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你最好......”“我掛了。”厲慎的話沒有說完,阮沉瑾就掛了電話。不是她敢跟厲慎耍脾氣了,是流產的二次出血潮來了,阮沉瑾顫抖地捂住肚子,從包裡拿出一個針盒,在自己的關元,神闕幾個位置紮上了銀針。手機還不停在震動,阮沉瑾癱在了計程車上,昏睡過去。等到司機說到達厲家,阮沉瑾總算恢複了一點血色。剛推開車門,就聽到一連串尖利聲音:“今天一個新聞,厲氏的股票直接掉了5個點,幾個阮家都不夠賠!”“結婚三年...張爺爺死了。

老態的身體隻剩下餘溫。

宮連赫想起阮沉瑾被厲慎抱走,內心忽然升起一抹不對勁,雖然他剛知道軟喵喵就是厲慎的妻子,但在這之前早就知道和厲慎打得火熱的是白凝星。

阮沉瑾在厲慎看來,隻是一個陌生人。

“報警!這裡所有的一切都不要動,等警察來了以後再說。”宮連赫當機立斷。

節目導演皺眉走過來:“宮總,這還要繼續拍攝嗎?”

張老爺子白天還好好的,晚上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怎麼看都有問題。

“拍!不禁要拍清楚,將監控也調出來。”宮連赫壓低聲音吩咐,房間裡的監控有好幾個機位,目的是方便後期剪輯。

如果這件事是陷害,那這些都是證明阮沉瑾清白的證據!

白凝星急匆匆的跑上來,慘白著臉給羅亞龍檢查:“我是醫生,羅老爺子的情況很不好,需要先送去醫院。”

沒有人敢開口,宮連赫看著她那假惺惺的模樣,冷聲道:“既然你是醫生,你就地診治,等警察拍完凶案現場後,人自然會被帶去醫院。”

房間裡有打鬥的痕跡,羅亞龍雖然昏迷,但受傷卻並不是很嚴重。

宮連赫微眯著眼漂亮的狐狸眼,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白凝星。

這件事和她有關係嗎?

“開車!回厲公館!”

厲慎抱著阮沉瑾上了後座,沉聲吩咐道。

早在看到厲慎抱著阮沉瑾從樓上下來時,徐毅就已經上了車子。

有他這話,他一腳油門迅速踩了下去,車子疾馳在黑夜中。

漆黑的車廂裡,厲慎抱著身體滾燙卻陷入了昏迷中的阮沉瑾,輕輕地拍著她的臉頰:“阮沉瑾,你醒醒?”

躺在厲慎懷裡的阮沉瑾好似睡著了,被鞭子打的傷口還在流血,血腥味充斥著整個車廂。

“不要……彆、彆傷害……我……”的孩子。

阮沉瑾迷迷糊糊的醒來,眼睛還沒有睜開第一時間想的卻是保護早已經沒有了的孩子。

那是她三年來的期盼,是她忍受了許多的痛苦,不斷的去醫院檢查、打針吃藥才換來的孩子。

可這一切都沒了。

厲慎抱著她輕聲道:“彆怕,不會有人傷害你。”

黑夜裡,阮沉瑾睜開了雙眸,清澈的眼眸茫然的看著漆黑的環境,她很不舒服。

阮沉瑾吃力地爬起來,想要躲開厲慎的懷抱。

“彆動!”厲慎摁住她。

阮沉瑾紅了眼眶,哽咽道:“為什麼要救我?”

如果三週年結婚紀念日那天,他也能像現在及時趕到,他們的孩子是不是也就不會死?

厲慎被她的話問得一愣,皺眉嚴肅的看著她。

渾身疼痛卻異常清醒的阮沉瑾扣住他的後腦勺,仰頭吻住他。

她的吻很生疏,一點兒也不溫柔,卻讓厲慎麵紅耳赤,他和白凝星一直保持著柏拉圖式愛情,所以對男女之間的事情……他也不是很熟練。

儘管不熟練,但厲慎也知道阮沉瑾這是什麼意思。

“阮、沉、瑾!你看清楚我是誰!你確定要繼續下去嗎?”厲慎板著她的臉,在黑夜裡注視著她蒼白沒有血色的小臉。她的紅唇,溫熱的大掌劃過她白淨光滑的肌膚。起初隻是被莫名憤怒控製著想要給她一點教訓,但後來,逐漸地厲慎沉浸在這個深吻中。被動的阮沉瑾看著近在咫尺的厲慎,炙熱的呼吸纏繞著。阮沉瑾覺得有些可笑,結婚三年,這是厲慎第一次吻她,這個帶著侵略性霸道的吻一度讓她沉迷,將她一次又一次的拖入深海裡沉溺。“你男朋友也是這樣吻你?”厲慎鬆開她,兩人鼻尖對著鼻尖,深邃的黑眸倒映著她白.皙羞澀的臉。阮沉瑾微張著唇,麵無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