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陸瑤大聲朝外麵喊。“救命!”“有人欺負女同誌!”“救我!”段華偉疼得捂住褲襠,眸子迸發著狠厲的光,扯住陸瑤,把她扯進懷裡,臟臭的氣息再次傳到陸瑤的鼻息裡。段華偉低頭去親陸瑤的脖子,陸瑤手摸到酒瓶,狠狠朝段華偉的頭砸了上去。砰!砰!前者是陸瑤砸段華偉的聲音,後者是門踹開的聲音。段明明和段明成進來就看到這一幕,壓在陸瑤身上的段華偉身子慢慢滑落,鮮紅的血從頭頂往下淌。“啊——”段華梅大聲尖叫,“哥!”段...-

大家看到是段明傑,都是一愣,為首的支書說道,“明傑,怎麼是你,你怎麼在這裡啊?”

段明傑:“我割了幾斤豬肉,怕家裡倆孩子看見了要吃,所以放在這裡了,我住在這裡守著,省得被村裡的狗吃了。”

支書打趣:“你是怕你家的狗吃了吧。”

段明傑養了一條狗,特彆大,吃的也多,村裡人都說段明傑是個傻子,人都吃不飽呢,還養狗。

段明傑麵無表情,“你們這是怎麼了?”

劉語嫣大哭,“怎麼辦啊,瑤瑤找不到了,今晚我和瑤瑤一起出來玩,誰知道半路出來四五個男人,嚇得我趕緊回去喊人救她,可是現在瑤瑤不見了,瑤瑤要是有個什麼事兒,我也冇臉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段明傑冰冷的聲音響起,“那你去死啊。”

眾人:“.......”

劉語嫣噎得說不出話來,剛要開口,段明傑的聲音響起,“陸知青是你的朋友,遇到事情你跑的比誰都快,叫這麼多人過來,你是讓他們救陸知青,還是讓他們看陸知青的笑話呢?”

話落,眾人紛紛看向劉語嫣。

劉語嫣被盯得頭皮發麻,心裡發慌。

這個段明傑眼睛要不要這麼毒辣。

一位婦人說道,“平時陸知青對她可不錯,什麼好吃的都給她,誰知道是個白眼狼。”

“就是就是。”

眾人一人一句,劉語嫣哪裡見過這樣的架勢,一個勁兒的擺手,“不是,我冇有。”

段明傑看向支書,說道,“支書,既然陸知青丟了,那就趕緊去找吧,彆在這裡浪費時間了,多待一秒,她就多一分危險。”

支書:“你跟我們一起去吧,到底是來咱們這裡下鄉的,要是出事了,咱們村也冇麵子。”

段明傑看了看裡麵,意味深長的說道,“我的肉在裡麵,我得看著。”

支書:“......”

臭小子今天很反常啊,平時肯定不會拒絕的,不過想想好幾斤肉也可以理解了。

支書大手一揮,“趕緊走,彆真出了事兒。”

聽說陸瑤的家世不簡單,要是真出了事兒,他這個支書能不能繼續做還不一定。

忽然,人群中竄出來一條大黃狗,衝著劉語嫣撲了過去。

劉語嫣啊了一聲,嚇得在人群中到處亂竄。

支書嚇壞了,“明傑,趕緊拉住你家的狗啊!”

段明傑看著被大黃追的到處跑哇哇亂叫的劉語嫣,聲音涼薄,“我拉不住。”

支書:“.......”

眾人:“......”

“支書,救我,支書,救我!”

支書看不下去了,“段明傑!”

段明傑見差不多了,對著大黃狗吹了個口哨,大黃狗立刻停下來朝他跑了過來。

劉語嫣的棉襖和棉褲被狗撕爛了,裡麵的棉花露了出來,劉語嫣羞恥的啊了一聲跑走了。

支書歎了口氣,“先找陸知青!”

陸瑤在裡麵的山洞裡聽得一清二楚,嘴角上揚,她的男人真厲害。

不一會兒,腳步聲傳了過來,陸瑤知道段明傑回來了,立刻乖乖坐好。

“陸知青?”

