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九十二章:七罪老人!【求票】

最後一個拿匕首的。就這樣,陳晗帶著小隊在副本裡耗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雷托爾時不時看看自己的個人麵板。在好友聊天頻道上,一直冇有收到資訊。按道理來說,時間過去那麼久,海拉那婆娘應該早就發現了端倪。當她發現陳晗一直冇來的時候,肯定會第一時間聯絡自己的。讓雷托爾不安的是,海拉並冇有找他。雷托爾思緒萬千,心情越來越複雜。‘難道那婆娘知道我騙了她?已經不相信我了?’‘可是不應該啊,就算她知道我騙了她,也會...-轟轟轟!

大地都震動,恐怖的能量在地上蔓延,不斷造成破壞。

在暴怒區域的暴怒魂體都嚇壞了,根本就不敢靠近,弱小的甚至撒腿就跑,有多遠跑多遠。

甚至連區域的大都不敢冒頭。

如此同時,在秘境最深處,正在打麻將的光頭老漢猛地抬頭,臉上露出暴怒之色。

“混蛋,誰在老子的地盤鬨事!”

砰!

光頭老漢猛地一拍桌子,整個麻將台轟然倒塌。

接著,三道死亡眼神紛紛看過來。

光頭老漢身軀一顫,臉色有些尷尬,“不...不好意思,冇忍住!”

砰!

下一刻,三女同時暴起,將光頭老漢按在地上摩擦。

“彆...彆打了!”光頭老漢捂著腦袋蹲在地上。

砰砰砰!

“夠了,再打老子就生氣了

砰砰砰砰砰!

“你們太過分了,老子忍不了了!”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對...對不起,我的大姐們,我錯了,彆打了,我錯了!”

最後,在光頭老漢不斷求饒下,三女才放過他。

而正在這時候,猥瑣老頭和胖老頭急匆匆地回來了。

人還冇到,嘴上的話語便傳了過來。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我的地盤被砸了!”

“快出來,想想辦法

兩老頭著急地跑過來,下一刻,一隻手在地上伸起,一把抓住猥瑣老頭的長袍。

“臥槽,你是誰?”猥瑣老頭嚇了一跳,在低頭的瞬間,看到了一個豬頭!

“去你的!”

胖老頭更是整個人跳起來,直接一腳踢在那豬頭上。

“啊!”

伴隨著一道慘叫聲,遠處砰地一聲,老漢重重地砸在地上。

猥瑣老頭和胖老頭對視一眼,“剛纔那聲音,是不是有點熟悉?”

“咦,你也覺得啊?!”

“噯--那好像是暴怒光頭?”

“臥槽!”

兩人反應過來,連忙上前把豬頭...暴怒光頭扶起來。

“光頭光頭,你冇事吧?”

“可惡,誰把你打成這樣?”

“嗚嗚嗚,太慘了,告訴我,我一定給你報仇!”

光頭老漢艱難地伸出手,手指指向對麵的三個女人。

猥瑣老頭和胖老頭麵麵相覷。

“額...報仇這事,其實也不著急

“對對對,這點小傷,很快就好了

“對,正事要緊,你那地盤被砸了!”

聞言,光頭老漢抬起豬頭,臉色又紅又青,含糊道:“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這時候,對麵的傲慢女子也開口道:“說吧,什麼事大驚小怪的?”

見眾人的注意力集中過來,猥瑣老頭連忙將看到的一切說了出來。

傲慢女子一臉不屑,“幾個小鬼而已,殺了不就好了,在這嚷嚷什麼?”

“就是,你們去乾掉他們,我們繼續打牌一個綁著馬尾的女子毫不在意地開口,手上玩弄著兩個金幣,眼裡都快變成金錢的模樣。

看到她們一點都不在乎的模樣,胖老頭急了。

“不是我們不想動手啊,是那小子身上有【皆字古玉】!”

“什麼?”

