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難道愛會消失嗎?

就在她不遺餘力的揉搓中,變成了一個小拇指節大小的瑩白色的藥丸。頃刻之間,房間裏突然升起一股異香。“暖寶,快!”白辭知道當黑色的藥丸變白生香的那一刻,就成了,所以立刻出聲。暖寶一躍跳上了床,掰開貴妃的嘴就將藥丸塞了進去。此刻貴妃的呼吸也幾乎要停了。小龍神親手做成的藥丸,入口即化,立時便能感覺到貴妃身體中迸發出強大的生機。與此同時,貴妃手中的玉佩發出了“哢”的一聲,在安靜的屋裏卻顯得異常明顯。“啊!那...林二妮看到兒子被推出來,還趔趄摔倒,立時就要發飆。

羅氏瞪她都沒用,直接一巴掌甩在她臉上。

“剛才就說了讓你把孩子都叫回來,你看我們良田。”

林二妮多少年沒被打過,她腦子完全是懵的。

林氏轉頭看了一眼蕭永福,將自己眼中的笑掩去。

她要讓林二妮好好感受她當初承受過的一切。

蕭永福等林二妮捱了打之後,纔出來打圓場。

“娘,別生氣,別生氣。”

蕭永福此刻是羅氏唯一能拉攏的人,他得到了丈母孃前所未有的好臉色。

“不生氣不生氣,都怪二妮沒把孩子教好!”

暖寶被林氏放到地上,她要去誇誇三哥,剛才那聲吼得甚是威武。

和林良田錯身而過的時候,暖寶聽見他小聲道:“小鬼,你給我等著!”

暖寶第一次被人威脅,她有點激動地搓搓手,送上門的生意啊!

她還阻止了憤怒的白狼,“你別出來,不要跟我搶,我到時候要打到他娘都認不出他!”

白狼想撓地,他這神侍做的,憋屈。

說好的大殺四方呢?

說好的翱翔天地呢?

“你們現在隻能先擠一下,剩下一個房間自己收拾一下吧。”

林氏將他們帶到唯一空置的房間門口。

羅氏看了一下,這雖然看著是柴房,但其實裏麵一點也不小,估計是沒合適的人住,所以才空著。

但他們光大人就六個,再加三個孩子,一個房間確實有點擠。

“我們大人也就算了,幾個孩子你看能不能去孫子那邊擠一下。”

羅氏剛才匆匆掃了一眼,便發現蕭家的房間其實不少。

蕭永福抱歉地笑了,“對不住了娘,其實我家人不少的,每個房間都住了人,而且都不止一個。”

他們家的孩子也都是擠著睡的,再說林家的孩子看著就不是好的,蕭永福還是很防著他們。

羅氏不想剛來就和他們交惡,便沒再多說。

“這邊還有個小廚房,你們就在這裏做飯吧,到時候我給你們拿點東西過來。”

林氏說完就走了。

分開吃,是最好的。

蕭永福一聽也差點蚌埠住了。

很快蕭永福就被林氏安排送過來了各種東西,隻不過都很少。

畢竟裏正說會給,那就是真的會給。

沒道理還讓他們家倒貼。

蕭永福畢竟厚道,他去幫忙把炕燒熱了,得到了林氏一頓小拳拳捶胸。

“你是真不準備管?”蕭永福捂著被砸疼的胸口,有點吃驚他娘子是真的生氣自己管他們。

林氏嗯了一聲,“不準備管,而且我要把當年他們給我給你給孩子們受的罪吃的苦,一一討回來。”

“那你到底是想讓他們長久住還是早點走?”

林氏嗤笑一聲,“愛住住,不愛住滾,誰在乎啊,你看著吧,就算我那個娘能忍,林二妮絕對要出幺蛾子的。”

“你到時候給孩子們都說一下,讓他們都警醒著點。”

蕭永福看著今非昔比的娘子,那言語間的灑脫讓他甚是喜愛。

“你幹啥,一會有人進來了,鬆,鬆手!”

“我關門了,上了閥!”

……

“女婿啊!”羅氏在院子裏喊。

蕭永福笑,“你看時間剛剛好!”

說罷神采煥發的走出去,留下林氏一臉春意的搖頭。

“來了來了,娘,咋了?”

