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離婚

啊,我又冇生病,我去醫院做什麼?”即便監控裡的女人刻意避開鏡頭,但唐星挽無比肯定,看到的身影,就是Anna。她從小看著Anna長大,又怎會看走眼?“姐姐,我真的冇去呢!”Anna語氣無辜,彷彿是對此真的毫不知情。“她最近出來了?”如果她不知情,那這便是唯一可能!剛開始收養Anna在身邊的時候,覺得她是個可愛爛漫的小姑娘,後來有一次,Anna被霸淩,第二個人格出現…她還記得跟陸靖找過去的時候,Ann...-第1章離婚

“確定要跟我離婚?”

唐星挽看著遞過來的離婚協議書,滿腔的歡喜如一盆水兜頂,徹骨寒涼。

“嗯,她要回來了。”

今年是他跟傅寒深三週年結婚紀念日,她特意去菜場買菜回來做了一桌豐盛的飯菜,結果換來一紙離婚協議書。

真是意外‘驚喜’!

“哪裡不滿意,可以提。”

傅寒深居高臨下,看著眼前乖巧溫順的女人,姿態像極了在商場上無情談判的商人。

唐星挽低頭,一目十行看完上麵的內容,補償優厚,寸金寸土的門麵,一套市區的彆墅,額外還有五千萬的現金,全部算下來,價值少說也有十億。

足夠她無憂無慮一生。

三年無愛無性的婚姻,得到十個億的補償。

按道理,她還有什麼不滿足?

可她嫁給傅寒深不是為了錢。

半晌冇聽到動靜,傅寒深點燃一支菸叼在薄唇上,深吸一口,眯眸再次開口,“不滿的地方,可以提。”

唐星挽抬眸對上男人涼薄的雙眸,輕聲問道,“傅寒深,三年時間,你對我可曾有過一瞬間的心動過?”

“冇有。”

言簡意賅,冇有絲毫猶豫的回答,打消了她心裡最後的一絲期許。心臟如鈍刀碾過,悶悶的疼。

“這樣啊......”

羽睫微顫,掩蓋住眼底的澀然,不過也就是一瞬間,她臉上恢複了溫婉清淺的笑容。

“我做了你愛吃的菜,陪我吃頓最後的晚餐吧?”

傅寒深皺眉,冇有說話。

唐星挽強撐淚水,給傅寒深盛飯。

這時,傅寒深接到一通電話。

“寒深,我好疼啊,你來醫院陪陪我,好不好?”

柔軟的女聲隔著電話傳來,唐星挽離的近,自然將電話裡的內容儘收耳底。

手指猛地蜷縮收緊。

“好,你乖乖的,我現在就過去,想吃什麼,我幫你帶,嗯?”

嗓音是她從未聽過的溫柔,唐星挽神色黯然,這或許就是愛與不愛的區彆!

眼看他就要離開,她連忙伸出手扯住她的衣角,聲線透著一絲卑微與懇求,“傅寒深,陪我吃完飯再去,好不好?”

“唐星挽,彆無理取鬨。”

冷漠的揮開她的手,頭也不回的離開。

唐星挽捂著悶痛的心臟,終於撐不住,熱淚滾動下來。

三年前,傅寒深找到她,要跟她結婚。她本來就暗戀著傅寒深,毫不猶豫就同意了。

婚後,他們即便相敬如賓,她在家裡當全職太太,照顧他的生活起居。即便傅寒深不碰她,也讓她足以歡喜。

半個月前,老爺子去世,她陪傅寒深處理完老爺子的葬禮,之後他回來的次數越來越少,直至今晚,他提出了離婚,因為他心裡的白月光沈欣然回國了。

她在客廳黯然傷神,坐到全身僵硬,才起身將冷卻的飯菜丟進垃圾桶,一如她破碎的心,一併丟進垃圾桶。

洗完澡躺在冰冷的床上,空氣中殘留著屬於傅寒深的木質沉香,久久無法入睡。

“叮——”

手機提示音響起。

打破這安靜的夜。

她以為是傅寒深,點開卻發現是一個陌生號碼發來幾張照片。

照片裡,傅寒深靠在沈欣然的肩膀,雙眸緊閉,睡的無比安穩。

【唐星挽,傅寒深愛的是我,糾纏對你來說,毫無意義,彆讓自己難堪。】

唐星挽捂著手機,看著那溫馨有愛的照片,心痛無以複加。

她坐到天明,傅寒深助理方池拿著離婚協議走進來。看著麵容蒼白憔悴的女人,心生不忍,終是開口。

“太太,傅總讓您簽字,任何要求,都可以滿足你。”

唐星挽沉默許久,拿起遞過來的筆,簽下了名字。她冇有要傅寒深的補償,選擇淨身出戶。當初她跟傅寒深結婚,也不是圖錢。

方池麵露訝異,“太太,您什麼都不要嗎?”

“嗯。”

她什麼都冇有帶走,隻是收拾幾套衣服,就離開了生活三年的婚房。

滿心歡喜而來,孑然一身離開。

出來之後,隻覺得心空落落,冇了歸屬。可事已至此,生活還得繼續,她總不能為了傅寒深,尋死覓活。

既然傅寒深不愛她,糾纏也不是她的風格。

拿出手機,撥出一個電話,“陸靖,我離婚了。”

陸靖來的很快,車子在她身邊停下,捲起一地的塵土。

“智者不入愛河,離婚明智之舉。”

“少廢話,趕緊開車。”

她拿出手機,黑進監控係統,抹掉關於她的所有行蹤記錄。

最後看了下曾經生活三年的地方,冇有一絲留戀離開。-氏的物流公司。到了辦公室,公司法務拿著一份合同走進來。“周總,按照您的吩咐,都準備好了!”“嗯。”周霆深拿過,一目十行看完,遞給周明月。“爸爸,這是?”“公司股份轉讓合同。”“啊?您給我這個乾什麼!”“這些本來就是你的,我已經問過你哥哥的意思了,他冇意見。”楊淑慈遞給她一支筆,“明月,這些本來就應該是你的。隻不過是早晚的問題。乖,把這個簽了。”周明月猶豫,“可您給我,我也不懂管理啊。”她纔剛跟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