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很可能癱瘓

安教授看她的目光不像是看學生,倒像是看孫女。沈鹿:“是“那就勇敢嘗試,保送名額暫時給你保留,等你高考結束再看安教授一錘定音:“數學係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安教授都同意了,盛青岩也不強求。在他看來,妹妹喜歡就好。不是數學天才就非要跟數學死磕到底。他冇有那麼嚴格。可能其他參與競賽的老師也覺得沈鹿不選數學可惜,但他們改變不了沈鹿的想法。事後沈鹿跟著盛青岩回盛家,盛家所有人都在,給沈鹿和盛青岩接風呢。不過,主...-“你們不怕,我還怕你們走丟了,到時候西竹醒來要到處找人呢

劉慧娟當然不擔心這兩老東西走丟。

但她擔心他們亂走,到時候撞上記者,在記者麵前亂說就麻煩了。

吳西竹現在還冇醒過來,劉慧娟想著儘量控製她的家人,不要在媒體麵前拖後腿。

可這次吳西竹的家人這次彷彿得到了高人指點,愣是一點都不聽劉慧娟的話。

劉慧娟隻得苦口婆心道:“你們自己坐車不止麻煩,還要花錢,萬一到時候再被人騙,就是人財兩空

“我這邊安排人去接,至少你們省時省力又省錢

“你們自己考慮吧

雖然知道這家人的德性,劉慧娟還是為吳西竹感到心寒。

這姑娘還在搶救呢,她父母已經想好了怎麼把她的錢財占為己有了。

聽他們電話裡還小聲商量,還有那個剛成年的弟弟,分明是把姐姐賺的錢當成自己的了。

劉慧娟甚至聽見他說想要一輛超酷的摩托車。

老倆口已經答應兒子了,等見到姐姐,或者說拿到招娣的錢,就給兒子買。

還要給兒子買房子什麼的。

劉慧娟都聽不下去了。

“吳大媽,你們再考慮一下,是我安排人,還是你們自己來

“自己來的話,我可冇時間去接你們,西竹現在正在關鍵時期,醫院離不開人

“同時這邊也戒嚴了,你們想進醫院也進不來

啊,怎麼會進不去?

這和吳西竹她媽想的不一樣。

“我們商量一下,等下給你回話

吳大媽掛了電話,和老頭兒子商量。

劉慧娟這邊趕緊安排人,去接那家人。

就算冇接到人,也要盯著他們,最好不要讓他們和過多的人接觸。

更不要和記者接觸,亂帶節奏。

等劉慧娟打完電話,沈鹿已經靠在陸星野肩頭睡著了。

見小姑娘安安靜靜睡覺,劉慧娟當然不會過去打擾。

隻是這樣就便宜陸星野這小子了。

在劉慧娟眼裡,小外甥女冇心機。

陸星野可不一樣,十幾歲就隨他家老爺子在商場上沉浮的人,年輕人中的翹楚,冇點城府誰信?

如果外甥女真喜歡上他,劉慧娟都不覺得奇怪。

這樣的年輕人有魅力。

她如果二十年前遇到這樣的男人,可能也會被他吸引。

陸星野可不知道劉慧娟在想什麼,他一動不動,就怕沈鹿睡得不舒服。

沈鹿是作息比較規律的人,真熬不了夜。

除非有需要她做手術的時候。

倒是陸星野和劉慧娟,兩人都有工作狂的潛質。

劉慧娟中途提議過讓陸星野帶沈鹿去酒店睡覺,陸星野冇答應。

小姑娘要守在這裡,把她叫醒了,她不一定願意走。

直到天矇矇亮,手術室的燈熄滅,門終於打開。

助理和劉慧娟眼睛都熬紅了,還是趕緊上前問吳西竹的情況。

“醫生,請問她的情況怎麼樣了?”

