笑意:“走吧,先去洗個澡緩解一下疲勞,接著在泡腳會更舒服一點。”她真心實意的模樣彷彿回到了之前的日子。厲慎挑眉,徑自去衝澡。等他衝好澡,阮沉瑾已經將足浴包放在泡腳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