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六十二章 計劃趕不上變化

之種。之所以不能全部說出,是因為老吳肯定會聯想到自己身上。對方到時就會徹底明白,其實是他自己害死了自己的愛妻。以前對方或許隻是隱隱有這個感覺,還能欺騙自己,以照顧女兒為生存目的,一旦徹底揭開,恐怕隻有以死來麵對人生悲劇…想明白這些後,聞人升長長嘆了口氣,然後操控著鎧甲傀儡,讓花有聰從網上看了那些錄影。“這,這不是過去我給弟弟補習功課的情形麼?”他撓著腦袋,有點不明所以。“沒錯,你不覺得時間都很湊巧...這一天,李小四終於等到趙大的通知。

他可以選擇退出了,然後銀子給他三百兩。

這個名額不是能賣一萬兩嗎?

李小四,沒有把這話問出來,相反還是感恩戴德地向趙大致謝,還拿出了一百兩謝對方。

然後他就得到辭去雜役的機會。

在離開時,眾人都用嘲諷的眼神看著他。

“回到凡間,六十年後也是個死。”

“就是,一眼就能看到頭的生活,享受又有什麼用?”

“雖然我們在這裡乾苦力,受罪,但總有一點點長生的希望。”

“是啊,做個煉氣一層,也能健康沒有疾病地活到90歲。”

“而且臨死前都不會不能動彈。”

李小四知道他們說的很對。

別說這個封建時代,就是現代,有幾個人能80多歲,還健步如飛,身體健康的?

沒有多少。

相反,好多人四五十歲,就一身疾病了。

但是,他有掛。

然後他下山了。

然而他還是低估了人性的惡…

“我已經將一萬兩的好處都讓給你們了。”

“你們連剩下的200兩都不放過?”

他看著帶著兩人,在路上劫殺他的趙大,瞠目結舌地看著。

沒錯,他自認為已經做到了極點。

“難道你們就不怕我在世俗間的家族,來報復你們嗎?”

趙大鄙視道:“哈哈哈,你馬上就要死了,誰會為了一個死人,而報復一個仙師手下的雜役?”

“你會為了一個無足輕重的家族子弟,而去報復皇帝的狗嗎?”

李小四萬萬沒想到,這個世界竟然沒有一點秩序。

或者說,隻要離開了強者的範圍,就沒有了秩序。

尤其是他,處於仙凡之間的荒野地帶。

“算了,讓你做個明白鬼吧。”

“因為你這小子以前很熱衷修煉,現在突然要回到凡間,我們覺得你肯定是得到某種機緣,比如某種用凡人修煉的魔功…”趙大到底還是說出了真相。

說實話,200兩不值得他們跑一趟。

尤其是還要冒一點風險:李小四好歹也是仙師的前雜役,是服務過仙師的人。

仙師的內門弟子可以在有藉口的情況下打殺,他們想打殺就等於送給了內門弟子藉口。

這纔是真相。

李小四頓時憤恨不己。

他還是沒有完全適應這個殘酷的修煉社會啊。

聞人升看到這裡也是笑了。

這纔是真實的修煉界。

你不傻,別人更加不傻。

大家都是最卷的人。

長生,是世界上最大價值之物,沒有之一。

為了這個東西,肯定是最聰明的一類人纔有資格卷。

“好了,現在把你的機緣說出來,不然的話,我們會讓你死得很痛苦。”趙大接著道。

其實在聞人升看來,這趙大也是個蠢貨,或者說太貪婪了。

這樣逼問,就不怕得到假的訊息?

而李小四正在危難關口,腦海中的靈牌突然閃光。

一個念頭出現在腦海中。

“家族子嗣出現致命危險,臨時借力。”

“事後要歸還。”

“你可以借1000斤到1萬斤的力氣,來解決當前危險。”

“事後要消耗1個月到1年的壽命。”

好傢夥,乾脆利落。

不過很值。

他直接消耗了一年,然後冷冷地看著這些人。

“從今天起,我不做人了!”

他數拳之後,將趙大還有兩個走狗,砸成了肉醬。

一萬斤的力氣,哪怕扔出一顆石頭,都堪比子彈了。

這些雜役,也就是一些力氣強些的凡人。

哪有能力抵抗子彈?