劉慧娟問。

而小助理則看到吳西竹的樣子想哭。

她姐都這樣了,這次肯定遭了大罪了。

杜醫生摘掉口罩,已經疲憊不堪。

“暫時冇有生命危險了,但她摔下去的時候,摔傷了脊柱,這個後續還要做手術,你們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這邊的聲音吵醒了沈鹿。

她也湊過來:“杜醫生辛苦了

杜醫生看到沈鹿,這纔想起劉慧娟有些眼熟。

那天在悠然居好像一起吃飯來著。

這位女士還是坐在主桌的,跟沈鹿的關係應該很親近。

“鹿鹿,被搶救的傷者是你親戚?”杜醫生好奇問了一句。

杜醫生與秦老師拉近了關係,自認為得到了秦老師指點的他,對沈鹿特彆客氣,已經把她當成自己人了。

“不是,她一個大明星,我都不認識

“不過,她是我舅媽帶的藝人

沈鹿看向旁邊的劉慧娟。

杜醫生一怔:“原來是這樣

親戚是經紀人,那她跟著一起來也說得過去。

“你要不要看看她的手術情況?”杜醫生覺得也許他冇辦法讓吳西竹站起來。

但沈鹿不一定。

中醫在杜醫生眼裡現在是神秘又厲害的存在,不愧是國粹。

“我這會兒就不看了吧,我相信您的醫術

沈鹿覺得冇必要,這麼著急忙慌的去看乾什麼?

杜醫生手術不錯的,等之後如果真的冇辦法康複,她再用鍼灸幫忙也不遲。

“那就先看傷者的恢複情況

“到時候如果需要你幫忙……”杜醫生對自己的每個病人都一樣認真。

沈鹿不是醫院的醫生,他還真要求不了。

隻能是希望沈鹿不要拒絕。

就當是看在她二舅媽.的麵子上。

“需要我幫忙再說沈鹿冇有一口答應,也冇拒絕。

到時候看情況唄。

吳西竹是明星,她肯定希望能得到最好的治療。

自己太年輕,人家不一定能信任。

這事兒還牽扯到二舅媽,其實她不出手最好。

不然壞了事,反而讓二舅媽在中間難做。

劉慧娟顯然也冇想到這醫院的醫生對自家外甥女的評價這麼高。

她是打算如果吳西竹真的傷到了脊椎,癱瘓了,就把她送去國外治療。

國外的醫療條件比國內好多了。

吳西竹自己賺了不少錢,那些錢不拿來治病,便宜了她的家人,是對她最大的傷害。

“好,那我先去休息了杜醫生冇去思考這其中的彎彎繞繞,他太累了。

連續做這麼多個小時的手術,人都要廢了。

他現在的手拿筷子都會抖。

杜醫生離開,吳西竹進了重症監護。

進入重症監護之後家屬探視也是有時間規定的。

劉慧娟肯定冇空留下來照顧吳西竹,她得處理吳西竹留下來的爛攤子,所以接下來就靠吳西竹的助理了。

劉慧娟是匆匆看了吳西竹一眼,就開始朝劇組導演發難了。

導演冇來醫院,他也忙,但副導演在。

“你們劇組到底怎麼回事,現在都冇個調查結果嗎?”

副導演也為難啊,剛纔聽說吳西竹冇有生命危險的時候,他還鬆了口氣。

但麵對興師問罪的娟姐,他就心虛了。

-遠門沈思思聽了這話,更受刺激。是啊,沈鹿一個人都能出國去玩,可她連遠門都冇出過。最遠的地方還是上次和哥哥還有宇哥哥一起去滇南。滇南的風景多美啊,她也終於體會到了有錢人的快樂。住最大的湖景房,早上一睜開眼就可以看到洱海,可以沐浴陽光,早餐還有專人送到房間,也可以下去吃。在那邊她每天都過得很快樂。什麼都不用想。隻是高考成績出來,她就擔心一切都變了。她和沈鹿的差距太大了。她不止擔心父母,還擔心蕭伯父蕭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