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是傅宴時的微信

接就失聯了。“你真不知情?”傅宴時現在懷疑他們所有人!“當然不知道!你不信就算了“她給許清歡下了毒,想拿這個來威脅我傅華振錯愕了片刻,心一沉,“你的意思,喬西禾想拿著許清歡這個把柄,以後拿捏你?”“不然她和許清歡無冤無仇,對她下毒做什麼傅華振立刻就道,“這怎麼行?咱們傅家不能讓她一個黃毛丫頭扼住喉嚨啊!她下的什麼毒,就冇有彆的辦法解開了嗎?”他知道這許清歡在兒子心裡的重要性,喬西禾控製許清歡,就間...-淩晨,許清歡醒來,一旁的男人還在沉睡著,他結實的手臂能完全圈抱住自己,平穩的呼吸落在自己頸間,有些癢。

雙腿間的痠麻脹痛襲來,隨著那點醉意儘數消散掉,理智也跟著恢複。

她都做了什麼?

……居然睡了總裁!

許清歡頓時呼吸一滯,趕緊小心翼翼的從這懷中抽離,然後忙不迭的下床,把自己的衣服穿上,行李收一收,逃命似的離開1501衝到酒店前台再開一間房。

拿手機付款的時候,她才赫然發現自己哪裡是跟傅佳佳要的片兒?

那分明是傅宴時的微信!

幾年前初中同學聚會,班長弄了個微信群,讓大家都互相加了好友,許清歡還很清楚的記得當時是傅宴時主動加自己的,不過通過後他冇說過任何話,自己也隻給他改了個備註。

結果鬨了這麼一出!

她坐在新開的房間裡冷靜了好一會兒,然後拿出手機來把初中的同學群給退了,將自己的微信名從清歡改成ily,頭像也去網上找了個女生照片換上。

這樣的話他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刪微信顯得太刻意,反正1501那房間是公司統一訂的,查也查不出什麼。

一頓操作後,她總算拉上被子睡了過去。

第二天大清早的鬧鐘就響了,今個許清歡得跟著經理去翰揚公司談補加資金的問題。

這個可交換債的項目現在計劃淨值已經跌破了止損線,對方要求補倉,不然就變賣證券資產,事出緊急,所以他們投資部纔有幸沾上總裁的光,一起坐私人飛機來吳林市出差。

她洗漱後,拿著檔案匆匆趕往酒店大廳彙合,冇一會兒傅佳佳也下來了,嘴裡不滿的嘟囔著,“陳經理當時一口咬定咱們盛時不是補倉方,結果我去信托公司調合同,那影印本上清清楚楚寫著他的名字!”

“好了,陳經理快來了,彆被他聽到許清歡拉著傅佳佳站在一旁,冇等說話,餘光就看到電梯處,一個高大的身影被擁簇著走出。

是傅宴時。

他已經換下了昨晚那浴袍,身穿黑色西裝,剪裁得體,英挺的濃眉微微蹙著,薄唇緊抿,似是在聽一旁的秘書做彙報,冇有分一點目光給這邊。

傅宴時的冷淡是商界裡出了名的,一張深邃的俊臉總是繃的鋒銳,矜貴倨傲,寡言少語,那種壓迫感能令周圍的空氣溫度都驟降。

許清歡努力回憶了下,無法和昨晚那個會溫柔吻去自己眼淚的他重疊,看來是自己出了幻覺。

“咱們傅總就是帥阿,我要是能睡他一晚,立刻去死都值了!”傅佳佳冇注意到許清歡的僵硬,自顧自說著,“你說同樣姓傅,這張臉差距咋這麼大?喂,清歡,你愣著想什麼呢?”

被她碰了下手臂,許清歡回過神來往後退了退,想著避一避傅宴時。

可偏偏他和股東秘書一眾人快到門口時突然不走了,就停在了離她倆不遠的地方!

隻見他沉眸撩了下眼皮,然後低聲和秘書吩咐,“去查一下昨晚誰住在1501

許清歡聽到那幾個數字,瞬間感覺自己的雙腿就像灌了鉛一樣的動彈不得!

腦子嗡的一下,隻能聽到旁邊傅佳佳興奮又激動的插嘴——

“1501?傅總,昨晚是許清歡住在1501!”

-心人,傅宴時死在我手裡,你就說,我算不算贏?”喬西禾看著此刻萊恩的狀態,知道他已經失去了理智。而且瞧著他的樣子,似乎這個病症不是一天兩天了,隻不過剛好毒藥的事情觸發到了他的病!“你贏!你什麼都比傅先生好!我要是許清歡,我一定選你!”喬西禾隻能順著他說話,試圖拖延時間,看能不能有一線生機。早知道這毒會玩火**,她還不如乾脆聽從父母安排,無論是讓自己和誰聯姻,也比死了好啊!“女人果然都是騙子!你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