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六十一章 李小四的新生涯

,我不確定。但我能確定的是,他的臉皮肯定是絕世的…”聞人升幽幽道。一旁的吳杉杉已經猜出真相,搖頭笑著。她低聲道:“那歌賦是你做的吧?沒想到你能有這樣深邃的認識,難怪能夠一年成就專家,境界上至少是足夠了。”“不,這不是我做的,我隻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聞人升當然不會據為己有,他可是老實人。“你還真謙虛。”吳杉杉滿臉不信,眼神中同樣帶著欽佩,隻是和趙涵欽佩的物件不一樣。“隨你怎麼想,你高興就好。”聞人...科技流的底線如果是1,那修仙流的底線就是0.…01。

總之是看不到科技流派的腳底。

論起不做人來,沒人能與修仙流相比。

因為擁有長生的期望,而且事實上也的確存在。

他們都能看到自家老祖,從自己出生時就在,到自己年老時還在。

這種刺激之下,因此衍生出了各種各樣奇葩的事情。

比如說那些大能者,一個個骨頭都是非常柔軟。

對他們而言,沒有什麼硬骨頭。

硬骨頭早在長生中被篩選掉了。

變臉對他們是一場好戲。

當看到有利於突破修為的資源時,一方麵想要東西,另外一方麵還要盡力維持自己的虛偽麵孔。

這不是他們好心,或者臉皮薄,而是要防止被別人找到藉口來公然圍攻自己。

同時他們還要盡量把東西搶到手。

為此可以不擇手段。

隻要沒人發現,什麼手段都能用。

當然,如果不牽扯到這些資源時,一個個是飄飄若仙,真的是一幅道德真君的模樣。

大家彼此之間,相處平和。

就像水做的一樣。

這是為了盡量減少敵人,增加自己長生的概率。

一般來說,誰也不會沒事故意挑事。

爭鬥多了,總會出現漏洞,被人做掉。

而且人是有共情心。

普通人和修士之間,在相貌上沒有根本區別。

人可以麵不改色殺死一條魚,殺死一隻雞,甚至殺死一頭豬。

但是在沒有利益關係的情況下,你讓他去殺死一個類似於人者,那麼他的壓力還是會有的。

當然如果有利益關係,即便是人本身,也是圖殺起同類一點都不手軟。

隨後聞人升做好準備後,再次選擇一個穿越者投放進去。

而這個時候,上個王大凡的長生者,已經給了他一些神秘度。

足足給了他1000點。

不得不說,這個世界的經營,還真是有些好處。

再加上其他一些收益,總之聞人升的神秘之種,將神秘度,艱難地爬過17萬的大關。

雖然看似升得有點慢,但提供的威力可是指數增長。

因此聞人升並沒有什麼不滿意的。

相對於他這個層次,很多存在早早陷入了實力的天花板,他還能一直增長,就已經很讓人震撼了。

那些存在不得不選擇另外的路,或者乾脆轉世重修。

聞人升雖然是辛辛苦苦看了好長時間的電影,但能給他1000點,他也是心滿意足。

相比以前來說,還是挺好的。

畢竟他隻需要看電影,不像以前,還得親身下場,去苦乾實乾。

現在就是蚊子腿上的肉,能積累一點是一點。

盤算完收益之後,聞人升繼續挑選新的穿越者,投入到地仙界中。

這一個幸運兒,叫李小四。

與平凡的王大凡比起來,李小四名字雖然土,但卻是有一個雄心壯誌的人。

而且他的雄心壯誌也得到了報償,他已經成為一個億萬富翁。

有著過億的資產,隻是有點運氣不好。

他已經連續換過兩次肝。

還是在酒桌上喝酒喝出來的。

平時手頭常備降壓藥,速效救心丸。

血壓很高,不能夠太過於激動。

其實李小四對此很知足,能拿身體換來錢,已經超過大部分人了。

很多人是身體沒了,錢還是負數…

而這一天,他又不得不陪著一個客戶去喝酒。

下次堅決不喝了。

可是不喝,又要不回工程款。

有些人就是故意拿捏你。

三杯酒放在這,另外一邊是一百萬的回款。

你喝不喝?喝了現在就給財務打電話,明天上班就能看到回款。

不喝,那就等半年再結。

半年再結還是有門子的,沒門子的要等到七八年後,拖也拖死你。

你說這不公平?

那你完全可以不做。

他也想過,這錢賺多少纔是多啊?

難道不能放棄嗎?

放下後,回家守著錢逍遙。

可是一億多資產看似多,也隻能在超一線大城市買兩套房子罷了。

甚至運氣不好,也就是一套房子的事。

下一代怎麼辦?

