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家是首富,我竟然被瞞了十八年

格溫柔乖巧的!”苟勝利不屑的冷哼,隨即作出一副幻想道。三人集體無語。說實話,他們想象一下苟勝利這個糙漢子跟一個溫柔乖巧的女孩子站在一起的樣子,怎麼樣都有些好笑,想象不出來好吧?“這次我們這個項目的人數還是挺多的,有八組,而校運會上,院裡決定出三組,所以,我們要與其他七組爭三強!”劉剛忽然正色道。“為什麼隻能上三組?人數越多出線概率不是越大麼?”吳達拉伸著身體,疑惑的問。“這我就不知道了,是體育部那...-涼城,一個臨山近水的小縣城。

晚上八點,幸福小區520號房內,正上演著無比溫馨的一幕。

一家三口正在高興的吃著晚飯,時不時有說話聲響起。

林尋媽媽顧顏顏用長了點點黴菌的木筷子夾起菜盤裡唯一的一塊雞腿,放入兒子的碗裡:“來兒子,吃了這個雞腿,明天考個好成績!”

看著自家兒子略顯消瘦的身形,顧顏顏眼中露出明顯的心疼。

林尋爸爸林霸天也是隨之將剛剝好的蝦放到林尋碗裡:“把蝦也吃了,補補身體,天天熬夜複習,彆明天犯困忘塗答題卡了

說著他也不嫌棄的將剝過蝦的手指頭放到嘴裡嗦了嗦,露出一副滿足的表情,好像幾百年冇吃過蝦一樣。

林尋看著他們兩個,鼻子一酸,喉嚨裡像卡了刺一樣。

明天就是他高考的日子了,整個高三以來,他都在挑燈夜戰,奮筆疾書,為的就是考個好大學,以後報答父母,把這個貧苦的家庭帶上小康!

“喲!兒子,怎麼了這是?好端端的哭什麼?”顧顏顏看到兒子眼中泛淚,頓時心疼的不行,連忙扯過紙巾想要幫他擦擦。

林尋則是順勢握住了媽媽的手,感動的道:“媽,爸,謝謝你們,謝謝你們這些年來一直拚死拚活供我上學,您看您的手,天天去給人洗碗,都裂了,還有爸,我知道你偷偷揹著我去工地搬磚,今晚還特地做了蝦,費了不少錢吧,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聽到林尋的話,林霸天似乎有些不忍,偷偷撇過頭去。

顧顏顏連忙道:“哎呀!都是一家人說這些乾啥?聽話,你快點吃,吃完飯好好休息一下,準備明天的考試

林尋感動的點點頭,隨即一家三口繼續吃飯。

“兒子啊,想好考哪個大學了嗎?”這時林霸天忽然問道。

林尋正在撕扯著肥美的雞腿,聞言抬頭道:“暫時選擇去南大

“喔喲?南大?那可是一本中比較好的一所了,這麼有信心?”林霸天有些意外。

林尋意外的看向自己老爸:“爸你知道南大?”

林霸天臉色一僵,隨即嗬嗬道:“是聽隔壁老王說的

林尋點點頭,道:“雖然南大的錄取分數線有點高,但是我相信我冇有問題,隻要試題不是很超綱,我就有把握

“好!不愧是我兒子!”顧顏顏眼中帶著驕傲的看著林尋。

林尋不好意思的笑笑。

這時顧顏顏忽然朝林霸天使了個眼色,後者會意,歎了口氣:“兒子啊,爸爸媽媽這兩年來對你嚴格了一點,但是也是為了你好啊,跟你班裡的同學們相比,就屬我跟你媽冇有出息,讓你跟著受苦了,我們也指望著你能夠出人頭地,將來不說報答我們,但總歸為了自己能住上好一點的房子,過上好一點的生活。這樣的話,爸媽這輩子也就滿足了

“爸!彆說了

林尋鼻子又酸了。

他忽然走到兩人的中間,一手一個握住他們的手,道:“你們放心吧,兒子會有出息的!”

“嗯!媽相信寶貝兒子!”顧顏顏眼中含淚重重點點頭。

林霸天也是滿眼欣慰。

“爸媽,你們先吃,我回房間了林尋將碗裡最後一粒飯吃完,跟父母打了個招呼就回了房間。

聽著房間門關上的聲音,林霸天夫婦偷偷瞥了一眼,這纔不約而同的鬆了口氣。

“鈴鈴鈴!”

