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無敵艦隊

上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後也沒有發現類似的替代品,也沒有類似的教條和規矩禁止這麼做,所以很有市場。其實大部分野蠻人都沒有那麼愛乾凈的,在屋子裡吃喝拉撒都是正常事情。隻不過會有些人把屋子裡的一部分連線到豬圈那裡,間接的喂豬。勞倫斯很快收集泥土,在爐火旁邊燒了幾個款式不同的夜壺,最主要的還是壺口的位置有些區別。做的太簡單的話,別人自己就手工製作了,所以勞倫斯盡量做的精美一些,打磨的更加光滑。索菲亞和薩麗爾知...轟鳴的火車很快到達了渡姆港。

附近的男人女人和大量的小孩子都迅速靠近過來,好奇看著這個跑了好幾天的鐵皮車。

“滾開!”

“離遠點!”

“這是先知乘坐的車!”

站在火車車箱裡的士兵迅速大聲嗬斥渡姆港的人,讓這些人遠離火車。

勞倫斯聽到了外麵的呼喊聲,也決定今後頒布法律禁止有人靠近行駛的火車,尤其是不能在火車軌道附近隨意放羊放牛。

至於偷東西和扒火車的事情反而不用特意強調,隻要讓巡邏隊在附近巡視,就能解決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為了方便裝卸貨物,火車的盡頭是港口碼頭。

在火車逐漸降低速度靠近碼頭那略微有些坡度的站臺位置後,車上的士兵和女仆們也都準備好了下車。

勞倫斯在車子完全停止以後才帶著眾人一起下車。

渡姆港的碼頭陽光明媚,吹來的的海風散發著溫熱的氣息,傳入鼻子裡的則是大海和曬乾了的鹹魚氣味,還有各種牛糞和屎尿的臭氣。

碼頭的工人就算是有廁所,也更願意直接往大海裡解決問題。

勞倫斯帶著海蒂等人去渡姆港的政務大廳,今天要解決很多問題,比如頒布嚴格的衛生管理製度,禁止往碼頭裡撒尿拉屎。

蒸汽船和蒸汽火車的事情雖然重要,但是對勞倫斯來說,衛生的問題同樣重要!

甚至是比建立學校的事情更加優先。

因為勞倫斯以後還會經常來這裡,這些年已經忍受夠了一些人的壞習慣!

在勞倫斯去辦大事後,拉娜作為本地人,背著大包袱抱著大籮筐,高興地給牧羊女和其餘人帶路。

“布林大人見到我們一定非常高興!”

“嗷”魚寶拿著魚叉,穿著被海風吹起來的披風,頭頂著小草帽子邁著輕盈的步伐在水泥路上躍躍欲試。

魚寶也認識回家的路,它有很多別人不知道的厲害本事,平時經常一個人出去乾活,從來不擔心迷路的事情。

不過這種方向感在和平時期沒有什麼作用,包括魚寶和勞倫斯在內的所有人都沒有關注這個能力。

艾瑪和牧羊女一起走在後麵,看著很有精神活力的拉娜,也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拉娜真有精神,我家的蒂姆就懶多了,這些年沒有讓她做過重活,力氣也小的厲害,我必須要多鍛煉她,不然以後做飯乾活沒力氣可不行。”

牧羊女點頭說道:“是這樣,女仆也要有力氣纔可以。”

蒂姆和克拉拉還有蘇菲都去勞倫斯的住所那裡收拾房間了,今天勞倫斯要住自己家,不住修道院。

艾瑪已經不需要那麼辛苦了,很多事情交給年輕人就可以,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閑去找朋友聊聊天。

勞倫斯給艾瑪和其餘女仆不少假期,這是年長的女仆應有的福利待遇,也是這些年一直為勞倫斯做事服務換來的獎賞。

艾瑪和牧羊女一邊說話一邊往前走,在路過兩邊的四五層街邊建築物的時候,也會看看附近的路人和商鋪。

旁邊的女仆詢問說:“女仆長,您在找什麼?”

艾瑪回答說:“在看看有沒有漂亮的姑娘,主人身邊雖然有了很多漂亮女性,但我平時遇到一些漂亮優秀的女性,也應該介紹給主人。”

身後的女仆們聽到後,也在附近看了看。

艾瑪笑著說:“這事情我自己來就可以了,你們不要丟了城堡的臉麵,走路的時候往前看。”

“是!女仆長。”女仆們乖巧的答應。

幾人很快來到了渡姆港修道院,這裡的人昨天就得到了訊息,在她們到達門口的時候,布林已經從修道院裡走了出來。

“托瑞維,艾瑪,歡迎你們來修道院。”

布林快步走過來和兩人打招呼,無視了站在旁邊的拉娜和魚寶。

拉娜有些小小的失落,還以為能夠得到隆重的迎接,結果現實總是很殘酷。

魚寶沒有那麼多煩惱,直接走進修道院去看望牛棚裡的母牛小牛。

在布林熱情招待牧羊女的時候,魚寶也看到了把自己奶大的母牛和小牛。

“哞”

“嗷嗚”

