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五十九章 紙糊的飛船

人快樂和幸福就能進步。而其他五種——憤怒、哀傷、恐懼、貪欲、憎恨,都會不知不覺間帶來負麵問題。”“你明白就好,好了,不打擾你紅袖添香。好好學習,回頭再聯係你。”聞人升最後掛了電話。掛完電話後,他的身後不知不覺間,站著一個人。“你想紅袖添香?”吳杉杉開口問道。聞人升頭疼道:“能不能別整天神出鬼沒,容易嚇到人。”這就是恐懼之種的擁有者,獨特的惡趣味愛好,嚇唬別人已經成為本能。“我從來就沒見你怕過,”吳...以前完美又簡單實用的逃走計劃,變成了螞蟻一樣的手段。

而在這時。

眾人就看到這艘突然出現的飛船,開始緩慢給巨炮充能。

那巨炮口閃起藍光,已經對準了本星球。

很顯然,他們想要一炮將地球解決。

不知為何,王大凡數萬年的智慧飛速卷沒有。

這些智慧要讓他活下去去。

突然間,他覺得這還少了點意思。

畢竟打個星球,還要專門用炮打,給人一種惟恐你們理解不了的意思。

不過話說回來,這飛船能做到這一步也不錯了。

至少這個時候,王大凡還是非常震撼的。

他雖然早知道自己並非主角,自己隻是一個幸運兒。

而看到這裡之後,太空站的人,已經趕緊用無線電波發去訊問訊息:

“等等!”

“你們等一下!”

“為什麼要進攻我們?”

“我們從來沒有與你們發生過沖突不是嗎?我們甚至之前沒有看到過你們!”

那些宇航員的聲音非常焦躁。

他們剛剛與家人視訊通話完。

而現在就要麵臨家人先全部死去的命運,誰能忍受?

而在這時,飛船沉默許久。

沉默纔是最高的輕蔑。

好在他們最後還是回答了。

“你們難道不是天天跳來跳去的?”

“就像一隻兔子對著一隻狼喊著:快到這裡來,讓我們做朋友。”

“你們發出了這樣的資訊:我在這裡,銀河係第二旋臂…”

“你們如此貼心地送上了坐標,還有你們的文明程度,人口數量,智慧財富。”

“我們真的很高興。”

那艘龐大的宇宙飛船嘲笑道。

聽到這裡之後,王大凡沉默了。

其實他知道人類在向外麵發射宇航器。

還建造各種宇宙廣播臺,接受和發射宇宙資訊。

實際上他也曾經多次提醒過,甚至秘密組織了一批人進行摧毀。

可惜這些人將他說出的話當成耳旁風。

他的組織,也被抓得抓,關得關。

對他組織的警告,也是當成笑話。

王大凡當時還記得審訊者是這樣嘲笑他的:

“你們要學滿清一樣嗎?”

“隻要堵住耳朵,閉關鎖國,就以為不會被外麵發現,不會被打上門來。”

“不會有內外勾結。”

“結果了,被打得更慘。隻有主動對外較流,對外學習,纔是正道。”

王大凡承認他們說的有道理。

但是那有一個前提啊:

螞蟻不能與人去主動交流!

人也不能與老虎主動交流!

螞蟻要躲著人走。

人要躲著老虎走。

除非螞蟻成了螞蟻軍團。

人成了獵手!

而滿清那時候,它和嚶國的差距沒有那麼大。

也沒有人能一口氣滅了它。

實際上在閉關鎖國之前,它一直屬於世界前三的。…。。

即便是最落後的時候,仍然是大勢力,仍然是讓聰明人明白不能輕視的對手。

所以稍微弱點的強者,不會被外人一口氣打死,那就應該積極參與競爭。

任何事都不是二元的,是混沌的,要根據情況來判斷。

而現在,問題就來了。

敵人找上門了。

那些混蛋們,對他的警告不僅不相信,還說人出現在宇宙中,就需要交流,需要朋友。

他們覺得對外主動表明身份纔是勇敢的開拓殖民精神。

然而他們忘記了,早期的殖民者精神那就是坑蒙拐騙,吃喝玩樂,是一群小偷和騙子的聚集地。

他們一邊殘忍對待星球上的同族,一方麵卻寄希望於太空種族是高道德水平…

這不是扯淡嗎?

這不是精神分裂嗎?

哦,他們早就習慣了雙標,現在這種雙標就害死了他們。

也害苦了我!

王大凡心中想著。

對於這些短命種來說,他們壽命很短,他們這一輩子估計根本沒有機遇碰上外星人。

所以他們大膽地向外公佈自己的坐標。

他們還覺得發射出來的電波,還是明碼的,效果不大。

畢竟在宇宙中有衰減。

而且會有很多很多乾擾。

最後導致電波沒走出多遠,這次太空通訊就會失敗。

然而現在卻運氣不好,他們真的碰上了宇宙中的其他種族!

