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鮮美魚湯

遇到一個獅子大開口的主兒,“一千兩黃金,一天!”萬鬼王直接從椅子上翻下去,要麽這命不要了?“上神,我真沒那麽多啊!”暖寶拿出一個小矬子,磨著她的指甲,也不抬頭,“你也可以去搶啊,反正你也不受世俗管轄。”有這樣的神嗎?這貨到底上崗沒上崗?“便宜點吧,我幾百年也沒收集那麽多。”暖寶自己就是個小氣鬼,她當然知道小氣鬼是什麽樣子,斜眼睨了萬鬼王一眼,“算了,看在你主動上門成全我今天第一筆生意的份上,我少兩...幾個孩子到河邊的時候,河上的冰已經被砸了一個大洞。

一群村民圍在洞口,時不時會有喝彩聲響起。

“哥哥,快點。”暖寶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齊時晏和蕭辰朗兩人一左一右緊緊的握住暖寶的手,“不要跑,小心摔了。”

他們走到人群圍觀的地方,就見那洞口突然冒出來一條魚,“啪”地掉在了冰上。

一個伯伯連忙將魚抱起來扔進竹籃裏。

暖寶激動地拍手,一個勁地叫好。

“暖寶來了,冷不冷啊!”

“快把帽子係好,別讓風進肚子裏了。”

暖寶被一眾村民寵上了天,要不是他們身上都濕漉漉的,都要上去抱她了。

“我一點也不冷,伯伯你們好厲害啊!”

暖寶甜甜的誇獎,還伸出小手點讚。

一群農民被個奶團子誇害羞了,畢竟魚是自己跳上來的,他們就伸頭等著撿而已。

誰都沒注意到站在人群後麵的林良田正一臉陰沉冷漠地看著他們。

並且還緩緩地往前走。

在他身邊站著的李雲像是有所感應,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袖子。

林良田回頭,就見李雲一臉害怕,卻還乞求般搖搖頭。

林良田的眼神突然變得冰冷,嚇得李雲縮回了手。

暖寶就蹲在洞口,小腦袋歪著往洞裏看,嘴裏還小聲說:“多一點魚啊!在下麵養了這麽久,味道一定很好。”

讓人沒想到的是,原本就隻有幾隻魚在洞口附近遊,可暖寶說完之後,無數的魚湧了過來。

簡直如鯉魚跳龍門一般往上竄,就像被炸出來一樣。

不過小金龍在這裏,可不就是鯉魚跳龍門麽。

“天爺啊!這可真是開了光的嘴。”後麵一位村民感歎。

另一位村民已經蹲下去撿魚了,“弄不好這次全村都能喝到鮮魚湯了。”

齊時晏雖然不擔心暖寶,卻還是下意識站在她身後一點,抓住她的鬥篷。

“到時候多給咱們暖寶幾條魚!”裏正一句話,大家絲毫沒有意見。

暖寶也是會做人情的,她馬上笑著回應,“一會我讓二哥切點參給大家送去,熬到湯裏都補補。”

人參啊,可不是他們這種身份的人能吃得到的東西。

村裏的人如果在山裏挖到人參,基本都和蕭永福以前一樣,拿到城裏去賣。

就算家裏有人需要吃,也捨不得。

所以聽到暖寶的話,簡直讓大家的心都化,小龍神疼他們,幸福!

裏正把暖寶抱了起來,往回走,“好了,這魚估計差不多了,回去吧,冰上太涼了。”

林良田見狀,眼中閃過一絲可惜。

暖寶和他迎麵對視,又給了他一個挑釁的眼神。

來的人雖然人人都背著竹筐,但大家都沒想到回去時,所有人的竹筐都能裝滿。

喜笑顏開,就差敲鑼打鼓昭告天下了。

“辰朗和根生,去分魚,每家一條。”

裏正帶走了暖寶和齊時晏,當然還有林家的三個孩子。

“這雪都快一個月了,還得下多久?”裏正小聲問她。

暖寶靠在裏正的肩膀上,在他耳邊耳語,“半個多月。”

