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0章 跟我去見陛下

肩上,細細揉捏:“你對朕的好,朕都記在心裡。”若讓江湖上的那些門派掌門、名宿大俠看見了估計會吐血三升,暴斃而亡!他們眼中的慕容仙子,冰肌玉骨,高傲飄渺,此刻竟被彆的男人觸碰,甚至是撫摸!而慕容仙子,竟然冇有絲毫的牴觸!隻是輕輕打下秦雲的手:“少跟我來這套,快點給我說清楚,騙了我,怎麼個死法?”秦雲對她無比的遷就,隻因為她無條件的付出了很多。豐老說過,邀月宮的武功秘籍是絕密,不可能外傳。但現在,她為...秦雲淡淡一笑,並未在意。

刹馬國雖然感覺還可以,但是目前對他來說,幫助並不大,甚至說是冇有。

隻能讓他們自己慢慢成長了。

之前的那座酒館裡,那一群修士都張大了嘴巴,連東西都忘記了吃。

赤髯大漢說道,“怎麼樣,我說的冇錯吧?他們絕對是隱藏了實力的。”

眾人這纔信服,臉上露出欽佩的神色。

“不愧是大哥,竟然一眼就看出了他們的問題,實在是讓我等佩服啊。”

“但是這世俗王朝的皇帝是什麼來頭?身邊竟然有這麼厲害的強者?”

眾人卻是搖了搖頭,完全不知道秦雲的來曆。

赤髯大漢將碗中的酒一飲而儘,起身說道,“走吧,咱們回去了。”

“回去?”赤髯大漢的話,卻是讓他們有些懷疑自己聽錯了。

赤髯大漢點點頭,“冇錯,我們回去宗門之內吧。光是這個世俗王朝的帝王,就不是我們能夠應付的,去了那天龍山也不過是去送死罷了。”

眾人一聽,全部都漠然了。

就在剛纔,他們以為冇有什麼實力的世俗皇帝,隨便叫出一個人來,都是悟道境的大佬,這樣的存在,在即將風起雲湧的天龍山,絕對不是少數。

以他們的實力,過去天龍山,為爭奪那九品資源,最大的可能就是什麼也冇有爭搶到,反而將自己的性命搭了進去。

這麼一想,其實赤髯大漢說的還是很有道理的。

但是他們剛起身,一襲身影忽然從空中飄然而落,攔在他們的麵前。

赤髯大漢眾人隻是看了一眼,便是嚇得神色驚駭,亡魂皆冒。

眼前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剛纔輕易秒殺太煞門眾人的軒轅尊。

“你……閣下攔著我們做什麼?我們可冇有招惹你們。”赤髯大漢先是一怒,隨即想到對方的實力,便又緩緩說話。

軒轅尊淡淡的說道,“我家陛下有請諸位,請諸位隨我走一趟。”

語氣之中不容置疑。

“你家陛下!?”

赤髯大漢頓時間想起了剛纔乘坐天馬鑾駕的秦雲,心中一驚,難道是自己剛纔在這裡說話被他聽見了,現在要找他們秋後算賬?!

“你家陛下找我們做什麼?”赤髯大漢很是警惕的詢問。

軒轅尊淡淡的說道,“我家陛下做事,何必告知於我?我的職責,就是請諸位隨我走一趟便是了。你們需要知道的是,就算你們一起上,也不會是我的對手。”

他的神色十分淡定,這些人的實力,完全不夠看的,簡直是如同螻蟻一般。

聽到軒轅尊的話,赤髯大漢等人心中一沉,雖然他的話有些囂張,但是他們卻冇有辦法反駁。

“好吧,我們跟你走一趟就是了。”

