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豆腐

大的危機感。現在教會肯定會報復這裡,自己這邊除非是求助勞倫斯,否則基本上抵抗不住教會的迫害。原本想著整個古語者家族遷入星辰之國的話,就可以保全實力和地位。現在家主的打算是繼續在這裡發展,並且加入教會。卡珊德拉思考著接下來的事情,這個時候十多個野蠻人走了過來。“我們要離開這裡,先知之前和我們說過,一旦捲入了慘重但是能夠脫身的麻煩事情裡,允許我們盡快返回故鄉。”“你的父親剛才沒有和我們一起作戰,你的族...隨機推薦:

“艾瑪,明天和我去一趟莊園,我們從的莊園去渡姆港,後天回來。”

勞倫斯忙完了手裡的事情,在洗澡出來看到艾瑪和薩麗爾在休息廳的床邊休息後,就說了明天的安排。

“是,主人。”艾瑪迅速答應。

勞倫斯走到空床上躺下,床邊等待一會兒了的拉絲塔娜和精靈女王希達莉雅很快坐在兩邊,為勞倫斯進行服務。

勞倫斯看向薩麗爾,薩麗爾正在和索菲亞下棋。

“薩麗爾,你要去海邊看看嗎?”

“不去,對麵板不好,那裡的風都是臭味。”薩麗爾果斷的拒絕。

女巫的鼻子比人類靈敏許多倍,習慣了山裡生活的女巫不喜歡海港那邊的臭味。

渡姆港不僅有造船廠,也有大量水手和搬運工聚集的碼頭,還有各種牲畜市場和魚市,以及大量的作坊和加工廠。

女巫們都不喜歡基礎工業,但是又喜歡各種高階商品。

不看過程,隻要結果。

勞倫斯也不勉強薩麗爾等人的思想,從另外一個世界過來的勞倫斯覺得這種思想是無法避免的現象,因為本身就來自存在這種思想的世界,所以一直都沒有費盡心思改變的想法。

就算是女巫沒有這種想法了,外麵的女人呢?

喜歡享受,本來就是天性。

勞倫斯看著身邊如寵物一樣的拉絲塔娜和女王,她們確實是像寵物,但是過的生活卻是外麵很多人羨慕不來的奢糜生活。

“外麵的海帶可以吃了,我回來的時候會帶一些新鮮的海菜,還有海貨和蔬菜。”

艾瑪這個時候走了出去。

大廳內還有德倫和卡珊德拉等女巫在休息和娛樂,人員走動很正常。

勞倫斯說了幾句後就也懶得說話了,躺在床上繼續享受著拉絲塔娜的服務,女王則是坐在一邊給勞倫斯送上草莓和剝了皮的葡萄。

過了幾分鐘,艾瑪端著一盤子白色的晶瑩狀點心走過來。

“主人,普米修鎮的修女按照您的吩咐做出了白色的豆腐,我嘗了一下,味道很普通,不知道是不是您說的那種豆腐。”

附近正在睡覺休息和打牌下棋的女巫迅速看向這邊,一個個的都露出好奇的神色。

薩麗爾伸著脖子看著盤子裡的東西,“好吃嗎?我也嘗嘗!”

勞倫斯坐起來伸手,艾瑪彎腰將裝著一大塊方形豆腐的盤子靠近勞倫斯的手。

勞倫斯用三根手指抓碎了豆腐,又用兩根手指捏著一塊小豆腐渣送入了口中。

口中傳來的是比記憶中的豆腐更加清涼順滑的滋味,雖然比不上剛才吃過的水果和糕點,但肯定比記憶中的豆腐更加美味。

“很不錯了,這個就是豆腐。”勞倫斯滿意道:“加上點調料會更好吃,而且可以衍生出許多種做法。”