而且對方非常殘暴。

這個時候,星球上的眾人頓時沉默了。

很快就爆發出一陣陣抱怨聲。

網路上,廣播中,直播裡,電視中…

“可惡,我早就說過,不能向外發資訊。”

“是啊,還愚蠢的將自己的種族和位置都標明出來,這不是和一個人進入叢林捕獵,卻大聲高喊,老虎我在這裡,一回事嗎?”

“真是可笑,他們是腦殘嗎?”

“他們竟然還集體做出決定,然後發射我們的位置。”

普通人要麼憤怒,要麼無助。

總之什麼表情都有。

王大凡則是頭腦昏沉。

他頹喪地坐在地上。

完了,都完了!

辛苦幾萬年,一朝變成灰!

現在他能理解那些神話中,為什麼仙人迫切想要成聖的心了。

因為誰也不願意自己的長生,有一天碰到劫數,萬年修為變成虛無。

而在這時。

宇宙飛船上,又響起一段電子廣播,正向著整個星球播放。

其實在這個時候,有人隱隱看出了端倪。

為什麼外星人還要用電磁波這樣的形式播放資訊?

關鍵並不是全頻道播放,而是隻在幾個頻道上播放。

這似乎不太合情理。

按說以對方的科技水平,直接在每個人耳邊講話,都應該做得到。

比如那智子不就可以嗎?

此時的電子廣播中,正響起聲音。

“好了,我們會根據你們的歷史來做出對你們的宣判。”…。。

“到底是讓你們活下去,還是讓你們消失。”

聽到這裡,王大凡微微一震。

這意味著他還有活路!

這時,有人趕緊通過同樣的電子廣播,趕緊切入這個頻道去詢問:

“請問你們到底要如何宣判的?宣判結果是什麼?”

“宣判結果隻有兩個,要麼你們成功的活了下來,要麼我們就把你們通通都給殺死。”

“而宣判標準,就是根據你們表現出來的可控製性,我們也不是大惡人。”

“邪惡在宇宙中沒有意義,秩序和生存纔是唯一的意義。”

“即便我們選擇消滅你們,也不是像你們一樣處於發泄和作樂的惡心欲.望。”

聽到這裡,很多人慚愧地低下頭。

“看到了吧,我早說過,人是有罪的!”

“是啊,這就是審判,是神的審判!”

很多人跪在地上,他們心甘情願地接受了命運。

這讓他們顯得更加從容。

至少內心不再那麼恐慌了。

因為人類做了太多的惡。

對自身,對自然,對其他生靈。

他們覺得早該審判了。

其實很多瘋狂者,根本不在乎星球毀滅。

聽到這裡眾人一陣緊張。

他們中,大部分人都想活著,他們不想死去。

而在這時。

宇宙飛船上,開始播放人類的歷史。

從王朝更迭,圖殺,毀滅,砍伐樹木…四處擴張,侵略。

到處雙標,從來不真誠,到處都是欺騙和殺戮。

當然他們似乎是公正的,也播放了一些人類的文明成果,文明之光。

這讓王大凡看到了一些希望。

他畢竟是現代人,在長生不受到威脅的情況下,底線還是很高的。

他也不想欺壓誰,來獲得什麼利益。

因為他已經獲取到了最大的好處。

至於那些墮.落的玩法,轉世過幾次就發現沒有意義。

而且他發現墮.落的玩法,容易腐蝕心靈,讓人變成瘋子,精神出現疾病。

這可是轉生的最大問題之一。

所以他後來學了清心寡慾的道家,這樣的話,就能避免精神出問題。

於是他解決了很多問題。

消滅了很多圖殺,殘忍的事件。

而當人們看著外星飛船播放的影像,有些人開始心頭沉重。

很明顯,外星人更加重視人類殘忍和邪惡的一麵,侵略和殺戮的一麵。

而美好與秩序的一麵,播放的數量雖然有,但頂多占據40。

其實這也很容易理解。

是好事記得清楚,還是惡事記得清楚?

顯然是惡事。

你做一百件好事,沒人知道,你做一次惡事,就傳遍了周圍。

這是生存策略篩選的結果。

你作惡了,說明你很危險,就得記住,遠離你。

而你做好事,記住不記住都沒事。

換句話說,骨頭裡缺少記住別人作惡基因的人,或者種群,慢慢地就都消失了。…。。

剩下的都是記性好的,至少知道提防和警惕。

仔細看看那些倖存的種群,都有這個特征。

而在這時,外星飛船上也再次播放出聲音:

“審判進行中…”

“該星球高度危險,擁有高等科技後,會產生極大的毀滅傾向。”

“自身難以解決自身問題。”

“自身剋製不了自身毀滅的沖動,力量弱小時,還能平衡;力量過強時,有一個邪惡者,就會毀滅星球。”

聽到這些判斷,眾人心都涼了。

“這,這不是真的。”

“哼,怎麼不是真的?看到某論壇上的問答了嗎?給你一個按鈕,按下就死一個人,一分錢不給你,還有幾百萬人搶著按。”

“換成按下就毀滅星球,也有無數人搶著按。”

“他們完全控製不住自己的心。”

聽到這裡,眾人紛紛點頭。

如此說來,怪不得別人要毀滅自己。

實在是自己就要毀滅自己。

而對王大凡來說,剛剛生起的希望,又消失了。

現在最可怕,最糟糕的事情已經落在頭上了。

該怎麼對付這個飛船?

