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星辰之國

翻臉,莊園的武裝力量確實是太少了。白天的工作沒有耽誤,在交換完奴隸後很快繼續做事,五個村姑也跟著修女們去搬運南瓜。相比起在普米修人那裡的待遇,勞倫斯這裡無疑是輕鬆了許多,中午也有明確的休息時間。隻要不逃跑不偷竊,別的什麼事情都沒有。就算是逃跑了,也沒人追,愛死哪裡就死哪裡。晚上睡覺的時候,五個村婦睡在了之前三個修女住的棚子裡。勞倫斯好心提供了四個長木板,替她們擋住了些許寒風,又提供了五條毯子和一些...索菲亞和拉絲塔娜來到了寶庫門口,進門就看到堆積在第一個倉庫內的金銀。

勞倫斯的藝術創造能力有點問題,寶庫又是勞倫斯自己要用的地方,出於方便和省事,直接設定成了類似倉庫貨架一樣的模式。

入口處是一個長長的走廊,走廊盡頭是一堵墻,左右兩邊向外延伸去看不到的地方。

等在守衛的指引下走入更深處後,就又進入了一個走廊裡。

走廊左右兩邊都是房間的入口。

像是倉庫,更像是監獄。

如果是為了搜查和監管,監獄模式確實是很棒。

勞倫斯隻是審美方麵沒有藝術感,設計不出太有藝術感的美型建築,並不是腦子不好,胡亂設計東西。

簡單暴力的監獄型寶庫設計,讓人在進入層層鐵門防護的監管地區後,有一種步入“重地”的特殊氛圍。

這種特殊建築環境下的特殊氛圍,配合一個個房間裡堆積的金銀珠寶,很快就讓進來參觀的索菲亞等人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復雜怪異感覺。

那種感覺說不出來,難以形容。

當索菲亞進來時,勞倫斯和其餘女巫們正在最大的寶庫裡搜尋合適的珠寶,還有芬恩和克拉拉、洛麗塔。

拉絲塔娜見到了正在打扮的女王,此時女王的脖子上戴上了金色的項鏈,手臂和肩膀上也放著彩色的絲線,正雙腳踩著一雙五厘米的高跟鞋蹲在地上,撿取地上的黑珍珠寶石。

索菲亞看著堆滿四分之三房間的珠寶山,這個房間左右最少七八米,前後有十多米,但依舊是堆積著大量的財寶,最高的地方有兩米多高。

武器、金幣、銀幣、金手鐲、項鏈、珍珠手環、盔甲、花瓶、金屬壺、稀有金屬製作的動物雕塑、傢俱地毯、存放衣服和王冠的寶箱等等。

索菲亞看著在金山銀山裡搜尋寶物的幾個人,也四處尋找喜歡的寶物。

“主人,我們之前的寶物不是拿出去賞賜給士兵了嗎?怎麼還有這麼多的寶物?”

索菲亞記得很清楚,星辰之國打精靈王國之後,勞倫斯把金庫裡的大部分東西都賞賜出去了。

這種事情索菲亞記憶深刻。

勞倫斯躺在金幣堆積的山坡上,雙手張開躺平。

“都是這幾年積累的財富,你不經常來雪山堡,所以不知道這些。”

“不光是雪山堡,橡樹城堡那裡也有不少的財寶,我們家一直都是這片大陸最富有的家庭。”

索菲亞走過來左右看了看,“可是我們這幾年都沒有打仗,也沒有出去掠奪。”

“但是對外的掠奪並未停止過。”

勞倫斯隨手抓起一把金幣,然後隨意的鬆開,聽著金幣落在金幣上,以及滾落在地上的聲音。

“你看這裡的金幣,來自各個國家,來自許多我們沒有征服過的土地。”

“我們的商品和火炮賣到了許多地方,就連我們的士兵也駐紮在了許多王國,甚至這些士兵駐紮的地方還要給我們軍費作為雇傭費用。”

“金幣不夠用,就會用別的高價值物品來抵賬。”

“我們平常吃到的食物,穿的衣服,還有用的物品,就連我們這裡隨便一個餐具,一輛車子,在外麵也能換到十多個健康的女奴。”

“你很少去外麵的集市和港口,從你十多年前來到我們這裡時,那個時候我就已經在不斷吸收外界的財富了,這幾年隻不過是更快了而已。”

勞倫斯解釋自己為什麼有那麼多財寶,現在的財寶不光是修建了黃金宮和雪山堡內好幾個豪華建築,還多到用不完,存了好幾個倉庫的地步。

勞倫斯發現躺在金幣堆上並不舒服,很快慢慢站起來。

“除了外麵國家自己給的外,還有就是我們的商人外出帶回來的珍奇異寶,我經常會去集市挑選農產品,順便也收了不少的東西。”

“我的眼光一直都沒有問題。”

