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異族首領,是她的爸爸?

己的位置,獨自一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沉靜美好。都是一家人,蔚安便沒有將男女分開,一家子就這麽聚在一起,所以不少男子也看到了蔚青瑤。不同於女子的嫉妒和嗤笑,男子則要驚豔許多。沒想這蔚安失而複得的女兒,竟然出落得這麽好看。人群中,一男子斯斯文文地坐在角落,相貌清秀,穿著一襲青色長衫,望著安安靜靜的蔚青瑤,溫潤的雙眼裏帶著淡淡的笑。“沈兄,看什麽呢這麽著迷?”一人用手肘頂了頂他。沈玥回神,笑道:“沒...遊玩得差不多以後,蔚青瑤就和軒轅暝一起回了蔚家族,隻是當軒轅暝將她送到大門前時,她透過車窗不經意就看到了大門前站著的男人。

這男人麵生,站在大門前,沒有進去,也沒有離開,像是在等什麽人。

當蔚青瑤下了馬車,軒轅暝便讓司墨調轉馬頭,離開了蔚家族,並和蔚青瑤約好今夜一起吃飯。

待馬車離開以後,蔚青瑤走向大門,看了男人一眼,並準備進門,熟料男人仔細看著她,然後快走一步,“公子且慢,請問您就是君無歡公子對吧?”

“嗯,我就是。”蔚青瑤回道。

男人隨即露出微笑,走到她麵前,攤開雙手,“我家主子想約您單獨到金鼎酒樓一聚,並表示,您看了這物件,就一定會去赴約的。”

“哦?”她看向他手裏的東西,雙眸頓時一緊。

這不是一把西洋手\/槍嗎?

雖說這手\/槍十分古老,是清末年代纔出現的,但是在這個世界絕對不會出現,難道在狄國真有異族?

沒有多問,蔚青瑤看向身邊的兩名門衛,“勞煩兩位轉告蔚小姐和仙雪,我去一趟金鼎酒樓。”

“公子且去,屬下這就去轉告。”門衛回道。

她放心地點了點頭,這才隨男人一同去往金鼎金樓。

一炷香以後。

金鼎酒樓。

這裏是狄國京城最繁華的酒樓,裏頭都是達官貴族,除了一樓廳堂可供歌舞和休息,二樓以上都是獨立的小包間。

酒樓一共有五層,第五層最為尊貴且奢侈,房間大,又隱秘,總共不過五個房間,能夠住進來的,不是京城的首富,就是皇親國戚之流。

蔚青瑤隨著男人進入酒樓,滿懷疑慮,雖對這神秘的異族充滿了興趣,但她萬萬沒想到,這異族裏頭的人居然主動找上了她。

難道是發現了她也非這個世界的人,所以想要來探她是敵是友?

千萬種可能都在她腦海裏想過,但唯獨眼前出現的這一種,是她不敢想,也沒有想到的結果。

隻見包間的門一推開,男人就守在了外麵,她走進去,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一道山水屏風,繞過屏風,隻見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一頭寸頭,背對著她站在窗前,背影筆直幹練,負手而立,身上氣息沉穩而大氣。

現代人?!

蔚青瑤瞳孔收緊,站在他身後,神色驚愕萬分。

在這個世界,除了她,居然還有別的現代人,而且還穿的是現代人的服飾!

聽見腳步聲,男人緩緩轉過身,麵容嚴肅而堅毅,看到眼前一身男兒古裝的蔚青瑤,神情複雜,帶著一絲疑惑和慈祥,“你就是青瑤?”

然而看到這張臉以後,蔚青瑤也是如遭雷劈,腦子“轟”的一聲一炸開,嘴裏情不自禁地呼喚了一聲,“爸......爸?”

“瑤兒?真是你?”衛明俊雙眼一亮,接著一紅,快步走到她身前,握著她的肩膀,聲音激動,“你真的是衛瑤,爸爸的瑤兒?”

“爸,你怎麽......”蔚青瑤有些哽咽,喜極而泣,看了看四周,繼續說道,“你怎麽來這個世界了?”