飛船正在太空之中。

能對它展開攻擊的手段,王大凡也掌握一些。

為了預防小行星的問題,他花費巨資建造了行星軌道炮。

就位於星球同步軌道上。

隻是需要緩慢的時間來掉轉炮口。

突然間,他感到一絲奇怪。

那行星軌道炮所在的空間站,為什麼沒有發來提醒資訊?

或許是被外星人遮蔽了。

但是外星人既然如此囂張地出現在星球上,他們還需要遮蔽嗎?

就像人對付螞蟻窩,還需要事前做什麼反間諜的準備嗎?

沒必要。

一鍋鋁水倒下就是了。

這讓王大凡產生了疑慮。

他立刻開始聯係空間站。

當然他是通過秘密渠道聯係的。

這是他的習慣,任何時候不要暴露本體。

當然真要暴露了,就立刻吞服昇天丹。

原地轉生就是了。

而聞人升看到這裡,卻是笑了。

現在就要看看這個,王大凡還有沒有能力,看破真相。

不然的話,這個棋子也就走到頭了。

王大凡啟動了秘密聯係方式。

然而許久沒有人回應。

難道是被摧毀了?

可是外星飛船為什麼要將這個小小的空間站看在眼裡?

它如此強大,而那個空間站,擁有的不過是幾十顆五億噸級的氫彈。

是用來改變小行星軌道的,也不奢望能炸碎它們。

至於說在上麵鉆孔作業,這個難度還太高。

不過也正在研究使用無人機,無人機器人開始搞它。

用無人機器就方便多了。

可以使用大量蜘蛛手,死死鉆進去抓住小行星。

然後從腹部彈出鉆孔工具。

這要感謝AI的完善。

不然的話,是完成不了的。…。。

至於說遙控,小行星上表麵復雜,訊號也不好。

有些小行星是金屬的,自帶磁場乾擾。

還得指望AI自行判斷處理,自行抓地,自行鉆孔。

而這空間站的淪陷,讓王大凡生起一個可怕的念頭。

或許這不是真正的外星飛船。

而是自己星球上的飛船!

造出這樣大的飛船看似不可能。

其實在太空中建造拚接相當簡單。

因為沒有重力,不用考慮承重的問題。

隻要不考慮回到地麵上,一直呆在太空中。

那就可以用很薄的材料,製造出很大的飛船來。

反正被隕石撞擊的幾率很小很小。

完全不用在意。

是的,王大凡經過一番思考和冷靜。

他猜測到了一個可怕的真相!

那就是一切都是假的!

一切都是套路!

他能猜測到這一點並不奇怪。

因為他漫長的生命中,看多了類似的欺騙。

就像殖民者欺騙土著,自己身後有百萬大船一樣。

這個傢夥也是在欺騙他們。

弄不好它們的那些大炮,僅僅是聲光影像特效…

王大凡想到這裡,立刻下令自己另外一個組織,馬上啟動預備方案,開始對那飛船發動攻擊。

之前人們都被它的龐大給嚇住了。

竟然沒有發動攻擊。

但是他們也做好了攻擊準備。

畢竟這早就定下了預案。

很快遠端導彈對準了它。

這遠端導彈,最高速度能突破星球的引力,進入恒星係。

它的宇宙速度很快。

隨後,王大凡下令發射遠端導彈。

而他就看到了一幕變化。

“什麼,你們竟然敢攻擊我們?”外星飛船有些驚慌道。

這讓旁觀的人們,一個個無比詫異。

怎麼回事?難道事情有變化?

“哼,我們都要死了,還不敢攻擊嗎?”控製人冷冷道。

“可惡,這不可能!”

隨著導彈一頭撞上那宇宙飛船。

突然間,它就爆裂開來。

“什麼,這飛船是紙糊的啊!”

眾人吃驚了。。嗯,讓其他人也做夢就是了。羅彥所在的海城,莫名其妙地就開始流行做夢了。有人說,在夢中,會進入一個樹人城市,在那裡每天想的隻是吃喝玩樂。不用擔心壽命的問題,因為那種樹是能無限生長的。有些樹活了上萬年,最後死亡是天災和人禍,並非自身原因。這個流言愈來愈泛濫。讓人驚異的是,城市管理層們,沒有做任何事情,就像它不存在一樣。很快就有人說,他做到了,他看到了夢中的城市。不過沒有那麼美好。說是吃喝玩樂,其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