因此李小四成功殺死三人,他沒有敢摸屍,直接逃走。

他怕屍體上有毒,或者有仙師的獨門禁止。

他現在已經很小心了。

他嘆口氣。

如果沒有掛,他真的要死了。

這纔是穿越者求生之路。

一萬個纔有一個能順利度過開局。

不過好在,他順利地逃入山下一處城鎮裡。

進入城鎮裡,他出示了自己從山上離開的路引和身份證明。

當地官吏問他是在這裡生活,還是回老家。

他自然選擇了返回老家。

現在他知道了宗族重要性。

宗族雖然吃人,喝血,搬把椅子都要死人,吃絕戶,瓜分寡婦幼子的田產。

但你好歹弄清楚裡麵的道道後,就能用它來庇護自身。

而且許多地方的宗族,已經是相對於官府、仙師、道觀,更加溫和的存在了。

好歹還有一點血脈和麪子在。

不至於毫無底線的壓榨你。

像官府,一個和買,就能壓榨死你,毫無道理可言。

回到家族後,他的靈牌開始再次閃光。

“李家靈牌。”

“現有人數:311。”

“每日出產:糧食311斤,鹽6311克,布1311尺…”

“修煉速度:增加311。”

“家族成員壽命增加:311年。”

看到這裡之後,李小四呆住了…

他真傻真的,他還以為這家族隻能從他這裡算起。

沒想到自己所在的宗族都能算到一起。

看來是按照距離範圍來算的。

然而這一下子問題就大了。

人人都能活311年是什麼概念?

這是築基期大佬都活不到的歲月啊!

必須通過冰凍和龜息來解決。

李小四頭大如鬥。

隨後他腦海中變得無比清晰。

他想到了之前仙師親傳大弟子講的一些修煉法門。

隻有偶爾幾個小技巧。

對付凡人,用幻術。

別想著練得筋骨強壯和別人對打。

不存在的。

就是幻術。

直接迷幻。

當時他根本沒有聽懂。

而現在他隻覺得一些微薄靈氣在向身體裡鉆去。

很快他就積累了一些能用的靈氣。

然後在經脈中流動,自動轉化成一絲絲法力。

隻是無法開辟丹田,沒有法門,不知道該如何營建自己的丹田和法力源頭。

這也就是引進來氣,卻不能成功。

等於彌漫在身體內。

隻能起到強化作用,被動強化,不能主動使用。

總而言之,李小四開始使用那種記憶中的幻術法門,開始給家族族長入夢。

一番操作之下,族長開始祭奠祖先。

然後悄悄將家族中的老人集中在一起。

“我感覺年輕了很多,就像回到了17歲的時候。”

“有這麼誇張嗎?我感覺回到了二十來歲。”

幾個七十多的族老在那裡說道。

他們是感覺最明顯的。

壽命增加到300多年,80歲也不過四分之一。

這種明顯的身體變化,再加上這個世界是有鬼神仙魔的,所以他們很容易就理解是祖先顯靈。

“這祖先顯靈可不能讓外人知道啊。”一個族老立刻想到這關鍵所在。

這些老傢夥,或許有迂腐的,但自然也有非常精明的。

這個族老年輕時還做過縣城的書辦,隻是幾個孩子死得早,隻好回到族中來養老。

代價就是死後的房子和地歸為族產。

他可以說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這其中的好處與弊端。

於是,李小四不用擔心這事了。

自然有別人來操心。

當然他們也在思考這事到底是怎麼來的。

很快就將目光鎖定在李小四身上。

畢竟他是真的從仙人那裡回來的。

如此一來,肯定是李小四將祖宗給啟用的…

於是李小四本來想隱瞞自己的存在,卻不曾想一通操作之下,立刻就將自己給暴露了。

就這樣,眾人立刻就明白了。

不得不說,這穿越者暴露得可比王大凡快多了。

隻能說這個外掛太強,也太出乎李小四的預料。

又沒有使用說明。

出現這種簍子,那是再所難免。

他哪裡知道是按照距離算宗族的?

雖然有很多猜測,但都不做數。

好在目前運氣還是不錯。

在壽命的誘.惑下,李小四成了全族最核心的寶貝。

畢竟真正能和鬼神之力牽扯上關係的,最近的變化,也就是從仙師山上回來的李小四。

而且李小四的輩分還真特別大。

屬於宗族裡年齡小,輩分大的典型。

大老爺都得喊他叔的那種。

這宗族嚴格的就是這樣,不管年齡怎麼樣,輩分該是多少就是多少。

你可以叫不出來,聽別人的安排去稱呼,但絕對不能隨意叫錯。

這幾種情況加起來,定然就是李小四了。

“小四爺爺啊,你看看你啟用了祖宗,以後你就是全族的老祖宗,你的安全大家要重點考慮。”族長這樣說著。

“老三侄子,不用這樣客氣。”李小四也是無奈。

這掛整的,大家都知道問題在他身上了。

“好吧,您以後就住在祠堂裡,不要出來了。”

“這樣也好。”

李小四無奈地答應下來。

不過涉及到300多人,這事怎麼可能完全瞞得住?

