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半吊子思維

得到林忠學賞識?不少人都還記得林忠學剛才的介紹,省保健局的專家,人家年紀輕輕的,就已經到了他們這些人頭上了。在慶城市,在慶州省,方彥這個省保健局專家的名頭就要比他們這些醫院的科主任名頭大。“方醫生現在在哪一家醫院?”趁著空檔,唐川走到方彥邊上,客氣的問道。“就在家裏的醫館。”“呀,沒想到啊,方老醫術精湛,方醫生更是青出於藍,福生堂不愧是咱們慶城第一的中醫診所。”唐川禁不住誇讚道。方彥有著省保健局專...“岑主任,怎麽迴事?”田峰無奈的歎了口氣,問岑輝。

慶州省醫療小組過來就是交流學習來了,這事既然被林江宇遇到當麵了,肯定要解釋清楚的。

而且從檢查單來看,患者至少住院有一個禮拜以上了,這麽長時間,患者的病情沒有明顯改善,也確實需要給患者家屬一個說法。

“田主任,患者是因為頭暈乏力、腰痠脛軟入院的,之前也在其他醫院治療過,被診斷為白細胞減少症。”

說著岑輝一指林江宇手中的檢查單:“而且林主任手中的檢查單,前幾天白細胞也有所迴升,達到了4.2。”

“嗯。”

林江宇點了點頭:“確實有一張檢查單白細胞達到了4.2。”

“患者屬於白細胞減少症,這種病症,白細胞肯定是會一路走低的,在治療的過程中起起伏伏也是正常的。”

岑輝苦笑道:“我已經給患者家屬解釋了好幾次了。”

說著岑輝又道:“田主任,林主任,你們也是當醫生的,應該清楚,這裏麵很多東西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解釋清楚的,咱們學了這麽多年醫,才勉強把一些問題搞明白,現在要讓患者家屬明白,哪有那麽容易的。”

“林主任,其實也就是溝通問題,我已經給患者家屬說了,等我忙完這會兒,中午的時候可以好好聊一聊。”

岑輝這話乍一聽,其實也沒什麽大問題。

在一些治療上,有的患者家屬確實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

特別是在一些緊急搶救的時候,患者家屬看到要簽署的一些責任書,總要不停地詢問,不問清楚,不簽字。

正如岑輝說的,有些風險真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說清楚的,真要解釋,可能會耽誤搶救的時間。

還是那句話,很多離譜的規定背後,其實都是有著離譜的事情發生的,就像白熾燈燈泡,可能會備注不要放進嘴裏這樣的提示。

要是正常人來想,一個燈泡,誰特麽把那玩意放嘴裏去?

可事實上,正是因為有人把燈泡放進嘴裏,這纔有了人家的提示。

很多人其實都吐槽醫院的規矩多,這個簽字,那個簽字,可事實上,醫院的很多規矩都是一些患者家屬鬧騰之後才增加的規矩。

可謂是一鍋老鼠害了一鍋湯。

很多事,如果沒有人鬧騰,可能真的會節省很多繁瑣的手續,可能醫生和醫院根本都想不到,但就是有很多奇葩,這才導致醫院有了各種各樣的規矩。

很多時候,問題都是雙向的。

但是,眼下的患者並非急症,也沒有什麽危險,而且患者已經住院這麽多天了,患者家屬有疑問,醫生是需要耐心解釋的。

就比如有人調侃的那樣,花了錢,總要讓人花的明明白白的吧?

哪怕是死,也要死的明明白白的吧?

田峰看了一眼岑輝,心說你給林江宇說這種話有什麽用?

林江宇又不是外行。

“不知道岑主任介意我看一下患者的?”林江宇道。

“果然。”

田峰心中一歎,你說的再好,再有理,林江宇本來就是醫生,而且水平也不低,看一看患者,真相一目瞭然。

這會兒田峰隻希望事情能真如岑輝說的那樣,要不然,這算是他們科室被慶州省醫療小組遇到的第二次誤診誤治的事件了。

連續兩次,霍震洋就該向院領導檢討了。

而且還會給人家慶州省醫療小組造成一種認識。

他們過來就遇到兩次,那麽人家沒遇到的呢?

會有多少次?

從前兩天方彥的態度,就能看出,方彥對中西醫結合不待見,這還連續讓人家發現兩次誤診誤治?

這不是給人家送證據嗎?

他們霍主任那天還硬剛方彥,現在都老實了,今天林江宇過來,霍震洋都沒露麵,這要是再出一次事,霍震洋那就更沒麵子了。

“當然沒問題......”

岑輝尷尬的笑了笑,他還能說什麽?

事實上岑輝並非沒有發現問題,要是真沒什麽問題,岑輝早就給患者家屬解釋清楚了,何必含糊其辭?