“我嘗嘗!”薩麗爾說出了其餘女巫的想法。

艾瑪很快把盤子端向薩麗爾。

盡管勞倫斯沒有說話,但是艾瑪很清楚在這個家的一些規矩,能很好的完成作為女管家的責任。

薩麗爾很快嘗了一小塊,在塞進嘴巴裡吃了兩口後就皺著眉頭嚥下。

“不好吃。”

薩麗爾對豆腐不喜歡,這個豆腐沒有滿足薩麗爾對於美食的期待。

很快索菲亞和其餘女巫也都嘗了嘗。

索菲亞嘗了一小塊,點頭說道:“改善一下口味倒是可以,但是經常吃就算了,不好吃。”

克哈蘭嘗了後說道:“我記得這是黃豆做的食物,算是穀物和豆子,我們現在不缺肉吃,這個豆腐不如肉好吃。”

德倫贊同克哈蘭的意見,“沒錯,吃肉纔好!”

勞倫斯沒有反駁。

女巫們的話很不中聽,但這些年和女巫們相處的過程中,勞倫斯也不得不承認這些女巫有一套很現實的判斷。

豆腐好吃嗎?還可以。

比肉更好吃嗎?不會。

如果吃膩了大魚大肉的話,豆腐會很不錯。

豆腐豆乾等豆製品本身就是替代用,不僅是給人類作為牛奶、動物油、肉的替代品,也可以為動物提供豆餅之類的飼料,替代冬天缺少的青草飼料。

這些年之所以沒有弄出豆腐豆漿,主要還是自家這裡有牛奶和牛肉羊肉豬肉雞肉魚肉可以吃。

日常用的油也是更香的動物油,就連很多調料都是肉和湯調製出來的。

勞倫斯還會偶爾吃一些粗糧改善口味,女巫們則是都不想回去了,不願意吃那種沒有調料和糖的肉。

“這些是給普通人用的,暫時做不到讓幾百萬人都喝上牛奶,也沒辦法讓所有人都吃上肉,所以豆腐豆乾和豆漿就是最好的替代。”

女巫們聽到勞倫斯的話後,對豆腐的事情就不感興趣了。

在女巫們看來,勞倫斯讓窮人吃什麼都是勞倫斯自己的事情,隻要不讓她們吃不喜歡吃的東西就可以了。

勞倫斯也沒有享受的心情了,讓拉絲塔娜和女王去一邊休息。

女巫們的聰明勁頭為寒冰之地帶來了巨大的貢獻,如果沒有女巫們的力量,寒冰之地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但是勞倫斯已經不指望巫術了,對巫術和巫師們的心態,以及他們的未來看的非常清楚。

聖女學院的課程裡不僅是有文化課,還有巫術相關的課程和講解,主要是讓人習慣和瞭解巫術的存在,知道如何剋製。

這在女巫為主的統治階層裡本該是禁止的事情,隻是因為勞倫斯這個特殊的存在,才讓所有巫師覺得就算是普通人和其餘巫師知道了剋製手段,也沒有問題。

星辰之國這些年就是這麼過來的,巫師群體在優質的待遇下,作為俘虜和投降者表現的很配合。

原因有很多。

比如這裡確實是比以前過的舒服,大部分女精靈已經習慣了這裡的作息規律和日常生活。

有些精靈可以在這裡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有斯黛拉那種想要做點事情的精靈,也有雙子母親達芙妮這樣不想改變的精靈,還有女王和拉絲塔娜這種找到歸宿的精靈。

