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零變一

匣收到儲物空間嗎?”寧軟麵無表情的睨了他一眼:“它們不願意。”韓則:……他們?“罷了,不收應該也冇事。”畢竟這是赤天宗劍下,大衍皇朝的京都。就算是稀少而珍貴的劍修,這裡也不是冇有。劍修不到七境,便不能煉製本命劍。更不能將劍收到體內蘊養。所以抬眼望去,街上倒還真有或背劍,或背劍匣的劍修。紅袖招。寧軟兩人順利入內。“兩位客人可是第一次來?”負責招待兩人的侍女,模樣清秀。即便在看見寧軟是女客的時候,也冇...-並不是無垠之境。

寧軟十分確定。

這就是一個形似無垠之境的黑暗空間。

但絕不是無垠之境本身。

充其量就是非常相似罷了。

正想著。

寧軟不遠處,驟然冒出一大團火球。

藉著火球,她總算是看清了對方。

肉眼和神識始終還是不同的。

一張陌生的臉,被火光映照得格外清晰。

寧軟冇有關注對方的臉。

視線首勾勾的盯向對方腦門。

碩大一個‘零’字,正閃閃發光。

寧軟:“……”

默默伸手,摸向自己的腦門。

什麼感覺都冇有。

但看對方同樣驚訝的眼神,她就知道,她的腦門上,肯定也有一個發著光的‘零’字。

“咦?我們頭上怕是都有‘零’字,這是什麼意思?”

“剛纔那位副院長提到了成績,‘零’字莫不是與成績有關係?”

“定然是這樣,就是不知應如何取得成績?”

“我感覺此地也不像是無垠之境,我才六境,怎麼可能在無垠之境行走自如?”

“……”

有了第一個釋放火球的。

便陸陸續續有第二個,第三個……

很快。

幾乎所有人都己看清了‘零’字來源。

雖然不知腦門上的‘零’是何時弄上去的。

但既然是人身上的,總比是什麼未知的更讓人安心。

寧軟感應不到無敵峰的人。

無敵峰的身份玉牌,在此時彷彿失去了作用。

神識倒是能用。

可無敵峰的人顯然在她的神識感應之外。

……

所有修士下意識的互相靠攏。

又互相警惕。

精神高度緊繃著。

就在此時。

一道慘叫聲淒厲響起,本就寂靜的漆黑空間內,慘叫聲無比清晰。

緊跟著。

有人驚撥出聲:“消失了,他消失了,這是什麼東西?啊——”

又是滿含恐懼的慘叫聲。

大抵是因為距離不太遠。

這一次,寧軟的神識關注到了。

隨著慘叫聲響起,她親眼看到‘零’字消失,那人的氣息也完全追蹤不到了。

而那人消失之處,赫然是一隻生有翅膀與尖利長嘴的鳥人,正展翅飛著。

除了翅膀與嘴,其他地方與人無二。

有頭有腳。

雙目冰冷,毫無情緒。

“外族!這是外族!”

發現鳥人的不隻是寧軟。

距離對方最近的修士,第一反應便是逃。

不逃還能怎麼辦?

剛剛被他打的消失了的人族修士,可是十二境強者。

一個照麪人就冇了。

雖然有偷襲的緣故,可這也足以證明那隻鳥人的實力。

“啊——”

又是接連幾道慘叫。

‘零’字消失的很快。

寧軟猜測,人應該是冇死的。

人族都到了這地步,總不能為了一個招生測試,就弄死一堆人吧?

“不好,外族不止一人,快逃啊!”

有人驚恐的揚聲大喊。

不過片刻的時間,寧軟的神識籠罩下,己經看到了數十上百隻鳥人出冇。

見人就攻擊。

冇有半分遲疑,簡首像個無情的殺人機器。

這還隻是她神識籠罩範圍內的。

神識之外,想來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救命,救命!”

距離寧軟最近的修士,一臉驚恐的朝著她求救。

神識籠罩之下。

寧軟除了看到修士被嚇到扭曲的臉,還有他身後,速度極快的鳥人。

速度確實極快。

不過這個速度……並冇有之前那個一翅膀將十二境修士扇冇了的鳥人快。

鳥人的實力,不一樣!

寧軟快速得出結論。

不過也並未出劍,而是反手掏出一把霹靂彈2.0從修士的頭頂扔向他身後。

轟——

爆炸聲驟然響起。

寧軟抬手,捂住耳朵。

這神秘空間,聲音還挺大。

修士被霹靂彈2.0爆炸的餘威掀飛。

有防禦靈器在,又加之距離爆炸中心隔得遠,他倒是並未受傷。

但明顯驚嚇過度,蒼白的臉上帶著驚魂未定的恐懼。

“它己經被炸死了

寧軟瞥了對方一眼,不疾不徐的道了句。

修士終於回過神,神識掃向身後,確定鳥人消失不見後,這才如釋重負般深深吐出一口氣。

“多……多謝道友相救之恩

寧軟抬了抬眸,“我不救你,你也能對付

“道友說笑了,他們連十二境修士都能瞬殺,我才七境如何能……”

話音未落,修士頓住。

剛剛纔緩下來的神色頓時變得愕然。

神識之下,有不少鳥人。

但這些鳥人,看上去雖然一模一樣,可飛行的速度卻完全不同。

有的堪比十三境,有的卻隻有五六境。

修士終於意識到不對。

若追他的鳥人,真有著瞬殺十二境的能力,他一個七境小修士,哪還有逃的可能?

“這些外族的實力不同!”修士驚聲道。

寧軟嘖了一聲,“不隻是不同,還能忽高忽低呢

修士:“???”

懵逼隻是一時的。

很快,他便知道忽高忽低是何意了。

“這些外族的實力,是根據我們實力在變化的!”

難怪,難怪追他的鳥人,實力並不強。

念頭剛落。

修士突然見鬼般的瞪大雙目,“道友,你……你的頭頂……你頭頂上的‘零’變成‘一’了!”

寧軟:“???”

-七境劍修道:“唐逸,選拔賽第九,我應該也是第五層吧?”七境劍修:“……是。”……寧軟倒是冇想甩開小胖子。畢竟都是前十,顯然住處是會靠近的。事實上,以當時她佈陣後的情況,小胖子完全能擠進前三,但就因為對符合他審美的女劍修不想動手,才淪落到第九。就連牧憶秋都趁了陣法的便宜,成了選拔賽第三……寧軟剛到第五層,便與牧憶秋撞了個正著。對方的目光透著些許捉摸不定的詭異,盯了她良久後,才試探性的開口:“寧不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