勞倫斯對自己的眼光很自信,他自己隻是缺乏創造美的能力,不是缺乏審美。

尤其是值錢的東西,隻要看到就會留下。

作為星辰之地的先知,不管是商人還是貴族,都習慣把好東西交給勞倫斯。

這個時代的人不是沒有私心,隻是私心不會用在沒用的地方。

能夠獲得寶物的人基本上都是勞倫斯的部下,這群人會貪點留點,但不可能都藏著不帶回來。

最重要的是給勞倫斯帶回來財寶和戰利品,勞倫斯會分給他們一些。

從十幾年前開始就是如此,不經過勞倫斯分配的戰利品,燙手的利害,沒人敢拿。

各地的貴族和大商人想要在寒冰之地開設商鋪,想要獲得鴉羽先知的庇佑,肯定要上獻禮物。

能花錢獲得穩定的庇佑,外麵的貴族商人也不是傻子,不會在這種事情上省錢。

薩麗爾很快抱著一個裝滿金幣的箱子,直接用蠻力扛起這個幾百斤重的大箱子。

“勞倫斯,我要帶走這些!”

勞倫斯隨便的擺了擺手,“拿走,讓人幫幫你吧,別扭到腰了。”

“不會!我高興的時候,有使不完的力氣!”薩麗爾說著就扛著大箱子往外走。

勞倫斯對站在一邊乖乖站著的克拉拉和洛麗塔。

“你們兩個幫薩麗爾把箱子帶回去,然後回來後我允許你們帶走五枚金幣,就當做以後玩遊戲的硬幣。”

洛麗塔高興的點頭:“是!主人!”

“是,主人!”克拉拉也迅速答應,然後一起去幫薩麗爾指路。

有洛麗塔幫薩麗爾減輕重量,勞倫斯就不管薩麗爾了。

克哈蘭等女巫依舊在附近挑挑選選,勞倫斯看了看後,又看向了女王。

“我找個金匠給你們打個金子和寶石製作的王冠吧,正好這裡有用不完金銀寶石。”

“順便也做點漂亮衣服,用這裡的財寶。”

勞倫斯拿起兩個金幣放在眼前,然後瞄準女王胸前兩個地方看著,準備給她做一身性感的黃金禮服。

女王聽到後,主動請求道:“主人,請讓我來製作衣服和頭冠,我可以做這些事情。”

勞倫斯對精靈一族的藝術水平非常信任,女王又積累了歷代女王的記憶,在服裝設計上肯定比自己更厲害。

“好,交給你了。”

克哈蘭這個時候走過來,手裡拿著一個蘋果大小的白色寶石。

“勞倫斯,你要不要製作一個法杖,作為星辰教會的先知,一直用大劍是不是有點不合適?”

克哈蘭的意見一直都會被勞倫斯接受,勞倫斯覺得這提議不錯。

“試試吧,今年還要去海邊給船隻進行祝福,順便把今年的財寶收回來。”

索菲亞激動的丟下了懷裡的金銀珠寶,“主人!我今年和您一起去收稅!”

海蒂迅速也爭搶說:“主人!我也去!”

收稅的快樂,遠大於在這裡挑選珠寶金銀的快樂。

“可以。”勞倫斯很爽快的答應了,這些都不是事情。

兩個小女奴壞是壞了點,本事也不小。

海蒂見識多,觀察力強,還能控製烏鴉使魔進行觀察和通訊。

索菲亞對貴重金屬有感知能力,這些年雖然荒廢了一些,但本身也算是一個有能力的女巫。

偶爾鍛煉鍛煉也不錯。

“克哈蘭你去渡姆港嗎?”

“不去。”

克哈蘭還是不願意去海邊,在有的選的情況下,女巫都不願意去麵對不想麵對的事情。

對克哈蘭來說,渡姆港就是一個臟亂差的地方,是落後臟亂的貧民地區。

既然可以待在舒適豪華安逸的雪山堡和橡樹城堡,就沒必要去那種臟地方呼吸惡臭空氣。

勞倫斯尊重克哈蘭的意見,“那好吧,我帶斯黛拉和丹娜過去,這幾年有不少精靈都在渡姆港學習和居住,斯黛拉也應該去看看了。”

克哈蘭疑惑地看著勞倫斯,“斯黛拉還在忙著她那個精靈小村子?那裡都開始五六年了,現在建成城堡了嗎?”

