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慘死

色當即一震。隻見銀盒之中,靜靜地放著一枚小球,小藥丸般大小,卻是鏤空的,裏頭的蠱蟲緩緩移動著四肢,清晰可見,令人頭皮發麻。“這是南疆蠱蟲,隻聽王爺的笛音,隻要姑娘服從王爺的命令,這就是一顆補氣養身的丹藥,倘若違逆王爺的意思,那它就是一顆取人性命的毒藥。”司墨嘴角帶著莫測的笑意,緩緩解釋道。與此同時。見千月樓遲遲沒有動靜,青梅覺出有意,轉身就欲前往國師府求救,然而正當她想要離開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道聲...嗚咽的北風,裹著鵝毛大雪,如一片片淩厲的刀鋒,席捲整個大地。

一座高牆大院,巋然不動地屹立於寒風之中。

奢華的主院,傳出一陣陣淒慘的嬰兒啼哭聲。

他已經餓了三天兩夜,嗓子早已啞了,倘若再不進食,恐怕活不過今晚。

冰冷的雪地裏,一名女子不斷地磕頭求情,眼角的淚結成冰,掛在臉頰,混著喉嚨撕裂滲出的血,觸目驚心。

她不斷重複著一句話,“求王爺開開恩,放過我們的孩子吧。”

精緻華美的房門緊閉著,屋內悄無聲息。

“王妃,你做出與人苟且之事,生下這孽種,竟還有臉來向王爺求情?”一個長得十分精緻的美人,懶懶地站在屋簷下,斜眼望著雪地裏的蔚青瑤。

蔚青瑤拚命搖著頭,眼淚再度決堤,“王爺,妾身絕沒有做出有辱王爺名聲之事,王爺一定要相信妾身啊!”

美人哂笑了一聲,不予置否。

證據確鑿,休得她抵賴。

隻聽“吱呀”一聲,緊閉的房門終於被開啟,從中走出了一名婢女。

王爺相信她了?

蔚青瑤當即充滿希望地望著她,直至婢女將一封休書遞到她麵前,冷冰冰地傳道:“你做出這等事,王府是斷不能留你了,還請蔚姑娘回吧。”

“王爺,妾身真的是被冤枉的啊!”蔚青瑤突然抗拒起來,起身就欲往房門衝去,奈何腿腳已麻木,被婢女一擋,徑直跌落在雪地中。

“王爺的脾氣,你是知道的。”婢女沉下臉警告道。

靖安王,是出了名的嗜血殘暴。

可此時,蔚青瑤哪裏又顧得上自身的性命,不知從哪兒來的力氣,推開婢女就衝了上去。

“滾。”

就在她的指尖即將碰到房門時,一道森冷至極的嗓音傳出,緊接著一股強大的內力瞬間將她彈開。

她滾到雪地中,吐了一口鮮血。

作壁上觀的美人,又是一笑。

不自量力。

蔚青瑤艱難地抬起頭,倏然瞪大雙眸,這才發覺嬰兒的啼哭聲已經消失。

“孩子!我的孩子!”

她慌忙跑到關押她孩子的房門前,瘋狂地拍打起木門,心急如焚,“允兒,允兒你怎麽不哭了?允兒,你快應應娘親啊!”

而此時此刻,房內卻一片死寂,回應她的隻有嗚咽的狂風。

淚水如斷線的珠子,從她紅腫的雙眼中,大顆大顆地砸落在地,凍傷的雙手血跡斑斑,鮮血甚至染紅了精美的木門。

她哭著哭著,突然絕望地笑了。

她的孩子,死了。

她剛剛纔出世三天的孩子,一口母乳都沒有吃上,就被活活餓死了…………

而她除了眼睜睜地看著他死去,卻什麽也做不了。

休書已下,她也已沒了退路。

“是娘親不好,是娘親沒有能力保護好你。”她溫柔地撫摸著木門,就像撫摸著她的孩子,輕聲低喃,“來世,我們再做母子。”

握著手中的休書,她緩緩後退了幾步,帶著視死如歸的笑,然後——猛地撞在了木門上!開水,等待了一會兒,摸了摸杯身,覺得不那麽燙了,這才將兩個茶杯放到托盤上,一並端了進去。她將托盤放到桌上,然後將茶杯一一擺在二人身旁。“你是死人嗎?連伺候人都不會?”蔚南煙裝模作樣地瞪向她。玉槿隨即命令道:“茶杯要親自端到主子手中,這是最基本的規矩。”“哦。”蔚青瑤淡淡應了一聲,然後端起茶盞,遞向蔚南煙。看著卑躬屈膝的她,蔚南煙嘴角揚起一抹得意而勝利的笑,一手接過茶杯,放到唇邊喝了一口,眉頭頓時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