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被剝皮了

到底是幹啥呢?”暖寶奶凶奶凶地問他。“帶你瞭解一下人性的惡,到底能到什麽程度。”暖寶一挑眉,連忙收拾了手裏的東西,激動地問崔玨,“張家的事情有進展了?”說話間,兩個人已經到了城外。“乾元觀?你帶我來這裏幹嘛?”崔玨見小龍神到此刻都還沒有反應過來,越發覺得自己今晚的決定是對的。“你發現張家宅子有問題之後,讓張夫人來這裏找人幫忙。”暖寶點頭,是這樣沒錯。“那我們就在這裏看看有什麽線索。”崔玨說著抓起暖...暖寶睡得四仰八叉,絲毫不知道正有人靠近自己的閨房。

但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像她一樣毫無防備。

正在屋裏蹲馬步的蕭季朗聽到有人出來連忙趴到視窗用小眼睛靜靜地看著那人。

而一直在屋裏的白狼也沒有叫醒暖寶,它無聲地走到門口,做出攻擊姿態。

準備在那人一開門的瞬間,就將其撲倒。

“不要動手,讓他進來,你先藏起來。”暖寶早就設下禁製,那人一靠近她的房間,她就已經醒了。

白狼委屈地看了暖寶一眼,慢慢走到了屏風後麵。

暖寶被白狼看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好好的狼,學什麽人。

沒有敲門,那人將門一推,就開了。

他在門口就看到暖寶正坐在炕上笑眯眯地看著他,“李雲哥哥,你有事嗎?”

李雲看起來並不是什麽老實人,但此刻卻有點畏畏縮縮。

“妹,妹妹,你離,良田遠,遠一點。”他聲音不大,說完又瑟瑟縮縮地回去了。

蕭季朗本想衝出去保護妹妹,可在這個角度剛好可以看到兩個人就說了一句話而已。

他猶豫了一下,李雲已經出來了,就在他收回眼神的時候,突然看見對麵屋子的窗戶上有一雙眼睛正看著自己。

自從有了妹妹,他連黑白無常的都見過,可那雙眼睛卻讓他的心不爭氣地抖了抖。

二哥在方大夫的藥廬,屋裏就他一個人,本想睡覺,可一閉上眼睛腦海中就會出現那雙冰冷的眼睛。

蕭季朗隨便穿了件衣服,跑了出去,“晏哥,你睡了嗎?”

他一敲門,門便開了。

“進來,怎麽衣服也不穿好。”齊時晏見蕭季朗的神色不似平時,不由多看了他幾眼。

拿起爐上正滾的茶水給他倒了一杯滾燙的茶,放進他手裏,“說吧,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蕭季朗本應該去找暖寶纔是最安全的,可他是哥哥怎麽能害怕就找妹妹呢,太丟人了。

但他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雖然不到六歲,但要讓他承認自己隻是被人家看了一眼就嚇得不敢一個人睡了,那也太慫了。

“我,就是睡不著,我哥今晚不回來,我可以在你屋睡嗎,一,一個人太冷了?”

蕭季朗都不敢看齊時晏。

“可以,反正我晚上都是在暖寶那邊的,要不,”他緊盯著蕭季朗的臉,“你也一起,那邊夠睡。”

蕭季朗臉上瞬間變得鮮活,“好,那就這麽說定了。”

齊時晏答應,但他也確定了,蕭季朗有事沒說。

天快黑時,白狼尾巴懶懶地甩著,“那個小鬼出去了。”

暖寶趴在床上正認真地解九連環,“嗯,這麽冷的天,凍死他最好。”

她連他去幹啥都不想知道,反正別在家裏折騰就行。

沒多久,林良田就回來了。

白狼鼻子嗅了一下,驀地站了起來,“他——”

暖寶一腳踢在白狼臉上,“馬上就解開了!”

白狼有點坐不住,“我去看看!”

“待著!哪都不許去!”說著她拿起來墨汁倒在了白狼身上,“我們畫畫吧!”

“這麽冷的天洗澡會凍死的!”

求放過啊!

一人一狼正玩得開心,蕭家大門被一陣狂拍。

林家人被這突然的拍門聲嚇了一跳,紛紛放下碗筷探出頭去看。

林良田握緊筷子,一個人安靜地吃飯。

蕭永福正在廚房幫林氏做飯,“來了,來了,誰啊!”

門一開啟,進來一堆人,打頭的兩個麵色特別不善,“暖寶呢?”

蕭永福沒回答她的話,反問她道:“趙嬸子,您這是上我家找暖寶幹仗嗎?”