裏正雖然對於半月後可能雪會停很開心,但他心裏卻很不踏實。

畢竟等雪停了大家都能出來的時候,更大的危險也會來臨。

他們村是有暖寶這個神的存在,才能在這場雪災中無一人傷亡。

可其他村裏既沒有餘糧,又沒有棉衣。

還不知道要凍死餓死多少人。

而他們這個出頭鳥在黎肅通知大家的第一天,就將糧食送去換糧食和物資。

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記著他們呢。

暖寶和裏正在前麵,齊時晏提著三條魚,林二妮的女兒李小花提了一條,走在中間。

最後是林良田和李雲。

“晏哥哥,快把魚送回去,讓寒娘給我們煲湯,讓四哥跟二哥說多切點參,每戶都給幾片。”

暖寶在林良田隨手挑了一塊尖銳的石頭準備砸向齊時晏的時候,突然開口。

裏正回頭,瞥見了林良田怪異的動作,疑惑地看了他幾眼。

齊時晏已經聽話地跑回家了,而林良田看著正在和裏正說話的暖寶,心裏有一絲絲疑惑,怎麽這麽巧她開口了?

裏正送了暖寶回家,便去找林家人,“一會你們跟我去領東西,本來應該今天就讓你們去拜宗祠,不過申請還沒有送過去,隻能先等幾天。”

羅氏親熱地說:“感激不盡,那我叫女婿跟您一起去拿。”

裏正看他們這麽多人不動,羅氏就直接出去找蕭永福了,這是他能同意的事情?

“永福,你趕快去看著,把暖寶說的參給每家每戶都發下去,一戶五片!”裏正在羅氏開口前將蕭永福給支了出去。

羅氏尷尬地笑了,“那就……水生和曾氏一起去吧!”

裏正都忍不住要搖頭了,偏心到這份上,這夫妻沒和離還真是奇怪。

果然那兩人臉色都不太好,可礙於羅氏是長輩,兩個人都應了下來。

林大寶窩在炕上發呆,林二妮坐在桌前剔指甲。

沒一個人為他們說一句話,倒是林老漢開口,“走,我和水生去,曾氏去熬魚湯。”

曾氏接過李小花手裏的魚來到廚房,卻發現佐料也不夠。

她先把魚殺了洗了,才擦幹手上的水走到蕭家的廚房門口。

寒娘已經開始做飯,“有事嗎?”

曾氏的容貌是那種小家碧玉,她笑起來嘴角還有一個淺淺的梨渦,“我們那邊沒薑,想借幾片。”

“好的,稍等。”

寒娘一邊說一邊將薑片熱油下鍋,把三條魚都放進油裏煎。

等兩麵微黃的時候,舀了三勺煮開的熱水倒進鍋裏。

寒娘這纔去拿了幾塊薑給她,“你們先用著。”

寒娘畢竟不是蕭家人,如果不給肯定是不合適的。

曾氏回去後就按著寒孃的順序,做出了味道不錯的魚湯。

隻不過她並不知道,寒娘做的魚湯可是奶白奶白的,她做的卻不是。

這做魚湯時加水一定得是熱水,煮出來的湯纔好看濃香。

暖寶被寒娘叫過去抱到桌前坐下,“來,把湯喝了,你剛纔去冰上了。”

“寒娘你真好!”小團子舀了一勺吸溜進嘴裏,“哇,好好喝,肚子裏都熱乎乎的。”

“那是因為我放了白鬍椒,天氣這麽冷,就要喝點溫暖的東西。”

暖寶被一碗魚湯征服。

等到中午吃飯的時候,她又收到了一波虔誠的信仰之力。

現在的天氣仍然大雪飄飄,村裏人的作息便成了,早起吃個早午飯,下午睡會,起來再吃個晚飯,繼續睡覺。

這纔是下雪天應該有的生活,蕭家的院子裏飯後變得靜悄悄。

林家人住的屋子裏,出來一個人,悄悄走向暖寶住的那間屋子。情,可是他這副可恨的樣子又讓我把那些同情想撿起來吃了。”厲溫和崔玨連忙哄她,雖然知道暖寶收拾這個人多少是為了還地府今日的人情,但幫忙了就是幫忙了。不僅他們要感謝,估計地府所有的官員都想感謝小龍神。很快,時間已接近午夜,地府的通道馬上就要關閉了。白狼站在街道上,可以看到無數的亡魂變成一粒粒鬼火飛向空中,進入通道內。現在他們的任務就是確保所有的亡魂都回去了。不要有滯留的旅客。暖寶小小的身子立在空中,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