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暖寶打小偷

和存康一起走了出來。“暖寶!”存康看到暖寶後滿臉焦急的神色立即變成了驚喜,“暖寶,快回去看看吧,村裏出事了。”暖寶小眼睛瞪得極圓,一副被雷劈過的樣子,“早上不還沒事?”早上她可還用小點心的樣子調戲過劉根生,氣得他差點連香都掐了。“今天下午出的事,同時好幾個人暈了過去,方大夫都說沒有辦法。”存康的表情很古怪,欲言又止,又一言難盡。小團子一聽人命關天,立刻就急了。“爹!”暖寶仰頭看著蕭永福,眼中都是焦...林氏將暖寶收拾的幹幹淨淨,正準備抱著她出門,齊時晏過來,“林姨,我也去。”

林氏很開心的把暖寶丟給他,自己前麵先走了。

“冬梅,你們去……”羅氏才開口,暖寶奶凶炸裂,“不行,不許去!”

羅氏尷尬的笑笑,“這孩子,見外婆也不叫人。”

說好聽這是親昵的話,說不好聽就是指責暖寶沒有禮貌。

暖寶還沒說話,齊時晏突然走到林二妮麵前指著她頭上的鳳釵,“這是暖寶的!拿下來!”

大家這才發現,林二妮頭上戴著一個鎏金的鳳釵,上麵的紅色寶石熠熠發光。

林二妮隻知道他是蕭永福朋友的孩子,也沒多想,“去去去,我外甥的東西我戴一下有什麽關係,關你什麽事?”

暖寶氣憤的說,“這就是晏哥哥送我的,你這個小偷!”

齊時晏臉色堅毅嚴肅,“拿下來!”

“我戴兩天會還她的!”林二妮不耐煩的揮手。

“你也配戴暖寶的東西?”齊時晏明顯有些不耐煩了,“你自己取下來還是我找人幫你取。”

“她一個小崽子又不用不著,我戴兩天怎麽了?”

林二妮覺得這個小孩特別軸!

“大白!”齊時晏聲音冰冷,大白緩緩從屋裏走出,又緩緩走到林二妮麵前盯住她,做出了攻擊的姿態。

林二妮冷笑一聲,“你找隻狗能把我怎麽著?”

林氏抱臂,冷笑,“誰跟你說大白是狗,大白叫兩聲。”

隻見大白站好後脖子抬起後仰,“嗷嗚——”

林家人都向後退了一步,這可不是狗的叫聲啊!

“大白是狼!”林氏紅唇輕啟。

林二妮極快的取下金釵扔到了齊時晏腳下。

看到她的動作,一直沒有說話的暖寶突然像一個小炮仗似的衝到了林二妮跟前。

一頭撞在了她的腿上,“哎喲!你這個小畜生……”

暖寶不僅把她撞倒,還騎在她的身上,一拳一拳的打在她的臉上。

“你敢把晏哥哥送我的金釵扔到地上!我今天非要打的你娘都認不出你!”

羅氏見自己的愛女被打,連忙上去拉,結果被暖寶揮拳打在了鼻子上。

“哎喲!我鼻子破了!”羅氏哼哼唧唧卻絕對不再上前了。

林老漢根本就沒出來,林大寶就不可能管別人的事,曾氏想上前,卻有些望而卻步。

讓林氏奇怪的是,林二妮的相公也沒有上來勸,就看著她被打。

所以最後隻有李雲和李小花兩個孩子在拉架。

而站的較遠的林良田正一臉興味的和白狼四目相對。

蕭家這邊則是所有人都站在走廊上看著,卻沒有一個人過去。

笑話,過去幫小龍神,那不是看不起她?

誰都不會小瞧暖寶的殺傷力。

眼前混亂的情況讓齊時晏傻眼了。

釵被扔在地上時,他內心所有的黑暗瞬間如煙花炸裂。

可他都沒來得及反應,暖寶已經騎在林二妮的身上,拳頭也砸了下去。

誰能想到幾個大人拉不開一個一歲多點的孩子。

林氏看著呆若木雞的齊時晏,走到他麵前撿起釵放到他手裏。

這才又走過去,輕聲道:“暖寶,好了,下來吧!”