“此事說來話長,你先坐,爸爸慢慢跟你解釋。”衛明俊將她按到座位上,連忙給她倒了一杯茶,激動之餘,手都是顫抖的,“自你飛機出事以後,爸還以為你死了,派人找了大半年也沒有找到你,沒想到你居然到了這個世界。”

原來,衛明俊從事的神秘工作,就是觀察和潛移默化地引導這個世界的發展,他們研究所早就研製出了穿梭時空的儀器,而衛明俊就是這項實驗的**oss。

蔚青瑤在現代一直以為自己母親早逝了,卻沒想到她的母親就是湘妃,父親來到這個世界以後,不知不覺和湘妃有了感情,可惜當湘妃有了身孕以後,他那時剛好在現代,所以陰差陽錯地與她天人相隔了。

後來,他才得知自己的孩子在戎府,但她畢竟是這個世界的人,肉體不能回到那個時空,所以他就想到將她的靈魂移到了一個棄嬰身上,並將她撫養長大。

原以為靈魂去了那個時空,那蔚青瑤就會正常死去,卻沒想到,這具身體不但沒有死亡腐爛,還繼續活了下去,隻是變成了一個沒有三魂六魄的傻子。

當飛機出事以後,蔚青瑤的靈魂還是穿越時空,回到了屬於自己原本的軀體內。

“所以,您是發現蔚家族忽然調查母妃和我的事,才疑惑著順藤摸瓜,發現我還活在這世上的訊息?”蔚青瑤喃喃地問道。

衛明俊點頭,“確實就是這樣。”

“那爸你還真是......”蔚青瑤忍了忍自己的臭脾氣,“母親被迫改嫁的時候,你不在身邊就算了,可蔚青瑤一個大活人好好活在你鄰國,你怎麽就一點沒有察覺呢?”

好歹她在頤國那也是呼風喚雨的大角色好嗎?!

他居然一點都沒有察覺到,這反射弧比赤道還長啊!

“爸怎麽知道那個蔚青瑤就是你啊,還以為是什麽重名重姓的人呢。”衛明俊愧疚地摸了摸腦袋,“好好好,都是爸爸錯了,爸爸一天就顧著工作,不但害你娘慘死,還讓你流落在外多年,都是爸的過失,你說,你想讓爸怎麽彌補你?”

“聽說,你現在是異族的首領?”她打量了他一眼。

他頗為尷尬地咳嗽了一下,“也是替人辦事,爸在這裏雖然有呼風喚雨的能力,但是也不敢胡來。”

“不是讓你改變朝代稱帝為王,你放心吧。”蔚青瑤無奈,“女兒在這邊與人結婚生子了,你知道嗎?”

“知道。”他慚愧地地下頭。

她又說:“女兒與那人又離婚了,你知道嗎?”

“知道。”自從知道她就是衛瑤以後,他便將她在這個世界的一切資料全都調來看過了。

她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現在我想遠離這個男人,帶著孩子自食其力,但是他權大勢大,女兒鬥不過他。”

“爸知道了,這個混小子,爸一定替你好好教訓他1”這回他來了底氣,抬起頭惡狠狠地說道。

蔚青瑤聞言,“噗嗤”一聲笑了,“那女兒就放心了。”

“不過你要是不想看到他,爸可以帶你和米粒兒一起離開這個世界。”他認真地看向她。

她眸光一顫,“還是用那個方法?”

“嗯。”他緩緩頷首,“雖是靈魂轉移,但爸爸能讓你們在現代繼續做母子。”

蔚青瑤心下一緊,那他們一走,這個世界的她和米粒兒,豈不又成了沒有三魂六魄的傻子?

那麽,軒轅暝看了會不會......心痛呢?龍孤歡桀驁難馴,說話又欠,仗著軒轅暝的關係就為所欲為,周圍同僚對他是深惡痛絕。蔚沉風緊了緊牙關,暗暗忍下了。在芙蓉園,龍孤歡執意將要蔚青瑤的牢房安排在自己旁邊,但蔚青瑤怕連累他,堅持公事公辦。他也隻好將她安排在了囚禁淨緣的那一排屋子裏,不過命人上上下下打掃了一遍,還重新佈置安頓,原本就不是牢房,被他這麽一打理,就更像是一間廂房了。被人關照的感覺就是好,蔚青瑤心裏暖暖的,最後欣然住下了。隻是沒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