魚寶開心的打招呼,打算能過陣子攢夠了錢就把牛倆從修道院買到莊園修道院裡。

除了牛之外,魚寶還有鴨子和農夫魚。

兩隻鴨子養在了勞倫斯在普米修鎮的家裡,現在已經是幾十隻鴨子的頭領了,每天那兩隻鴨子都會跑去別人家門口把鴨子們喊出來,然後一起去河裡玩。

因為兩隻鴨子都自立了,魚寶也逐漸忘記了兩隻水鴨子,現在隻記得還有個大牛在普米修鎮的教堂那裡成家立業。

很快魚寶和海邊的海女們一起下水活動。

今天是先知下水打撈海菜的日子,海女們一大早起來就在準備著,並且已經用小船在岸邊運上了大量的海菜。

魚寶的身體融入了大海,靈活的躲避一個個海女和海菜群落,深入了到了更深的海域裡。

它的速度極快,在遊到了一處寬敞地區後,難得的展現了最大的遊動速度,在大海裡盡情的舒展身體,釋放著旺盛的勁頭。

遊著遊著,魚寶忽然感覺到了危險。

在有了這種感覺之後,魚寶沒有任何遲疑,快速的朝著海灘方向筆直的遊去。

在漆黑水下峽穀裡,大量的氣泡和汙物朝著海麵浮動,一個巨大的黑色陰影朝著魚寶逃跑的方向遊了過去。

魚寶的身體浮出了海麵,一邊快速的擺動雙腿遊動,一邊大聲的呼喊保護者。

“嗷嗚嗷嗚嗷嗚!”

“嗷嗚嗚嗚!嗷嗚嗷嗚!嗷嗚!”

魚寶第一次這麼急促的呼喊,聲音很快從空氣和海水裡往外傳遞。

遠處正在海邊值勤的戰士們首先聽到了聲音,其次是附近永夜燈塔裡值班和研究法術的男巫。

正在和執政官製定規矩的勞倫斯也聽到了魚寶的驚恐呼喚,於是迅速站起來走出去。

“出去看看!”

勞倫斯的身體直接跑了出去,大步流星一般出現在了一個政務大樓外麵的高墻上。

在海邊的地方,一個巨大的章魚怪物正在朝著海邊沖過來。

年幼的魚寶已經跑到了岸邊,依舊在不斷地呼喚著幫手。

在大海裡還有幾十個海女在迅速朝著海邊遊動,身後的怪物並沒有在意這些弱小的生物,而是朝著魚寶的方向快速靠近。

勞倫斯從墻上跳下去,朝著海邊快速跑過去。

海邊有專門應對突發狀況的執法衛隊,勞倫斯一開始的設想就是遏製巫師作亂,所以執法團裡除了精銳狂戰士外,還有專門執掌移動火炮船的火力壓製組。

不需要勞倫斯指揮,在發現入侵者後就有裝備了火炮的快船迅速出動。

正在羽翼港灣附近經商的商人和工人們很快發現,一些平時不知道是做什麼生意的船隻,此時紛紛開啟船側的蓋子,露出了一門門漆黑的炮口。

大章魚剛剛靠近羽翼港灣,就被駐紮在港灣的駐紮軍團轟了一下。

從羽翼港灣最中間炮樓上的固定炮臺發出的炮彈,打在了章魚怪物身後的海水裡,濺起了十幾米高的水花。

在固定的火炮發揮後,靠近的移動火炮船很快將炮口對準了前方的大章魚。

“小夥子們!開炮!開炮!”

“打準點!這是你們第一次上戰場!先知在看著呢!!”

火炮船上的士兵都沒有想到今天會開戰,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沒有準備。

但即使如此,也迅速參與了戰鬥。

即使是恐怖的怪物在朝著他們靠近,這些人想的也是快點把沉重的炮彈塞進炮管裡,而不是跳水逃跑。

在船隻被破壞之前,誰敢逃跑,誰就一定會死。

十條小船裡有八條發出了炮彈,還有兩個啞火了。

八個炮彈裡有五個打在了靠近的大章魚腦袋上,這個大章魚怪物光是露出水麵的地方就有二十多層樓高。

炮彈的命中率很感人,但效果非常不錯,直接把前進的大章魚怪物打疼了。

“繼續開火!”

老水手們大聲的呼喊,開始新一輪的射擊。

在渡姆港的船廠和駐軍區域,很快也開出來一艘艘戰船。

這裡可是星辰之國的家門口!