“沒有。”勞倫斯笑著說:“剛建立兩個大木屋,大部分精靈都不喜歡乾活,都是自己找大樹做了簡單的樹屋,然後平時…斯黛拉也沒辦法讓她們乾重活超過兩個小時,所以進度很慢。”

精靈要是勤勞的話,就不會幾百年都住在小木屋了。

大部分精靈都不想動,因為食物稀少的關係,大部分精靈都非常節能。

“現在一部分不想動的繼續在斯黛拉附近生活,也圍繞著王庭收拾了之前損壞的村子住下,還有一部分去了飛魚港和渡姆港。”

“也有一部分外出旅遊了。”

勞倫斯對精靈非常寬容,都給了不少的照顧。

克哈蘭也就是問問,很快就不關注這個事情,拿了自己喜歡的財寶離開這個彷彿是取之不盡的寶庫。

勞倫斯很快也不想在這裡繼續待著了。

等跑回來的克拉拉和洛麗塔也撿了幾個金幣後,勞倫斯就帶著大家一起離開,關門鎖上了這個寶庫。

寶庫由兩個隊伍共同把守,安全方麵不是問題。

勞倫斯本身對這些東西也沒多少興趣,這些年來也沒有當守財奴,應該賞賜和花錢的地方一直都在使勁。

並不是節儉,而是剋製,努力的避免貴族和戰士普通人之間的財富差距。

在雪山堡又待了幾天後,勞倫斯帶著家人們乘坐火車前往渡姆港。

雪山堡附近的瀑布之城已經完成了初期的建設,現在依靠著火車和水陸交通把製作完的商品運輸到各地。

主要商品是依靠瀑布水車打漿製造出來的紙和毛線。

雪山堡附近不適合種植,但是在附近的山上和山下都有適合種植的森林土壤,改造成適合種植棉花的田地後,每年都會產出大量的棉花。

摘棉花的奴隸來自原本的土著,被高原太陽曬得有點黑的一群人。

用棉花製作的棉被和大衣等軍需品在寒冰之地非常受歡迎,也很受外國商人們的喜愛。

在寒冰之地的野蠻人貴族群體裡流行的服飾,很容易就能擴散到星盟各國的貴族那裡,然後擴散到更多的殖民地區域。

紙張和棉織品都是高利潤商品,還有一些精巧的小型木箱鐘表,以及精靈們製作出來的樂器和茶葉。

還有各種珍貴的藥品。

勞倫斯不光是把愛莎貝爾提供的退燒藥和癒合藥進行了優化,也讓精靈們製作出各種功能不同,更加清晰具體的藥物。

比如止痛藥!這東西在這個時代非常管用,不論是士兵還是普通人,都會用到。

尤其是上了年紀的貴族,都會購買大量的止痛藥作為萬能神藥服用。

止痛藥是用之前在山裡發現的魔蟲草製作的,這也是克哈蘭負責的業務,為勞倫斯賺取了大量的軍費。

在火車上旅行的時候,勞倫斯又坐在車窗邊的桌子邊統計著這幾年的收入。

最大的營收來自炮管炮彈和火藥,其次是自棉織品,再然後是船隻的維修費用。

火炮屬於必需品和消耗品,屬於持續性的收入。

勞倫斯也分享了火藥的技術,但隻分享出去基礎的製造方法,很多人還是以為硝石是地裡長出來的。

棉織品屬於量大多銷,再加上給種植戶一些糧食衣服就可以了,本身的投入幾乎沒有多少。

藥物方麵就是技術活了,需要精靈幫忙照顧藥材,也需要大量的熟練工製作藥材。

隨便讓人進入藥廠,隻會引起麻煩。

這種事情必須要熟練工和腦子不犯蠢能老實聽話不毛病手的那種工人。

這種人在寒冰之地比較少…

船隻維護依舊是最穩定安逸的收入。

這些年因為寒冰之地的帶頭作用,各國都大力發展航海業。

這個世界的海洋生物又更加猛一些,出來了很多不認識的海洋寄生物腐蝕船隻。

每年入冬後,各國的船隻都會靠近寒冰之地尋求先知的祝福。

這個時代的人不理解船蟲和微生物的破壞力,在發現將船隻開到神賜之地就能延緩船隻的壽命後,自然就願意跑過來進貨賣貨。

這些年在渡姆港停留的船隻越來越多,光是寒冰港和渡姆港已經不夠用了,又新建了兩個深水港。

勞倫斯看著火車玻璃窗外飛馳而過的群山峻嶺。

星辰之國已經不是原來的小鎮子了。

它是坐落在阿加瑪群山,俯視千萬生靈的偉大帝國。

擁有三百萬人口,上千個作坊、戰船、種植園,更有萬國來朝!(本章完)停留時間也有限,不能一輩子都待在這裡白吃白喝。綠樹長老接過來紙張看了看。上麵的文字是愛莎貝爾寫的,勞倫斯不會精靈文字。上麵不僅有兩種藥物需要的藥材,還有克哈蘭需要的一些藥材。“每種二十斤的話,價值就超過了三千筐麥子。”勞倫斯直接說道:“每種給我來五百斤!蜂蜜和蜂蠟都可以不要,我需要這些藥材!”綠樹長老發現了勞倫斯的著急,勞倫斯看起來非常需要這些藥材。勞倫斯根本不介意這些,繼續說道:“如果你們那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