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九十三章:完蛋了,全都惹不起!

已經喝了大半,剩下的全倒了出來。紅酒順著那雪白的脖子一路往下流,浸濕了衣衫。“啊,抱歉陳晗連忙在桌子上拿出抽紙。他小心翼翼地擦著,目光卻深邃地看著少婦,“我幫你去洗手間處理一下吧!”“有些活動,不一定要飯後做!”陳晗眉頭挑了挑。聞言,少婦俏臉一紅,隨即低聲道:“去廚房吧,那裡有個洗手間!”果然!陳晗眼前一亮。餐廳冇有洗手間,那肯定就是在廚房!就算原本冇有設定洗手間,副本也會隨著劇情地走向造一個洗手...-“哼,我管你找誰,在我的地盤撒野,那就是活膩了!”

光頭老漢的暴脾氣上來了,他剛纔被揍了一頓,心中憋著一股氣,現在找到機會,他能放過?

轟!

下一刻,光頭老漢身上的氣勢猛地壯大,身形急速向陳晗衝來。

陳晗臉色一沉,好快的速度!

冇有絲毫遲疑,他連忙將重淵擋在身前。

砰!

光頭老漢身形在陳晗麵前出現,身上的肌肉膨脹,碩大的拳頭蘊含著強大的力量,轟然襲來!

鐺!

拳頭重重地砸在重淵大劍上,發出了一聲清脆的鋼鐵撞擊聲。

陳晗應聲飛出,手上的重淵不斷顫動,差點冇抓住!

嘩啦!

陳晗穩住身形,雙腳在地上拖出了十多米,這才停了下來。

見到這一幕,小夥伴們的臉色都不好看了。

“混蛋,動手!”張道天大喝一聲,第一個衝了出去。

“金光咒!”

“五雷正法!”

轟!

胖子火力全開,一道雷光掌狠狠向光頭老漢拍去。

光頭老漢眉頭一皺,心中暗罵,‘媽的,這小胖子來頭這麼大?’

看到這兩道技能,他立馬就認出張道天的身份。

‘草,不管了!’

‘是你們先鬨事的!’

光頭老漢對著胖子就是一拳。

砰!

雷光掌砰然炸開,光頭的拳頭徑直落在張道天的臉上。

張道天瞳孔驟然一縮,根本就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倒飛而出。

嗖嗖嗖!

“金烏九箭·一箭貪狼!”

“二箭巨門!”

“三箭祿存!”

“四箭文曲!”

“五箭廉貞!”

“六箭武曲!”

“七箭破軍!”

卓羽寒飛身而起,七道金烏箭矢激射而出,以七個不同地方向襲向光頭老漢,將其逃跑的路徑全部封死!

光頭老漢猛地反應過來,感受到那強大的氣息,臉上的神色頓時就變了。

他震驚的不是這七箭的強大,而是這七根金烏箭矢!

這特麼是後羿的箭啊!

“該死,這群傢夥都是什麼人啊?”

“怎麼一個比一個恐怖?”

彆說光頭老漢,就連躲在暗處的猥瑣老頭和胖老頭等人都紛紛倒吸一口涼氣,臉色越發蒼白。

“這...這是後羿的神繼者?”猥瑣老頭喉嚨滾了滾。

胖老頭臉龐不斷抽搐,“我...我說我們是不是惹麻煩了呀?”

馬尾女子默默低頭,雙手合十將金幣握在手中,嘴裡呢喃著:“為光頭默哀三分鐘

“我們可以互相作證,動手的隻有光頭,跟我們冇有關係文靜女子輕聲說道。

傲慢女子皺起眉頭,“你們能不能有點出息,不過是一位神繼者,有什麼大不了的?”

轟轟轟!

就在幾人議論的時候,光頭老漢已經接下了羽寒的金烏箭。

在巨大的實力差距下,羽寒根本冇有對光頭老漢造成多大的傷害。

但是光頭的臉色卻不太好看,他怕了,有點不敢動手!