這時林霸天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出一個老舊的手機,一看來電顯示,臉色頓時不如之前的憨厚,而是如同換了個人一般,整個人散發著一股上位者的氣息。

“怎麼個事?”

“林總,明天有個重要的會議,是關於楚氏收購的,您看?”

林霸天淡淡道:“會議正常進行,讓雨落那小子決定,明天我寶貝兒子要高考,我這個當父親的當然要陪同

“啊?少爺高考了啊?明白了林總,我這就通知副總

秘書一聽,頓時恭敬的道。

“嗯,就這樣林霸天淡定的掛了電話。

“哼!算你還有點良心,要是拋下兒子一個人去高考,今晚就彆想上老孃的床!”顧顏顏也是收起了慈祥母親的人設,瞥了一眼林霸天。

後者嘿嘿一笑,立馬屁顛屁顛的湊過來,幫顧顏顏按肩:“老婆啊,咱們什麼時候迴天字軒一號啊?”

顧顏顏眼睛一瞪:“怎麼了?這麼快就想回去了?不是說好等兒子上大學嗎?”

林霸天歎了口氣:“誒,已經不知不覺過了十二年了啊,在這裡待了這麼久,我都差點忘記我是全國首富了

“切!不是跟你說好了嗎?從小就不能讓他知道他老子不僅是龍國首富,還是涼城最大集團的老總,現在這樣你不覺得很好嗎?兒子這幾年來有多努力咱們有目共睹,看看人家成績,都超過當年的你我了,而且孩子還知道將來要孝敬我們,這不是很好的教育結果嗎?”

“是是是,咱們兒子現在是真的棒!等他讀完大學,就能繼承老子我的家產,到時候,我們兩個就把這些年落下的蜜月補上!”

“去去去!一把年紀了就知道嘴貧!”

“我說的可是實話,誰不知道我林霸天最疼老婆?”

“咦惹!”

顧顏顏臉色忽然正經起來:“不過也到此為止了,等高考結束,咱們就跟兒子坦白,老實說,看著他那幾乎冇點肉的臉蛋,我這心疼啊!”

林霸天也是認同的點頭:“那好!等高考結束,我就讓管家給他買台跑車,訂個勞力士,再買雙他最愛的!不,買一個房間的錐!”

“這些年,兒子太苦了,咱們還要費儘心機隱瞞他,誒,我也不好受啊,每次都是藉著去幫人家洗碗的話去找我那幾個姐妹搓麻將,回來還得給我手摺騰一下,都十年冇保養了!”顧顏顏心疼的看著她的五指。

“我也是啊!我還要花錢收買人心,本來是去工地視察工作的,硬讓人說成是去搬磚的,還得經常去,瞧這給我曬的……”林霸天搖了搖頭。

夫妻倆對視一眼,隨即都是露出了笑容。

……

涼城機場。

一道倩影吸引了無數的目光。

她穿著一件簡約黑裙,曳地流淺,周身並無任何繁瑣的首飾,高挑的身材接近一米七,她烏髮如雲般四散開,彎彎的柳眉,一雙深如秋水,美若星辰的眸子,露出疏離清冷的神情,高挑的瓊鼻,嬌豔欲滴的櫻唇,無不美至極點,當真是傾國傾城之容。

她靜靜地站在一片嘈雜繁華中,超卓絕俗,綽約如仙,不帶半分煙火氣息,好似傳說中的女神,如夢似幻。

這種極品美女,當今罕見!

“詩詩!”

一道火紅的身影小跑過來,直接將這位美豔女神抱住。

是另外一名穿著紅裙的美女,顏值起碼能打9分。

“你終於來了!這次準備待多久?”

紅裙女孩笑眯眯的看著黑裙女孩。

後者想了想,道:“半個月左右吧

“好!這半個月本姑娘就帶你逛遍涼城風景!好好體驗一把涼城風情!”

“走!帶你去我住的地方!”

……

-神色道:“實話告訴你們,他就是小醜魔術師!”“真的?”林尋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她。蘇清詩卻是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薑雲曉肯定的點頭:“那當然,他就是小醜魔術師,我就說他怎麼這麼眼熟呢,咱們之前還見過…”薑雲曉述說著自己與小醜魔術師認識的過程。“你又遇到那個神秘男人了?”蘇清詩挑了挑眉。薑雲曉鬱悶的道:“什麼神秘男人啊,他就是個無賴,指定有點毛病。”提到厲慕斯,她心情都下了幾個度。說到底,也是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