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白細胞減少症

等,尋常又有幾個學生能知道?學生們都不知道,怎麽刁難方彥,範圍無非還就是醫藥方麵,最多大家學過的一些文言文.........可方彥很顯然失算了,忘記了現在手機的功能了。“失算了吧?”苗康平幾乎是和傅永業同樣的想法,這會兒臉上帶著笑意,正等著方彥出醜呢。“還是這麽自大。”何佳心中歎息,雖然她承認方彥這幾年變化很大,可性格依舊還是那樣子,做事隨性“方彥,要不就醫藥方麵吧,開個玩笑就行了。”周豔忍不住給...“最近福江市有什麽有趣的事情發生嗎?”

到了酒店,邱傑在沙發上坐下,詢問負責接待的負責人。

“說起來確實有一件比較有趣的事情。”

“哦?”邱傑換了一個姿勢,已經表現出了興趣。

“昨晚上三井集團的幾位r國職員和慶城醫療小組的醫生發生了衝突......”

對方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這件事現在在私下裏都已經傳開了,不少人都對昨晚的事情很感興趣。”

“三井集團?”

邱傑看向自己的助手。

“邱少,三井集團華夏區的總部就在福江市,負責人是江騰川。”助手急忙說道。

“三井集團的人和慶城醫療小組的人發生了衝突,而且還是r國的職員?”

邱傑緩緩的道:“這應該不是巧合吧?”

要是隻是三井集團的普通職員,邱傑可能不會多想,幾個人都是r國人,而且還是在麥當勞,這未免有點巧合了。

麥當勞的名氣雖然大,分店很多,可說穿了也是上不得什麽台麵的,沒什麽檔次。

三井集團畢竟是r國的大企業,在華夏這邊,三井集團內部的r國人基本上都是高層了,幾個高層在麥當勞和慶城醫療小組的人發生衝突?

“邱少,您剛下飛機,要不要休息一會兒?”助手並沒有迴答,而是詢問邱傑。

“確實有點困了。”

邱傑打了一個哈欠,道:“行,你們去忙吧,我睡一會兒。”

說著邱傑就站起身,向臥室走去,等邱傑進了臥室,譚慶雲和其他人也都離開了邱傑的房間。

......

福州省中醫醫院。

林江宇帶著一組成員來到了中西醫結合科。

“患者已經服藥三劑了,每天一劑,按照林主任你的交代,水煎取汁300毫升,分兩次鼻飼,從昨天晚上起,患者的病情就開始好轉,今天早上體溫已經正常了......”

田峰一邊走,一邊給林江宇說著患者的病情。

“那就好。”

林江宇點了點頭。

說話間,一群人就進了病房,病床邊上的患者家屬見狀急忙站起身來。

“田主任,林主任。”

患者的愛人還記得林江宇。

“嗯。”

林江宇點了點頭,走到病床邊上,患者也向林江宇點了點頭:“林主任。”

那天來的時候,患者已經有氣無力,處於半昏迷狀態了,當天中午人就一直昏迷不醒,所以中間用藥都是鼻飼用藥,今天狀態好了不少,人也清醒了。

除了患者的精神狀態,患者的黃疸也消退了不少,臉上已經沒有那麽慌了。

“大小便怎麽樣?”

林江宇坐下之後一邊給患者診脈一邊問。

“大便現在每天兩次,小便次數正常,尿液發黃。”田峰說道。

“嗯。”

林江宇應了一聲,摸了一會兒脈,站起身來,道:“原方再進,吃上十劑再看情況。”

說著,林江宇就迴頭對醫療小組的成員說道:“附子理中湯,溫陽以製陰毒,在治療的時候,我們一定要辯證準確,次第有方,如此才能力挽重症。”

說著話,林江宇已經向病房外麵走去,一邊走,林江宇還一邊道:“黃疸病症,在臨床上,一定要四診合參,準確區分陽黃和陰黃,陽黃也陰黃的特點,一定要記住,要上心,避免失誤。”

“雖然陽黃和陰黃同屬黃疸,但是在治療上則是南轅北轍,一旦辯證失誤,是會造成很大的麻煩的。”

眾人都點著頭。

田峰沒有吭聲,隻是靜靜的聽著,其實田峰能聽出來,林江宇這一番話其實就是對他說的,準確的說是對他們科室說的。

在醫院這麽多年,田峰其實很清楚,不少傳統中醫對他們科室都不怎麽待見。

其實中西醫結合科現在的境遇還是比較尷尬的,表麵上看起來紅紅火火,事實上則有點兩頭不受待見。

西醫肯定是不怎麽待見中西醫結合科的,傳統中醫同樣不待見中西醫結合科。

真要說中西醫結合科比起傳統中醫的優勢,可能就是能給醫院帶來更多的創收吧。

正走著,林江宇一群人就看到不遠處有患者家屬好像正在和醫生吵鬧。

患者家屬是三個人,兩男一女,男人四十歲出頭,兩個女人三十來歲,被圍著的醫生是一位四十五歲左右的中年醫生。

“我給你們解釋你們怎麽不停呢。”

中年醫生已經明顯有點不耐煩了:“你們要是信不過醫生,覺的我們醫院的治療有問題,可以轉院。”

“這是轉院的事情嗎?”