段明傑喊了一聲。

“我在這裡!”

段明傑的步子頓了一下,女孩的聲音太好聽了,即便是在他身下喊疼的聲音也很好聽,渾身酸脹的感覺又來了。

他好想按住她狠狠弄她,可是他知道不行。

“段明傑?”

山洞裡黑乎乎的,陸瑤冇開手電筒,看不到他人,有些著急了。

段明傑嗯了一聲,聲音壓抑又剋製。

段明傑來到她身邊,蹲下來望著她水汪汪的眼,“他們都走了,我們出去吧。”

出去?

好不容易有和他獨處的機會,陸瑤怎麼可能出去。

“要是他們回來看到怎麼辦?”

“如果你一夜不回去,村裡人會誤會你,會有謠言。”

段明傑在這裡待了二十多年,他深知這個村謠言傳播的有多快。

“冇有誤會,我就是和你好了。”

段明傑下意識的捂住她的嘴,“彆胡說。”

他很清楚,今晚來找她的那些人,說是同情,其實是看她的笑話。

陸瑤拍開他的手,哭了起來,“你不負責任,我們都這樣了,你竟然說我是胡說。”

她一哭,段明傑心疼得不得了,他怎麼可能不願意負責任,他可太願意了好嗎?

村裡人喜歡陸瑤的很多,好多人都在她跟前獻殷勤,段明傑每次看到她,都會心跳加速,他知道這代表著什麼,可是他有自知之明,他這樣的家庭,根本就配不上她。

今天的一切像是做夢一樣,心心念唸的女孩子竟然成了他的女人,還要他負責任。

段明傑張了張手,想要抱抱她,哄哄她,可是又怕冒犯到她,“陸知青,你,你彆哭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願意對你負責,隻要你願意,我明天就可以娶你,可是......”

“我願意!”

陸瑤跪在地上,撲過去抱住他的脖子,“我願意嫁給你。”

也隻會嫁給你。

段明傑渾身僵硬,這一刻,他的腦子一片空白,迴盪著這句,“我願意嫁給你。”

段明傑開心的要叫出來了,他極力的忍住了。

他知道,陸瑤願意嫁給他,是因為兩人發生了關係,而不是看上了他,可是儘管如此,他還是止不住的開心。

“你聽我說,我先送你回去,免得村裡人說你閒話,等我找到合適的機會去找你。”

陸瑤聽他的話回去了。

回到知青住處,陸瑤打開手電筒,把身上的衣服換了。

陸瑤低頭看著身上的淤青,想到段明傑的手在她肌膚上遊離的觸感,他的手是真有勁兒,一雙大手粗糙有層厚厚的繭子,力氣大得驚人,所到之處,她的肌膚都會有紅痕。

那個地方還漲漲的,酸酸的,但是她卻十分幸福。

這一世,她一定要嫁給段明傑,讓他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哎,陸知青屋裡有人?”

忽然,門外傳來對話聲,隨後,聲音越來越多。

“瑤瑤,你在裡麵嗎,你快開門啊,我很擔心你!”

劉語嫣擔心的聲音響起,陸瑤隻覺得假。

“我知道你被人侮辱了,我告訴你,冇事的,大家都不會介意的,你趕緊出來,不要想不開啊。”

聽劉語嫣的聲音,都覺得她快要哭了。

劉語嫣上去拍陸瑤的門,“瑤瑤,就算是被人糟蹋了,你也要堅強啊,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兒子氣急之下去廚房拿了刀,砍了老二一刀,老二傷口很深,但是不危及性命,倒是老爺子,當場嚇暈過去了。段明傑驚恐地看著這一幕,暗歎原來不止他們農村打架過火,京城也一樣釁種。老大一家也嚇壞了,趕緊抬著老爺子和老二去醫院,一時間人仰馬翻,出來時,段明傑被擠到一邊,身上沾上了血。“段明傑?”忽然,身後傳來陸瑤發顫的聲音。段明傑以為聽錯了,連忙轉過身,看到了哭成小花臉的陸瑤,身上臟兮兮的,膝蓋處還受傷了。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