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魚寶的地位

,當時的雞群和羊群都剛剛好。今年人數猛地增加了許多,即使是準備了很久,現在依舊感覺這永夜太過殘酷了。這裡土質貧瘠,氣候惡劣,再加上每年還有一段看不到光的長久折磨,野蠻人不往外發展根本就活不下去。在環境惡劣的情況下,自然就是淘汰大量的弱者,把少數的資源優先供給強者使用,以此走出困境。眾人很快打掃好雞舍,薩麗爾在關上門後嘆氣道:“今天又要殺死兩隻雞。”勞倫斯微笑道:“一隻雞我們自己吃,一隻給娜維婭當工...偉大的先知的傳奇故事裡又多了一個故事。

勞倫斯站在海邊看著回來的水手們。

“乾得好,小夥子們。”

已經三十多歲的勞倫斯看著老水手們帶領的年輕水手,滿意的點頭誇獎他們。

“要時刻記住,危險隨時都會出現,也許下一次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你們不在這裡,我也不在這裡,但是我們星辰之國永遠不缺勇敢善戰的好男兒!”

“好了,小夥子們,還有帶著小夥子們的寒冰戰士,去喝酒吧,今天上船的男人們去酒館喝酒免費,開過炮的炮船上的水手,也盡情的吃肉吧,這是我的賞賜!”

勞倫斯的賞賜讓戰士們興奮了起來,剛經歷一番緊張大戰的男人們很快像是流水一樣湧向了各個酒館。

善後工作由勞倫斯和一些沒參加戰鬥的人處理,不論是誰,隻要沒參加戰鬥和後勤工作,那就不能領獎。

鎮長拉奧喊來了大量的男人女人,基本上都是曾今的水之城子民後裔,現在居住在臨海路,主要工作就是漁業相關的工作。

魚寶已經走到了死了的大章魚前麵,看著前方如巨大山體一樣的章魚怪物,很快雙手拿著魚叉,踮著腳試探的捅了捅比它高好幾倍的大觸手。

“已經死了,你站遠點。”勞倫斯安慰了一句,拿起一把大刀開始對這個章魚怪物的觸手進行分解。

魚寶很快跑去了別處,它個頭很小,在擁擠的地方很容易被踩到,所以就跳到了大章魚那像是傾斜的山坡一樣的觸須上麵,站在上麵給大家加油指揮。

勞倫斯將大章魚的觸手劈開,裡麵的血液幾乎沒有,都是大量的白色的肉質。

血液主要集中在腦子附近,勞倫斯有些好奇這種巨型生物的腦子,很快小心翼翼的解剖這個巨型生物。

在別人忙碌的時候,魚寶已經吃飽了。

它能從勞倫斯切開的軟組織裡找到自己想吃的嫩肉,然後用魚叉和嘴巴將一塊塊肉弄下來吃掉。

大章魚非常非常巨大,魚寶就算是吃一年都吃不完。

忙到下午的時候,勞倫斯將大章魚的腦子拆解下來放入一個能一米高的冰箱裡儲存。

“讓威爾回來一趟,告訴他我狩獵到了一隻巨型海怪,並且完整地儲存了海怪的腦子。”

勞倫斯讓一個精靈男巫去給威爾傳話。

這個精靈男巫有些不情願,不想去和威爾見麵。

但他還是答應了,“是,先知!”

這是先知的命令,必須要遵守。

勞倫斯不清楚這個海怪的肉能不能吃,魚寶可以吃,不代表人類也可以吃。

魚寶並不算是正常生物,它雖然也會感冒發燒,但是身體素質要比正常人類強太多了。

不過等想到這一點的時候,勞倫斯發現已經有人在生吃章魚觸手了。

對寒冰之地的野蠻人來說,生吃肉類並不是什麼希奇的事情。

很多人為了證明自己的勇敢和自信,都會吃生肉,還會給小孩子吃生肉。

勞倫斯很快驅趕了這些野蠻人,又讓人牽狗過來。

“帶過來十幾隻狗,先讓狗吃,沒事情了人再吃!”

