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0秘境異動

生在軍部列出的崇州軍區優先保護目標裡排在第一位,文卿明對他十分敬重。剛剛選擇宿營的時候,文卿明就詢問過老先生的身體狀況,隨隊軍醫也簡單評估檢查過老先生的健康情況。那時老人家身體精神狀況都不錯,他乘坐的車輛也是既考慮了安全又考慮了舒適性的。“那有毒的果子怎麼來的?”寧青恬不解的問。“那誰知道呀,從下午到晚飯前她在營地周圍到處轉悠,她又不是犯人,我們還能監視她不成?”文卿明經的多,見得廣,性情沉穩,向...“會長,天河新城如今的實力深不可測,您還讓兩位城主接觸這麼機密的新武器研製過程,不怕他們到時候把技術學了去,再把人都拐走。”統戰委內一位重要元老忍不住開口,邀請寧青雲夫妻二人參加新武器難題攻克研究是異生院等好幾個部門兒聯合發出的申請,統戰委內有少數成員是持反對意見的,這位就是其中一個。

“你這些擔心,都是杞人憂天。天河新城實力越強,我們越應該感到高興,那裡生存著的都是我們的同胞,和我們是站在一起的。”

“可是資源是有限的,萬一發生沖突…”那人忍不住反駁,自古以來,人類的內鬥何時停止過。

“如今的地球早已不是原來的地球,如今天廣地闊,又危機重重,我們要對抗的不是同胞,而是這廣袤的未知的世界。”

地球靈氣復蘇後,不斷擴張的土地麵積,層出不窮的密境絕地,奇異古怪的地質地貌,奇花異草,怪獸猛禽,這個世界變得一天比一天陌生,在這種環境下,資源可以說是無窮無盡的,想得到什麼各憑本事,無需爭搶。

通力合作是互惠互利的事。

“五年前若不是他們夫妻及時趕到,那場異界入侵的危機不會被遏止,此刻我們未必還有命站在這裡。”想起五年前那一戰,景源會長心有餘悸。

“兩位城主確實居功甚偉,罷了,既然大家都信他,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希望他們能幫上忙吧!”成英一脈被清除後,軍部內部對待外來者的態度達成一致,沒有合作派和妥協派了。

寧青雲曾被困在天裂盤近十年,在煉器和煉製陣盤一道上十分精通,他對新武院研製的各種新武器很感興趣,在協助研究之餘,也在觀摩其他研究員的思路,收獲良多,許多在《陣書》上看到的難以破解,難以實施的問題竟然迎刃而解,這讓他更加興致勃勃。

新武院煉製的機械人和他製作出的傀儡戰士有異曲同工之妙,機械人的作業係統是一個程式,隻要將復製了這道程式的晶片放置在機械人體內,機械人就能被操控作戰,作戰指令單一而且永成不變,隻適用於與靈智不高的異獸作戰,或者做為防守武器使用。

而傀儡戰士用的傀儡核心,由自動攻擊和被動防禦兩種模式,無需操控即可使用。

雖然操作方式不同,卻同樣有作戰方式單一的缺點。

新武院煉製出的最新版本的機械人戰士裝載了簡單的智慧程式,且加裝了十分恐怖的火力配置,大大提高了機械戰士的作戰能力。

寧青雲一琢磨,覺得這智慧程式也可以安裝在傀儡戰士身上,甚至這智慧程式都不用他來安裝,海妖就能搞定。

寧青雲沉迷在各種研究中,榮嫻仙在返回大本營時卻遇到了麻煩事。

“夫人,你可回來了,前幾日獵鷹小隊報告說秘境裡麵有異動,好幾個領地級妖獸都在向外圍遷徙,潘總帶隊去調查,失聯了,小公子要進秘境檢視,常總不讓,兩人快打起來了。”在空間定位點輪值的天河核心成員見到榮嫻仙出現,立刻砸了一條重大訊息給她。

“秘境怎會有異動?”榮嫻仙皺眉思索,腳下不停,直接往城主府走去。

“常青叔,你別攔著我,我有潘叔給的同命蟲,我能感應到他,隻有我去,才能找到他!”這股子聲音中夾著急躁的情緒。

“別耽誤時間了,那邊我去了那麼多次了有啥危險的?你再磨磨唧唧的擋路,別怪我動手!”小洛已經長大了,從聲音裡就能聽出年輕男孩子的乾脆利落。

“夫人…”

“別拿媽媽壓我,若是媽媽在,肯定會支援我的…”寧小洛背對著門口,他身材頎長,穿著一襲青色法袍,袍子看起來輕盈飄逸,內壁卻繡著無數符文,是一件極好的防禦法寶。

常青已經起身朝著門口處拱手行禮,小洛這才轉身,看到了榮嫻仙。

“媽,您回來了?我爸呢?那個,我正在和常青叔討論事情…”小洛在榮嫻仙身邊沒看到寧青雲,有些意外。

“討論事情用得著這麼大聲?”榮嫻仙臉色微沉。

“常青叔,對不起,我就是有些心急,請原諒我一時沖動…”小洛看了看榮嫻仙的臉色,果斷的轉身給常青賠禮道歉。

“沒事的,夫人,小公子也是擔心潘陽那邊,現在您回來了,此事該如何行事還請您定奪!”常青看到榮嫻仙回來,心裡立刻放鬆下來。

“事情的大概我已經瞭解了,發生異動的原因調查了嗎?最近秘境內可有陌生人活動?”榮嫻仙問。

“出事後,屬下對獵鷹小隊所有倖存者進行了調查,沒有發現任何問題,總控組沈永安調取了秘境內上千隻傀儡鳥拍攝的移動影像,最後追蹤到了這兩個人!”

“這兩個人雖然身著尾火城(天河新城十二衛星城之一)城衛隊製服,麵孔卻很陌生。”常青從袖中抽出兩張照片交給榮嫻仙。

榮嫻仙拿到照片一看,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竟然是他?”

“夫人,您認識這兩人?”常青聽榮嫻仙這麼說,很是詫異。

“他是仙靈界的人,五年前通過空間裂縫來到這裡,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他!”榮嫻仙心情復雜。他和崔隊都不敢硬接,林可安硬接了他一刀,這會兒估計腸子都悔青了。林可安何止是腸子悔青了,他簡直要精神崩潰了,剛剛斷裂的長劍鋒利無比,是他慣用的兵器,現在斷成兩截,這仗還怎麼打?“林隊,給你這個。”林可安的手下很有眼色的給他扔上去一把刀。林可安下意識的伸手一抓,就這一分神的功夫,小洛飛起一腳踢在林可安腰側,林可安身子一橫,唰的飛了出去。林可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身子已經出了擂臺範圍,勉強平穩落地,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