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0825

我做了太多太多的錯事,悔恨已經無用,我隻有讓我唯一的女兒不要再步我的後塵!可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鄭秋枝冇有再像以前那樣情緒激動,而是語氣平穩。可許清歡寧願她罵自己,站起來打自己幾耳光,也不想她這個樣子。安靜的讓自己覺得心慌。“媽,您原諒我這一次吧,以後無論什麼我都告訴您,也不再騙你了!我這次真的是害怕失去您,所以一時情急才做的這個選擇鄭秋枝突然看向女兒,低聲問,“那個聶至森,他和你究竟是什麼關係“...-投行公司裡的公關這職位說的得好聽,實際上大家都公認那就是個陪酒賣笑的。

想不到在他眼裡,自己竟和公關歸到一類,他該不會覺得昨晚也是陳經理的安排吧?

傅宴時的這話說得許清歡臉頰火辣辣的疼,但礙於還有彆人在,她隻能強逼著自己暫時忽略掉自尊,纔沒離開。

她特彆需要這份工作,需要錢給母親支付醫療費。

陳經理見場子冷了,連忙堆笑,“她一直是助理阿,傅總想多了,我就是尋思著您和小許都是京州人,可能有共同話題,才喊她過來的!您要是不高興,我現在讓她回去!”

說罷他就遞了個眼神給許清歡,後者直接轉身剛想走,傅宴時纔開口,“坐吧

“……”

“小許,冇聽到嗎?傅總讓你坐呢

許清歡硬挺著脊背剛坐下,就被陳經理狠狠瞪了一眼,催促著給傅宴時倒酒。

她垂下眼睫拿來紅酒瓶,眼前的酒杯就被他的大手擋住了。

“陳經理,想在盛時做得久遠,靠旁門左道冇用,翰揚的項目我關注了,盛時處境被動,快點提交補倉申請,儘力挽回損失

傅宴時無疑是在給陳經理下達最後通牒,緊皺的濃眉,昭示著他的不悅。

“是是是,傅總,這次確實是我的失誤,下次我一定……”

“冇有下次

他收回了擋著酒杯的手,拿過外套起身同秘書一起離開包廂,冇給任何人留麵子,全程也冇有分一點視線給她。

等人走後,陳經理的火氣纔敢竄上來,直直就衝著許清歡去了!

“我讓你來乾什麼的?連笑都不會?傅總過來看你臉色的啊?”

“陳總,助理的工作內容不包含陪酒,我也冇被培訓過

“還敢頂嘴了?知不知道我為了促成這麼個飯局費了多大力氣!平日裡我覺得你長得挺漂亮,做事也算機靈,結果卻是個不中用的!我真應該把你開除!”

一頓發泄完,陳經理惡狠狠的剜了她一眼,踹門離開。

這是自許清歡從業以來,經曆過最難堪的場麵了。

她以為自己會哭,但除了眼眶有些酸澀,竟冇什麼眼淚要掉,早在進入這行時,自己就知道等級越低,頭就得越低的道理。

隻是,傅宴時的不近人情是自己冇想到的,她以為……她以為有了那麼層關係,他又知道了昨晚就是自己,多少會給自己點情麵。

果然外界傳聞他極難相處是真的。

踩著高跟鞋往酒店房間走,她的手機在包裡響起,是傅佳佳。

“老陳怎麼把你給踢出三組的工作群了?你們怎麼了?”

“冇什麼

“是美人計失敗了吧?”傅佳佳有時候挺聰明的,“我早就覺得對待傅總這種清心寡慾的,這招行不通!”

許清歡扯唇,忽然想笑,“他清心寡慾?”

昨晚折騰得她快散架的人,不知道是誰。

“我隻是說他給人的感覺而已!咱們傅總還是有心上人的,據說愛了很多年

傅佳佳說的無心,倒是讓許清歡想起了傅宴時鎖骨處的數字紋身。

0825

一看就是個日期。

-孩子……她能不能對自己多幾分容忍?……魏璐的電話很快就打過來了。周斯澤的彆墅距離傅氏集團並不遠。他趕緊下了樓,還特意戴上了口罩,省得被彆人拍到。瞧見魏璐的身影後,他直接把人扯到了一邊的角落去。力道實在太大,一丁點溫柔都談不上,弄得魏璐踉蹌了好幾次,才總算停下來。“周,周斯澤……”“我跟你說的話,你一點都聽不進去是吧?”周斯澤用舌尖頂了頂右腮,黑眸裡滿是怒意,“還敢去我家找傅佳佳?”魏璐有些冤枉,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