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民心可用

樣,父母能力不行,兒女不孝順就真的不孝順,父母有能力,即便是兒女心中不孝順,麵上也要裝著孝順。當然,整個杏林界也不僅僅傅宏盛一個人德高望重,作為杏林宿老,傅宏盛一般也不會和小輩計較。“不是你的錯。”傅宏盛笑著道:“你在慶城的一些事我也聽說了,很好,沒有給你師父丟臉。”“師爺,師父,這邊。”見到傅宏盛還算好說話,黃正良心中也鬆了一口氣,不過他還是有點替方彥擔憂。“師爺,咱們先去酒店,不知道師爺打算住...“喂。”

江騰川聽到手機響,也沒看來電顯示,直接接了起來,語氣也相當不好。

“江騰先生,我是鄭仁軍。”鄭仁軍客氣的道。

“鄭主任呀,有什麽事情嗎?”江騰川的語氣依舊不好。

“聽說今天江騰先生您的下屬和慶州醫療小組的醫生發生了誤會?”鄭仁軍問道。

“不是什麽誤會,是我的下屬被人打了,被人打了,鄭主任能理解嗎?”

江騰川很不耐煩的道:“而且我現在還沒地方申訴,我的下屬也隻能吃這個啞巴虧,鄭主任能理解嗎?”

“我能理解,我能理解。”

鄭仁軍急忙道:“事情的經過我已經瞭解了,我打這個電話就是希望江騰先生能寬宏大量,畢竟確實是個誤會。”

有些話鄭仁軍不能明說,但是有些事大家卻是心知肚明,鄭仁軍不信江騰川聽不明白。

鄭仁軍的意思其實就是想要勸江騰川到此為止。

隻不過鄭仁軍明顯高估了他在江騰川心目中的地位。

“鄭主任說的什麽,我不是很明白。”

江騰川的語氣很是不好:“鄭主任,咱們算是朋友,現在是我的下屬被人打了,而且吃了啞巴虧,鄭主任現在是要勸我息事寧人嗎?”

“江騰先生,我不是這個意思,今晚上的事情確實是個誤會,我相信江騰先生應該清楚。”

鄭仁軍客氣的道:“現在慶州省醫療小組在我們醫院做客,而且是我負責招待,還希望江騰先生能看在我這個老朋友的麵子上。”

“鄭主任都不把我當朋友,我為什麽要把鄭主任你當朋友?”

江騰川冷笑一聲:“鄭主任,如果我沒有記錯,當初勸我去慶州的就是鄭主任吧,而且我們父子去慶州也是完全按照鄭主任的交代來的,這件事鄭主任難道不需要給我一個交代?”

當初鄭仁軍建議江騰川父子去慶城,其實還真有點拿江騰川父子當槍使的意思,如果方彥當時能出手,鄭仁軍也算是有功,可問題是方彥並沒有出手,現在江騰寧次已經死了。

“江騰先生.......”

鄭仁軍還打算再說,卻被江騰川打斷了。

“鄭主任,我給你麵子,事情我就不計較了,我希望鄭主任不要得寸進尺。”江騰川道說完,直接就掛了電話。

鄭仁軍:“.......”

看著已經結束通話的手機,鄭仁軍一時間有點發愣。

之前江騰川為了給他父親看病,在鄭仁軍麵前那可是相當客氣的,這也讓鄭仁軍產生了錯覺,覺的他已經和江騰川成了朋友。

然而現實卻狠狠地給了鄭仁軍一個巴掌。

這會兒鄭仁軍纔有點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江騰川是三井集團駐華夏區的總裁,而他也隻不過是一家三甲醫院的主任醫師罷了。

......

薛家。

薛坤陽坐在書房,薛雅彤依舊在後麵給薛坤陽摁著肩。

“爺爺,您覺的方醫生怎麽樣?”薛雅彤一邊按著肩一邊問薛坤陽。

“很有水平,很有想法。”

薛坤陽閉著眼睛,一邊享受著孫女的按摩,一邊道:“而且願意做事情,如果說中醫有可能在你們這一代人手中崛起,我覺的就要應在這個方彥身上了。”

“爺爺,您對方醫生評價這麽高?”薛雅彤笑著問。

“這不是評價高。”

薛坤陽道:“這個年輕人很特別,身上有一種東西,就拿慶州省醫療小組來說,僅僅半年的時間,就做了不少事,現在慶州省醫療小組在慶州那邊已經算是權威了。”

說著薛坤陽睜開眼睛,緩緩道:“你可能不是很明白,方彥現在其實就是在打造權威。”

“打造權威?”薛雅彤有點不解。

“現在人對中醫是什麽態度,你很清楚。”

薛坤陽道:“不少人現在都說,要找好中醫不能去醫院,反而是一些小診所能遇到好中醫。”

“這話其實沒什麽問題,但是在小診所遇到好中醫的概率同樣很低,其實整體上算下來,還不如醫院。”

薛坤陽道:“現在各大醫院的中醫水平參差不齊,相對來說有水平的中醫確實很少,但是在三甲醫院,其實還是有那麽一兩位有水平的中醫的,之所以讓人產生大醫院沒有好中醫的想法,是因為比例太低了,患者遇到的概率太低了。”

“可是這個概率,難道不比去小診所碰運氣概率高?”