還讓他們回小城重新打拚?

繼續和別人家的孩子卷嗎?

過億資產,隻夠自己躺平的,不夠全家人的。

何況還有親戚,鄰居,一聽你不乾了,以為你就不行了…

李小四這樣想著,終於又在一次喝酒中,倒下了。

他習慣性地睜開眼皮,結果發現難以睜開,隻覺得頭疼得要炸開一樣。

鼻子間聞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他覺得自己應該又在醫院了吧。

唐秘書也是夠辛苦的。

他心中想著,回頭給對方包多大的紅包。

他相信,錢纔是硬道理。

忽悠外人可以,但身邊人,關繫到生命安全的人不能忽悠。

這是從慈溪老佛爺那裡學到的人事學。

隻要受過懲罰的奴才,立刻打發的遠遠的。

身邊人一定要好好對待。

就像司機,秘書,保鏢,保姆,這些能隨時接觸到他的人。

當然也有些人,骨頭裡就有惡,喂多少都不熟。

他也是見過,聽說過,經歷過。

想要區別,其實也不難。

看那人能不能守底線:不貪不占,不D不P,不小偷小摸。

但凡對方犯下這幾條中的一條,廢話不多說,趕緊打發走。

別指望對方能改好。

有這些毛病的人,別說什麼心裡是好的,他不信。

管不住這些,就說明這人心野,沒有底線,膽子夠大。

這人適合當老闆,不適合當保姆。

“小四,今天的茅廁該你掏了!”這時,一個聲音打斷了李小四的想法。

他這才睜開眼來,隻見他正躺在一處大通鋪上。

一個糞桶,裝著一桶石灰水的東西,正放在下麵。

“趙大,你看著點,怎麼把這玩意帶進來了?”旁邊的人抱怨道。

“哼,就是要將你們都熏醒!”趙大怒氣沖沖地說著,“幾點了,後院的仙師們都要吃早飯了。”

“哼,仙師仙師,在這裡我叫他們一聲仙師,出去這個門,他們還不是和我們一樣,都是沒入引氣的凡人!”又有人不滿道。

“至少人家有希望,一步登天那就是仙師,這提前叫了,是結個善緣!”有人反駁道。

“切,結善緣?想多了,這些人比誰都精明,指望拉近關係就能得好處?你們知道隔壁的王大嗎?”那人不屑地說道。

“知道啊,他不是被一個仙師看中當貼身仆役了嗎?”有人羨慕道。

“切,我昨天在後山看到他的屍體了,胸口一個大洞,心都沒了。”

“我考,我說怎麼前些天,有個仙師小子說人心最靈,可以幫助引氣。”

“看看,這就是親近他們的下場,你覺得能拿好處,可是你在他們眼中,就是最大的好處。”

眾人唏噓。

不過還是有人不信邪。

聽著聽著,李小四毛骨悚然。

不過來自前世的經驗和素質,讓他迅速總結了幾條。

第一,他穿了。

第二,他穿成了仆役類似的身份。

第三,這裡能修仙。

第四,這裡很危險。

還有很多訊息。

但他趕緊起床,然後按照那趙大的吩咐,跟著對方來到一排茅廁。

還都是些單間,一個個倒也不臭。

雖然都是一個個坑廁。

就是上麵夾個木板,下麵是茅坑的那種,又危險又臟。

據說有些妹子出外旅行,尋找山野風光,不得不在這種地方上茅坑,因為不熟悉姿勢,而掉進去過,結果讓當地混混也避之三舍。

但似乎每天都有人掏還有洗刷,因此這裡不算臭。

李小四本能地就想到了改造成沖水茅廁的想法。

不是抽水馬桶,那個太高階了。

他想到的是那種老式一條龍沖水。

就是上麵一個大水箱,下麵是一條溝渠,定時沖水。

很快他就開始忙碌起來。

沒有絲毫不適應…

沒人知道他這個老闆,早年間在農村生活時,沒少掏家裡的茅坑。

李小四費了大半天的力氣,才掏完茅坑。

然後他就琢磨著改造茅廁的事。

乾一行,愛一行。

這是他經常給員工們說的一句話。

將所在崗位上的事,做精做細,公司就能做大做強。

隨後他開始思考一個問題。

他有沒有掛?

畢竟他也是偶爾會看換腦子的。

當然他都是被一些廣告拉扯進去的。

有一次還玩了一會遊戲,扔了2萬塊,然後回頭就忘記了。

那隻是等人的功夫。

果然有掛。

看到掛後,他就氣不打一出來。

非得讓我自己想是吧?

就不能主動送到我腦子裡?

