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再見東樓池月

旁多守會兒。”他說著,然後自覺地走到一邊的軟榻上坐下,“後半夜,本王就睡這兒,咱們互不幹涉。”都睡一個屋了,還叫互不幹涉?蔚青瑤心中無語,不過她也不是個矯情的人,同睡一個屋子,又不是同睡一張床,他喜歡睡軟榻,那就讓他睡吧。她搖了搖頭,上床蓋好薄被,重新又躺了下去,翻了個身,直接背對著他。這時,身後響起軒轅暝的腳步聲,她心下一緊,正想看他又想玩什麽花招的時候,屋子裏一暗,原來是他將燭火給滅了。她握緊...“這一次,爸會徹底將你們的靈魂轉移過去,不會再出現這種狀況了。”衛明俊保證道。

這麽說來,這個世界的她和米粒兒就會一起死亡了?

蔚青瑤捏緊手指,心裏有些猶豫,“容我想想吧。”

“嗯,這個也不急,反正爸還要在這個世界留一段時間,你慢慢考慮。”衛明俊開明地說道。

她點了點頭。

難怪她總是三魂六魄不穩,稍不留意就容易靈魂出竅,遊離在身體之外,如今看來,這一切也都能解釋得通了。

上一次,她做的那個噩夢,看來也是有某種征兆的,雖然沒有發生噩夢中的生離死別,但她還是和爸爸重聚了。

衛明俊身份特殊,不能跟著她到處閑逛,父女二人團聚以後,就各自回了家。

以後要有事,蔚青瑤隻要到這個酒樓通知掌櫃去找他就行。

離開了朝堂,沒了權謀糾紛,蔚青瑤每日都過得踏實又安穩,雖然軒轅暝照例還是天天來找她,但她卻沒有再赴約遊玩。

軒轅暝也沒有勉強,於是就跟著她留在院子裏一起照顧米粒兒。

看著他熟練地換尿布、穿衣服,蔚青瑤還有些意外,“這些事,你經常做?”

“嗯,府裏這麽多人,我若不親近他,他都不知道我是他的父王。”他淡淡一笑。

父王?

聞言,她心裏苦澀了一瞬,如果她將米粒兒帶走,換做以前,她一定會感到複仇的痛快,可是得知他沒有害死允兒,那這一切做來就沒了任何意義。

“如果有一天,我和米粒兒都死了,你會怎麽辦?”她抬眸對上他的視線。

他笑了笑,“你們不會死的,我會用盡一切保護著你們。”

她看著懷裏被他逗樂的米粒兒,抿了抿唇,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

她確實是心軟了。

他不是她的敵人,她就無法再做到無情無義,他是米粒兒的父親,這是永遠無法改變的,就算是她,也沒有資格去剝奪米粒兒和他的父子之情。

這時,青梅從外院回來,“青瑤姐,府外有一個自稱是你故友的人想見你。”

“故友?難道是小魚兒?”她喜出望外道。

青梅搖了搖頭,“這個我也不知道,聽門衛說就是一位故友。”

“讓她進來吧。”蔚青瑤連忙邀請道。

少時。

那位自稱是故友的人,就緩緩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隻見他一襲月牙白長袍,一支青玉簪綰發,麵容清冷俊秀,孤冷淡漠的氣息,與世獨立。

“你......怎麽來了?”蔚青瑤驚訝地站起身,不敢置信地看著他。

東樓池月站在原地,看著他們一家團員的畫麵,心驀然一陣刺痛,麵上卻依舊寡淡漠然,“來看看你。”

“你現在是盛國太子,不是頤國質子,身份尊貴又特殊,還是不要久留的好。”她猶豫了半響,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的好。

聞言,他也沒有反駁,而是淡淡點了點頭,“辦完事,我就回去。”

“真是難得,在哪兒都能見到你。”軒轅暝一副不甚歡迎的表情,以前就看他不順眼,自從知道他喜歡的雪路就是瑤兒以後,現在更是看不順眼。

東樓池月沒有與他鬥嘴,而是看向蔚青瑤,“我能與你單獨聊聊嗎?”

“可以。”

“不可以。”

蔚青瑤和軒轅暝同時說道,接著二人目光相對,最終還是軒轅暝退讓了,“好吧,就讓你跟瑤兒單獨聊,不過你也別抱太大希望,瑤兒不想繼續成為雪路,就代表她不想與你有瓜葛。”

“照王爺的意思來說,那她現在也不是青瑤,而是君無歡,與你也無瓜葛。”東樓池月淡淡反駁道。

軒轅暝冷笑了一聲,抱著米粒兒起身,與他擦肩而過,“本王相信要不了多久,君無歡就會成為青瑤。”

“王爺還是一如往前的自負。”東樓池月揚唇。

站在兩人不遠處的蔚青瑤,看著這個畫麵,不禁一個頭兩個大,蹙眉看向軒轅暝,“別磨蹭了,快抱著米粒兒去花園轉轉。”

明明是斥責的話,軒轅暝聽了卻是愉悅一笑,挑釁地看向東樓池月,“看見了沒,像不像潑辣的娘子催促懶散的夫君啊?”

蔚青瑤嘴角一抽。

東樓池月薄唇緊抿。

然後,軒轅暝果真就像個懶散的夫君,抱著米粒兒一搖一晃地出了院子。,我們繼續吃我們的。”“叫我小暝。”他道。噗——蔚青瑤差點被口水嗆到,實在摸不透這人的腦迴路,隻好笑道:“小暝,一會兒還有我給你們額外準備的驚喜,馬上就到了,咱們過去吧。”“好。”軒轅暝頷首。蕭漫漫聞言,正要鬆口氣,卻聽頭頂上傳來他的聲音,“既然青瑤準備的食物不合你的胃口,那這三日,你就不用吃了。”蕭漫漫渾身一震。章時一聽,趕緊跪下來求道:“王爺饒了她吧,三天不吃東西......”“如有違抗,處死...