雖然來的人多,但後麵幾個人明顯是來勸架的。

“我不找暖寶幹架,但是我找她養的那個東西,你自己看那畜生都幹了什麽!”

趙嬸子說著從手裏的一個袋子裏倒出個血肉模糊的東西。

蕭永福被滾到腳下的東西嚇得跳著退後一步,“趙嬸子你這是幹啥,這是啥鬼玩意兒!你要是把我家暖寶嚇到了我跟你不客氣!”

他氣得都破音了!

林氏走過來剛要說話就被蕭永福一把捂住了眼睛,“不要看!轉過去。”

趙嬸子指著地上那個血肉模糊的屍體,“我家大黃啊!死得這麽慘,如果不是暖寶養的東西幹的,還能是誰!這是人能幹出來的事嗎?”

“爹!”暖寶站在走廊喊了一聲蕭永福。

“暖寶!你怎麽把身上弄得這麽髒!”林氏背對著大門,自然一眼就看到了暖寶一身白色的襖上麵全是黑色墨汁。

暖寶舉起兩隻黑色的小胖爪子,笑哈哈,“我跟大白玩呢,娘,你會打我嗎?”

林氏還沒說話,趙嬸子用袋子將地上的屍體一裹徑直走了進去。

她也知道暖寶現在算是劉崗村的團寵,所以並沒有讓她看到“大黃”。

“暖寶,你的大白呢,叫出來!”趙嬸子雖然態度不怎麽好,但總算還是沒有衝暖寶吼。

大家都追著趙嬸子過來,看到暖寶後,都悄悄瞄林氏的神色,萬一她要動手,大家就準備衝過去攔。

“大白,出來!”暖寶說完,大家看到一隻“大黑”從屋裏出來。

它直奔林氏,一會“嗚嗚嗚”,一會“嚶嚶嚶”一張狼臉上全是委屈。

趙嬸子:這我還要咋問?

眾人:這要是自家孩子,打不打?

林氏柳眉倒豎,“蕭暖陽,你咋把大白弄成這個樣子了!”

暖寶唰的一下竄到了蕭永福的懷裏,留了個屁股對著林氏。

戲精上線的大白還舉起一隻爪子指著屋裏,“嗚嗚嗚……”

林氏狐疑地走到門口一看,差點絕倒!

“暖寶!你……”

她還沒說啥,跟著她一起過來看的趙嬸子已經吸了口冷氣,“嘶!”

屋裏的白牆上麵全是小手、小腳印,就連屋頂上都有大白的腳印。

趙嬸子同情地看了林氏一眼,跟暖寶說話的口氣也變得輕柔許多,“暖寶,你下午都跟大白在一起?”

暖寶點點頭,“我們玩了一下午!”

看這樣子,時間也不短。

趙嬸子當時看到自家狗被剝了皮掛在門上,血都流了一大灘,差點嚇昏過去。

以前村子裏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她直覺這不是人幹的,那有這個本事的就隻有大白這頭狼了。

可現在冷靜下來想想,狼最多把狗吃了,也不會掛到門上啊!

“蕭兄弟對不住,是我想岔了,改天嬸子給你們賠不是!”

說完她見蕭永福也一副能理解的神情,便放心地離開了,她要去找裏正。

林氏摸著大白身上的墨汁都幹了,“暖寶,這麽冷的天,你們倆洗澡等會就一起感冒吧!”

暖寶使勁往蕭永福懷裏鑽,就是不看林氏。

林家人見沒啥可看的了,也都進去吃飯。

隻有林良田站在門口平靜的看著大白,舌頭卻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好像看到了什麽鮮美的有趣的東西,他眼中的狂熱連大白都能感覺到那種不舒服。

“小龍神,他看著老子的眼神好可怕,我渾身發麻!”

暖寶一邊洗手一邊問它,“是不是好像被剝了皮一樣?”

大白抱緊林氏,“嚶嚶嚶!”,您千萬穩住,這大晚上的你嚎一聲估計整個映山府的人都能嚇死。”莫蘭拍拍她。暖寶大概太激動了,嗷兒不出來,居然憋了個屁出來,響徹雲霄。“哎媽呀,突然一聲炸雷還挺嚇人。”下麵村莊的許多人都開始收衣服。天空,安靜。白狼感覺自己快要憋死了,它堅信此刻它敢笑出來,這貨絕對能把它從天上扔下去。莫蘭很懵,剛才那個,是屁嗎?暖寶在天空盤旋了很久,才說道:“誰要是亂說話,我讓他永遠都不能說話。”什麽叫色厲內荏,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