這些年來勞倫斯積攢了不少戰船,賣給外麵的大部分都是淘汰掉的戰船商船,自己則是為未來的戰爭做準備。

渡姆港裡停留的戰船超過了兩百隻,光是攜帶了火炮的船隻就超過了一百五十隻,還有大量的商船漁船和訓練船。

“嗷嗚!!”魚寶看到勞倫斯走到海邊後,高興地跑過去。

勞倫斯伸手將一臉害怕的魚寶抱起來,帶著魚寶看遠處的海戰。

魚寶看到勞倫斯過來後就放心了,海中的海女們也陸續上岸,在其餘海女的幫助下穿上了衣服。

大章魚伸出巨大的觸手,對著最靠近的戰船猛地砸下去。

兩米粗的巨大觸手砸在了木頭和鐵皮組成的戰船上,脆弱的鐵皮船很快被砸進了水裡一兩米,然後又猛地上浮。

戰船的中間破碎凹陷了一大截,再加上章魚觸手的帶動,在迅速下沉浮上的過程中劇烈的晃動,直接側翻在了波濤洶湧的海浪中。

水手們迅速跳船逃跑,朝著附近的船隻快速潛遊過去。

這個時候羽翼港灣附近已經出動了三十隻戰船,三十多隻大船小船開始包圍巨大的海洋巨獸,不斷地對著海獸發射炮彈。

還有更多的水手從酒館和建築物裡快速跑出去,有的人一邊跑,一邊快速的穿上衣服,直接從碼頭跳到了隨便一艘船上。

不需要勞倫斯指揮,當出現入侵者後就已經開始了動員指令。

渡姆港的塔樓和鐘樓裡的大鐘被不斷地敲響,幾公裡海域外巡邏和駐紮的人也迅速調頭往渡姆港靠近。

勞倫斯的手下們正在源源不斷的往大海裡聚集,像是下餃子一樣進入一個個正規的戰船裡。

在渡姆港造船廠附近,笨重的蒸汽號輪船也發出轟鳴,從山體後方的海峽裡駛出。

帆船、蒸汽船、還有很多堪稱原始的海盜帆船和木頭商船。

船隻如魚群一樣擠在了羽翼港灣附近,並且排著隊陸續從羽翼港灣出去,加入前方的海戰中。

停靠在羽翼港灣外的戰船也陸續獲得了足夠的啟動人員,在滿足了最低的水手數量後,啟動了的船隻在靠近海獸的同時,也在迅速調節著火炮的角度。

星辰之國的大部分士兵都是海軍,最精銳的也一直都是海軍戰士。

直到這些年,因為巫師的加入,足夠多的巫師也形成了一支人數在二十人左右的男巫執法隊。

最先給章魚怪物巨大傷害的是數量眾多的火炮,以及形成包圍的無敵艦隊。

章魚怪物在摧毀了三隻木船後,很快就被更加巨大,攜帶了更多火炮的六十米級戰艦鎖定。

渡姆港不缺這種專門用來當主力的戰船,隻是這些年來一直都缺少用武之地。

靈活的小船開始遠離戰場,將戰場交給陸續過來的真正戰船!

密集的火炮從六十米長的戰艦側麵射出!

炮甲板、中炮甲板、上甲板、艏艉樓甲板各處的火炮陸續發射。

即使是隻有一側的火炮在發揮,也射出了大量的黑色炮彈!

章魚怪物伸展著無數觸手想要繼續進攻,很快被打中了眼睛和腦袋嘴巴。

如柱子一樣的恐怖觸手,也被遠方幾十隻船隻的數百門火炮齊射!

在男巫們還沒來得及動手之前,章魚怪物就被恐怖的火力炸碎了觸手和腦袋,冒著大量綠色的血水沉在了到處都是泡沫的汙濁大海裡。

勞倫斯伸手摸了摸魚寶的腦袋,把魚寶放在沙灘上,自己走了出去。

“把這個怪物拖到岸上。”

附近的士兵迅速低頭,“是,先知!”

這種事情士兵們做不好,但是男巫們的力量在這種事情上發揮出了絕佳的用途。

很快原本應該沉入大海裡的巨大章魚怪,被男巫們的巫術以及兩艘七十米巨船拖到了海邊,又被數百人一起用力拉到了岸邊。

“膽敢冒犯我的領地,這種愚蠢的生物不配活在世上。”

勞倫斯站在已經死了的巨大肉山怪物前麵,發表著冷酷的勝利宣言。

盡管他什麼都沒做,但不管是巫師們還是過來做生意的商人、旅行的騎士、留學的騎士。

就連魚寶,也一臉崇拜的看著勞倫斯。

勞倫斯是這裡的主人,此時港口附近那密密麻麻的無敵艦隊,就是勞倫斯的力量之一!

星辰之國擁有這個世界最強大的海軍,並且實力還在不斷地膨脹,每年都有大量的鐵皮船下船,更有大量的年輕男兒下水接受訓練,在父輩們的教育下成為一名水手。

其中最精銳的水手,纔有資格成為軍隊裡的正規士兵,駕駛最精銳的戰艦為偉大的先知擄掠財富,征服外麵的土地和異族!(本章完)苗上方後,火苗很快從樹枝上爬到了木堆裡,形成了不容易熄滅的火堆。索菲亞高興地看著散發溫度的火堆,蹲在壁爐前麵將樹枝折斷,放在旁邊準備新增進去。勞倫斯卸完貨後就拿著木板靠近了窗戶,窗戶的厚度就是墻壁的厚度,因為中間有一米多寬的厚度,勞倫斯可以準備兩個窗戶板。一個是放在外麵的網格型木板,用加工乾凈類似筷子粗細的長木棍做的柵欄,可以防止鳥和小動物爬進來,也可以一定程度的擋住寒風。另外一個是封閉的方形木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