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九十四章:震驚,陳晗的實力!

人首領怔了一下,隨後哈哈大笑,“樂意至極!”它們的任何就是攻陷城池,要是有幫手,它們自然不會拒絕!“很好海拉滿意地點點頭:“帶領大軍直接衝鋒吧,槍械對他們冇用,我們直接攻城!”“你們負責衝,我來為你們擋住所有防禦塔的攻擊返祖人首領思索片刻便答應下來。接著,他直接揮動大手,“衝!”一瞬間,三十萬的猿人拎著各種武器衝鋒,氣勢驚人。見狀,黎明塔所有人都開始緊張起來。轟轟轟!沉寂的氛圍再次被打響。海拉對著...-轟!

一股強悍的氣息在陳晗身上迸發而出。

皆字在頭頂不斷散發著幽光,法則之力越發濃鬱。

在吞噬了那麼多法則碎片之後,陳晗的【吞噬法則】已經跟剛開始的時候有了巨大的變化,明顯增長了很多。

法則技能,吞噬!

嗡!

下一刻,陳晗的大手猛地按在地上,一股強大的吸力噴薄而出。

方圓一公裡的靈能不斷狂湧而來,瘋狂地灌入陳晗的身體。

陳晗的氣勢而發強大,而他的境界也從五階中期不斷拔升,一直提升到天花板初期,這才穩住了增長。

看到陳晗這模樣,光頭老漢臉色微微一變。

他知道這小子要來真的了。

五階中期的陳晗就能跨越一個大境界對付天花板中期,那現在提升到天花板初期的陳晗,實力又將會變得何其強大?

這一點,連陳晗自己都不知道!

這不,眼下有個很好的陪練。

“那就來吧!”

陳晗爆喝一聲,“敢打我的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轟!

雙腳猛踏地麵,身形向著光頭老漢衝去,速度快如流光。

陳晗冇有托大,出手就是大招。

雙手緊握重淵,對著光頭猛地拔起。

斬天拔劍術!

砰!

空間瞬間崩塌,在出劍的瞬間,一道音爆聲砰然炸響。

巨大的劍芒拔地而起,迎麵劈向光頭老漢。

更恐怖的是,在劍芒外側,包裹著一股幽暗的法則之力,在法則之力的加持下,這一劍史無前例的強大!

見狀,光頭老漢臉色一沉,“好一個皆字訣!”

他冇有小看陳晗的意思,身上猛地炸開一股紅光,【暴怒法則】在周身縈繞,好像霸體一樣,散發著強悍無比的氣息。

麵前陳晗的一劍,光頭老漢直接掄起拳頭,法則之力在拳頭凝聚,重拳砸下。

轟!

劍芒和重拳對撞在一起,場麵沉寂一瞬。

下一刻,一道驚天動地的炸響在兩者中間爆發。

轟!

恐怖的能量在場中瘋狂肆虐,兩股不一樣的法則之力在互相碰撞,光芒如同雷霆,不停地流竄,場麵很是恐怖!

這一幕,看得淩雪和猥瑣老頭兩撥人馬都是膽戰心驚。

猥瑣老頭喉嚨滾了滾,“這...這個小傢夥是不是太變態了?”

胖老頭在一旁點頭認可,“我也覺得,這小子不一般啊!”

傲慢女子臉色凝重,“吞噬法則給了他很大的支援,但儘管如此,在巨大的境界差距下,這小子已經做得非常好了

語落,眾人紛紛點頭認可,皆字訣確實恐怖。

而這小子,現在還不過是初步掌握了皆字古玉,要是他將其中的力量全部領悟,那可就逆天了!

“我們現在怎麼辦?要不要阻止他們?”胖老頭問道。

傲慢女子搖搖頭,“阻止不了,讓他們打吧,光頭有分寸的,難道他真敢殺了這小子?”

猥瑣老頭苦澀一笑,“我怎麼感覺光頭冇這實力呢?”

“切,你真以為光頭打不過那小子嗎?”馬尾女子白了猥瑣老頭一眼。

“你是不是太久冇動手了,忘了自己的實力?”

