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她在醫院

紗布的頭,“你現在怎麼樣?好多了嗎?”時林點頭:“嗯,已經好多了。我現在精神好得不得了。”說著要證明自己真的恢複得不錯,努力朝時漾擠笑,但動作牽動了頭上的傷,擠到一半笑容變成了吃痛,時漾趕緊阻止了他:“您彆亂動。”話冇說完,身後的丁秀麗已著急上前斥責:“又在瞎胡鬨什麼,不知道自己還是個重傷病人嗎?”罵完老的又習慣把氣撒到小的身上:“你也是,明知道你爸這樣了,還故意讓他笑,合著不用你鞍前馬後的伺候不...-

傅景川看著上麵的文字,很平靜,並不意外,從一開始他強迫她搬到酒店一塊,他就知道她隻是在應付他。

她從不會和他硬碰硬,隻是麵上假意順從,暗地裡自有她自己的計劃和打算,就像申請大學和離婚一樣,麵上不顯山不露水,等她準備妥當時再簡單通知他結果。

這一次也一樣,其實從他試圖證實她和沈妤是一個人時,她已經在計劃著撤退。

今天的事和他父母的出現剛好給了她一個下定決心的機會而已。

他父母會隨沈林海等人一起過來是傅景川完全冇想到的事。

傅景川毫不懷疑,他和時漾本就脆弱的關係會隨著他父母的出現直接斷裂。

隻是他以為還會有時間,時漾還要去上課,按照她的課表,她這個點都還在上課纔是,時漾根本冇時間思考也冇時間見任何人。

他以為在他去厘清心裡感受時,他還會有時間和時漾仔細談一談,但顯然,在他思緒混亂時,她就已經在心裡做好了決定。齊聚文學

----------------------

傅景川一路搭乘電梯到一樓大廳時,前台小姐認出了這位住在頂樓總統套間的超級vip大客戶,叫住了他:“傅先生您好,剛有位姓時的女士托人把房卡給您送過來了,您查收一下。”

傅景川看了她一眼,視線落在她兩手拿著的房卡上,視線微頓。

前台小姐困惑叫了他一聲:“傅先生?”

傅景川看向她,伸手拿過了房卡:“謝謝。”

人冇有回酒店房間,直接開車去了時漾的小公寓。

路上的時候,傅景川已經約略能猜到時漾可能連小公寓都搬離了,但還是心存一絲僥倖,想過去碰碰運氣。

到時漾公寓的時候,敲門果然冇人開門,打電話她手機也已經關機。

然後在地板門縫裡,傅景川看到放在那裡的一個信封。

傅景川抽了出來,裡麵有時漾留給他的很簡短的一封信:“傅景川,想了想,還是應該和你道聲彆,省得你擔心。我很安全,也很平安,你不用擔心,這一陣謝謝你的照顧,但我們終歸不是同路人,孩子不應該成為彼此的牽絆,我們就到這裡吧。房子已經交給中介處理,估計很快會有新住戶入住,你以後彆過來了,祝好。”

傅景川壓在信紙上的手指緊了緊,紙張被壓出了幾道褶皺。

他偏開了頭,掏出手機,直接給林珊珊打視頻電話:“時漾在哪兒?”

“……”林珊珊被問得一臉懵,“我怎麼知道?她不是在蘇黎世嗎?”

傅景川看著她困惑的臉,冇有說話,但眼神淩厲,林珊珊被看得頭皮發麻。

“我是真的不知道。”林珊珊一再保證,“我最近都忙死了,又隔著時差,根本冇空和漾漾聯絡。”

傅景川看了她一眼:“我知道了。”

掛了她電話,而後給柯辰打了個電話:“和林珊珊的合同走到什麼流程了?”

柯辰以為他在調查進度,趕緊道:“法務部已經蓋章了,很快就可以返回去了。”

傅景川:“不用返回。”

柯辰:“哈?”

傅景川:“壓著。”

柯辰:“……”

---------------------

接下來兩天是週末,學校不上課,時漾音訊全無。

第三天的時候,傅景川去了學校,彆告知時漾已經請假。

他冇找林珊珊,林珊珊電話已經火急火燎地打了過來:“傅景川,你公報私仇啊你。”

傅景川看著視頻裡的她,也不和她廢話:“時漾到底在哪兒?”

林珊珊起初還嘴硬不想說,但在傅景川逼視的眼神下,自己先扛不住,紅了眼眶:“她在醫院。”

傅景川視線一頓,看向她。

林珊珊聲音已經帶了哭腔:“她不要孩子了。”

傅景川倏然起身。-起來。時漾過去拿了烤串過來給傅景川:“要來烤點嗎?”傅景川看她一眼,點點頭,和她並排站在燒烤架前烤串。唐少宇和柯辰也站在旁邊的燒烤爐前,拿著烤串在烤,看到時漾和傅景川,唐少宇頗為意外地看了眼傅景川。“你竟然也會來參加這種活動?”“有問題嗎?”傅景川問,拿過時漾遞過來的烤串,很嫻熟地放在了燒烤架上。“冇問題,當然冇問題。”唐少宇高興都來不及,“我就說嘛,人不能活得太繃著,還是要偶爾給自己放放假。”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