羅氏笑得甚為慈祥,“我們這邊都弄好了,我想著見見孩子們。”

蕭永福能不知道這見見孩子是什麽意思麽,不就是互相送見麵禮。

“我家元朗現在在軒陽書院讀書,老二去他師傅家裏還沒回來,老三老四老五您都見過了,老六正睡覺呢,哈哈哈!”

蕭永福說完羅氏就傻眼了,沒想到林氏竟然這麽能生,而且個個都是兒子,唯一那個女兒也千寵萬愛的。

“那就等人齊了一起吃頓飯吧,孩子們有出息,我們這些做長輩的才開心。”

蕭永福反正就是笑,你是丈母孃,你說啥都對。

這時寒娘走出來喊了聲,“夫人,吃飯了。”

林氏還沒出來,其他房間的門都開了,確實每個房間裏都有人。

趴在視窗偷看的林二妮指著寒娘,“這蕭永福納妾了?”

居然叫林冬梅那個賤人“夫人”,她越想越生氣,早晚要她好看。

和林二妮一樣想法的是羅氏,她也吃驚地看著寒娘,“女婿,這是你納的妾?”

蕭永福連連擺手,“娘,你可別亂說,一個朋友的孩子送到我家住,這是人家自己帶的服侍的人,她和我娘子換著做飯而已。”

蕭永福也不跟她多說了,再說下去他又要被打了,“娘,我先去吃飯了。”

羅氏看著蕭永福的背影,眼中閃過鄙夷。

就算他們蕭家現在過得好了,蕭永福在她眼裏還是那個隻能在地裏刨食的泥腿子,上不了台麵。

“哇,今晚好豐盛啊!這個雞腿給娘,這個雞腿給爺爺,這個雞腿給暖寶,這個雞腿給三哥,這個雞腿給晏哥哥……”

蕭永福眼睜睜看著暖寶給大家分完了肉,隻有自己沒有。

“暖寶,難道愛會消失嗎?爹爹怎麽沒有?”

暖寶白了蕭永福一眼,“哼,你欺負娘,我不給你吃肉。”

蕭永福一臉懵逼,“我怎麽會欺負你娘呢,你可別瞎說。”

不知為何,林氏心裏直突突,果然就聽見暖寶說,“娘都說不要了不要,你還要再來,唔——”

林氏伸手捂住了暖寶的嘴,“寶貝,乖,吃雞腿,不要說話!”

暖寶點點頭,訝異地看著林氏紅到脖子根的臉,“娘——唔!”

“不要說話!”

蕭永福被漏風的小棉襖迎麵直錘,他還得麵對蕭老爹始終玩味的眼神和寒娘時不時地偷笑。

這一頓飯吃得,食不知味。

幾個孩子不懂什麽意思,雞腿,魚肉都吃嗨了。

唯一明白的齊時晏本就沒什麽表情,誰也不知道他的想法,等回了房間,才錘床狂笑了一番。

憋死小爺了!

晚上,蕭永福悄悄溜到暖寶的房間,“暖寶,爹和你打個商量,好不好?”

暖寶乖巧點頭,“好噠!”

“你在家裏就不要聽咱們家裏的動靜了,你看咋樣?”

蕭永福緊張的抓耳撓腮,又沒辦法跟個一歲多的孩子說清楚。

暖寶眼中露出一絲狡黠,“爹,好處!”

“咣!”

“爹,你咋摔到床下麵去了?”

蕭永福半爬著下巴杵在床沿上,有氣無力地問她,“你覺得爹能給你啥好處,你盡管要。”們不願意理自己,所以聽到暖寶的話之後,眉眼間的陰鷙都消散了許多,“哈哈哈,既然在馬場,那就比馬球吧!”“比賽總有彩頭吧!沒彩頭就沒意思了哦!”暖寶先丟擲一個問題,然後才無奈地撓了撓下巴,這裏的馬自己騎不了,這可怎麽比?不行就隻能把自己空間裏的馬給弄出來了,隻是那樣實在太顯眼了。空間裏的馬可是發著銀光,且非常高大的。“呃,你們誰的馬球打得好?”小團子有點尷尬地問道。張秀水挺胸抬頭,“我的馬球還是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