暖寶當然會聽娘親的話,立刻就住手了。

林氏把地上的林二妮拉了起來,林二妮還委屈的想說幾句。

林氏卻在大家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在林二妮臉上扇了一頓巴掌。

“啊!林冬梅你這個賤人!你敢打我!”

“閉嘴!”林氏大吼一聲,嚇住了她。

“你說誰是小畜生呢?你是屎沒吃夠嗎?我不介意讓你再吃一次!”

林氏打完後一把推開了她,拍了拍手,“別讓我發現你又整幺蛾子!”

說完一手一個拖著兩個孩子就出門了。

走到門口,她還問兩人,“我的頭發亂了嗎?”

兩人搖頭,“沒有亂,很漂亮!”

“好看!”

身後的院子裏傳來了林二妮哭聲和羅氏罵人聲。

林氏開心,“你手打疼沒有?”

暖寶搖頭,“暖寶不疼!”隨後她嘟著嘴,“可是髒了。”

齊時晏笑看這對活寶。

劉寡婦家裏蕭家很近,走幾步就到了。

這裏不似往日的冷清,充滿了歡聲笑語。

劉寡婦看見林氏馬上迎出來,見她手裏還拖著兩個,連忙點點兩人的鼻子,“快進去吧,有好吃的哦!”

就連麵冷的齊時晏,也笑眼彎彎。

“柱子哥。”暖寶喊來柱子,好奇問他,“嫂子呢?”

柱子被那聲嫂子喊紅了臉,“在裏間呢,月秀。”

不多時從裏間走出一個秀麗的少女,大約是劉寡婦和林氏的笑太過明顯,她的臉上飛起了兩朵紅雲。

月秀走到林氏麵前給她見禮,“嬸子好!”

暖寶砸吧砸吧嘴,聲音也好聽,這柱子哥倒是走了狗屎運,找了一個好媳婦。

林氏拉著月秀說話,暖寶就叫了柱子過來問問府城的情況。

“柱子哥,府城的情況很嚴重嗎?你們為什麽回來?”

柱子撓撓頭,也有點茫然,“自從你們送了糧之後,府城的情況好多了,黎大人發了棉衣下去,凍死的人也少了。”

“我和月秀回來是因為咱們的泡菜賣完了。”

“哈?賣光了?”暖寶記著最後一次拿去了三十缸,那可是大缸啊!

柱子摸了把額頭,笑的很得意,“是呀,沒想到大雪都那麽嚴重了,還有人來買,也不多,基本都是買一罐。”

齊時晏抓住暖寶的手,“大雪封城封路,村裏的菜都進不去。”

“後來你們把路通了,黎大人便派了人去收菜。”

林氏也聽到他們這邊的話,便道:“柱子你最近就在家裏好好陪陪你娘和月秀。”

雖然現在還有幾十壇菜,但這天路上實在是不好走。

柱子聽到可以在家待一段時間,也高興的很,一個勁的給暖寶和齊時晏拿吃的。

回去後,家裏人都問林氏那姑孃的情況,“我覺著那姑娘性格很好。”

“笑起來也好看,不過她家裏的情況倒是說的含含糊糊。”

林氏她家裏幾口人,都是做什麽的。

月秀雖然對答如流,但那些話好像都是事先想好的,聽起來總有幾分奇怪。

“暖寶,你覺得呢?”

暖寶正拿著個碗吃凍梨,突然被點名還有點懵,“暖寶覺得梨子很甜。”

“娘是問你月秀咋樣?”林氏沒好氣的說。

她居然會問個剛斷奶的小孩這話,說出去誰信。

暖寶想了一會,又給兩人卜了一卦,“挺好的,雖然出身有點問題,但兩人最多一波三折,能成。”“我現在給他開方,藥我會看著熬好的,你們現在都出去吧,他喝藥之前都不要再進來了。”這下鄭氏徹底不願意了,“方大夫,我是他娘,我不照顧他誰照顧他,你讓我們都出去,那娃要是醒來咋辦?”方大夫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心裏卻道,你兒子暫時不醒來纔是最好的。原來,方大夫剛纔開啟蛋娃的嘴檢查時,發現這孩子的牙齒上都是紅紅的生肉。望聞問切本就是正常,誰能想到突然就讓他看見了這樣一幕。饒是方大夫到劉崗村這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