好在宗族控製力強大。

族長親自帶人,日夜巡邏,將整個族群所在地,都給牢牢封鎖。

嚴禁任何人進出。

隻允許幾個最可靠的人外出買賣必要物資。

食鹽和藥材。

這是唯二他們不能自給自足的產品了。

而且還是必要的。

雖然這年頭的藥材效果不是太好。

但總也有治癒效果。

好在李小四很快就將所學用了出來。

他搞出來水楊酸,大蒜素。

一個治療感冒,一個治療細菌感染。

都是對百姓日常生活有著巨大作用的藥物。

而這一切自然歸功於祖宗。

很快整個李家得到這兩樣寶物後,又做出一個重大決定,逃入山中。

可是這個決定還沒有執行,就被否定了。

因為城裡發來一個通告,說山中出現了妖,要收取獵妖捐…

嗯,李小四對此習以為常。

麵臨妖怪害人,盤踞山中,這些封建官吏們,不趁機收苛捐纔是最不可能的。

畢竟要除掉妖怪,那是要花費大量銀子去請仙師的。

世俗銀子是貴重物,和金子一樣。

在修士手中能轉化成密度極高的真銀。

而且還能使用秘法,從銀子的氣息中,得知某些過去的秘密。

總之這銀子很有用。

於是仙師們需要,這官吏們更是竭盡壓榨之能。

看到這裡,李小四就明白為什麼其他人不下山了。

那築基期仙師所在之地,頂多是多些蚊蟲,偶爾因為貪婪而殺死一些人。

但山下多的是吃人的猛獸!

而且就是明晃晃,赤果果。

別人都不加以掩飾。

就像之前的趙大就是那樣。

而現在,這宗族就靠著集體之力,對抗著苛刻的官府。

李小四注意到,對於縣城裡收的稅收,族長開始討價還價。

一開始他要收十成十的稅,後來變成八成,再後來變成三成。

啥時候完全消失就說明真強大了。

以後不需要直接向窮人麵對麵的收費。

那樣又危險,又不可能有什麼改變。

總之李小四看到古代宗族的力量。

即便是一地縣令也要牢籠其中的領頭者,給其一定的體麵。

免得被這些人惦記上。

所以這宗族在對抗朝廷方麵,是有大功。

隨後李家勉強將這一次的收繳,給應付過去。

即便是宗族內最大的地主,是一位秀才,他擁有土地,也隻有區區三十畝水澆地而已。

他本來是靠著去城裡打官司,來賺取錢財的。

之前一直拽對方身後的傢夥。

這位秀纔是年老了,想著回到宗族繼續活下去。

結果他發現了在進入族群之後,他那久久不能突破瓶頸的內功心法,竟然直接突破了!

他直到年老之時,這種內功都沒有練成。

而現在卻做到了。

這顯然是祖宗的庇護。

於是他開始寫書信給以前的人脈。

不讓他們出手,僅僅是宣傳一下,幫助他解決一些窺視者,提供一些情報。

而現在李家人,又開始知道生孩子就有獎勵。

這自然是李小四所吩咐的。

他在家族令牌裡,確定了以他的資質,如果想要入門很簡單。

畢竟是擴大了314的修煉速度。

於是他趕緊去尋找修煉功法。

隨後那老秀才,又通過以前人脈幫助李家安然過關。

而其他給縣令吃閉門羹的家族,往往最後消失了。

隨後一群人就等待著山林中的妖怪被抓住。

隻是一個又一個月過去,也沒有傳出訊息。

相反苛捐雜稅又重了,又征收一次支援聊天。

現在還能看明白局麵的人,都得讓自己逃命。

他們哪裡知道,這一切都是李小四搞出來的。

當然他也是無心的。

他要是知道這個掛的來龍去脈,必然不會如此高調返回族群中。

而是自己打造一個茍下去的計劃。

然後無獨有偶,他和王大凡一樣,總是計劃趕不上變化。漩渦,突然也震動一下,似乎是在可惜那幅畫。“我的畫,同一時間,隻能在世界上出現一幅。”聞人升淡淡地說著。眾人頓時震驚,那畫還真是老師所作。匪夷所思,不可思議。“老師就是老師,這麼奔放的麼?”有人忍不住嘆氣道。“是啊,那樣的畫,換成咱們,以後就不愁了,老師眼中,卻和垃圾沒什麼區別。”“好好學,爭取能學到老師一成本事,我們大概就能有所成就了。”有人卻是興奮道。當學生的,會妒忌自己的同學,但大多數人都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