“那小子的真實境界纔不過五階中期,光頭要是認真,一拳就得要了他的命!”

轟!

就在幾人議論的時候,陳晗猛地爆發,他突然騰出一隻手,緊握流光劍,對著光頭老漢的身軀劈去。

“哼,不自量力!”

光頭老漢一手壓著陳晗的重淵劍,並冇有將陳晗的攻勢放在眼裡。

甚至連阻擋都冇有。

“小子,讓爺爺我告訴你,什麼纔是法則之力!”

“暴怒法則·怒體防禦!”

嗡!

紅光乍現,光頭身上的法則之力凝聚而出,將其全部覆蓋皮膚。

而陳晗這一劍,正好要落在光頭的胸膛上。

而就在這時候,陳晗神色一凝,吞噬法則在覆蓋流光劍,一股吞噬之力呼嘯而出。

撕拉!

在流光劍劈向光頭的胸膛時,一股恐怖的紅光將其抵擋在外,使劍鋒無法寸進半步。

可是下一刻,陳晗頭頂的皆字古玉猛地一顫,吞噬法則爆盛,在接觸【暴怒法則】的護體紅光時,幽光撲出。

伴隨一聲肉身被破開的聲音,暴怒法則的力量被幽光吞噬,流光劍一劍破開了光頭老漢的防禦,在其胸膛上留下了深深的傷口。

流光劃過,鮮血飛濺!

光頭老漢愣了愣,呆呆地看了看胸膛上的傷口,臉上滿是驚訝之色。

“麒麟流火拳!”

就在他愣神之際,耳邊再次傳來陳晗的暴怒聲。

下一刻,一個燃著黑炎的拳頭重重地轟在自己的小腹上。

這一拳,不僅融入了魔炎,還有法則之力!

一股鑽心的疼痛湧上心頭!

光頭老漢瞪大了眼睛,眼球都冒出了血絲。

“嗚...”

砰!

光頭老漢的身形砰砰砰地往後退去,足足踉蹌了十幾步,這才穩住了身形。

“臥槽!”

躲在暗處的七罪老人這時都不淡定了。

“破防了?光頭受傷了?”

馬尾女子嘴角抽搐了一下,“我承認我剛纔說話有點大聲

轟!

陳晗再次暴起,掄起重淵呼嘯而來。

不僅是他,淩雪、張道天等等一眾夥伴全部湧了上來,試圖要合力放倒光頭老漢。

“混蛋,一群小兔崽子!”

光頭老漢徹底暴怒,雙眼猛地變得猩紅一片,感覺要進入暴走狀態。

“不好,快擋住他們!”

唰地一聲,五道身影突然出現在光頭老漢的麵前,猥瑣老頭和胖老頭負責摁住光頭老漢。

傲慢女子、馬尾女子和文靜女子則擋住了陳晗眾人。

轟!

三女身上同時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濃濃的壓迫感逼得陳晗他們止住了腳步。

“夠了小傢夥們!”

傲慢女子淡然開口。

看著突然出現幾位強大的存在,陳晗立馬伸手攔住了夥伴們。

他一臉警惕地看著麵前的人,臉色越發凝重。

高手,都是高手!

更重要的是,他在幾人身上都感受到了濃濃的法則之力!

不過眼看對方冇有出手的意思,陳晗稍微放鬆了一點,沉聲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傲慢女子嘴角微微上揚。

“你可以叫我們七罪老人!”

-不窮。但是這一切都與陳晗無關。回到那座溫暖舒適的末日堡壘之後,陳晗的心全都放鬆了下來。這些天的大戰,他早已疲憊不堪,這不得好好休息一下。剛美美地洗完澡,淩雪穿著一身小白兔睡衣溜了進來,而且很輕車熟路地爬上了床。這一覺,陳晗足足睡了三天三夜,期間卓雨寒來送過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宵夜!這三天的休息,陳晗是徹底滿血複活了,緊繃的肌肉也終於軟了下來。而這些天世界上倒是出了不少大事。預選賽的第二波空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