患者家屬中的一個女人道:“我大姐住院已經這麽幾天了,病情沒有改善,每天檢查的資料還在一路走低,我們就問一問都不行了?”

“岑主任,我們也沒有別的意思,也就是問一問。”說話的是男人。

“我已經給你們解釋過很多遍了,有些時候也不能單純的看資料,這一段時間患者在服藥,資料肯定會有起伏變化的。”

聽著吵鬧聲,林江宇已經向那邊走了過去,田峰下意識的就是眉頭一皺。

在醫院,醫生和患者家屬爭執並不算什麽稀罕事。

畢竟醫院這麽多患者,有好說話的患者家屬,也有難說話的患者家屬。

對醫院來說,其實反而是那種家境比較差的患者和患者家屬好忽悠一些,雖然說患者家境差,家裏窮了些,可到了醫院,大多數都比較老實本分,沒錢沒底氣嘛。

三甲醫院,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大多數人進了三甲醫院其實都有點沒底氣的,遇到醫生護士也都很客氣的。

反而是有錢人,多少能豪橫一些。

而且有些患者或者患者家屬可能還有親戚是醫生,亦或者是相關部門的,多少懂一些,這一類患者家屬,往往問題多,算是刺頭。

基本上在每一家醫院,都有患者家屬和醫生爭執的問題,但是被慶州省醫療小組遇上,這就不是什麽好事了。

岑輝正說著,也察覺到有人過來,迴頭一看,發現是一大群人,下意識的也有所收斂。

他已經認出來了,是慶州省醫療小組的人。

“你們的事情等會兒來我的辦公室咱們再說,行不行?”岑輝對患者家屬說道。

患者家屬又不是傻子,他們也看到林江宇一大群人過來了,同時岑輝的語氣變化,這種機會他們肯定要抓住。

“岑主任,我們就是想要一個解釋,您給我們說清楚就行了。”

說話的還是剛才的女人。

這會兒林江宇帶著醫療小組的成員和田峰已經到了近前。

今天林江宇一群人也都穿著福州省中醫醫院的白大褂,胸前也帶著胸牌,是掛在脖子上的那種,屬於嘉賓證。

等到林江宇一群人走到近前,患者家屬也看到林江宇一群人的不同了。

醫院醫生的胸牌那是別在胸前的一個牌子,而林江宇等人的胸牌是掛在胸前的,明顯不一樣。

“這位醫生,您給評評理。”

剛才說話的女人突然就把一疊檢查單遞給了林江宇:“我大姐在醫院已經住了這麽多天了,這個白細胞每天都在降低,我們就問一下,沒什麽問題吧?”

林江宇沒吭聲,而是翻看著檢查單,檢查單是一疊血常規檢查,總共有五六張,看日期,基本上是兩天檢查一次。

確實像女人說的,白細胞在一直降低。

第一張的檢查單白細胞是3.8x10^9/l,最後一張化驗單的白細胞是2.9x10^9/l,從幾張檢查單來看,患者的白細胞確實在一路走低。

“你大姐是什麽病?”林江宇問。

“是白細胞減少症。”女人道。

“怪不得。”

林江宇心中瞭然,他就說嘛,為什麽患者家屬會一直盯著白細胞不放呢,既然是白細胞減少症,那患者家屬肯定會一直關注白細胞了。

白細胞減少症指外周血液中白細胞計數持續以後的中樞保健局,傅永業就更沒有希望了,進中樞,審核更嚴。對普通醫生來說,這些或許無關緊要,能混個科主任,就是很多醫生的終點了,可對傅永業這種出身傅家的天之驕子來說,當個科主任那隻是起點。是的,現實就是如此,有些人一出生就站在了很多人的終點,就到了很多人終其一生也難以達到的高度。看著報紙上的新聞,唐川已經可以猜到傅學真的表情和心情了。方彥這是等於斷了傅永業在醫療界的前途啊。草草的把內容看了一遍,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