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聖女,請自重

都裝了進去。整整把儲物戒指裝滿了5個,才把這裡麵的東西全部裝完。南宮琉璃也十分的慶幸,慶幸那些逃走的血靈宗的弟子們冇有顧得上寶庫裡的東西,要不然他們今天也不會有這麼大的收穫。青雲宗的人把血靈宗挖地三尺,所有能搬的東西全部都搬回了青雲宗。大家都十分的高興,今天這一戰真的是大獲全勝。回到宗門之後,南宮琉璃和劉長福也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他們要清點一下這一次的收穫。……而此時血靈宗的山門當中。一個胖胖的元嬰...-

劉長福感覺這一切都不真實。

現在的這個情景就相當於跌落凡塵的仙女,

突然之間落進了他這個如同狗窩一樣的茅草屋裡麵。

劉長福嚥了一口唾沫。

還是有些猶豫,不過隨後想到了什麼,他打了自己一巴掌。

“老子我是擁有係統的人。

還這麼畏手畏腳的,簡直是丟穿越者的臉。”

劉長福咬了咬牙走向了床邊。

他剛想伸手,突然之間。

床上的聖女眼睛一下子睜開了。

劉長福嚇了一跳,趕快把手縮了回來。

而此時再觀察床上的聖女。

她的呼吸突然竟然急促了起來,而且臉色變得十分的駝紅。

聖女的曼妙的身姿不由自主的扭動了兩下。

“該死,我竟然中血靈宗聖子的那種藥……”

聖女暗罵了一聲。

她感覺自己體內有一股火正在慢慢的升騰著,而她的臉變得越來越燙。

轉過頭,她突然發現。

這破舊的茅草屋,竟然站著一個老人。

這老頭老態龍鐘,拄著一個柺杖,頭髮鬍子都已經花白了。

老頭身上穿著十分的肮臟。

頭髮也很是淩亂。

再加上劉長福皮膚黝黑,簡直就如同一個老乞丐一般。

而且看著老頭身上的生機正在慢慢的散去,

南宮琉璃心裡一驚,

“這老人家活不到一個時辰了。”

南宮琉璃剛想動用自己體內的靈氣來壓製這藥性。

可突然之間靈氣接觸到這股藥力之後,

竟然像是火遇到了油一樣,一下子就燃燒了起來。

“不好!”

南宮琉璃神色大驚。

隻是轟隆一聲,她體內的火氣就一下子蔓延到了全身,

而南宮琉璃眼神已經開始變得迷離了起來。

這一下,她就已經失去了理智。

劉長福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

突然之間他的手就被床上的女人抓住了,

然後一股很大的力氣直接把他拽到了床上。

劉長福跌倒在床上,溫玉滿懷。

這女人身上的氣息簡直是太好聞了。

此時南宮琉璃一下子就貼了過來。

她死死的抱住了劉長福。

劉長福看著自己懷裡的這個女人在不停的扭動著,

他的火氣也一下子就上來了。

不過他還是保持了最後的一絲理智。

“聖女,請自重!!”

“不要!聖女,你不要這樣。”

“我不是隨便的人……”

……

就這樣,一個88歲的老處男終於迎來了他的蛻變,成長為了一個真正的男人。

【叮咚!檢測到宿主,截胡了天選之子葉凡的女人南宮琉璃!】

【獎勵宿主,修為100點。

資質10點,壽命30天,一階聚靈陣一座,三階隱匿陣法一座】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

他看著懷裡的女人,一臉的不可置信。

“天哪,我竟然截胡了天選之子的女人?”

“什麼情況,難道是想要我和天選之子成為敵人嗎?”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

他穩了穩心神,然後打開了係統麵板。

【宿主:劉長福】

【修為:煉氣二層106/20(可升級)】

【資質:下品廢靈根15/10(可升級)】

【壽命:30天】

看到係統麵板裡的可升級字樣,劉長福愣了一下。

隨後他的手指輕輕的一點。

【修為:煉氣三層86/50(可升級)】

劉長福又點了一下。

【修為:煉氣四層36/100】

修為方麵終於冇有了可升級字樣。

劉長福簡直高興壞了,僅僅是剛纔這一下,他的修為就達到了煉氣四層。

他修煉到88歲也才突破到煉氣二層的境界!

這簡直就是天大的差距呀。

劉長福喜極而泣。

隨後他又把自己的靈根資質進行了一下升級。

【資質:中品廢靈根5/20】

再次的打開係統麵板。

【宿主:劉長福】

【修為:煉氣四層36/100】

【資質:中品廢靈根5/20】

【壽命:30天】

他驚喜地發現自己的壽命竟然增加到了一個月。

劉長福更加的高興了,看來自己短時間內是死不了了。

不過係統真的很強大呀。

他可是知道在這修仙界想要增加壽命可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即使元嬰期的大能,想要增加一個月的壽命也是難上加難的。

而這個時候床上的南宮琉璃也悠悠的轉醒了。

她身上的藥力已經基本上清除了。

揉了揉有些發酸的腰部,她睜開了眼睛,

這才發現自己真的是在一個破舊茅草屋當中。

她右手一抬,突然發現有一些不對勁,猛的轉過頭來,

這才發現自己的身邊竟然躺著一個光著膀子的老頭。

南宮琉璃大驚失色。

她趕快用床上的破舊的被子,裹住自己那白嫩的身軀。

驚聲問道。

“你是誰?”

劉長福來了一個反問。

“我是誰?我還想問你呢。”

“你為什麼會突然之間闖入我的房間當中,並且把我給強暴了?”

南宮琉璃瞪大了眼睛。

“什麼??”

她掀開被子,這才發現。

那破舊的床單之上,竟然有一抹刺眼的嫣紅之色。

南宮琉璃腦袋當中如同一聲炸雷響起。

轟隆一聲,她感覺自己快要暈過去了。

“不,怎麼會這樣呢。”

她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

“不,不是這樣的,一定是你,一定是你這個卑鄙小人用了什麼手段……”

南宮琉璃語無倫次,又十分激動的說道。

她保持了這麼多年的貞潔,竟然……竟然被一個老頭奪去了。

簡直是奇恥大辱啊,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呀。

南宮琉璃眼神變得十分的冰冷。

她抬起手來一掌就拍向了劉長福的胸口。

她相信以她的實力絕對可以做到一擊致命。

她真的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

但是如果把這個人殺了之後,誰也不會知道她今天的遭遇的。

南宮琉璃眼中的陰狠之色一閃而逝,她的手掌一下子打在了劉長福的胸口。

可是想象當中的劉長福被一擊致命的畫麵並冇有產生。

這老頭依然好端端的坐在床上,一點損傷也冇有。

而南宮琉璃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渾身上下竟然調動不出一絲的靈力。

“不好,我的修為。”

此時她才發現自己的修為冇有了!

現在也隻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罷了。

-得倒是挺好看,可是身體卻是臟的。”“真是噁心呀。”魁梧的女人一臉厭惡。“好了,也不和你廢話了,你叫玲瓏是吧?”“把這個月的安全費給我交了。”玲瓏害怕的縮了縮腦袋有些顫顫巍巍的問道。“多少靈石?”“多少靈石?那要看你有多少了。”“你有多少就要交多少,知道嗎?”“這就是你們這些新來的待遇。”“還有一個包裹呢。”魁梧女子看到玲瓏身後的包裹,眼神一亮。隨後一揮手,她身後的一個女子站了出來。來到玲瓏的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