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堂前端坐著一對華貴優雅的夫婦。的江素雲,是霍連城的母親。男的霍文啟,自然是霍連城的父親。到了堂前,霍連城便自然的放開了秦晚晚。喜人跟在後麵進廳堂,開始高呼拜堂:一拜天地。看不見周圍的況,秦晚晚在喜人的幫助跪下,雪白的額頭輕輕的扣在的地麵上。喜人再喊:二拜高堂。秦晚晚起轉回堂前,又對著高堂上坐著的夫婦跪下,向他們行禮。喜人三喊:夫妻對拜。秦晚晚和霍連城麵對麵彎腰叩首。秦晚晚過朦朧的蓋頭發現,前麵表...煙城……

一支迎親隊伍吹吹打打的穿過大街小巷,向著城西的霍家而去。

煙城人人皆知,今天是霍家三霍連城的大喜之日。

據說霍家三在外從軍多年,昨日才剛回到霍家。

一回來就被霍母去,告知他今日大婚的事。

要說父母之命,妁之言,家立業也不是什麽值得稀奇的事。

隻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霍連城要娶的子,秦家的二小姐秦晚晚,是煙城無人不識的傻子。

已經十九歲的年紀了,還不會自己吃飯,不會自己穿,沒人知道為什麽霍家要給霍三娶回去這樣一位妻子。

迎親花轎悠悠,嗩吶花鼓聲聲揚。

秦晚晚端端正正的坐在八人抬著的紅鑲金花轎之中。

著冠霞披,紅皓齒,一條流雲紗帶束在纖細的腰肢上,恰到好的勾勒出玲瓏有致的材。

撒喜糖,放炮仗,大紅燈籠開路,沿途吹吹打打。

好不容易,花轎纔到了霍家。

花轎被緩慢的放在了地上,喜人在外大聲喊道:新郎踢轎門了……

喜人剛喊完,秦晚晚就到了一勁風向著轎簾橫掃而來。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霍連城上有很重的戾氣,想想也是,無論換做誰,都不會願意娶一個傻子回家的。

所以,霍連城踢轎門的時候帶上了幾分武力。

秦晚晚抓住了旁轎子上的木桿才堪堪的穩住了形,紅蓋頭下的眼睛裏忍不住出現了一薄怒。

“靠!!”秦晚晚低罵了一聲。

就在秦晚晚惱怒之際,一隻骨節分明,修長但長滿細繭的手從轎簾進了花轎之中。

看了一眼,秦晚晚便把自己白如蔥尖的手遞了上去。

原本霍連城是不願手牽轎中之人的,可是喜人催促的看著他,再想到轎子裏的人不過是個什麽都不懂的癡兒,把氣撒在上一點用也沒有。

最後,他還是不不願的把手了進去。

或是沒想到子的手這般細膩,轎簾外的霍連城明顯的怔愣了一下。

秦晚晚在那隻修長有力的手的引導之下,款款的起,下了花轎。

霍連城牽著秦晚晚的手進了霍宅,穿過賓客,走到了燃著紅燭的致堂前,堂前端坐著一對華貴優雅的夫婦。

的江素雲,是霍連城的母親。

男的霍文啟,自然是霍連城的父親。

到了堂前,霍連城便自然的放開了秦晚晚。

喜人跟在後麵進廳堂,開始高呼拜堂:一拜天地。

看不見周圍的況,秦晚晚在喜人的幫助跪下,雪白的額頭輕輕的扣在的地麵上。

喜人再喊:二拜高堂。

秦晚晚起轉回堂前,又對著高堂上坐著的夫婦跪下,向他們行禮。

喜人三喊:夫妻對拜。

秦晚晚和霍連城麵對麵彎腰叩首。

秦晚晚過朦朧的蓋頭發現,前麵表現還算是正常的霍連城,到了夫妻對拜這個環節隻是微微的點了點頭,連腰也沒有彎下。

不過,終於是禮了。

喜人高喊:送房。

在喜人的攙扶下,秦晚晚被送到了房。

將秦晚晚安置在床上之後,喜人便推門出去了。

秦晚晚覺到屋中沒有了人,便抬手把蓋頭從頭上揭了下來一把扔在床上,接著又取下了頭上有些笨重的頭冠。事。要說父母之命,妁之言,家立業也不是什麽值得稀奇的事。隻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霍連城要娶的子,秦家的二小姐秦晚晚,是煙城無人不識的傻子。已經十九歲的年紀了,還不會自己吃飯,不會自己穿,沒人知道為什麽霍家要給霍三娶回去這樣一位妻子。迎親花轎悠悠,嗩吶花鼓聲聲揚。秦晚晚端端正正的坐在八人抬著的紅鑲金花轎之中。著冠霞披,紅皓齒,一條流雲紗帶束在纖細的腰肢上,恰到好的勾勒出玲瓏有致的材。撒喜糖,放炮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