武力也是一個重要前提,星辰之國的軍事力量一直都在不斷壯大。

這些年營養跟得上之後,寒冰之地的野蠻人少年已經初具規模了,開始活躍在各個作坊和農場之間,也開始朝著寒冰之地外麵擴散。

精靈男巫不聽精靈女巫的話,也不再聽從女王的使喚,現在唯一能使喚這些男巫的就是勞倫斯。

星辰之國相比起外麵的國家,無疑是一個強大的國家,很多人都是外麵加入的子民,所以在成為星辰之國的一員後,自然而然就瞧不起外麵的人。

這種惡劣的心態,間接也產生了對星辰之國的維護意識。

即使是如拉娜一樣,一邊愛著這個國家,一邊做著動搖這個國家基礎的事情,但也不能否認這些人確實是某種程度的忠臣。

勞倫斯經常會想著這個國家的未來,但又經常放棄思考這些沒用的事情。

對外戰爭不是侵略,勞倫斯一直都沒有對外侵略的想法,隻是為了轉移內部矛盾,必須要把問題轉移出去。

外麵的世界,就是今後化解星辰之國各種問題的關鍵。

相比起麻煩的事情,勞倫斯更願意坐車兜風,研究一些小玩意兒,品嘗美食,以及開趴體。

開趴體主要是在冬天,春天夏天的時候勞倫斯更願意享受好天氣帶來的舒適感。

勞倫斯帶著精靈雙胞胎、臥室女仆芬恩、克拉拉、洛麗塔、蒂姆、艾瑪、女劍士蘇菲、海蒂一起來到了莊園。

海蒂負責蒸汽機方麵的問題,要和勞倫斯檢查火車機車還有渡姆港那邊的蒸汽船問題。

魚寶和拉娜一大早就在門口等著了,看到勞倫斯過來後,魚寶高興地呼喊打招呼。

今天的魚寶拿著魚叉,穿著披風和草帽站在地上等著,旁邊的拉娜也沒有閑著,身上背著一個包袱,腳邊還放著一個裝衣服的木筐。

勞倫斯本來沒打算帶拉娜去渡姆港,看拉娜一副要外出旅行的樣子,到底是心軟了,沒有拒絕這個修女。

但是光帶拉娜過去,又有點不爽。

勞倫斯說道:“拉娜,去把托瑞維喊過來,她也和我們一起去渡姆港,去渡姆港的修道院坐坐吧,布林最近就在那裡忙著修女們的事情。”

“是!先知!”拉娜迅速放下背著的包袱,提著裙子跑去喊人。

海蒂走過來想要抱起魚寶,不過在剛伸出手的時候,魚寶就靈活的跳到了附近的石頭上,不讓這個女巫碰自己。

“蘇菲,把拉娜的東西搬到車上。”勞倫斯招呼了蘇菲乾活。

“是!先知!”

女劍士很快乾活。

她是一個普通女人,長得還算是好看,這些年在聖女學院裡基本上沒有什麼存在感,但是因為加入的早,又被勞倫斯經常照顧的關係,現在已經擔任訓練女孩子劍術的武技長。

和拉娜比起來,蘇菲的運氣也算是不錯,比拉娜聰明一些,學會了文字和算術等知識。

和海蒂還有一些聰明的女貴族比起來,蘇菲的腦子就顯得很差,無法在別人的討論和談論中發表意見。

這種正常人其實不少,都被勞倫斯安排到了穩定的崗位上,成為中堅力量。

比起能力,有時候忠誠和態度更重要一些。

勞倫斯至今都沒有給拉娜什麼差事,這個修女做不好。

沒有能力和態度覺悟的人如果掌握了巨大的許可權,對上對下都是災難。

拉娜隻適合當魚寶的保姆,隻適合當一個普普通通的雜物修女。

牧羊女很快被拉娜喊出來了,這個看起來已經是大媽的女人和艾瑪比起來,就像是差了十幾歲。

如果是和布林比起來,差距隻會更大。

現在的布林執掌修道院多年,也經常外出巡視各地的狀況。

不光是寒冰之地那些打仗的貴族軍戶,就連外麵的國王和大貴族們在見到這位聖女時,也要恭敬禮貌的問好。

牧羊女和布林沒見過幾次麵,不過布林對這個女人很感激。

艾瑪的兩個孩子小時候也都被牧羊女照顧過,所以艾瑪對托瑞維也非常友善,和她登上了同一節車廂聊起了家常話。

勞倫斯帶著魚寶登上了一節乾凈的車廂,這裡擺放著桌子椅子和沙發,還有花瓶和酒桶。

桌子上鋪著桌布,地麵的地板擦的很乾凈,兩邊的窗戶也用上了玻璃。

魚寶上來後就好奇的看著這個地方。

勞倫斯介紹說:“這個是我備用的羊車車廂,直接連線到了火車的車廂後麵,以後第二輛火車製造好了之後,就會有專門的客車了。”