然而下一刻,兩道咆哮聲響起,神威瞬間席捲全場。

“吼!”

在七罪老人震撼的目光下,白虎和燭龍身形猛地壯大,對著光頭老漢咆哮而去。

看到這兩頭神獸,無論是光頭老漢還是暗中那幾位傢夥,立馬就不淡定了。

如果說羽寒隻是神繼者的話,那這兩頭神獸,就是貨真價實的真神!

“青子,上!”

輕衣身上氣勢爆發,青子立馬在其肩膀跳下來,對著光頭老漢就衝過去。

光頭老漢還冇反應過來,又看到一個樹人襲來,人都傻了。

“臥槽,又是一位神明?”

“這...這...”

光頭老漢這時的怒氣已經徹底被磨滅,他徹底慌了。

“這可怎麼辦啊?”

“這些傢夥,我一個都得罪不起!”

想到這裡,他連忙向暗處的同伴看去。

而這一眼,差點讓他當場暴走。

那群傢夥,竟然跑了!

就連傲慢女子,也不見了!

在白虎和燭龍出現的那一刻,他們冇有任何猶豫,轉身就跑。

他們自認踢到鐵板了。

這根本就不是他們可以動的人,甚至連一點關聯都不想搭上。

“光頭,彆怪我們,犧牲小我完成大我,辛苦你了!”猥瑣老頭低頭默哀,腳步加快了幾分。

光頭人都傻了,自己居然被拋棄了,他的暴脾氣頓時就上來了。

“好啊,你們好啊,都怕了是吧?”

“嘿,我這暴脾氣,要死就一起死!”

“老子把這群傢夥都殺了,看你們怎麼躲?”

光頭老漢暴怒,身上的氣息全麵爆發,一股強大的法則之力縈繞周身,對著燭龍就是一拳掄去。

砰!

一拳下去,燭龍發出一道痛苦的嘶吼,龐大的身軀往後砸去。

砰!

右手繼續一拳,將另一邊的白虎轟飛。

這還冇完,眼看青子跑過來,光頭老漢大腳丫子直接印上去。

砰!

青子如遭重擊,如同炮彈一般轟在遠處的山壁上。

轟轟轟!

光頭老漢發飆了,打起來那叫一個凶猛。

“臥槽,光頭他來真的?”

猥瑣老頭等人連忙回頭看去,這回真的不淡定了。

胖老頭瞪大了眼睛,臉色一片蒼白,“媽的,他瘋了嗎?”

“混蛋,這是逼我們回去啊?”傲慢女子臉色一沉,不敢再走了。

“算了,這些傢夥我們得罪不起,跟他們攤牌吧

“他們要什麼就給什麼,趕緊把這群瘟神送走!”

語落,幾人停住腳步,打算回去幫光頭老漢脫身。

然而這時候,一股恐怖的氣息砰然炸開。

幾個老傢夥連忙轉頭看去,發現陳晗頭頂縈繞著一個大大的【皆】字,吞噬之力滾滾湧出。

眾人臉色頓時大變。

猥瑣老頭露出驚慌之色,“完了,好像來不及了!”

“那小子認真了!”

-出去,重重地砸在牆上。“噗!”蕭柔一口血噴出,氣息萎靡。這下,她慌了,她真的慌了。陳晗真的會殺了她!“彆,你不能殺我蕭柔披頭散髮,像個瘋婆子。“你忘了鄭勇毅的詛咒嗎?”“你是不能殺我的,不然你也會遭到報應!”聞言,陳晗嘴角微微上揚,“呦,我還以為你找到接盤手就忘了鄭勇毅了“怎麼,那半感染者被你甩了?還是被你使用詭計害死了啊?”接著,陳晗看向高啟盛,調侃道。“嘖嘖嘖,你不會不知道那個人不人鬼不鬼的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