正懶洋洋躺在大章魚頭上曬太陽的魚寶聽到後,迅速從大章魚的腦袋上往下跳了好幾次,從大章魚的腦袋臉頰觸手上跳到了勞倫斯身邊。

“嗚哇”魚寶把自己吃沒吃完的章魚肉遞給了勞倫斯,這個很好吃。

勞倫斯無奈道:“我們能吃的東西,其餘人不一定能吃,因為我們比很多人都強大太多了,就像是魚寶你在水裡遊的很快,其餘人和魚類都很難追上你,這就是區別。”

“哇哦…”魚寶很快理解了勞倫斯的意思,乖巧的點頭,把剩下的章魚肉塞進了嘴巴裡,大口的咀嚼了起來。

勞倫斯還要忙著管理方麵的事情,帶著大章魚的腦袋和一部分吸盤、眼球去了博物館。

渡姆港的博物館裡收藏了一些稀奇東西,都是勞倫斯的戰利品和一些海軍將領送回來的戰利品。

在勞倫斯走後,魚寶也回去大海裡繼續工作,看看有沒有魚群被嚇跑,要是嚇跑了的話還要再驅趕回來。

魚寶有著很強的工作能力,這份努力和付出對得起先知給它的工資待遇。

拉娜期間過來尋找魚寶,從附近的海女那裡知道魚寶下水乾活了後就等了等,看到魚寶在附近玩耍後也就放心了,又去附近和海女們一起整理海菜。

因為大章魚的緣故,這次的海菜隻有最先收上來的那部分沒受汙染,其餘的都沾染了大章魚的藍色血液和臟水。

好在種植海菜的區域一直都不在港口碼頭附近,而是在附近安靜的石灘那裡。

海女們開始乘船去打撈給先知家的海菜,岸上的工作交給了陸續過來的渡姆人。

過了一個多小時,完成了漁場日常維護工作的魚寶從海水裡遊到了岸邊,又站在海水裡爬上了一個大石頭,把自己的草帽和披風穿上,這才走去了海灘邊上。

魚寶忙了一會兒就餓了,打算再吃幾口大章魚肉。

“汪嗚!汪嗚!啊嗚!”

幾隻雪地狗看到了奇怪的魚寶,迅速從大章魚附近跑了過來。

一隻大狗行動後,另外幾隻也一起跟上來,六隻大狗很快兇神惡煞的圍住了魚寶,擺出了要撕咬撲擊的動作。

隻要魚寶敢跑,這些雪地狗就會沖上去張開嘴巴咬住它,然後用力的撕扯。

魚寶可不是普通兔子海豹,之前害怕的是體型巨大的疾風,像是眼前這種隻比它大四五倍的雪地狗,魚寶可不會害怕。

“哇啊!!”魚寶雙手拿著長魚叉,威風凜凜的和大狗們對峙。

它可是和公海豹戰鬥過的海族戰士,實際上膽子比預想中的大很多。

六隻雪地狗同樣也不怕這個奇怪的小傢夥,一個強壯的雪地狗很快張嘴對著魚寶咬了過去。

魚寶的身體很快跳了起來,雙手將魚叉用力的刺在大狗的鼻子上。

“阿爾!阿爾!阿爾!”大狗發出尖銳的慘叫,迅速逃跑了。

其餘大狗見狀,也迅速遠離了這個危險的小東西,但是也同樣大喊大叫,呼喚人類主人過來撐場子。

很快附近的野蠻士兵跑了過來,一腳踢飛了慘叫的大狗。

“滾一邊去!別在這裡亂叫!”

士兵都知道魚寶很受先知喜歡,於是把鬧事的雪地狗打了一頓。

戰勝了雪地狗之後,穿著披風帶著草帽的魚寶更加神氣了,大搖大擺的走到大章魚麵前,很快趴在大章魚的觸手上開始大口吃飯。

附近的雪地狗很快認清楚了冰冷無情的現實規則,這一戰,奠定了魚寶在這片地盤上的超凡地位!

勞倫斯之下,一群狗之上!(本章完),簡直就是普通人和巫師的區別!吸引丹娜的不僅是這裡的生活待遇,更多的還是一種如霹靂般照亮世界的理想之光。丹娜可以拒絕美食的誘惑,但是在看到這裡擁有一群討論巫術和研究巫術的學者後,就有一種非常復雜的心情。在精靈一族裡,這是非常不容易見到的事情,很多精靈都是天生的強大,同時研究巫術也是不被提倡的事情,族中的大部分精靈都認為這很危險。丹娜屬於強者中的強者,這種強者有著一般人沒有的眼界,也會自然而然的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