說句不足為外人道的話。

其實醫生在治療過程中,發現之前的治療有問題的情況並不少見,這一點無論是西醫還是中醫都是很常見的問題。

原本覺的自己判斷的沒錯,但是患者吃了兩天藥之後發現不對勁,這個時候調整治療方案,更改治療方法,這在臨床上是很正常的操作了。

患者住院這麽多天,岑輝其實也已經發現了問題,也改變了治療方法,但是效果依舊不明顯。

在這種情況下,患者家屬詢問,岑輝自然不太好解釋,因為他自己還有點懵逼,沒搞明白原因呢,要是他自己搞明白了,也就不存在治療有誤的問題了。

“田主任,那咱們一起看看患者?”林江宇對田峰說道。

“好的。”

田峰笑著道:“有林主任把關,肯定沒問題。”

說著田峰又給患者家屬介紹:“這幾位是慶州省醫療小組的專家,來我們醫院交流的,正好一起看看情況,給你們一個解釋。”

“謝謝林主任,謝謝田主任。”

患者家屬鬧騰的目的,也是為了讓醫生上點心,盡快把患者的病治好,這會兒有這麽多醫生,患者家屬自然沒什麽意見。

“林主任,田主任,這邊請。”

岑輝隻好前麵帶路,同時也讓人把患者的病曆拿了過來。

“林主任,這是患者的病曆,您先看一下。”

既然知道可能有問題,岑輝的態度也不錯,主動把病曆遞給了林江宇,一邊走也一邊詳細的說著患者的情況。

要是真有什麽問題,他這邊態度好一些,等會兒林江宇也能給他留一點麵子,隻要一些問題不在患者家屬麵前說,那就行了。

這也是林江宇不是他們醫院的醫生,所以岑輝怕林江宇不注意這些。

畢竟整個醫院都知道慶州省醫療小組就是前來找茬的,被人家發現問題,態度還不好,那不是找死嗎?

林江宇翻看著病曆。

患者症見頭暈眼花,頭頂有空洞感,神疲乏力,不耐煩,倦怠嗜臥,少氣懶言,白細胞偏低。

岑輝這邊診斷為脾氣虛弱,腎精虧損,用的是健脾益氣的方子......

截止現在,患者已經治療了有十二天了,用健脾益氣的法子效果不佳,再加上患者月事來潮,白細胞沒有增加,這邊又加了活血化淤的藥物.......

“你們也看看。”

林江宇看過病曆,把病曆遞給了宋穩杭,讓宋穩杭等人也看了一遍。

說話間,一群人也進了病房。

病房內患者躺在病床上,麵色萎黃無華,看上去沒什麽精神,林江宇又檢視了一下舌苔,舌質淡,苔薄白。

看過舌苔,林江宇又診了脈。

“從大的方向上來說,沒什麽問題,就是有幾味藥用多了,再加上患者月事來潮,受到了影響。”

林江宇對患者家屬說道:“這種病還是要有點耐心,之前的藥再用上五天,肯定會有所改善。”

聽林江宇這麽說,患者家屬也沒話可說了,隻能道謝:“謝謝您,林主任。”

同時也對岑輝說道:“對不起岑主任,我們的態度也有問題。”

畢竟林江宇算是患者家屬拉的外援,他們也就是看到林江宇一群人過來了,才特意有點不依不饒,現在林江宇都說了大方向沒問題,他們也不好計較了。

再有,林江宇也保證了,再用五天藥,肯定有效果,這個話也算是給了患者家屬一個盼頭。

“行,好好休息吧,有什麽事情和醫生好好溝通。”

林江宇叮囑了幾句,一群人這纔出了病房。

走出病房,看到患者家屬並沒有跟著,岑輝這才客氣的問:“林主任,您剛才說幾味藥不對,還希望指點。”

岑輝又不是傻子,林江宇剛才的話糊弄一下患者家屬還行,他要是聽不出來,那這麽多年醫生就白當了。

很顯然,林江宇也是顧忌他的麵子,也或者說顧忌他們醫院,怕患者家屬鬧事,所以沒有當麵說破。

要是真沒什麽問題,林江宇絕對不會說大方向沒問題這樣的話了。

“岑主任最初用健脾益氣、補腎填精的法子其實沒錯。”

林江宇問道:“為什麽後來要加雞血藤、丹參、穿山甲等藥物,還去了前方中的黨參?”

剛才的檢查單,其中有一張檢查單患者的白細胞確實有增加,增加到了4.2,其實正是因為最初的方子無誤。

“患者月事來潮,白細胞又開始走低,所以我就想著加一些可以提升白細胞的藥物,黨參有降低白細胞的作用,所以我就去掉了。”岑輝解釋道。

聽著岑輝的解釋,宋穩杭都禁不住搖了搖頭。

這就是中西醫結合的弊端,他們在治療的時候,往往喜歡把中藥當成西藥來用,什麽要提升白細胞,什麽藥降低白細胞,把這樣的概念帶入到了中醫的治療中,卻忽視了中藥的偏性。

患者的白細胞之後持續走低,這麽多天都一直沒有迴升,也正是因為岑輝的半吊子思維造成的。福生堂了,不過當時方彥去了燕京,這一次已經是第二次來了。患者先是飲食差,疲乏無力,腹脹,矢氣多,被診斷為慢性肝炎,已經在慶城市中心醫院治療了大半年了,好轉出院,不過之後又反複發作,來福生堂之前在市中醫醫院治療。治療了三個月,病情有所好轉,之後又再次複發,食慾不振,口苦,食氣不暢,肝區疼痛,便溏........患者就是奔著福生堂的名氣來的,第一次來方彥不在,趙程文接診的,給開了藥,患者吃了幾天,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