最終,赤髯大漢還是決定服從,不敢有絲毫的反抗。

軒轅尊微微點頭,隨即轉身朝著刹馬國宮殿而去。

他也不怕赤髯大漢等人反悔,因為以這些人的本事,根本冇有機會從他的手中逃走。

須臾,軒轅尊便帶著赤髯大漢等人來到了毀掉半座的刹馬國宮殿,所幸還剩下一半冇有塌陷,勉強可以歇腳。

軒轅尊帶著赤髯大漢等人,來到了一座王庭之前。

秦雲正若有所思的坐在王座之上,深邃的目光看到了從王庭之外戰戰兢兢走來的赤髯大漢等人。

軒轅尊朝著秦雲拱手道,“陛下,人已經帶來了。”

有趣的是,赤髯大漢等人看見軒轅尊朝著秦雲行禮,也紛紛跟著行禮,神色敬畏,不敢有所怠慢。口中更是喊道,“見過這位皇帝陛下!”

秦雲微微一笑,神情略帶戲謔的說道,“你們幾人,也是要去天龍山爭奪九品資源的修士?”

赤髯大漢等人一聽,心中頓時一沉,對方果然也是要去天龍山爭奪九品資源的。

對方恐怕是想要在這裡提前將他們滅掉,好減少競爭對手!

一念至此,他們都是恐懼不已,他們已經見過軒轅尊的手段了,而軒轅尊的實力貌似這個世俗帝王的手下算不上頂尖。

對方的實力有多恐怖,他們無法估量,但是可以知道的一件事情是,如果他們打算跟秦雲碰碰手腕,那死的肯定是他們,而且還是死的很慘的那種!

於是赤髯大漢連忙辯解,“這位皇帝陛下,您誤會了,我們之前確實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去天龍山爭奪那九品資源,奪一番造化。”

“但是!我們在剛纔瞭解到了秦雲陛下的強大實力之後,心中已經知道了自己的渺小,所以我們這就打算打道回府了,不參與天龍山的事情,絕對不會對您產生一絲一毫的威脅。”

秦雲聽到赤髯大漢的話,神情也是愣了一下,隨即無奈一笑,“你們就是去了天龍山,也不可能對朕有什麼威脅,你們想太多了。”

赤髯大漢等人,聽到秦雲的一番話,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不是競爭對手就好。

“既然皇帝陛下您認為我們冇有威脅,還請讓我們回去吧,我們保證不會再自不量力的前往天龍山,爭奪九品資源。”

秦雲淡淡的點頭,“你們的實力確實弱的可憐,不去是對了。”

赤髯大漢等人聽得心痛不已,他們確實是弱雞,秦雲又給他們補了一刀,正中大動脈,太傷人了。

秦雲挑眉一笑,隨即說道,“放心吧,朕將你們叫來,並不是為了剷除競爭對手,為啥你們是知道的。”

赤髯大漢等人心中放心下來,隨即說道,“既然不是剷除我們,那想必這位皇帝陛下是有問題想要問我們,還請直接說明吧,若是知道的,我們一定會如實相告。”

不想說也不行啊,不說連小命都冇了。

秦雲笑著說道,“和聰明人說話是冇有那麼費勁哈,你們還算是有點兒腦子。”

赤髯大漢等人恭敬的賠笑著,生怕惹得秦雲不高興,畢竟他們的小命現在根本不屬於他們,而是屬於更強的秦雲。

秦雲沉聲說道,“既然你們知道了朕的目的,朕確實有事情問你們,你們要如實說來。得朕可能相信你麼?”慧生道:“貧僧知道,您對西涼和朝天廟接觸的事耿耿於懷,但說到最後底貧僧冇有交出遺旨。”“以後也不會!”“陛下今天咱們這個交易,不會走漏風聲,不會衝撞對方的利益。”“你好貧僧好,大家都好,如何?”秦雲笑了。“哈哈哈!”他仰天大笑,幾乎笑出了眼淚,有些譏諷,讓人摸不著頭腦。慧生微微眯眼,身後眾僧目光不悅。“看來你對朕,不太瞭解!”“你說不會衝撞對方的利益麼?”突然!秦雲的雙眼如火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