薛坤陽笑著道:“去小診所,遇到騙子的概率絕對要比遇到好中醫的概率高,可為什麽外麵還是有那種傳言,正是因為醫院失去了公信力。”

薛雅彤若有所思。

薛坤陽繼續說道:“而慶州省中醫急危重症醫療小組其實也算是公立醫療體係。”

“隨著醫療小組的名氣越來越大,就會給慶州省的群眾一個觀念,醫療小組的醫生水平高,都是很厲害的中醫,而隨著醫療小組的成員越來越多,還有預備小組......”

薛坤陽笑著問薛雅彤:“以後要是有患者遇到醫療小組的醫生,是不是會產生一定的信賴?”

薛雅彤點了點頭:“好像是。”

“你也在醫院工作了這麽久了,你發現什麽問題沒有?”薛坤陽問薛雅彤。

“中醫治病,信賴問題很關鍵?”薛雅彤不確定的問。

“對,信賴是很關鍵的。”

薛坤陽道:“扁鵲就有六不治說法,其中對醫生不信任的患者不治,這就是一條,其實有些時候,同樣的病症,名氣大的醫生治療起來之所以事半功倍,正是因為信任問題。”

“這些年,我治療過不少患者,其中一部分患者就是其他醫生治療無效的,而開的方和我開的方則是完全一樣,劑量也一樣。”

薛坤陽道:“因為如果患者對醫生不信任,他們就沒有多少耐心,你開了三天的藥,他可能隻吃一天,你開了一個月的藥,他可能最多堅持一週.......”

“越是有名氣的醫生,患者的信賴越足,越聽話,很多時候,聽話是很關鍵的。”

薛坤陽緩緩的道:“中醫的問題很多,其中中醫人讓患者失望,也是一個因素,方彥現在做的事情,真的是在方方麵麵的去解決中醫的一些問題。”

“其實我個人是讚成中醫走精英計劃的,培養出一批優秀的中醫醫生,不一定要追求數量上的優勢。”

薛坤陽道:“你試著想一想,要是能把眼下有水平的中醫集合在一起,放在一家醫院,那麽這一家醫院會是什麽樣子?”

薛雅彤:“......”

“那肯定會很有名氣,讓患者對中醫產生信賴。”

薛坤陽道:“哪怕隻有這麽一家醫院,那麽中醫在全國人民心目中也是穩固的,是無人可以動搖的,人們最多隻會說中醫難培養,中醫醫生成長慢,而不會說中醫不行,這是兩迴事。”

“可是現在事實上則是,中醫在給中醫人背鍋。”

薛坤陽道:“明明是大多數中醫人水平不到家,沒有學到精髓,卻讓患者感覺到中醫不行。”

“還真是。”

薛雅彤道:“爺爺,您看問題看的真透徹。”

“要不我是你爺爺呢?”

薛坤陽笑著道:“怎麽樣,薑還是老的辣吧?”

“哪有自己這麽說自己的。”

薛雅彤笑著道:“爺爺,您真凡爾賽。”

“什麽賽?”薛坤陽一愣。

爺孫倆正說著話,薛雅彤的手機響了一下,她拿起手機,發現是同事給她發來的簡訊,還是長長的一段。

薛雅彤點開來,仔細的看完,一時間也有點目瞪口呆。

“爺爺,您猜剛才那會兒發生了什麽事?”薛雅彤問薛坤陽。

“我又不是神仙,我怎麽知道?”

薛坤陽笑著道:“不過肯定和慶州省醫療小組有關。”

“爺爺,您太神了。”

薛雅彤巴拉巴拉的把事情說了一遍,道:“沒想到,竟然這麽多人齊心協力,真是太解氣了。”

“知道這是什麽嗎?”

薛坤陽笑著道:“這就叫民心可用。”

“爺爺您什麽時候都有大道理。”薛雅彤笑道。

......

福州省醫科大附屬醫院。

早上一大早,田靜就來到了病房。

“田主任。”

負責患者的主治醫生急忙小跑著趕了過來。

“患者情況怎麽樣了?”

田靜一邊在病床邊上坐下,一邊問。

“早上剛來我就檢視了患者的情況,現在崩漏已經基本上止住了,隻有稍微的出血,目前胎兒的情況還算穩定。”

“嗯,那就好。”

田靜說著話,把聽診器掛在耳朵上,開始給患者做檢查。

做過檢查,田靜這才站起身來,給患者和患者家屬交代了一番,然後走出了病房。

“田主任,從患者目前的情況來看,胎兒應該能保住了。”主治醫生對田靜說道。

“嗯,不過也不要大意。”

田靜道:“隨時注意患者的情況,方醫生開了三劑藥,一定要吃完。”

“我知道的田主任。”

主治醫生說著,又笑了笑,道:“田主任,昨晚上發生了一件事您知道嗎,也和慶州省醫療小組有關。”去了慶城市第一醫院。在車上,方彥問陳東:“住院幾天了?”“今天是第四天,前幾天不舒服過來檢查,昨天才完全確診。”陳東道。一路上說著話,方彥向陳東瞭解著情況,不一會兒就到了醫院。進了病房,病房是四人間,都住著人,陳東的父親就住在靠窗戶的病床上,病床邊上坐著陳東的母親。“媽,這是我給你說的方彥方哥,我這幾年在醫院,方哥一直都很照顧我。”陳東給母親介紹。“阿姨。”方彥也客氣的打了聲招呼。“方彥,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