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為誤會了,今天讓爺爺擔心了。”阮沉瑾這樣說,就是給厲慎“不關凝星的事”的說法解圍了。聽到阮沉瑾這麼說,厲慎意外地打量了阮沉瑾一眼,女人臉色蒼白地厲害,但確實掩飾不住她自帶的古典柔美的氣質,清淩淩的眸子裡很乾淨,對上自己的目光,卻像是裡麵什麼也沒有,卻彷彿更彰顯了女人本來的清冷跟傲氣。厲慎不自覺皺眉,總覺得阮沉瑾以前從來不會用現在這樣的眼光看他。“是這樣嗎?”厲老爺子重重地哼了一聲:“就算是誤會,下...“你……要做什麼?”

阮沉瑾掙紮著推開他,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羅亞龍的倒三角眼眯了起來,拽住她的腳腕,拖著她往外走去:“你不是喜歡跳樓嗎?那我就送你去陪陪你那未出生的孩子啊,好不好?”

阮沉瑾的心“咯噔”了一下,所以白凝星是要營造出她不僅害死了張爺爺,還要畏罪自殺,將所有的錯都推在她身上?

一股絕望縈繞在阮沉瑾的內心,樓下大院裡有不少工作人員,如果她真的從高樓跳下去,不論是宮連赫還是阮家,都不會有好果子吃!

好狠的心計啊……

阮沉瑾一腳踹開羅亞龍的手,勉強爬起來想要逃走。

被猛地踹了一腳的羅亞龍咬牙,惡狠狠的走過來,抬手給了她兩巴掌:“賤人!留你全屍就已經是看得起你了,你還想怎麼樣!”

阮沉瑾被打得耳朵嗡嗡嗡地響著,整個人軟綿綿的摔倒在地上。

羅亞龍再一次拽著她的腳拖著她往外走去。

剛開啟門,羅亞龍就看到了厲慎!

霎時間,羅亞龍的臉色立刻變得慘白,他下意識的想要將門重新關上,可厲慎卻比他的動作快了一步。

他一腳將門給踹開。

站在門後麵的羅亞龍被門一掃,整個人都摔倒在地上,吐了口血昏了過去。

厲慎走進來看到被欺負得身上許多傷口的阮沉瑾,迅速彎腰將她抱起來。

“救、救我……我不、不想死。”阮沉瑾呢喃著,隨即整個人陷入了昏迷中。

厲慎黑著臉轉身抱著阮沉瑾離開,從樓上下來,徑自帶著阮沉瑾前往停車場。

“阿慎,你嘗嘗這個……”端著藥膳過來的白凝星看到他消失之前的身影,急忙喊道。

疾步離開的厲慎卻好像沒有聽到,直接抱著阮沉瑾上車,驅車離開。

白凝星下意識的扣著手,漂亮的小臉閃過怒意,她剛才如果沒有看錯,厲慎懷裡抱著的是阮沉瑾吧?

他為什麼會跑到樓上去?

一想到這兩次完美的機會都被破壞,白凝星眼底充斥著狠厲。

“呀,白小姐好像對他們夫妻兩人一同離開感到有意見?”宮連赫一手拿著冰啤酒,一手吃著燒烤。

本就矜貴的氣質搭配上帥氣的容貌健美的身材,宮連赫不論做什麼表情,隻要往那一站,就是方圓百裡最吸引人眼神的存在。

白凝星恢複了平日甜美的模樣,甜甜地笑道:“宮少那麼在意,該不會喜歡沉瑾吧?”

“是啊!”宮連赫沒有否認,喝了一口涼爽的冰啤酒,微眯著眼誘人的狐狸眼,爽朗笑道:“像我偶像這種有醫術又漂亮性格還好的女人,沒有人會不喜歡。”

說到這裡,宮連赫停頓了一下,表情有點一言難儘:“當然了,傻狗眼瞎看不到,所以他是個例外!”

傻狗?

白凝星漂亮的臉蛋閃過龜裂,他說的人是厲慎嗎?

兩人沉默的空檔裡,忽然樓上傳來護工驚恐的尖叫聲:“死人了!”

“怎麼回事?”宮連赫將丟下燒烤和啤酒,邁著長腿走進去,看著雙腿嚇軟,跌坐在地上的護工。

白凝星轉身時,隱藏在黑夜裡的側臉勾起了詭異的笑容。

隻成功了一半,也足夠將阮沉瑾打入阿鼻地獄了。

宮連赫迅速上樓,房間裡燃著刺鼻的熏香,羅亞龍趴在地上,嘴角和地板上都有鮮血,他走過去試了一下鼻息,還有呼吸。

可當他走到床邊去食堂張爺爺的呼吸時,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幾步,拉開了兩人的距離:“你想違約也可以,但必須讓我和你一起見一下這什麼軟喵喵。”是什麼樣的人光是聽聲音讓他覺得熟悉,讓一個堂堂滬城太子爺為她如此奴顏婢膝?宮連赫為難地打量了他一眼,勉為其難點頭:“那......好吧!不過約法三章在先,你不能對我偶像不恭敬,不能口不擇言!”“嗯。”厲慎敷衍點頭,拿起車鑰匙先一步往外走去。宮氏大廈。偌大的大堂裡圍堵著不少員工,清一色黑白職業短裙的女性踩著高跟鞋,睥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