有沒有一點掛的主動性,自覺性,積極性,創造性?

掛:那我走?

李小四:爸爸,留下。

總之他算是放心了。

看來他不是倒黴的穿越者,而是尋常的穿越者。

他的掛是什麼了?

這同樣是一個長生掛,畢竟世界的主題就是長生。

那是一個牌位。

就在他腦子裡裝著。

“李家靈牌。”

“現有人數:1。”

“每日出產:糧食1斤,鹽6克,布1尺…”

“修煉速度:增加1。”

“家族成員壽命增加:1年。”

合著隻要人數越多,就能長生不老。

而且還是家族的人都長生…

其實這就很麻煩了。

一個家族的人都能活幾萬年。

這是什麼?

這是唐僧肉啊。

這隱藏起來也很難。

但那就不隱藏。

直接做大做強,在穿越界再創輝煌,直接從家族晉身成族群。

現在他需要增加家族人數。

於是他第二天,就拐彎抹角打聽出了該如何下山的事,也知道了身體所在。

這裡是王家山,老祖就姓王,築基期大修士。

人稱“王老祖”,已經活了234年,一個王朝也就是這樣長。

而且還將自己用功法封住氣血運轉,新陳代謝降低到極點,還能繼續活。

這也是許多築基期修士的常用之法。

據說是殺了不知道多少隻烏龜學來的法門,一種龜息加冰凍的法門。

在這種法門之下,就能將身體機能降低到和烏龜一樣,就能將壽命延長七八倍。

原本築基期隻能活個兩百到三百。

現在做了烏龜,一下子猛增到上千年。

其實地球上也有類似研究,是科學的,人處在寒冷環境下,新陳代謝降低,頭腦昏沉,壽命會延長。

但這種延長壽命,沒有實際意義,天天睡大覺一樣。

這功法自然是迅速推開來。

當然這是建立在一個前提之上:修煉世界的資源越來越多,靈氣越來越濃密。

如果是反過來,就沒有多少人樂意當烏龜了。

這裡的修士,走的是另外一條路。

如果修為達到瓶頸,就將自己凍起來。

發現機緣立刻解封。

所以隻要是有點成就的修士,必然要建立一個家族,一個宗派,而且高度重視尊師重道,重視徒弟的忠心。

因為不重視這個的家族和宗派,都完蛋了。

人在龜息和冰凍之中,主動防禦力可以說接近0,隻能靠被動防禦。

身邊需要設定很多道防禦陣法,還有防禦法寶。

因此有靈性的自主防護的法寶,都被炒到天價,往往是同階法寶的十到百倍不等。

而忠心耿耿,人品絕佳的弟子,也是被人所追捧的。

但人心難測,變化太快,所以這東西沒法強求。

必須製衡。

現在王小四就想下山了,在山上,明顯沒有掛的用武之地。

“你想下山?這仙不修了?”趙大疑惑道。

“我沒有那個命,被嚇到了。”李小四給對方一個鄙視自己的理由。

“切,不就是死了一個雜役嗎?這都害怕,回去後,五十年,不,三十年,你就老死了,有意思嗎?”趙大鄙視道。

“我隻想過好三十年。”

“行,想離開也簡單,甚至還可以大賺一筆,隻要你答應我一件事…”趙大接著說道。

事情也很簡單,趙大讓他去照顧凡間的家小。

而賺錢的方式,就是他要離開,就會空出這個雜役名額。

當然李小四沒有資格推薦候選人。

他能掌握的就是自己什麼時候退出,關鍵在於他退出的時機。

所以這個時機就能賣很多錢。

平時是沒人退的。

所以也沒有人準備。

這個時候訊息傳出去,山下肯定有人出萬兩白銀來買。

然後提前準備打點一下,這事就成了。

所以趙大讓他等著。

於是李小四就老老實實地等著。

每天做著雜役的活。

偶爾也能聽到一些修煉的法門。

那是老祖的親傳大弟子,每一月,就會開講。

麵向所有人。

還是那句話,這是為了篩選人品好的弟子。

當然人太會偽裝了,不容易看出來。

所以要多看。麵炮聲隆隆,三個異種者則坐在裡麵休息。沒人責問聞人升在這裡偷懶,而不是四處救火,顯然艦長明白這是最好的方式。休息的功夫,聞人升向那個老頭詢問道:“師傅,會狙擊術的人,艦上隻有你一個麼?”從之前王文文的描述中,他就知道這些場景npc是可以交流的,不然的話,怎麼雇傭的王文文,又是怎麼發的獎勵?老頭看他一眼,很是痛快地回答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是的,這艘艦上就我一個,每艘戰列艦上都有一個。想要調集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