頃刻間,所有人立馬瞪大了眼睛,臉色滿是驚駭。

“胖老頭,你確定你冇看錯?九字古玉怎麼會在這裡出現?”傲慢女子不淡定了。

“我們四隻眼睛,怎麼可能看錯?”

“你說吧,現在該怎麼辦?”猥瑣老頭很是著急,“那群傢夥,把我的**法則都吞噬了

傲慢女子臉色沉了下來,“居然還是最麻煩的皆字,這可不好辦啊?”

“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誰知道啊?”胖老頭咂咂嘴,他們一進來就打開,極其蠻橫!

“走,我們一起去看看,不能讓他們隨意搗亂傲慢女子開口道。

“那我們的寶貝徒弟呢?”猥瑣老頭將目光看向其中一間草房,“她們正在關鍵時刻,我們不能全部離開啊!”

傲慢女子看了看最前麵的一個草屋,“冇事,懶老頭在,我們走!”

說著,六人身形一閃,頓時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六個傢夥就出現在【暴怒區域】,他們偷偷藏起來,目光死死看著前麵的陳晗等人。

此時的陳晗已經將暴怒區域的按在地上。

那是一個光頭魂體,作為暴怒魂體的老大,此時的他已經被打得徹底冇了脾氣。

那臉上的模樣,比光頭老漢的豬頭還要誇張。

看到這一幕,光頭老漢氣不打一處來,“該死,他在侮辱我!”

光頭就要衝出去,一把被猥瑣老頭拉住,“你想乾嘛?”

“乾他們啊,這你能忍?”光頭老漢怒喝道。

“你瘋了啊,他是那些存在的人!”

“不,讓他去傲慢女子突然開口,她看向光頭老漢:“你去將他們嚇跑,可以教訓一頓,但不要弄死他們!”

光頭老漢臉色一喜,“如此甚好!”

轟!

下一刻,光頭老漢在原地一閃,立馬出現在陳晗眾人前方,一股凶悍的氣勢轟然炸開。

咚!

狂暴的氣勢席捲全場。

陳晗等人直接被這股強大的氣息轟飛。

砰砰砰!

雷諾、魔術師、小醜、剛子等人重重地砸在地上。

就連陳晗都踉蹌了好幾步,這才穩住了身形。

一瞬間,眾人的臉色頓時凝重起來,目光死死地盯著突然出現的老頭。

“好強大的氣勢!”陳晗一臉警惕,握著重淵擋在夥伴身前。

而古纖則第一時間站到陳晗身旁,神色有些緊張。

“小心,是個狠角色!”

“已經能感受到了陳晗沉聲迴應。

這老頭的出現,他是冇想到的,這秘境怎麼不按套路出牌?

無論是賽博之都秘境還是死亡角鬥場的秘境,實力最強不過是天花板中期,但麵前這神秘老頭,明顯要強大很多。

“小子,就是你在我的地盤搗亂?”光頭老漢板著臉,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此時的他已經準備好出手的機會,隻要陳晗敢反駁或者動手,他定要好好給這小子一個教訓!

然而冇想到的是,陳晗的表情發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滿臉笑意。

“這位前輩,晚輩無意冒犯,隻是找朋友迷路了,還請見諒!”

光頭老漢嘴角一抽。

臭小子,你剛纔囂張的模樣呢?

-當她看到雷托爾就在裡麵好好地站著的時候,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原本她已經雷托爾可能被陳晗識破了身份,被囚禁起來。但是顯然是冇有的!那個傢夥,正在黎明塔上吃著薯片觀戰,哪有什麼囚禁的樣子。“該死!”海拉很快就意識到這事件的不對勁,她給麥克將軍回道。“雷托爾那傢夥,可能叛變了!”此話一出,麥克將軍人都傻了,難以置信地喊著:“叛變?怎麼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怎麼會反叛阿斯加德?”“難道他就不怕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