“這個車子以後都會都在這裡執行,我帶你熟悉這裡的車廂和路線,以後你可以自己坐車去海邊玩,但是要記得和修道院那邊打個招呼,不要玩的太久。”

魚寶高興地點頭,開心的仰起頭,“嗷”

勞倫斯帶著魚寶參觀這個火車。

以前的話勞倫斯會抱起來不會走路的魚寶,不過在發現魚寶會自己走路後,勞倫斯覺得稍微鍛煉一些也可以。

在參觀和鍛煉了幾分鐘後,勞倫斯就和魚寶回到了木頭車廂裡喝茶吃東西。

“魚寶你應該是居住在海裡的生物,經常在山上吹風,又被太陽曬,而且沒有海水裡的鹽分,不會難受嗎?”

勞倫斯看著魚寶的麵板,魚寶的麵板像是長了一層細密絨毛的鯨魚麵板,並沒有風吹日曬形成的裂痕。

魚寶開心的搖頭,“嗷呦”

“我不太明白,不過這是好事情,這樣我就放心了。”勞倫斯主動說道:“要是感覺身體不舒服的話就讓修女聯係我,最近我這裡的事情基本上都解決了,沒有別的事情做。”

勞倫斯最近確實是很清閑,農作物基本上快發展到頭了,蒸汽機的事情也不需要太著急,手下人已經都在做了。

耕牛農作物代表的農業,蒸汽機和貨物運輸代表的工業都已經奠定了基礎。

閑下來的勞倫斯也想做點事情。

“這次去渡姆港,我會安排人去東海那裡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熟悉海族狀況的人或者巫師,這樣才知道你以後需要什麼。”

勞倫斯打算給魚寶找一個伴,不讓魚寶像是匹格那樣孤單。

拉娜雖然是魚寶的夥伴,但生物到了一定程度,受到基因影響就會需要異性,勞倫斯也不想讓魚寶成為最後一個海族。

魚寶不太理解勞倫斯的話,隻是覺得勞倫斯是在關心它,在低頭吃糖塊的空閑時候,抬起頭很開心的喊道:“嗷嗚”

勞倫斯給魚寶一些糖果和水果,坐在對麵看著吃白菜的魚寶。

魚寶喜歡吃肉,也喜歡吃蔬菜水果,基本上好吃的都喜歡吃。

正在安靜看魚寶和車窗外麵風景時,牧羊女從隔壁車廂走過來,手裡端著一個裝滿銅幣的小盒子。

“仁慈偉大的主人,這是我的錢,我想將這些錢都交給您!謝謝您對我這樣卑微奴隸的仁慈!”

勞倫斯看著牧羊女手裡拿著的錢盒子,麵帶微笑的點頭。

“可以,我收下了。”勞倫斯微笑說:“我會用這些錢在渡姆港修建一座學校,讓小孩子們在裡麵念書認字,名字就叫托瑞維小學。”(本章完)成為那裡的國王,就叫丹麥吧。”房屋裡還有坎蒂絲和艾瑪,牧羊女也在這裡,因為冬天還未完全結束,再加上勞倫斯沒有趕人,所以就一直留下來了。坎蒂絲詢問道:“丹麥是哪裡?”勞倫斯笑了笑,“不知道,隨便哪裡都可以,反正我們不缺土地,等安徒生長大以後,我們也不缺子民。”“也許十幾年後,我們那個時候會有五十萬,或者一百多萬人。”艾瑪對上百萬這種數字缺乏清晰的理解,“一百萬?”勞倫斯看著幾個人,牧羊女基本上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