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香江來客

職,什麽名氣,什麽地位,也就那麽迴事。什麽功名利祿,什麽王權富貴,在歲月麵前都不值一提,不堪一擊,真正能夠留下來的也隻有傳承,一代又一代的傳承。晚上,方彥就住在酒店,依舊和彭幼輝一個房間。彭幼輝還帶了幾本書,坐在一邊看著。“還是彭老經驗豐富,有備無患。”方彥笑著道。他來的時候就沒怎麽考慮,沒想到這個任務如此無聊,連個打發時間的東西都沒有。要是一個人,該睡也就睡了,兩個人一間房,確實沒那麽自由。“也...“方醫生,聽說昨晚出了點小狀況?”

早上,鄭仁軍見到方彥的時候就主動詢問。

“確實出了點小狀況,不過好在公道自在人心,倒也不算什麽大事。”方彥笑著道。

“方醫生,其實之前江騰川父子是我介紹去慶城的。”

鄭仁軍道:“一方麵呢,我是相信方醫生您的水平,另一方麵,也確實有點小心思,隻是沒想到發生了誤會。”

“江騰川?”

方彥愣了一下,這纔想起江騰川是誰。

說實話,鄭仁軍要不說江騰川這個名字,方彥都要忘了。

這倒不是方彥記性差,而是方彥經曆的太多了,所以很多東西都有有選擇性的記憶,無關緊要的東西壓根就不上心。

五星上將麥克亞瑟說過,如果一個人真的可以長生不死,那麽最大的負荷其實就是記憶,在漫長的生命中,太多的記憶會給大腦太多的負擔,就像是電腦一樣,記憶體多到一定程度,就會影響執行。

正常人的生命也就百年,可方彥加上夢境中穿越的經曆,那是足足有著上千年的記憶的,如此多的事情,方彥自然不可能都記得住。

所以,選擇性的遺忘,其實是非常好的減負方式。

而且作為醫生,方彥遇到的患者也確實太多了。

雖然昨天才發生三井集團的事情,可方彥還真沒怎麽把江騰川父子放在心上。

“猜到了。”方彥笑著道。

鄭仁軍尷尬的笑了笑,其實這件事已經算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的了。

畢竟江騰川就在福江市,江騰川父子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前去慶州。

“方醫生,冒昧的問一句,為什麽您......”鄭仁軍試探的問。

“患者既然是鄭主任介紹的,鄭主任應該知道患者是什麽情況,那樣的患者,鄭主任是打算葬送我的醫療生涯呀。”方彥看著鄭仁軍,笑著問。

“方醫生這話嚴重了。”

鄭仁軍急忙道:“其實正是因為患者的情況比較明朗,倒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哪怕方醫生隻是緩解患者的痛苦,患者和患者家屬也會很感激的。”

江騰寧次的病,那就是公認的絕症。

說一句比較誅心的話,其實癌症患者真的是不少醫院都比較歡迎的患者。

畢竟大家都知道癌症是絕症,治不好那是理所應當的,治好了就是天大的功勞,哪怕隻是能讓患者延緩生命,少一些痛苦,患者和患者家屬也會感激。

而且癌症患者,這種病症治療起來花費可不算少。

化療、放療、手術,任何一種,那都是一大筆不小的開銷,治療完了之後,患者要是能扛得住,那是運氣,扛不住,那是必然。

“你猜?”方彥一笑,給了鄭仁軍一口大白牙。

鄭仁軍:“......”

“鄭主任,昨天的患者怎麽樣了?”林江宇問鄭仁軍。

“昨天患者用藥之後,到了子夜迴陽之時,出汗就徹底止住了,腹瀉也止住了,當時突然發熱。”

鄭仁軍道:“當時值班醫生給我打了電話。”

“子夜迴陽,陰複陽迴。”

林江宇道:“看來患者是脫離危險了。”

“林主任說的不錯,患者陰陽已和,邪氣外透,又用了一劑桂枝湯加人參湯,發熱已經減退了。”鄭仁軍道。

“鄭主任的桂枝湯加人參也用的很妙呀。”林江宇笑道。

昨天方彥也隻是開了一劑通脈四逆湯,之後的桂枝湯加人參是鄭仁軍開的。

從這一點也能看出鄭仁軍的水平。

鄭仁軍在東南幾個省份名氣不小,也確實並非浪得虛名。

通過這幾天接觸,林江宇和薑萌也大概能看出來,鄭仁軍的水平應該和黃正良不相上下,也就是遇上了方彥,讓鄭仁軍完全沒有一戰之力。

隨著醫療小組的名氣越來越大,隨著方彥自己的名氣越來越大,現在方彥展現出的氣質和自信已經越來越足了。

其實,準確的說,到了現階段,方彥已經不需要太過顧忌一些東西,能夠完全的把自身的水平發揮出來了。

最初的時候,方彥還是要顧忌一些的,沒名氣,年齡小,太過張揚並非是什麽好事情。

縱觀這大半年,方彥對一些杏林前輩都是很客氣的。

一般來說,隻要對方不是反複橫跳,方彥多半都給對方留點臉麵,要是對方自己作死,那就怪不得方彥了。

就在鄭仁軍帶著方彥一群人走進科室的時候,福江市機場,一架從香江而來的航班在福江機場落地。

飛機停穩之後,邱傑帶著譚慶雲從機場通道走了出來。

出了機場,就有車子在等著邱傑。

上了車,車上有美女泡著茶水。

“邱少,您帶著我不太好吧?”

譚慶雲坐在邱傑邊上,臉上帶著苦澀:“方彥要是看到我,難保不會對邱少您有什麽意見。”

“怕什麽?”

邱傑一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一邊笑著道:“要是方醫生有什麽意見,我就讓人把譚教授您沉了江,想來方醫生應該會高興一些。”

譚慶雲:“......”

譚慶雲名聲一朝喪盡,現在成了邱傑的私人醫生,隻能在邱傑的庇護下生存,邱傑在譚慶雲麵前說話那是毫無顧忌。

之前譚慶雲是知名教授,中醫名家,可現在的譚慶雲就是邱傑養的一條狗,即便是邱傑不把譚慶雲怎麽樣,隻要邱傑不管譚慶雲,譚慶雲就能被討賬的人撕碎了。

“譚教授別怕。”

邱傑笑著道:“相比起方彥,我還是更相信譚教授一些,譚教授你現在是自己人。”

說著邱傑放下茶杯,問譚慶雲:“譚教授,我現在吃藥已經這麽長時間了,可依舊還是差那麽一點,你說是不是方彥動了什麽手腳,他根本沒有用心?”

不等譚慶雲迴答,邱傑就繼續說道:“你和方彥都說過,我需要修身養性,現在要戒一段時間,這個我能理解,但是現在我依舊是有心無力,這應該不僅僅是戒不戒的問題吧?”

最初,邱傑那時一丁點感覺都沒有,就好像那玩意他已經沒有了,無論怎麽挑逗,都沒有任何的反應。

可自從吃了方彥開的藥之後,邱傑是能感覺到那玩意迴來了,偶爾還能有點反應,但是依舊差一點。

就像是連續熬夜好幾天,有心無力。

邱大少那可是很喜歡美女的,現在那玩意不能用,對邱大少來說那可是煎熬。

所以邱傑有點等不住了,帶著譚慶雲來了福江市。就傅永業那個性子,即便是這一次不出事,遲早也要出事。“唐院長?”方彥連續看了好幾位患者,稍微伸了一個懶腰,讓自己舒緩一些,一個不經意間,看到趙程文那邊的唐川。“方醫生。”唐川笑著走了過來。“唐院長來了怎麽不聲不吭的?”說著話方彥已經站起身來,邊上的安瑤很自然的坐迴了就診桌後麵,繼續給後麵的患者診病。“我也是剛來。”唐川道:“早就聽說福生堂,還是第一次來,先看一看。”說著話,唐川到了方彥邊上,也看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